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说 无聊人
作者:枭瞿
字数:9368
更新时间:2016-07-06 01:53:28

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来。

其实很多事情都没有多说的必要,一些事在你眼里就是一切,在别的人眼里连狗屁都不是,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别的人在你眼里是不是也是狗屁?……哦,不对,是连狗屁也不是。

我常常打开话匣子就搂不住了,要是论起胡侃,只要有那个心情,连续几个小时也不会停的。小时候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劲儿,他们会说,你从北京来的吧。当然,我对北京人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印象了,对了,其实我从来没去过北京,唯一认识的北京人是初中课本上的。

话不知从何而起,那便不如随便说吧,反正也没什么可说没什么可看可想的,我动动嘴皮子和手指头,有的人眨两下眼睛,就这么偶然间地一拍即合了,那就是缘分,我们相逢不相知,有那么一刻恍惚间觉得自己好似遇到了知己,其实就是俩精神病儿自说自话各说各的,你在这里给我讲量子物理平行宇宙,我在那边反复问你金粉世家啼笑因缘,外人看来我们一个下国际象棋一个下五子棋,不晓得这棋是怎么下起来的,可实际上我们俩都不在乎对方究竟说了什么,只是要满足一下聊天的欲望罢了。

说起聊天,哦,对了,我想起来了。聊天啊,谁不喜欢呢,人爱表现啊,不想聊无非是因为对方太熟了或者太无趣,你要是张口查户口闭嘴扣指甲缝儿,我也不爱和你聊,想要让人爱和你聊天或者说倾诉,那得需要技巧……你问我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聊聊聊,说说说,谈谈谈,你们也就从来只顾自己高兴从来不听我说,我记得好像波士顿法律有一集就有这么一个被逼疯了的心理医生,他打自己病人,并大呼从来都是你说,你怎么不听我说!

其实,我收钱陪你聊天,你就可劲儿的说呗,把我这贴在脸上的圣母玛利亚当真也无妨,我也要吃饭啊,读书多年花那么学费文具钱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把钱再赚回来么。说实话,我要是有钱我就不读书了,我不爱有什么文化,读了就有文化了吗?我也不爱写作思考艺术啥的,都是狗屁,臭狗屁,狗屁!

读书无用,写作无用,艺术无用,聊天和骂人倒是有点用处了,其实我这么骂也并不是真的就觉得前面那几样儿无用,只是发发牢骚,许我天天充当知心大哥大比亲哥哥都亲,难道就不许我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发发牢骚泻泻火气吗?

你说泻火你钻小发廊啊,我告诉你,我做不到,因为我他妈阳痿行了吧。

比起人类的性幻想和情欲上的诸多描述,其实真实情况我也懒得搭理,能怎么样呢你想想,虽然无聊透顶,但是你低下头捏一捏自己的小肚子上的赘肉,你问问你自己,有意思吗?

没意思,没意思透了!

如果提问,人生对于你什么最重要,那么想必答案有很多种,我看到过的许多让人欣慰一笑,不过笑过了也只剩下了摇头,有人为了爱情奋不顾身飞蛾扑火,有人为了友情义气两肋插刀,有人可以为亲情和家人六亲不认……诶,不对,他都六亲不认了这自相矛盾啊。有人的世界当然要吃人了。不吃人我吃什么?不吃人别人吃什么?可是你要吃我?对不住,我这人天生酸臭。

说了这些话,我舒服了一点儿了,因为我觉得自己拿回了我的话语权,可是这还不够,我还没有抱怨完,你可以不听,但是我不能不说。因为我连我自己都出卖了,我为啥不能干脆再卖得彻底一点?别误会,我卖艺不卖身,我出卖的是我的灵魂。

一直以来我都很奇怪,为什么像老娘舅这样的节目能一直存活至今,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愿意上去把自家那些莫名其妙的破事儿拿出来给全国观众逗闷子?当然啦,那些观众也是吃饱了撑的。你家婆婆儿媳不打架啊?你家房子不争不打官司啊?你家没出过几个混账东西打砸抢吃喝嫖啊?呸,一群岗都。

