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小说 山神养鹿记
作者:深浅如一
字数:1074
更新时间:2017-12-18 20:58:20

整个房间只有自窗外透入的暗淡月光。秦有白仰面平躺,双手叠放在胸腹之间,只能看到帐顶的模糊轮廓。

昏昧不明的环境让秦有白感到安心,本来觉得不好意思的事情在这种环境下说出来就顺利多了。

“阿政自她死后,便与我疏远了。我看他白天依旧操劳国事,表面看来并无太多悲痛,也就当他无事,自去忙自己的事了。可后来有宫人跑来找我,说阿政每当夜深人静时就会犯癔症。他对着空气谈笑,就好像她并没有死,仍在他身边。不少宫人被他这样子吓到了,让我去看看。但他白天借口国事繁忙根本不见我,晚上又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不让我近身。我无奈之下想出了一个法子。”

秦有白说到这里啧了一声,带着些自嘲。轩辕泓光心中有了个猜测,但拿不准,便问道:“什么法子?”

“我想着心病还须心药医,就自作聪明扮作她的模样去见阿政。”

轩辕心下道果然,嘴上则问:“他信了吗?”

秦有白极轻地“嗯”了一声:“阿政他,十分欢喜。”

轩辕心中不知怎的一酸,忍不住道:“若是有人假扮我心爱之人,我一定能分辨得出。”

秦有白笑道:“可阿政生病了呀。也就晚上,白天我是不敢的,他一眼就能识破我的伪装。外形再像,举手投足间的习惯和语言神态我是模仿不来的。”

轩辕没再吭声,秦有白就接着道:“我借假扮之机替阿政把脉,这才发现他郁气滞于心脉,导致心智受损,情况很是凶险。这种情形之下光是服药根本没用,我想试试金针刺穴之法,这也是我在她死后琢磨出来的。但让阿政吃药容易,要他乖乖躺着挨针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这有什么难,你把他迷晕了扎针不就行了。”轩辕泓光不懂,这能有多难。

秦有白解释道:“人醒时和昏迷时气息脉象均不相同。再说我要导出他心中郁结,自然需要他醒着配合我。”

秦有白这么一解释,轩辕泓光也觉出其中难度来,他不至于愚蠢到再说“把人绑起来”这种话,尽管他不把区区秦王放在眼里,但好歹是人间帝王,就像他父王,也不会仙官提议把天帝绑起来治病一样。他不禁问道:“那怎么办?你后来成功了吗?”

秦有白不自觉地在床铺上蹭了下脚踝的玉锁,支吾道:“后来,总之,我用了点办法让阿政配合我……在我的治疗下,他的病情渐渐好转,犯癔症的时间越来越短。直到有一晚,阿政没叫她的名字,他叫的是我的名字。”

秦有白还是看着帐顶,眼睛适应黑暗后,就看的比开始时清楚些,这小店的帐顶自然不能跟皇宫中的绮罗帐相比,既没有吉祥绣纹也没有鎏金薰笼。

“阿政的病好了,梦醒了,他抱着我大哭了一场,问我为什么要叫醒他。可醒了就是醒了,我自觉与他缘分已了,便留书请辞。可我还没走出宫门,就被他绑了回去。”

轩辕泓光转头,看到秦有白秀气的侧颜和他眼中闪动的微光,有一瞬,他以为他哭了。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下一章:第六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