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八

小说 不得
作者:散弋
字数:2398
更新时间:2016-07-09 00:58:17

这是一个半隐于世的小村庄,村里人一直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简单而淳朴。

夜幕降临,向来宁静且早息的村庄今日却大不相同,处处张灯结彩,人人笑脸洋溢。

原因无几,村长的小儿子今日成亲了,娶的是村头那卖猪肉的长女,众人对这样的搭配虽说略感怪异,但因得村民思想淳朴、纯真温厚,倒也是真心的祝福。

然而,在这一片欢声笑语中,有一白衣墨发之人目不斜视地缓步而行,丝毫不受周遭气氛的影响。

这样突兀地出现却又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人,自然是受到众人奇异且探究的目光了。只是奇怪的是,热情好客的村民们见了他,却又都不约而同地止住了想要向前结识的念头,生怕惊扰了这位长得像仙人一般的男子。

这名陌生男子顶着众人各异的目光畅通无阻地进了村长家,径直地朝新郎官那方向走去。

“终于找到你了。”

新郎官正忙着招待亲友,乍一听这清朗纯净的声音,不禁猛地转身,在触及眼前人容貌的那一刹,也不由得晃了晃神,片刻后,方结结巴巴地问道:“不、不、不知阁下名、名讳,我、我、我们之前见、见过吗?”

白玦眨了眨眼眸,没忍住“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没想到时隔多年,已然转世了的书生还是像从前那般的傻里傻气。

自那日与墨清一别后,他靠着墨清给的珠子,虽是途中多费了些波折,但还是如愿地寻到了书生。

只是……他寻来的人,早已成了一堆枯骨。

他对此毫不意外,却也锲而不舍地去寻那人的转世。

只因为,他除了有一些话要当面与那人说清楚以外,还要向那人请教一件于他而言重逾生命之事。

这一寻,又不知过了多少年。

在这孤独无望的岁月里,他想的最多的人,便是墨清了,这仿佛是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事。

他无数次生出想要放弃所有计划,想要不管不顾回到墨清身边的冲动。只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到时候。每逢此时,他就只能在夜里握着那颗珠子贴近心口处入睡,假装墨清还在自己身边。

就在他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之时,这人,却终于出现在他面前了。

思及此,白玦的笑容渐浓。

“我喜欢过你。”

“什、什么?”

“不过……”白玦好笑地望着新郎官大惊失措的样子,“我现在移情别恋了。”

估计这是新郎官这辈子以来头一次遇到这么跌宕起伏的告白了,他顿时不知如何反应,只能愣愣地瞪着白玦。

“放心,我不是来砸场子的,”白玦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颗墨色珠子,笑得一脸纯良,“我是来寻求帮助的。”

见那琉璃一般的墨色珠子,新郎官神色一变。

数年后,突然出现在小村庄里定居的神秘白衣人,不知从何时起,突然就又消失不见了。

与他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村长祖上一代又一代留传下来的、仅存一颗的聚魂丹。

……

历尽千辛万苦,白玦终于踏在了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土地上。

时隔多年,他与墨清朝夕相处的地方早已变成了一座山,那小河不见了,河边的小茅屋不见了,连墨清……也不见了。

白玦即便是早有准备,也还是在那一刻险些心神俱裂,走火入魔。他忍着满心的悲恸,表情却异常平静地开始搜集材料,准备搭建一间新的小茅屋来。

正当小茅屋初具雏形之时,这个向来人迹罕至的地方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就是那小芦苇?”

听到这熟悉的称呼,白玦愣愣地抬起头,只见山林深处走出来了一人,蓝色衣袍,气质温文尔雅,那人微微地笑了笑,眼内闪过一丝锐利的光。

白玦心中一颤,不由得停下手中的动作,直直地看向来人。

琉玉于白玦身前站定,“要是墨清知道他一直宠着的人现下竟然也开始做粗活了,你说,他到底会怎么想?”

他顿了顿,语带叹息般地续道:“可惜,他现在也看不到了。”

闻言,白玦平静的脸上疯狂之色顿现,他站起身来,一字一顿地说道:“他会回来的。”

“回来?”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琉玉唇边的笑意渐浓,“你知道他给你的那颗墨色珠子是什么吗?”

待欣赏完白玦陡然苍白的脸色后,琉玉方慢吞吞地接着道:“是他的心脏。”

白玦不自觉地抬手慢慢地捂住了心口,脸色白得近乎透明,却还是一言不发。

“你知道‘心魔’这类的妖魔,心脏一旦受创,就只能灰飞烟灭,魂魄难保吗?据闻墨清还将整颗心都给挖了出来?”

白玦身形晃了晃,一抹殷红的鲜血从嘴角处流了下来。琉玉所言的一字一句都像是狠狠地敲在了他的心里,直敲得他心口发疼,到现在他才知道,当日成人时所承受的痛苦,还不及如今的千分之一。

琉玉微微眯了眯眼,“看来你对墨清也并非毫无情意,”他缓缓收敛了唇边笑意,“那么……你又是否知道让心魔重塑骨肉,再世为人的方法?””

原以为白玦依旧保持沉默,琉玉正想开口,白玦却在此时兀地打断了他。

“……我知道,”白玦一双眼空空洞洞地不知望向何处,脸上的疯狂之色尽退,又恢复成为那个平静得如一汪死水的模样,“我在这人世间辗转多年,不惜一切代价寻得书生的转世,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以己身换取彼身……确实是令心魔重归于世的最好办法。”

琉玉觉出一丝不对劲儿来。

他原本以为那个在魔界里呼风唤雨冷心冷清的心魔大人在这段感情里栽了跟斗,不仅赔了心,而且还赔了命。可如今看来……事情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正想着,对面的白玦却忽然在此时露出了一个轻轻浅浅的笑容,看得琉玉心里一紧。

他自诩怜香惜玉,放在平日里,他看了美人儿露出这个笑容,总是少不得要按在怀里,好好地疼爱一番。

可不知为何,明明白玦的笑容极美,他也生不出爱美之心,反而产生一种想要狼狈而逃的可笑念头。

真是奇了怪哉。

还未等琉玉回过神来,白玦便有所动作了。

他颤抖着手从怀里掏出那颗他一直贴近胸口放着的珠子,极尽温柔地用脸蹭了蹭,再小心翼翼地亲了亲,在琉玉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决绝果断地将其塞进嘴里吞下。

这珠子温度向来都是温温润润的,没想到才刚入了喉,就如同生吞了一块炭火下去似的,直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像是着了火。

光是这种程度的疼痛他都快要承受不住,那亲手挖心的他,到底会有多疼?

“喂你……”

琉玉似乎还说了什么,只是,现在的他已经听不进任何东西了。他勉力地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亲手搭建的小茅屋,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我想亲手给你搭建一个家,一个真正属于你我的家。

这样,或许你就不会生我的气了。

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了。

上一章:脑洞七
下一章:大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