上个月我出去理发,回来后打了辆车,这很平常,你要是要我坐公交才奇怪呢,为什么奇怪啊,因为我傻呗,因为我看不懂怎么坐公交呗,还懒得琢磨。所以虽然起步价一块一块的涨,我一天比一天穷酸,可是我还是选择屁颠屁颠地跟在众多小资们的屁股后边儿闻屁。那天堵车,交通混乱,天空阴沉,闷热得连蚊蝇都懵了似的乱转,司机是个老司机,册那他妈册那他妈是他说话的语气词,就和楼下卖水果的小姑娘说好的呀好的呀好大呀是一样的。

这老司机人很有意思,对生活之诸多抱怨犀利又火辣。从横穿马路的乞丐到骑电瓶车乱窜的穷鬼,一路骂一路展现出自己的独到见解。

“你遇到这种人就要躲远点,你碰上他你倒霉,他没钱啊,穷,巴不得你碰上他,你撞到他嘛又撞不死!你看那些过马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天又看地的,那就是有几个钱的知道吧,因为他日子好过他惜命啊,不像那些人横冲直撞的,他没钱他无所谓嘛,你碰上他了你就倒大霉了。我们家楼上那个有两套房子一辆车子,钱嘛他妈的不到一千万嘛,那日子过得好嘛,一过马路抬头看天低头看脚下,左看看右看看才过马路,他怕啊,他有钱有好日子要好好的过嘛……”

说完这个,再大侃征兵打仗之事,我记得早在几个月以前就常常看到征兵的横幅,一说到要打仗,老师傅册那起来他娘的去拦都拦不住。打不起来的嘛,打他妈的什么打,现在一家就一个儿子疼得跟金疙瘩一样,你问他你要黄金还是要儿子,那他肯定要儿子不要黄金的嘛,过去是什么啊,日子穷啊,过不下去了嘛,现在好好的谁愿意去,一听说要打仗都跑去要儿子了嘛,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好吧,我听得开心可乐,所以他说这一路我也不烦,否则就和我与人常说的那样:你再说下去我可就按小时收费了啊。

不过也有这样的回答:那我也要按小时收费。

仰望夜空,寂寞如雪,人至贱则无敌,脸皮厚可抵御千军万马。本质上来说,关心你喜欢的姑娘陪她聊天是理所应当对不对?你哄她的时候你也开心有成就感啊,可是要是总这么翻过来覆过去的说同一件事或者差不多的事你烦不烦。

我烦啊!

哦,然后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我说,那是你不够爱她。

对咯,你咋知道的,我就是不够爱她啊,我连我自己没事都一顿抽呢我不够爱她正常啊,我要是有爱没处播撒我喂喂流浪猫给我亲娘锤锤腿多好,我天天给一个神神叨叨的暧昧对象做免费心理辅导我有病啊。呸,我要是有病就该下岗了。

嗯,总而言之,我喜欢你,我想睡你,你不让我睡,我再仔细看看你,诶呀,其实我也不怎么想睡了。

黏糊糊的,一股子尿骚味,还当自己是女神啊,女神经病。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就是纯粹找抽了,什么妇女公敌,直男癌啥的。其实也不知道是这个社会发展的必然要生出这么多愤怒的青年和键盘侠还是因为网络一出所有人的张扬就都释放了出来,搞得连我也变得神经兮兮小心翼翼,我总以为能找到一个与众不同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之人,没曾想蓦然回首那人也喜欢高呼女权我要自由。

