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弄丢了老大的钱

小说 债主每天都在要我还债
作者:Wuli小三川
字数:3355
更新时间:2016-06-15 12:35:02

“卧槽,钱没了。”陈超站在ATM机前,一摸包,整个人就斯巴达了。

一个小时前,陈超那个一身肥油,地中海,八字胡,满口黄牙天天摔桌子的老板大人给了他一笔钱,让他用光速汇给临市的合作商,钱不多,也就十几万。也就是这位还在实习期的陈超小朋友五六年不吃不喝的薪水。

花擦,那么一大包钱,被偷的一毛不剩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陈超望着包上硕大的黑洞,想和世界再见。

“小哥,一个人蹲着干嘛呢?”一个黑影投递在蹲在银行门口垂着头,一副生无可恋模样的陈超身上。陈超抬起头,再次斯巴达了。

这个世上最悲伤的事情,不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是你正在考虑死法的时候,遇到了前女友——或者,前男友。 by陈超

老天爷,我找人打你哦!

陈超是钙,而且是天生的24K纯钙。在遇见宋嘉之前,他也一直是24K钙中钙——简单的说,就是攻。

和宋嘉第一次见面,是在和前前男友分手,去酒吧买醉的那天晚上。但是很可惜,他的醉没有买成,因为他在那间酒吧门口,见到了烂醉成一团的宋嘉。

刚到酒吧门口,陈超就看到了吐的昏天黑地的,一手扶着墙,一手撑着垃圾桶,弯着腰倚在这条街最昏暗的角落的宋嘉。明明四周灯红酒绿一片喧嚣,可是陈超却在那个背影里,看不到一点温暖。

于是,忍不住走近。恰好扶住了瘫软下来的他。

然后陈超就发现了,法克!这货居然在自己手上睡着了,而且死命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陈超:???

一脸懵逼.jpg

死拽拽不下来后,他认命地把人带回了家。

还真是得亏家住得近啊。正一手艰难的开门的陈超忍不住感叹。再把手臂蜷缩如一只猫的宋嘉拖进房间,努力扔到了床上。然后,看着这个本来拽着自己手臂不放的货,在触及到柔软的时候,潇洒的松了手,包裹抱枕继续睡得昏天黑地。

其实之前都是装的吧?——by陈超

不过仔细看看,还真是。。有点可爱呢。。陈超努力按住了那只想把这脏兮兮的货推下床的手。叹了口气,去洗澡。

洗完澡,本来就小的单人床已经被某个睡得张牙舞爪的家伙完全占据了。法克!陈超咬牙切齿,这货还真是把得寸进尺四个字刻在灵魂上啊摔!

那老子还管那么多做什么?——by陈超

凝视了床上巨大的猫科动物一会,想了想,他再次跑到卫生间,翻出条毛巾打湿跑出来,狠狠的给宋嘉擦了把脸,然后扒了他那身沾满秽物的西装以及裤子。全程讲究快准狠,毫无温柔可言。

接着~~陈超他~~~~推开宋嘉自己就跟着上去睡觉了。(冷漠

虽然还是满身酒味,但是比刚才是好多了。关了灯,陈超满意地想。然后,满足地准备睡觉。突然,一只手甩了过来。过了会,一只脚伸了过来。接着,一个人把他整个人抱住,像一只章鱼般缠住了他。而章鱼同志,呼吸均匀,睡颜幸福。等等,我捡回来的到底是什么货!望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陈超有点想哭。

老天爷,我真的找人打你哦。——by陈超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陈超浑身都麻了。睁开眼,却看到罪魁祸首正衣冠楚楚的坐在餐桌旁,优雅地喝着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细碎的阳光如撒,简单的单人公寓,好像突然就明亮起来了。

“咳咳。”陈超假咳了一声,起身走出了房间。问了句,“哪来的粥?”

“外卖。”眼前的人摇了摇手上24小时外卖单。

陈超莫名其妙地害羞了,有点窘迫地挠了挠脑袋,说,“我叫陈超,你呢?”

“宋嘉。”简单而淡漠,依旧缓缓的喝着自己的粥。好像昨天拥着自己一夜的人,根本不是他。陈超有点恼,同时,又有点说不出的难受感觉。

“哦,你好。”他悻悻地坐下来,端过边上的另一碗粥,呼呼地喝起来。

而此时,宋嘉已经放下碗,开始同样优雅的擦嘴了。收拾好自己,他看着低头喝粥的陈超毛茸茸的脑袋,有种想揉一揉的冲动。忽然宋嘉问了一句,“是同志中人吧?”

“噗!”陈超一口粥差点喷出来。他等着宋嘉,颤抖着声音问,“什。。什么。。同志中人啊?”

