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章

小说 小丑鱼
作者:千景雪
字数:3912
更新时间:2016-07-14 13:08:27

“小丑鱼,出来了就别想着再进去了,好好地去过日子吧。”看守监狱大门的警卫拍了拍今日刑满释放的年轻小伙子,意味深长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年轻小伙子身板十分瘦弱,背脊因为不自信经常弯着,以至于背显得有些驼。他不自信的原因,就来源于他左脸上那吓人的烧伤。丑陋又狰狞的疤痕从眼角蔓延到了脖子。左半边脸几乎全毁了。

七岁那年,家里发生了一场大火,他父亲将他救出来的时候,他的脸就已经被烧伤了。父亲因为救他,吸入过多的浓烟,伤了肺。由于家里十分的贫寒,没有钱医治他们的病,所以父亲第二年就去世了。而他幸运地活了下来,却没钱医治脸上的烧伤。

后来母亲改嫁,嫁给了当时村里最有钱的一户人家。那户人家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他,却是把他当作下人来看待。毕竟他左半边脸实在太可怕了。

就这样,他的命就像是注定了一样,除了母亲,没有人关照,也不会再有其他人疼爱。在上学的时候依旧是如此,他始终是一个人。

直到那个人出现。那个,亲手把他送进监狱,让他背黑锅的,他一直默默爱着的人。

他向警卫深深鞠了个躬,然后向外面走去。远远地,他就看见了老泪纵横的母亲。他默默地走了过去,母亲颤颤巍巍地抱住她深爱的孩子。“艺超……你终于出来了。”

他叫张艺超,十八岁那年入狱,因参与强奸谋杀案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他的大好青春都在监狱里度过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别人陷害他。可他没有反驳反而承认了。

有人曾问他为什么要替别人背黑锅,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一个劲说那就是他自己的干的。因为他不能说,不能说为什么要替那个人背黑锅。

时间倒流到十几年前,他读高中的时候,那个人就像是一盏明亮的灯一样,进入了他黑色的世界里。把光明带给了他。那个人是上学以来,第一个主动与他交朋友的人。

那个人,叫余谦。余谦是唯一一个不在乎他脸上因烧伤而留下疤痕的人。他永远都忘不了余谦向他介绍自己的时候那帅气的笑脸。

那天高一新生报到,他自然而然地就坐在了教室里最后的一个角落,所有同学,包括老师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不会超过三秒。但就这短短不超过三秒中的时间,他也能感觉到别人发自内心的害怕或是厌恶。

他旁边的位子一直都是空着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同桌。直到迟到的余谦来了。他旁边的位子,自然是最后一座位,所以余谦就坐在了他的旁边。

“同桌,你好,我是余谦,你叫什么名字?成绩怎么样?”余谦像是完全没有看见张艺超脸上狰狞的疤痕一样。把他当成了个正常人。

张艺超有些不知所措,支支吾吾道:“我,我叫张艺超,成绩……一般吧……”

“咦?张艺超啊?就是那个凭着最高分进来的学霸咯?那成绩肯定很好啊,以后小考得多多帮助帮助兄弟我啊。”余谦说着就拍了拍张艺超的肩膀。

张艺超的脸微微泛红,点了点头。他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无比的感动。或许是老天终于开了眼,将余谦送到了他的身边。

那之后,两人就算是结识了。久而久之,张艺超就喜欢上了这个,在老师眼里是个小混混,在同学眼里是个富家纨绔子弟的余谦。是的,喜欢,就是见到他心跳会加速,他说的什么都是对的,他要让他做的任何事,都会为他做,只要他高兴。

张艺超知道这份爱,是不可以告诉任何人的,所以一直都藏在心里,默默地喜欢着余谦。

即使在某一天偶然听见余谦和他交朋友,只是为了利用他,那也没关系。谁叫他,真的就喜欢上他了呢?

那天,张艺超早早地来到了学校上自习。他不知道余谦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也会来这么早,不过是在教室外聊天。

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余谦,你怎么和那只小丑鱼玩在一起了?”小丑鱼自然是张艺超,这个算是公认的外号吧。

“我可不是真的和他玩在一起了,他可是学霸唉,当然是为了吵他的作业咯。而且和他走在一起,不是衬得我更帅气,更加吸引漂亮的学姐学妹们吗?”这个声音自然就是张艺超最熟悉的声音。

“其实啊,有时候看见他的脸确实够恶心的。”余谦嫌弃般说道。

随着脚步声音渐渐远去,张艺超默默地坐在那里继续看着书,他没有出声,却能听见“啪嗒”一两声透明的泪水掉在了书上,将他写的笔记染湿了,字迹也变得模糊。

那天,他悄悄地哭着。可在那之后,他就当那天的事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和余谦玩得好,甚至成了余谦的小跟班。余谦随叫随到的对象。

他想过了,现在怎么都无所谓了,只要默默地陪在余谦身边就好,就算余谦曾经嫌弃过他。至少,余谦没有在他的面前表现出来,那就是最好的。

这天,余谦找到他,让他帮忙写一封情书,给隔壁班的班花。余谦还叮嘱了,一定要写得诗情画意,把字要写得漂亮。

张艺超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他没有追过女孩子,不会写那些情话。可余谦就不依,说他这么大个人了,再怎么也应该有喜欢的人。让他就把这封情书,当写给自己喜欢的人不就好了。