平等没什么不好,世界和平也是我的希望,正如老司机所说,好好过日子谁要打仗,包括这打嘴仗。妇女参政实属不易,丢掉裹脚布和三从四德也是同样的,这是历史的进步我承认,但是看在眼里的满是谩骂牢骚和发泄,我深感自己的无力,几年前还常有人说心理学专业就业前景不够好啊,因为没人家国外那么发达,就连穷的叮当烂响的我都不争气地查了下如何跑去英国或者美帝给自己镀镀金。好吧,现在英镑跌了,我依然没那个钱,算了别想了,先把眼前的书读完吧。更何况现在想想,你干什么还要跑去外面那个满地乱窜蒙面侠的世界呢,看什么看,没观过世界难道就不能有自己的世界观了吗,我觉得我现下的世界观挺好的,未来景愿就是将来做一个算命先生外加陪聊天服务,我不用多说,你就坐那儿,我听着,一个小时二百五,有深意有情怀,又经济划算。

喜欢强奸别人思想的人其实不止我一个,那些整天聊天不说去洗澡的人我最讨厌了,曾经彻夜煲电话粥,那时候基本上网络生活为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打电话能打到自己一只手麻痹,反正肯定不是太闲,就是太傻了。而换上了各种聊天软件社交软件以后,我发现打电话其实也挺好的。

其实我一直都挺纳闷的,怎么那么多人都那么能聊的?家长里短勾心斗角,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再装忧郁的,我要是举手说一句其实我有轻微的抑郁症,麻烦你们让我安静一会儿思考思考怎么去自杀怎么活着,那么肯定、无疑,我会被唾沫星子淹死。从十一岁活到十三岁,再从十三岁活到十五岁,好不容易十八了,一转眼你就发现,妈的,我快三十了?

嗯,时间过得这般快,我相信我已经找到了一种非常好的自杀手段,那就是浪费时间。

大部分的人并不懂得什么大道理,说得深刻其实要不是歪打正着就是胡说八道,现在翻一翻微博,没有几个人不悲伤一下,不哲学一番的,但是其实什么用也没有。就在二零零九年这个分界点上,我极度地讨厌网络和手机,每逢节假日有人群发短信我就统统删除,问你有没有QQ啊我就翻白眼说家里穷买不起电脑,最终成功终结了话题,并成功地惹人讨厌。当然了,穷人谁喜欢啊,你穿得邋遢一点去久光百货转一圈,那些店员翻白眼的技能可以教你五体投地。这时候你再去买一块雪糕,那中年妇女就会上下打量你一番后很不客气的用老电影里商铺伙计的口气说道:“三十五块!”

哦,一块雪糕三十五块啊,太贵了——请给我来十只。

不争馒头争口气,当然,如果你在香水柜台被年轻的小哥儿拽住闻香,坏心突起,指着自己皱巴巴的运动服:“你看我像买得起的吗?”

然后他回以你一个特别灿烂的微笑,开始对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开始和你聊啊聊,结果你就掏钱买了一堆小样儿。哎,回家撒一点,味道不对啊,你把从机场免税店买的万宝龙拿出来对比一下,再糟糕的鼻子也能分辨得出来,这东西还不如六神花露水好闻,结果你拍拍胸口安慰自己,不就二百五的事儿吗,老子不差钱。

可既然你本身就没打算买古龙水香水雪糕,又为什么一定要买呢?

因为你生气啊,因为你不好意思让人白费唾沫啊,因为你要脸啊!

再想想,心里不平衡啊,于是你把这些事情给人说了一遍,那人一听,特别的不屑,也翻白眼给你,说:“傻逼,你这么做叫人笑话你知道吗?”