还在念大学的陈超,虽然早已对自己的同志身份不以为然,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但是,对于被光明正大地指出实际来,他还是很胆战心惊的。

“我说,你也是gay吧?”被陈超的反应逗乐了,宋嘉忍不住欺身上前,极诱惑的俯身靠近他的耳侧,一边吹气一边缓缓地说。

“什么。。什么。。也啊。。”陈超被吓得浑身都僵住了,根本不敢动。

“就是,我也是啊。”宋嘉一口含住陈超的耳垂,开始不停舔舐。

卧槽!陈超子啊心里喊,是不是钙都能被一眼看透,果然我还是图样图森破。

卧槽!憋舔了好痒!

卧槽。。。完了好像有反应了。。

怎么办怎么办手贱捡回来一只不明生物突然开始挑逗我我要不要把他拿下在线等很着急!——by陈超。

“不专心。”宋嘉微转过头,惩罚似的用力吮吸了一口他的唇。

美色当前,还是享用吧!——by陈超。

这么想着,陈超突然扭头也咬住了宋嘉的嘴唇。舌尖扫过宋嘉的唇瓣缠绕住他的舌头,却被反缠住轻咬了一口。陈超不服,想在深入些,却被宋嘉猛地含住了全唇,开始全口腔的扫荡。两人从唇齿相依,一直吻的天雷勾地火。陈超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衣服已经被扒光了——当然,宋嘉也好不到哪去。

“我们会不会太快了?”一边清除着宋嘉最后的阻碍,陈超一边问。

宋家理所当然地回了一个绵长的吻,咬住他的耳垂轻轻说,“就当我给昨晚霸占你房间还债了。”

这么说,陈超马上又开心起来了。欢天喜地地把自己和宋嘉都扒的光溜溜的,拿出KY,倒在手上就准备往宋嘉屁股上抹。

“等会,你干什么呢?”宋嘉似笑非笑地抓住了某人的手。

“你不是说还债吗?我一直都是1啊。”陈超疑惑地看着宋嘉,不祥的预感在滋生。

“呵呵,对呀,还债。不过,可不是用后面。”宋嘉这次咬住了他另一个耳垂,用力地拉扯了一下,听到陈超的吃痛声,才缓缓松开他的耳朵,说,“是前面啊。”

“一边说着,一边挟住了陈超的手。陈超莫名其妙地瘫软下来,被宋嘉挺身抱起走向了浴室。

陈超:???

等等,这个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卧槽。。老天爷我真的的找人来打你了!

一边被抱住,一边被吻着上下其手的陈超心里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

浴室里,水汽氤氲,无数水花绽放在两具赤裸的身体上。

宋嘉看着被他挑逗得两眼水汪汪,已经有些茫然的陈超,轻轻地笑了,他【哔——哔——哔——】

许久之后,他终于推开了浴室的们。怀里拥着瘫软成一团的陈超,缓缓地放到了床上。微笑着,从他的额头向下细细地吻着。一路向下,吻过鼻尖,吻过唇瓣,吻过朱红,吻过小腹,向下,向下。。

“你妈蛋!”陈超夹着腿咬牙切齿。

“还是留点力气一会叫吧。宋嘉笑眯眯地舔了舔唇角,站起了身。

然后,就是一天过去了。

再然后第二天,陈超不见了。

宋嘉醒来时,已经是中午,身边的位置早已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张纸。上书:法克U。

本以为陈超只是出去一会,没成想一直到晚上他也没回来。

宋嘉这才觉得不对,感觉翻了衣橱抽屉。里面只有几套简单的换洗衣服,什么身份资料都没有。又去问了房东,才知道这里只是一个日租房。因为最近附近的一所高校某个项目招生,很多外地学生来应聘。不住久,就租个几天。房东也不要什么资料,给钱就行。

而陈超,只租了七天。

法克!老天爷我打你哦!宋嘉在心里仰天竖中指。

老天爷默默泪水心里流。

“陈超,你说你当年到底跑什么啊?”又想起当年的事,宋嘉忍不住气得踢了踢还蹲在街角的陈超。

“嫌丢人。”万念俱灰中,陈超也不瞒了,“老子当了二十几年的攻,突然被受了,换你你受得了?”

“你就因为这个,让老子找了一年多?!”宋嘉气得一把拉起陈超。

“对啊。”

“我操你大爷的陈超!”宋嘉拽着陈超就自个家去。

“去哪啊!”陈超挣开宋嘉,“我走不了,我把我老板钱丢了。”

“没事,我有钱。”

“我不要!”

嗯?宋嘉转过身,看到陈超认真的脸,突然笑了,他说,“好,你不要我钱没关系,那你看看你老板给你的单子,看看这笔钱是要给谁的。”

陈超心里咯噔了一下,从口袋摸出单子打开。上面赫然写着,收款人:宋先生。

老天爷,我们还是同归于尽吧。——by陈超

“陈超啊,你把我这么多钱丢了,你说该怎么办呀?”宋嘉摸着陈超的脑袋,笑得一脸温柔。

“还是来还债吧。”一边笑着,宋嘉拽着陈超继续往家里走。

本文名:

End

每一篇短文都是长篇的大纲,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动笔

以及本文后续可能会有番外

恩,以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