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强吻几次才能追到手冢
作者:150829
字数:1973
更新时间:2016-08-10 22:17:31

"手冢,等你的伤完全好了,本大爷要和你好好打一场。"

手冢没有说话,看着迹部,那种骄傲还真是别人所没有的。

“网球,不是输赢来定义的,你的对手从来也不可能只是一个人。”

大爷的小脑袋瓜在飞速运转,不用输赢来定义,那比赛的意义是什么?我的对手不是手冢吗?

"你会打网球吗,不会给老子让开。"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给我滚开,这里我要了。"只见一德国男人对着坐在地上的少年吼道。

"约翰,我们换个地方吧。"同伴扶起地上的少年。

"你的球拍是棍子吗?只会打人?"少年显然并不听从。

"找死。"男人又一记球拍要落下。

"慢着,本大爷和你比一场!"

"哦?一个会德语的亚洲人?"男人收回拍子,"如果输了你替他挨揍吗?你这种身板?"

"本大爷会让你失望的。"

“我来做裁判。”

德国男人刚想反驳,但对上手冢的眼睛顿时气势全无。

不愧是手冢,本大爷看上的男人就是这么man,眉眼都那么有感觉,吻上去。。。。。。看着迹部的蜜汁微笑,手冢的眉毛弯成了“~"样,被迹部的微笑 日 到了,感觉他要这样那样了手冢。

"我先发球。"

"随便。"

乱七八糟的一场比赛,(作者废柴表述无能),除了最后有点插曲。

被迹部6:1碾压的男人,将球拍狠狠地砸向了迹部,"去你mother的!!!"

"人品烂于球技"男人的球拍是对着迹部的右手来着的,手冢抄起地上的球拍打翻男人飞来的拍子,与其说是要报复自己不如说是想毁了自己吧?

看着迹部没事,手冢松了口气,对男人说出了这么句话。

我当时也是想毁了手冢不是吗?

赢得胜利的迹部在人群的称赞中倒显得有些失落。

那么骄傲的大爷从来没见过这么低下的手段,着实被吓了一跳,再想到当时的自己,也是想毁了手冢的吧!

"手冢君是讨厌我的吧。"

"嗯?"被迹部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有些不知所以然,"为什么会这么说?"

"本大爷居然会和那个男人一样,呸,他也配和本大爷比,不仅是为了胜利,我也想毁了。。。"渐渐将头低下去的迹部声音也越发小。

那样骄傲的迹部,现在却如此温顺,以前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将越前比成一只猫,但眼前的迹部却可爱的不像话,像什么?像小脑斧?又乖又张扬?手冢可没那种恶趣味,但现在却想多看看这样的迹部,自己还真是,手冢的心在左右摇摆。迹部突然抬起了头,冷着脸的手冢,他还在生气,果然被厌恶了。换谁都会生气吧,还是低头好了,总比看到手冢漠然的眼神要好。就在迹部低头的瞬间,一只手放在了他头上。惊得迹部睁大了眼睛,"你要打我吗,中国小说里有一招叫'九阴白骨爪'。”

哪里和哪里啊?"我并没有生气,你不要想太多。"嗯,在用力揉一揉,手感不错。

"本大爷可不是你们那个151的小不点。"这样的人注定是用来宠的,恨不起来呐。刚才的失落已不见,又狂妄起来了。"上蹿下跳的猴子山大王。"

"手冢你。。。"迹部刚想顶嘴,却见面前的人微微一笑,"你居然笑了。"坏心眼的捏住手冢的脸,"多笑笑,不嫌老。"能看到这样的手冢,猴子山大王就大王吧,不过,越前龙马你还真话多啊!远在日本的龙马默默将刚脱下的外套又穿上了。

迹部是冰帝的强者,帝王,他有他的承担和压力。但在手冢面前,他的骄傲,他的失落都可以无所顾忌的流露出来。

如果我爱上一个女人,遇到困难,我会说,别怕,有我。

如果我爱上一个男人,遇到困难,他会说,别怕,有我。

我爱上的不是性别,是那个人呐,强大的让我仰望的人呐。

迹部并没有呆多久,毕竟他还是冰帝的领导者,如果继续在这儿,网球部不还得翻天了。以下克上的日吉,估计做梦也想当上部长吧,真是做梦。还有撩妹的忍足,尤其是给他一丝时间,他能睡醒全世界的慈郎。。。。。。还是回去吧。

想到这儿,迹部笑了笑,一群不华丽的家伙倒是可爱的紧。

"手冢,我期待下次的见面。"迹部轻轻吻上手冢的唇,这一次,手冢环住了迹部的腰。"唔?"一丝惊讶从眼中划过,但很快又恢复镇静,"手冢。"迹部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既是"耶"又是"2"的意思。倒是阳光洒在他头发上,显得那么温暖。

第二天下午到达冰帝的迹部推开网球场的门,不知谁叫了一声:"部长回来了!"

各种挥拍练球声不绝。

"哼,忍足,你就是这么看着他们的?看来没有本大爷,你们能干什么?"

"迹部?"慈郎在凤长太郎的一声声"学长,前辈"中唤醒,好吧,最后是忍足"轻轻"一下拍醒了他。

"赶快训练。"

"是,部长。"

"全部跑圈20,正选40。"

"迹部这是怎么了?"

"向日50"

嘤嘤嘤,远送岳人的背影,大家也赶快跑起来了。

部长一定受刺激了,他们家飞机飞慢了?今天被手冢附体了?

"我奶奶会做法,要不。。。"

"你们俩50"

这个故事不是告诉我们隔墙有耳,也不是嘴欠有人收,它告诉我们一个有爱人的男人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他爱的那个男人。

送走了迹部,手冢恢复了康复治疗。

"手冢君很认真呢!"安娜放下资料,"比之前还努力,是因为那个少年吗?"

一声"嗯"轻的似乎听不到,安娜也没继续追问,自顾自的说,"毕竟冒雨而来,应该很在乎手冢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