知道,可是忍不住。

随后你开始思考,为什么你跌入了陷阱,你突然明白了,因为你不好好读书,考试回回六十分。因为你是一个考不了证的渣滓啊混蛋。然后你哈哈一笑,把二百五丢进垃圾桶,又撒了一泡尿在里面,宣布自己用不了的东西别人也没办法捡出来。

你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猥琐了是吧,没关系,你找我啊,我可以告诉你很多更猥琐的事情。

静安寺往哪个方向走一走吧,梅龙镇广场那边有一个高端商场,叫什么我从来记不住,就记得常去看电影,还有楼下那些奢侈品的大广告,一层进旋转门,第一个看见的肯定是巴宝莉的店,你站在外面就看见了,那件摆在橱窗里的深蓝色男士风衣简直太帅了,忍不住赞美一件风衣竟然如此的英俊迷人,可是细细一想,糟糕,第一,你没有钱,第二,你有钱穿上也不好看。

这世上有一种人能把七浦路穿出高档货的感觉,也有一种人能活生生把真LV背出假包的味道,有人三个月不吃肉买香奈儿普拉达挤公交车,有人身家上亿还喜欢吃路边摊,感叹人生世界各色人等的同时,捏捏手里的电影票,再低头看一眼自己脚下的帆布鞋,你想了想,思考片刻。

匡威也算是名牌了吧,我上天猫旗舰店买的正品也要几百块呢……顿时自信心爆棚。走!看电影去!买大桶的爆米花和可乐!

为了维持自己可怜的自尊心,你花了一千多块钱买了雷朋太阳镜在逛商场的时候也不摘下来,于是成功被识货的小哥儿宰了。你为了可怜的自尊心和虚荣,就是不买35块双球冰淇淋坚持只要买两个单球的付给人家64。你的女朋友觉得你病了,需要看医生,于是你被送到了我面前,对我产生了移情,我晓得职业道德是什么东西,于是本着不与病人谈恋爱的道德原则,我将你拉进快捷酒店,先是睡了你,然后再和你结账。

心理咨询一千块,全套五百。

你问我,能打个折吗?

我说,不能。

你接着问我,那过夜多少?

我说,你是要彻夜聊天还是彻夜灵肉合一?

你说,我能不能一边接受治疗一边灵肉合一?

于是,我一边爆你菊花一边给你讲人生的道理。

我有一个暗恋的明恋暧昧对象,嗯,是个女的,说得这么复杂原因全在此人颇有心机。这姑娘我认识的时候小小只很是可爱灵动,就是戴眼镜把眼睛弄得没精神,不过这不打紧,我喜欢瘦女孩儿,尤其是这种个子不算太矮,但是还瘦的女孩儿。女性朋友们啊,你们可能真的猜对了,瘦子就是好啊,不过脱了衣服还不能没有手感知道吗,我喜欢的人就是因为平胸所以我对她柏拉图啊!

亲爱的姑娘家境不错,攒着钱供她出国读书,日不落帝国……我要送你日不落的爱恋……不对,不是跑台湾听蔡依林演唱会去了,我不承认台湾国啊,她去的是英国,那地方我也想同去,听说老建筑闹鬼,想要见识见识。

伦敦自己闹要独立,因为脱欧一系列的事情闹得,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我却看得挺来劲儿,无非就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就好像股市,就好像楼市,就好像万科和宝能,反正看得精彩了我管你们怎么样,我一穷二白啥也买不起,看看热闹胡说八道又不花钱,多么好的天然娱乐啊!

世界在变,江湖在变,然而统统与我无关,因为我渺小,因为我身无长物。

好,说回这姑娘吧,这姑娘有心机啊,但是估计社交挺失败的,一失败就跑回来寻找国内的亲友们找平衡了。问几句你最近好吗,有没有交到新朋友啊,你最近忙不忙啊都忙什么啊。诸如此类,一般来说按照这个套路我要么告诉她我不好然后引申出她过的好来让她开心开心,要么就是告诉她我挺好的然后残忍切断话题,虽然一般来说我想撒由那拉那是不太可能的,女人的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和洪水一样啊,还说她们不是洪水猛兽?

