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小说 山神养鹿记
作者:深浅如一
字数:1393
更新时间:2016-08-22 23:59:34

“有白——!”

秦有白在不断坠落中听到有人在喊他,是泓光?

风声太大,秦有白听不真切,总觉得以前也有人这样叫过他,带着忧虑、恐惧与不舍……是什么时候,又是谁呢?

呼呼的风不断刮过耳边,发带被吹散,黑发如瀑,与衣袍一起被风吹起,秦有白就像只断线的纸鸢,在风中飘摇坠落,他的意识渐渐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

“有白……”泓光抱着失去意识的秦有白,心疼地摸了摸他冰凉的脸。刚才情急之中,他不知不觉用回本体,还好有白昏过去了,没有看到。

泓光暗暗松了口气,将人抱得更紧了一些。他把脸埋到秦有白散开的发中,深深吸了一口气——时隔五百年,他终于又亲手将他抱在怀中。

秦有白站在一座气势恢弘的大殿中,地面是水晶铺就,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自己倒映在其中的身影。

奇怪,这是哪里?

大殿空旷,一点点声音都被放大无数倍,不断回响。

秦有白走了一步就不想再往前走,他想回头,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了一个身影。

大殿里终于响起除了他之外第二个人的脚步声,这人步伐从容,却又带着一股杀伐之气,一点点靠近的时候,秦有白站在那里,一步都动不了。

来人终于完全落入眼中,一身银色武袍衬得那人愈加丰神俊朗,漆黑剑眉下,凤目灼灼,鼻若悬胆,唇若刀削,双唇紧抿时不怒自威,可若一旦唇角带笑,凤眸微弯,便是无尽的风情。

那人笑着对他伸出手,朗声道:“有白,跟我走吧。”

秦有白呆呆地伸出手,指尖刚触到对方掌心,就被紧紧握住。对方的手那么热,从指尖一直热到他心里,再从心口一直热到眼中,秦有白落下泪来:“泓光……泓光……”

轩辕泓光一把将他扯入怀中,在他耳边道:“我永远是你的好兄弟。”

这是一个噩梦!

秦有白倏地睁开眼,入目一片金红。他抬手挡了下眼睛,等适应了光线,才发现,那片金红原来是连成片的枫叶。

舒了口气,秦有白爬起身,拍了拍身上沾到的草屑枯叶。背起已经半满的药篓,秦有白觉得有些口渴,他记得这附近有个湖,湖水还算清澈,应该能喝。

可等走到湖边,双手捧起的水带着淡淡红色,确定这不是因为枫叶的倒影所致,因为秦有白闻到了一股血腥气。

他猝然抬头,就看到离湖岸不远处有个人正在洗澡,红色的血水不断从他身上滚落,将附近的湖水都染红了!

秦有白不自禁地皱眉,这得受多重的伤才会流这么多血。

“喂,你没事吧?你流了好多血。”等回过神来,秦有白才发现自己出于习惯,已经问出口了。

对方闻声看过来,似乎很惊讶,之所以说似乎,是因为那人背光,秦有白压根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是从对方的问话中感觉到的。

那人对并未回答秦有白的问题,而是喝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秦有白出于医者父母心,耐着性子答道:“我叫秦有白,是个郎中。你似乎流了很多血,还是上岸来包扎一下吧。”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哂道:“那不是我的血。”

“啊?”秦有白有一瞬的尴尬,总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了。

不过那人又接着解释了一句:“是我刚杀的妖兽的血。”这多少让秦有白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傻了。

“我叫轩辕泓光。”那人从齐腰深的湖水中往岸边走。

“哦。”秦有白直直地盯着看,发现这个叫轩辕泓光的人确实没受伤,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完好无损,湿淋淋的皮肤闪着水光,看起来非常光滑。

等人上岸,走到近前,秦有白才发现,这人不仅宽肩窄腰身材完美,就连长相也十分俊美,那是一种带着侵略性的美。

“你看够了吧。”轩辕泓光用五指将一头湿发梳理到脑后,略带戏谑地看着秦有白道,“看够了,我就穿衣服了。”

秦有白有史以来,第一次因为看一个男人的裸体而脸红了……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