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小说 山神养鹿记
作者:深浅如一
字数:1386
更新时间:2017-12-24 23:11:47

马车粼粼,行出一段距离后,雾气非凡没有消散,反而愈发浓厚。原本还能隐约看到道路两边的房屋树木,渐渐的轩辕泓光连拉车的马都看不见了。他不得不勒停马匹,下车去跟阿柯商量一下。

掀开车帘,入目的是少年枕着自己手臂安睡的模样。轩辕就保持着撩开车帘的姿势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直到雾气涌进车厢内,少年的身影变得朦胧,他才像突然醒悟过来一般,出声唤醒少年。

阿柯揉了揉眼睛,坐起身。

“白大哥,到了吗?”他嗓音中还带着将将睡醒的鼻音,望向轩辕泓光的双目满是迷离水光,是一种天真不自知的诱惑。

轩辕泓光喉咙发紧,开口时嗓音低沉暗哑:“还没。这雾太浓了。你看,”他侧过身让阿柯看外面的浓雾,“连路都看不见,若是继续往前怕有危险。”

阿柯探过身,往外看了一眼就害怕似的往后缩了缩:“这可怎么办呀?”

轩辕泓光低头看了看阿柯,抬手摸了下他的头:“若是阿柯不介意,可先跟我回去,待雾散后再送你回家。”

阿柯目不转睛地看着轩辕泓光,后者也正看着他,原本清明的双眼此时一片痴迷,就像看着自己最心爱的珍宝。阿柯不禁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抬臂环住轩辕的脖颈。

“可是我现在就好害怕啊,白大哥,你能不能进来陪陪我呀?”他说话时喷出的气息扑在轩辕泓光脸上,带着暖暖的香气。

轩辕泓光的眼神更加炽热,点头应好后就一把搂住阿柯的细腰,滚倒在车厢内。

这马车本是左彦的,他怕妻子路上受累,是以把车厢布置得宽敞舒适,里面铺着填塞了羽绒的软垫,他们这一滚,正滚在柔软的垫子上。两人一点都没磕碰到,但因力道太大,整辆马车晃了晃,原本立在角落的青铜香炉跟着晃了下,有乳白色的烟自炉身上的小孔飘散出来。只是此时车厢内进了雾,那点烟气融进雾里,根本分辨不出。

阿柯被轩辕泓光压在身下,喘了一声:“白大哥,你压到我了。”

轩辕泓光埋头在他脖子边轻嗅:“阿柯,你好香。”

“那你喜不喜欢?”阿柯抚摸着轩辕泓光的背,一点一点,连摸带揉。

轩辕泓光身体僵了僵,但随即放松,拿嘴唇碰了碰阿柯的耳垂,贴着他耳边道:“喜欢。”

阿柯笑了一声:“白大哥,你这样,我可真有些舍不得。”他的手顺着肌肉走向缓缓向下,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大腿根部时,被捉着手腕压在头顶。

轩辕泓光支起上半身,唇边带着戏谑:“舍不得什么?”

阿柯一愣,紧跟着神色巨变,眼中有着不可置信:“你骗我!”

轩辕泓光眼神冷下来:“这句话,恐怕该我来说,魅魔。”

阿柯挑了挑眉,并没有因为被识破身份而气急败坏,而是好奇道:“你是如何识破的?为何没有中我的魅术?”

“你不该变作有白的模样。”

“有白?”魅魔皱了下眉,过了会儿才恍然大悟道,“哦~那个跟你一起的郎中。”他吃吃笑起来,“在你眼里,我是他的模样啊……现在还是吗?”

轩辕泓光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魅魔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下一瞬,浓雾倒卷,只听马匹嘶鸣,马车被无形的巨力压散。

原本的地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底深渊。深渊张开巨口,将马车的碎片连同车内的一切吞入腹中。

“泓光!救我!”

轩辕泓光低头,只见秦有白不断向着深渊深处掉落,伸着手向他求救。

“有白!”他大叫一声,正欲飞身去救,手却被一股力拉住。回头一看,拉住他的不是秦有白是谁。

“泓光,快醒醒,别中了幻术!”秦有白身上迸发出金光,那光芒驱散浓雾,破开一切虚妄。

深渊不见了,马车重归完整,四周变得清晰起来。轩辕泓光猛地回神,反手抓住秦有白的手:“不好,被魅魔跑了。”

秦有白拍了拍他的手背:“放心,没跑掉,被我困在鼎中了。”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