你笑了笑,问我,那男人是什么啊。我说,男人禽兽啊,就禽兽俩字儿了,你看看那些臭不要脸啊,我看了都替他们脸红,你说你心理变态性无能吧你祸害人家姑娘性命干什么,你说这大热天的人家姑娘穿个短裙子你泼人家化学液体干什么拍人家裙底干什么,若是这世界上女人都不出门了,不穿裙子了,不化妆了,也不长的好看了,我宁愿去死,痛痛快快的火速去死,因为没有打扮得漂漂亮亮风情万种的女人世界就是地狱,更何况你一想到要在只有男人的世界生存就想要大哭一场!对了,你现在想象一下,你一出门,大夏天儿的,满大街光着膀子穿大裤衩的男人,有大肚子的,有排骨精似的,也有几块巧克力的,但是你就站在那儿看着,看他们一边抽烟一边喝啤酒一边骂人干架,大家都很火大啊,于是满大街都是躁动,甚至越来越热。你说是为什么啊?因为看谁都不顺眼呗!

苍凉的荒漠上有枯死的植物,而鲜花生长在良好的环境里才会更美丽。我对你说,我不知道我到底是物化女性多一点还是怎么样,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尊重女性,但是那个日本老太太写的书我看过了,这么说来大部分人都是有厌女症的,就连女人自己也是病入膏肓,但是我很奇怪,这个现象仔细想想确实存在,可是怎么什么事儿都能扯上?我不想这么多的时候就轻松了啊,我觉得事情很简单,没有女人的世界是乏味的世界,无论女人自己怎么想,反正我连可以幻想和沾沾自喜浪漫歌颂的对象都没有了我还活着做什么?没有花朵美化的世界,正如没有鱼籽的三文鱼和鱼籽盖饭,它是不完整的,是残缺的。

听完,你咯咯咯笑个不停,说,这么喜欢女人为什么连男人也不放过,听你这话很嫌弃男人啊。

我说,你不懂,咱们不讲什么性向的问题,光说这世界上的人,也就男人和女人了啊,我为什么不受受累,都试试,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妙处,你懂不懂?就比如你,你有女朋友了吧,你妈跟你催婚了吧,你爸找花头家里打架闹起来了吧,多么的世俗和无趣啊,想要抛开这些烦恼怎么办呢?就学我一样,睡睡不同性别的人,闹闹事,挨几回揍,住一住急诊室的走廊,这样你就发现了,哗!好轻松,世界我去你妈的!有事别找我,你们自己吵吧。

你问我,那姑娘最后呢。

我说,什么最后?还不是一样的发展一样的套路,没事有心情了夸两句,相互开心自我陶醉,玩一玩我们不寂寞我们有人在聊天的游戏,装装自己清新脱俗有个Soulmate然后再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兴致来了最多互诉衷肠晾着对方。这样的人我不要认识太多,每次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一个能聊的人了,找到知己了,结果最后你才会发现,没劲啊,好没劲啊,不过如此啊,干嘛对别人期待那么大呢,干嘛自己劲劲儿的那么认真呢。所以无所谓了,既然摆清楚自己处在的位置就无所谓了,互相欺骗敷衍一样,就好像明明没有多爽还要假装高潮叫床——啊!啊啊!诶呦!爽死啦!——傻逼。

你不笑了,生气的看着我。

我拍拍你,对你说,是不是觉得我特混蛋?混蛋就对了,我天生就是混蛋的材料。但是你别看我这样,我也有很感性的一面儿,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两面人,你知道吗,我喜欢写作和阅读,大热天的跑去看话剧就为了融入不一样的世界。但是你也要知道,很多时候我们融入人群只是为了告诉自己我们不那么孤独罢了,可是人是独立的,连体婴天天在一起也会感到孤独,所以不得不承认,短暂的热闹喧嚣以后你再思考思考,才发现你更享受一个人感受的时候。我写作和阅读也是一样的,我特别享受自己畅所欲言编织、或者说编造一个世界的快乐,但是如果我不快乐了,我痛苦了,有时候也能反向刺激出一种乐趣来,可是说到底,我不是喜欢和人交流敞开心扉才这么做的,我热爱赞美,正如人们喜欢同情,我想要宣泄和交谈,但必须有度,否则就失去了美感,你不知道和一个梦中情人同居后的痛苦吧,那种痛苦就好像吴彦祖变成了赵本山,了然无趣,生无可恋!

