第九十章

小说 山神养鹿记
作者:深浅如一
字数:1701
更新时间:2018-05-07 09:56:41

留仙居紧邻御花园,与玉帝所居的瑶光殿相距不远,一方面是考虑到秦有白来去为天帝医治较为方便,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天帝对秦有白的重视。留仙居由一楼三阁组成,本身巍峨气派不说,内里布置更是精致华美,尤其难得的是推开西阁的一排琉璃雕花窗便可将整个御花园的美景尽收眼底。

仙童上茶后便替躬身退下,偌大的殿阁之中只余轩辕泓光和秦有白两人。他们此时正是坐在西阁花窗边的矮榻之上,却都对窗外美景兴致缺缺,各捧了一杯香茗默默啜饮。

半盏茶后,还是轩辕泓光清了清嗓子,首先打破沉默:“你说要与我商量替我父王治疗之事,是不是除了你对我父王所说,还有为难之处。”

“要说为难倒也不至于,”秦有白握着茶杯并未放下,修长手指摩挲着用整块紫髓玉雕成的杯身,“只是有几味不太常见的药材,要麻烦你去找下。”

轩辕泓光听了答应得十分爽快:“这有何难,你把药单开来,我一定都给你找来。”

“好。”秦有白一笑,就要起身去拿纸笔,却被轩辕泓光一把拦住。

“不忙写药单。”轩辕泓光抬头望着秦有白的双眼,“我还有一事想问你。”

其时正逢金乌西坠,一片五彩霞光包裹着落日将天边映照得瑰丽非常,遥遥可见织女们往那片霞光飞去,正是要去采五彩云霞织锦。

秦有白眼睫半垂,似是耐不住窗外耀目霞光般侧了侧脸,侧脸线条在光线映照下更显柔和,尤其是自唇峰到下颌的那一段,竟让轩辕泓光看得觉得下腹一紧。吓得他赶紧松开拉住秦有白的手,掩饰性地喝了口茶。

秦有白对他的反应毫无所觉,只因他此时心中也是七上八下,很怕轩辕泓光会问有关那一晚的事。他撑着桌面坐回去,重新将茶杯扣回五指间,才缓缓道:“什么事?”

“哦,是这样。”轩辕泓光暗暗调整了一下呼吸,才一脸关切地对秦有白道,“你说你要以自身净化魔气,这对你可会有伤害。”

秦有白一愣,然后“噗嗤”笑了出来,他暗暗嘲笑自己想太多,泓光怎可能记得那晚的事……于是他笑着摇了摇头:“你放心,绝无伤害。”顺便调笑了一句,“你这是对我身为神农鼎的能力有什么误解吗?”

秦有白眼中带着些促狭的笑意,隔着一张小桌,盈盈地看着轩辕泓光。

轩辕泓光猛地站了起来,转身将两扇花窗合上:“这光线,太刺眼了。”

秦有白在轩辕泓光身后幽幽附和了一句:“是啊,真是太刺眼了。”眼底是轩辕泓光所看不到的失落及自嘲。

轩辕泓光并未在留仙居久待,拿了秦有白开的药单后就告辞回了自己居所,连顿饭都未陪秦有白吃,回去后才有些后悔。想到秦有白第一次来天庭,就要孤孤单单独自用餐,而且也不知道天庭的餐食是否合他胃口……越想越觉不安,脚下下意识就想往留仙居去,还是伺候他的仙婢一语将他惊醒。

“殿下,已经这么晚了,您不安寝,这是要去哪里?”

轩辕泓光这才惊觉外面已是漫天星子,想来秦有白应该已经睡下了。他皱了皱眉,仙婢自觉多嘴,替他铺好床后忙喏喏地退下了。

秦有白此时确实睡下了,但只是躺在床上,并未睡着。他一闭上眼,就会想起温泉边那场让他身心疲惫的情事……不!与其叫情事,不如更该说那是一场单方面的发泄。作为承受一方,秦有白感受到的只有一个字——痛。那些由轩辕泓光施与的痛是那么刻骨铭心,以至于让他想起来都觉得心口发疼。

秦有白蜷起身体,痛苦地喘息一声。他捂住胸口,自轩辕泓光体内吸收来的魔气在他体内翻涌。

“怎么回事,明明应该快被我净化掉了,为什么突然会这样……”秦有白努力压制着,额头冒出一层汗来。

突然,一只带着凉意的手轻轻替他拭去额角的热汗。

秦有白一惊,在昏昧不明的帐中对上一双溴黑邪恶的双眼。

“怎么,很难受?是不是想我了?”

秦有白震惊地看着来人,眼中是不可置信。

“不……我明明……唔!”胸口被隔着衣物狠狠咬了一口,秦有白痛得闷哼一声。随即感到一个温热柔软的物什隔着衣物轻轻舔舐刚才被咬之处,一点酥麻自那处扩散开来,刚才的那阵疼便被驱逐开来,连体内魔气翻涌引起的疼痛也似乎在这舔舐下消散了。

秦有白呆了一呆才回过神来,挣扎着往后退,对方却不放过他,欺身而上,一手卡住他喉咙,一手压住他挣扎弹动的腰身,低着头不依不饶地吸吮舔舐,直到那处衣物被完全濡湿,紧贴在他那处肌肤上,将一点凸起完全显现出来。

“嗯,变硬了。”对方似是满意自己一手造成的效果,抬头对着秦有白浅浅一笑,邪肆而俊美。

不是轩辕泓光,又是谁呢!

上一章:第八十九章
下一章:第九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