余谦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张艺超后,还认真地说道:“好好写,我会检查的。”

张艺超看了看余谦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回到家里,就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开始写情书。

张艺超想了想然后写了第一句。“XX,你长得就像天使一样……”张艺超皱了下眉,将这一页撕了下来。这写得也太俗了。

他咬着笔头想了很久,想起余谦来。他说把这封情书,当作给自己喜欢的人来写……

“……你就像是天使一般降临到我黑色的世界里,给我的世界带来了光明,带来了七彩的颜色。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映在我的脑海里。在我遇见你之后,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就算是睡觉之前,我都会想着你入眠,然后在梦里与你相见。

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走进你的心里,虽然……我长得很丑?”余谦念到这里停了下来。

“我哪里长得丑啦?这句给我改了。”此时的教室里就只有张艺超和余谦两个人。毕竟写情书这种事得偷偷来才行。

接着,余谦又往下念:“我会默默地爱你,默默地陪在你的身边。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你,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你,我依然会对你不离不弃。只因,我爱你。

我愿意陪你走到世界的尽头,那么,你愿意陪我到生命的终结吗?我等你,等你给我最后的答复。”

张艺超看向余谦,淡淡地笑了,他心里很高兴,因为这封情书就是写给余谦的,余谦把它念出来了,他觉得这辈子都没有什么遗憾了。

“嗯,总体写得还是不错的,把这句长得很丑改了。”余谦坐在张艺超的旁边然后指着那句说道。

“改成长得很平凡,怎么样?给女孩子的情书还是要谦虚一点。”张艺超好心地建议道。

“嗯……行吧。我给你信纸,这次得给我端端正正地写好了。”余谦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信纸递给了张艺超。张艺超点了点头,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难过了起来。

因为余谦不知道这封情书其实是给他写的,但是张艺超也不可能真的告诉余谦,心里虽然感觉受了点委屈。但是并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第二天余谦就将那封情书交给了隔壁的班花,听说班花看了情书之后感动得差点哭了。然后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而余谦因为有了女朋友就渐渐地疏远了张艺超。

张艺超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但是还是每天将上课笔记写好,作业做好,晚上回去的时候又给余谦抄一遍。余谦将他的行为当作是理所当然。

平淡的高中生涯就这样过去了,却在临近高考前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天余谦冒着大雨,来张艺超家里找他,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似的。张艺超将他请进了屋,给他拿了干毛巾,还帮他煮了碗姜汤。

“余谦,你怎么了?”张艺超关心地问道。

“艺超,我们是不是最好的朋友?”余谦忽地看向张艺超,眼里是张艺超难得看见的慌张。

“是啊,怎么了?”张艺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艺超,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我……我杀人了。”

“什么?!你,你怎么会杀人呢?”张艺超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余谦虽然是个小混混,但是胆子也不会这么大到去杀人吧?

“是,是她先要和我提分手的!我怎么,我怎么能答应,然后我……我就和她吵起来了,我和她交往这么多年来,一次都没有和她上过床。于是恼羞成怒,就……强要了她,然后……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气了。”余谦发着抖,将大概的经过告诉给了张艺超。然后一把抓住了张艺超的手。

“艺超,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想坐牢,我把她投到了河里,造成投河自尽,可是那些警察查出了是谋杀案。过不久就会查到我的,艺超你一定要帮我。就帮我着最后一次好不好?”张艺超第一次露出这种向张艺超乞求的表情。

弄得张艺超难以拒绝。“我……我能怎么帮你?”

“你去自首,就说人是你杀的,我已经打听到了,不过是判刑三五年,我在外面赚钱,等你出来了,就去接你。让你以后都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好不好?艺超,我求你了。”余谦说着,猛地就跪在了张艺超面前。张艺超哪里承受得起他的一跪。

“你……能帮我照顾好我母亲吗?”张艺超问了这么一句,余谦便知道这事有戏了,连忙道:“放心,以后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了,我一定会把她当亲生母亲照看的。”

之后张艺超就真的去自首了,然而死者家属不信,非要把这事闹到法庭上去。在开庭之后,死者家属所给的指证一致指向了余谦,而张艺超不过是背黑锅的。

“你们是耳聋了吗?他都说了这件事就是他做的了,你们凭什么指证我?像他这么丑的人才会想着去强奸!”余谦在法庭上“义正言辞”地为自己申辩着。张艺超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的心仿佛在滴血。

余谦的每句话都是针对他的,每句话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一样插在了他的心上。

这是最后一次了……余谦,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张艺超在心里这么想着,即使余谦这么诋毁他,他都没有想要放弃替余谦背黑锅。只是因为,爱。

最后死者家属还是败诉了,张艺超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余谦,则被家里人送出了国外留学,此后两人再也没有联系,也没有必要再联系了。

余谦对张艺超的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那只是怜悯张艺超。

而张艺超对余谦的好,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只是因为爱他。

虽然我长得丑,但是我依旧会默默的爱你,哪怕你的视线从来没有真正的停留在我的身上;哪怕我知道你不是真正的想和我交朋友;哪怕让我替你背黑锅被你亲手送入监狱。

长得丑,不代表,不会爱。

——小丑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