“不,我知道。”你突然开口:“我和我女朋友就是这样,她曾经是我的女神。”

好,你看你已经开窍了。所以朦胧美、距离之美是必须要有的,得不到的最好这句话简直就是至理名言!哦,你问我干什么拿吴彦祖做比喻啊,我也可以举别的例子啊,那就是梅根福克斯变成你老妈一样的感觉,她从火辣辣的性感尤物,直接变成了你的“新娘”。我不否认一个单身汉的懒惰和结婚以后的懒惰有多大差别,比如之前你还自己洗袜子,结婚后你简直就变成了婴儿。脏衣服多了哥们儿朋友就劝你找个女朋友吧找个女朋友吧,你看,全是我们给逼出来的,把美感弄没了,怎么不说找个保姆吧找个保姆吧……哈哈,你别笑了,翻个身,屁股撅撅高,我继续和你说啊。

我这个人呢,有时候其实是好多个人,我估计谁都有这个时候,在外面人家先生长先生短的,我很想告诉他们本先生又粗又长。但是我也有笑不起来说不动听不下去的时候啊,我跟你讲,我真有抑郁症,也真有性冷淡的毛病,时常发作。我那是精神上的性冷淡啊,因为什么呢,因为我只要一过脑子,就把什么都总结出来了,一句话:没意义,没趣,无聊。

既然什么都没有意义,那就不要行动了吧,可乐不好喝,万宝路也不好抽,觉睡不香,书看不乐,然后呢,成天一群人在那里问你,在那里烦你,在用社交圈强奸你的视觉你的人生,你不发声吧,他们觉得你没有生活,可其实我的生活精彩不精彩的关你鸟事情。你发声吧,他们又问东问西。你一和谁聊个天儿他们就问东问西,还特别爱装自己有学问有见识有生活,偏偏你费尽心思开导这些蠢货半天吧,人家淡淡地给你一句,你要多读点书,交点朋友,出去走走。

哦,我去他妈的!搞了半天我免费加班就是为了让你们寻找自由高度和优越感了!给我留下钱啊!我的咨询费呢?

好吧,这就是烦恼了,因为人人都有这个烦恼,哪怕你是发一张自己敷面膜的照片都有人问候,不,我后悔了,我不该发出去的,因为我并不想得到任何人的关注。关注有咩用啊,又不能当饭吃,我反倒是更希望我写作后多得几个不怎么真诚的知己呢,这反而能让我多开心开心。

我认识一个很喜欢的人,这人呢和我相识不太愉快,但是总的来说我发现兴趣可以合拍一下,所以有相左的地方也不算不美,可是问题就在于习惯性地顺着人说话累呀,怎么都不是,索性,别管那么多了,放开了说吧,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其实社交这东西真是没劲,上班社交下班还他娘的社交,还不如性交呢,性交至少开心对吧?

你点头,啊啊啊地叫唤着,说:“对!”

对了吧,好孩子,来,咱们再换换姿势。我接着说啊,就说说我那个半死不活怎么也好不了的抑郁症吧。你说,这病算病吗?当然是!我表示对死者的哀悼,病友的同情。可是抛开我要吃饭,我不能显得太无情太混蛋这些因素,老实说,我不在乎啊,关我什么事啊,我还有病呢,我自己都治不了我自己,哪天咔吧,没想开,我跳楼死了,管他别人怎么说啊,但是想想烦啊,最好没人讲这事情啊,你说我都死了,还要想这么多,所以我想了想,不死了,看别人耍吧。

