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六

小说 不得
作者:散弋
字数:2261
更新时间:2016-07-04 01:54:43

在白玦与墨清相处的这段日子里,白玦已经深深地认识到墨清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

在他的心目中,书生恪守礼仪,温文尔雅,说话文质彬彬的,让人不免心生好感。而墨清呢,他离经叛道,做事肆无忌惮,平日的交谈相处中总无形地给人透露出一种“天大地大我最大”的高傲自负的感觉。

白玦说不清自己对墨清到底有怎样的感情。他只是知道,在这样的相处中,墨清无疑是他心中特别的存在。

而现在这个特别的存在,又开始不知所踪了。

他叹了口气,望了望门外夜色深浓的天色,又看了看满桌的菜肴,突然胃口顿失,他草草地扒了几口饭,又再等了等,还是没有等到墨清回来。他重重地把手上的碗放下,随便拿起一碟菜气冲冲地走到门外。

哼,不吃就算,饿死拉倒!

刚想将手里的碟子扔到花圃里,他的动作却无法控制地停了下来。他在原地天人交战了好一会,最终还是自暴自弃地将手里的碟子完好无缺地拿到了厨房里。

我才不会为了你这混蛋浪费食物呢!

白玦收拾了一下,就爬到床上躺下了。

夜凉如水,他侧头看着窗边高挂的一轮明月,不知为何,他竟有些失眠了。

墨清此时正站在一个恢弘富丽的大宅子里,鲜红得刺目的血从他的铁扇上慢慢地滑落了下来。

地下横七竖八地躺倒了很多人,鲜血从他们身上缓缓淌出,形成一个又一个的血洼,触目惊心。

他满脸冰冷,眼神无悲无喜,与往常嬉皮笑脸的样子判若两人,活像是从地府里爬出来的恶鬼,让人胆战心惊得厉害。

他不知在原地站了多久,才踱步走进了内院。

这时,一个小丫鬟慌不择路地跑了出来,看见这恶鬼一样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她经受不住地惊叫了一声,余音却在喉咙里截然而止,只见一道寒光划过,那小丫鬟的脑袋就骨碌碌地在地上滚着了,溅出来的鲜血喷了他一脸。

墨清面无表情地抹了一把脸,侧耳听了听,在下一刻,身体形如鬼魅地滑进了一个房间里,从衣柜里拽出了躲在里面瑟瑟发抖的一男一女。

那女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墨清就抬起手来面不改色地切去了她的脑袋,血从那脖子断口处喷洒着出来,洒了那男子一脸,那男子痛苦地嘶吼一声,爬着过去伏在了女子的尸身上,哭得一阵撕心裂肺,“吾妻……吾妻啊……”

那男子哭得几近脱力,却仍是挣扎地起身,扑到墨清身上,满眼的恨意绝望都快要溢出来了,“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墨清身形一移,那男子便狼狈地摔到地上了,他欲想爬起,墨清不带任何起伏的声音却让他定在了原地,“真是好久不见了,晏大夫。”

他偏了偏头,缓缓续道:“还是说,我该喊你一声‘哥哥’?”

听闻此言,那男子如遭雷殛地怔在了当场,他抖着手指指向墨清,难以置信地开口道:“你……你是?”

墨清微微地勾起了嘴角,“看来哥哥锦衣玉食的生活过太久了,连记性也差了许多。没关系,我来替你回忆一下,”墨清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悠远,“十七年前啊,你因为嫉恨天资聪颖的弟弟我,特地在族中传播‘双生子之一的弟弟是一切灾难的祸端’的谣言,然后……暗自窃喜地看着我被活活烧死了。”他声音平静得仿若在说着别人的故事。

说着,他漫不经心地低头看着手里的铁扇,“那一年,我好像……才五岁吧?哥哥你真狠心,到现在我依然记得那烈火焚身的滋味,而你却忘了。”

那男子脸色陡然苍白,他难以承受地大吼道:“不,不可能!他……他明明已经死了……”

“对啊,已经死了。所以……我放弃轮回的机会,变成这样不人不鬼的模样,不顾一切地从地府里爬出来与你叙旧了。我等了这些年,就等着你功成名就、妻女环绕的这一日。怎么样,弟弟给哥哥带来的这份礼,够惊喜了吗?”

那男子失了神地站在原地,良久后,他才慢慢地笑了出来,最后笑声越来越大,夹杂着疯狂和悔恨,“报应啊……都是报应啊。”

他突然脸色狰狞地一头撞在了墙上,白白的墙上染上了鲜血,妖异得像一幅画。

墨清始终冷眼看着那男子的反应,直至男子撞死在墙上了,他眼中依然不起波澜,他缓缓地走到男子的身前,蹲下身来,极致温柔地拭去他脸上的血污,笑得冰冷又残忍,“我不会……我不会再让你抢走我的东西了。”

他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月光从窗外幽幽地透了进来,留恋地拂在那静静躺在地上的男子的脸上。

那张脸……赫然就是白玦朝思暮想的脸。

墨清紧赶慢赶地回到了小茅屋门口,却又在推门进屋时罕见地迟疑了。他习惯性地拿起铁扇,可不知想起了什么,他又脸色难看地收回去了。

在门边徘徊许久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推开了门。

屋内只燃了一盏豆亮的灯。可就是这微亮的光,却让他冷硬的心慢慢地开始回暖。

墨清忍不住露出了今晚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来,他快步走进了内室,将外袍脱下后,动作迅速地钻进了某人的被窝里。

白玦猛地睁开眼眸,他侧过头去,透过黑暗望了望墨清的脸,在下一瞬,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压在了墨清身上。

不仅如此,白玦还低下头来,凑近墨清的颈间闻了闻。

墨清:“……”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浑身僵硬的感觉。

须臾后,白玦才抬起头来,语气平静地问道:“你去哪里了?”

墨清目光微闪,似笑非笑地说道:“我去杀人了。”

果然……白玦心中寒意大甚。

他闭了闭眼眸,再睁开时所有外露的情绪尽退,半分不显。

见墨清还在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他气不打一处来,想也不想地直接趴在了墨清身上,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睡觉!”

墨清:“……”

他都已经准备好挨训了,没想到这人却突然给他来这么一招。

不过……往日自己因一丝私心,从来都是有万般理由爬上这人的床。但这人趴在自己身上入眠,还是头一回的事。

墨清心中仅存的一丝戾气终是散去。

他小心翼翼地扯过身旁一张薄被,仔仔细细地盖在了白玦的身上。随后,极其自然地伸出手来搂住了某人的腰。

白玦突然开口:“厨房里还有饭菜。”

墨清忍不住紧了紧手上的力度。

“不过你也别想吃了。”

“……”

上一章:脑洞五
下一章:脑洞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