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小说 山神养鹿记
作者:深浅如一
字数:1228
更新时间:2018-01-05 23:15:21

秦有白想到自己在浓雾中受小棠影响看到的轩辕泓光的幻象,一时无可反驳。对上小棠带着玩味的眼神时,有些窘迫地避开视线。

等避开了又觉得不该对着魔示弱,又转回来看着少年。

秦有白上下打量小棠一番,对方大大方方任他打量,还摆出几个撩人的姿态,对着他眨眼睛。

“怎么样,我好看吗?是不是改主意了?”

“你多大?十六有了么?”

小棠一愣,随即哂然一笑:“做魔做久了,哪还记得自己多大,一两百岁总有了吧。反正比你小,可不许嫌弃我。”

小棠说过,他和他姐姐是死后怨魂入魔,那他现在显出的年纪便是他死时的年纪,还这么小,就死了……

秦有白看小棠的眼神温和了一些。

谁知小棠被他略带怜惜的眼神瞧着,反而跟炸毛的猫一样往后跳了一步。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恶心死了。”小棠毫不掩饰他的嫌恶。

秦有白神色一僵,明白到自己这种无谓的怜悯对少年来说不啻于戳破自尊的尖刺。

“抱歉。”他整了整脸色,岔开话题,“对了,一直忘了问,你姐姐叫什么?”

小棠还是警惕地看着秦有白,吐出两个字:“小雅。”

“小雅不是左彦妻子的名字吗?”

“我姐姐也叫小雅。正因为同名,姐姐才会可怜那个女人,答应替她报仇。”

“左彦与他妻子鹣鲽情深,怎么会有仇?”秦有白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小棠冷笑一声:“你若知道左彦原本对那个女人做过什么,你就不会觉得他们鹣鲽情深了。”

“左彦对她做过什么?”秦有白追问道。

小棠没马上回答,而是拉住秦有白的手。

他的手软且凉,秦有白下意识缩了一下,惹得小棠嗤笑:“怕什么,我只是让你自己看而已。”

秦有白恍惚了一下,以一个俯视的角度,看着在一座深宅大院中上演的一个女人悲苦而短暂的一生。

她在宴席上一展歌喉,惊艳四座。左彦为她神魂颠倒,不惜与朋友翻脸,强娶她为妾。只是开始时的宠爱有多深,情衰爱退之后就有多冷漠无情。她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都变成为了争宠而使的手段。在知道另一个宠妾指使人将她轮暴后竟嫌恶地将她发卖给最不入流的妓馆。

秦有白看着她对妓馆的嬷嬷说:“放心,妾身化好妆自会笑着迎客,不会傻到再吃一顿皮肉之苦。”

嬷嬷赞她知情识趣,留她自己在房内梳妆打扮。

她对镜描眉画唇,仔细地在眉间点上花钿,仿佛又看到了当初当歌姬时的自己。

“尤记玉楼风华,怎奈韶华易逝。”她伸指,沿着镜中自己的轮廓描摹,“人心,比之韶华,更易逝。若有来生,若有来生,只愿……”

她叹息一声,解下腰带抛到房梁上。

小棠松开手,对怔愣的秦有白道:“现在你知道了罢,根本就没有什么夫妻情深,所有的都是假的,小雅最后是被逼自杀的。若不是我和姐姐附身在她身上,为她报仇,她早就已经死了。”

“你们帮她报了仇又如何,她最后还是死了。她想要的不是报仇,只是解脱。她说若有来生,只愿得一人心,相守到白头。你报的,是自己的仇。因为相似的遭遇,让你有复仇的快感。”秦有白看着少年的双眼,“我说的没错吧,小雅。”

少年挑眉,面容渐渐变作有三分相似的少女,正是小棠的姐姐,小雅。

相比弟弟,小雅的面容更为冷艳,同样狭长的眼眸看着秦有白时少了几分轻佻,多了几分审视。

“你怎么发现的?”

上一章:第七十章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