成天的有人和我说要自杀要自杀,吓得我都神经衰落了,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就是大家的,没想到现在真的成了大家的,也不知道是那一批阴郁的少年都被我一人儿赶上了还因为他们只对我表达最低落的东西,渐渐地我发现我应该阳光积极一些,然后自己跑去抑郁,总之,堵上那些话痨的嘴巴。你问我有没有倾诉过?当然!我又不是神仙,忍不住的。

可是每回说完就觉得很没劲啊,我想我那瘦而平胸的姑娘一辈子也不会懂了,老质问我问什么什么都不说有什么用呢?她问问题总是太直白,直白地让人害怕,直接要把你内心深处挖个干干净净。可是除了需要看病的时候你们配合我向我倒出来那么多稀泥,谁愿意真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倒得干干净净的?除非是蠢啊,当别人真有同情心啊。我告诉你,你不要害怕,其实每回你一倾诉衷肠以后,他们就拿你当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说,老娘舅不是全是演员,真的!

话到了尽头就是剑,我特别想当陆小凤,一个充满了麻烦也拥有无限魅力和自由与机遇的人,谁都想当,古大侠才是我最喜欢的作家,在他的面前我才发现我根本就不喜欢读那些译本,又不好看!什么,你说我猥琐屌丝?

哈哈,你看看你,我给你输入了那么多精华你怎么还没看透?人呐,爱给自己贴标签真是顶顶的傻帽缺心眼,就连标榜自己是个屌丝都成了时髦了,这个世界真叫人失望,当然,过去也是一样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失望,除了自我陶醉以外,我们无处躲藏啊!

成了,你自己去洗洗,让我抽支烟先。

哦,我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红万,前两天上网,有个傻逼说银建女人抽的多,而且都是妓女。你说他那点小伎俩我看不懂吗,可是我为什么不抽白万了呢,还不是因为也看到了有人说这是女人抽的多么,所以不管我知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我都会受到影响,正如那些声称自己只抽万宝路的人,蒙上眼睛啥也不知道,这就是你们常说的——装逼。

哎,别这样,年轻人谁不装逼呢,我小时候更疯,但是是自己疯,那些小孩儿啊打个群架说得眉飞色舞,我过去有一个同桌儿的,女孩子,兴高采烈和我讲的如何冲到别人学校在走廊上扇人家女孩子耳光,你想想,放在现在,把这视频一拍,妥妥的校园暴力接着就等它成为热门话题吧。我啊看多了心烦,我就睡觉,吃点药生几场病,与世隔绝,结果呢,那些小混蛋们依然喜欢走群众路线,依然混蛋着并快乐着。所以TVB经典台词经典啊,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他开心,你就别管了。

哦,你说我是什么样的啊。我挺蔫儿的啊,我不像他们那么好运气,合群,我就自己待着,逃课都逃的有规矩。我抽烟躲着别人不让他们吸二手烟,从不欺负同学,喝酒回家自己喝,一直到我成年,你看,人家就尊重你这样本分的人,说什么抽烟喝酒纹身酷啊,酷什么啊,我要是当年和那帮小鬼一样未成年吸烟喝酒满世界宣扬,我现在连房子都租不起。不是那样张扬放肆的人,就沉默着变态和放肆吧,真想疯狂,那就想通了再行动,你是这样的人吗?话说回来,谁真的一辈子没叛逆过?其实叛逆这个词存不存在也无所谓,都说自己是好学生好孩子可能吗,人啊,不是长大了才变坏的对吧,你点头我就当你知道了,就和不骂人的人不一定真的不知道脏话怎么说是一个意思,你不用觉得自己傻,你那是正常,你要是非想不走寻常路,作为你的医生我忠告你,回家和你女朋友洗洗睡吧。

什么,你要和你女朋友分手?

你自己的问题,不要问我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嘛。来,先把帐咱们结一下。

哦,刷卡……也成。

太阳高高挂,直奔商场,买了一副情侣款的雷朋太阳眼镜,价格超了,怎么办?

那就继续睡吧。

哦,那就再买只手表吧,慢慢累积说不定我还给你优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