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修格式,捉虫)

小说 盛世浮沉
作者:淮阳雨
字数:3105
更新时间:2017-02-13 22:38:39

世人笑我太癫狂,我笑人世无知己。

就连你,也不懂……么?

清臣。

……

“本人有幸观得公孙大娘舞剑,才有今日的草书啊。”

“我几度辞官就想向你请教,你却总爱理不理。今日还弄出个公孙大娘,我能不说你是个痴人么?”

“……”

“够了,你就和你个劳什子草书过一生吧!”说着,颜真卿摔门而去。

张旭没有出言挽留,也不想出言挽留。你有你的一生大好年华,我却将近半百,何必呢。

刺史大人,这等头衔,你终究还是放不开啊。

玄宗天宝九年,张旭卒。

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

气岸遥凌蒙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

高公公,给爷脱靴!

使不了不让我陪你拼搏着万里河山,难道还差遣不了你的近宠?!

“小白,不要胡闹。”

“帝下何必如此称呼臣,臣受不起!”

“现今周围也没有什么人,我便坦白向你直说,战场上如此凶险,我有怎舍得送小白去那儿。”

“你,李隆基,都说不要这样叫我!一个大男人你叫我小白让我情何以堪!”

“好好,今日下边送来了荔枝,小白要吃吗?”

“好~”

“高公公,还不快去拿荔枝来。”

“是。”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算了,还是荔枝重要!

……

开元二十五,玄宗因所宠武惠妃谗言,将三个儿子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废为庶人并杀害,改立三子忠王李玙为太子。

“你怎能如此残暴?那些课都是你的儿子啊!”

“你不是一直不喜欢他们吗?这……我怎么里外不是人了……”

“可……”这毕竟是人命啊,难道帝王的无奈,是用在自己儿子身上的吗?

“好了,小白,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不要让这俗事污了你。”

有时候真的弄不懂,帝王之情终究有没有包括亲情。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其实最懂你的,又怎能不是我。

……

天宝十四年

“一群废物,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找不到!”

“皇上饶命……”

“滚……”小白,你真的懂我吗?为何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离我而去……

“皇上一世英名,又怎会不懂我的心思呢?”

还以为杜甫当初找我,只是为了交流品诗,现今想想,只道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先生博学却不精兵法,乃真性情,又怎能敌过帝王之心呢?”

“不知先生此番,何解?”

“时间能让人解读一切,望先生静候。”

现今我又怎会不知你所作的一切只是想保护我,但你又何尝知道你所给非我想要。今日动局,就且让我们各自好好想想吧。

……

“怎么办?即使很想你,却仍旧不想回去啊。原来远远看着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哈哈,枉我一世聪明。”不想去想,也懒得去想。往事随风罢。

上元三年,李白,卒。

同年,玄宗,薨。

世传: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圣上不应该让我绣这幅山水,

它让我想起久别的故里,

那儿虽然贫穷,却终究还有犬吠蝉鸣相伴,

不像这宫里,听上去人声鼎沸,

却谁和谁都没有关联。

……

“陛下曾答应臣,只要臣肯随了你,您便不再招我哥哥。”

“是,可现今可是你把你易之推到朕身边的,这可不算是违约。”

“陛下,何必呢?”

“你终日述己寂寞,生在这大唐的宫中,你又曾明白这帝王……”

“望陛下慎言。”

“六郎,我招五郎之意,你不是心理明白得很吗?人生得一知己难,朕又怎会轻易放过呢?”

……

“哥哥,我和陛下的事,你何必参和进来……”

“我又怎能让这千古骂名你一人独背?”

……

则天皇帝晚年,二张恃宠而骄,任意横行。

“哥哥,早年你便不该参和,宫中在如何如何的美好,你我终究只是帝王巩固权力的一枚棋子。”

“六郎之意我明白,我只不过是想生不能同床,望死能同穴罢了。”

神龙元年,张柬之、崔玄暐等人率领羽林军迎接皇太子李显进宫,到迎仙院处死了张易之、张昌宗。但在二张死后,尊则天皇帝之命,剁碎二人尸身,一块埋与后山。

生不能同床,死,且同穴。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六羡歌》

“人生乐得逍遥自在,为何终日守在这荒芜之处?与我一同下山不好么?”

“那你又为何不愿意落发,在这里陪我一辈子呢?”

“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那你从今日起,便学着冲茶吧。”

……

“大师为何始终不愿同我下山呢,因为我丑?”

“你冲了这么多茶,却还是不能明白茶道,外边的世界真的那么重要吗?上善若水,心静若兰。”

……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唯我喝了一辈子的茶,却一辈子都参不透一个“悟”字。大师,如若你还在,定会笑我,叫我继续冲茶了罢……真不明白,你明明舍不得,却为什么原意放我下山。”

世间语:舍不得,求不得。

便是这般吧。

“天下大势已去,王朝更迭,谢家该是功成身退才是自保之路。”

“客儿,为父早就教过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为什么你还是不明白?以后独留你一人,你该如何自处?”

“父亲放心,客儿无心政事,只想做个闲云野人,况谢家还养得起我这么个闲人。”

“这样我就放心了。”

论天下政坛,皇帝又怎会想谢家再插上一足,谢客没有曹子建的才华,出身竟也不谋而同。

魏晋以来,天下的文学之才共有一石,其中曹子建(即曹植)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其他的人共分一斗。

我只有寄情于山水之间,谢家上下才能躲过。

从京城到永嘉,又到这广州,已经不抱什么想念了,却最终还是逃不过那一劫。

元嘉十年,谢客因罪徙广州,密谋使人劫救自己,事发,被宋文帝刘义隆以“叛逆”罪名杀害,终年四十九岁。

旧时王榭堂前燕,只惜无有“钟子期”。

曹操,字孟德,小名阿瞒。为枭雄,少时顽劣而又乖戾。十七举孝廉,四五灭袁绍,五六平凉州,五八创曹魏。

“孟德一生只为魏丞相,不曾有过什么谋朝篡位之想法,请陛下慎言慎行。”

“好一个沐猴而冠的丞相,现在挟天子以令诸侯,又和谋朝篡位有和区别?”

“陛下想多了,天色已晚,容臣先告退。”

“你!”

“建儿,你可知什么叫‘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父亲,在想什么,孩儿明白。父亲接蔡琰阿姨回来,不就是个好例子吗。”

“对蔡邕,多少有点愧疚,只能这么补偿了。”

“孩儿明白,所以父亲,孩儿会努力为你分担。”

“嗯,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为什么你哥哥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连皇上也是。”

“孩儿永远是站在父亲这边的,万里河山,又怎有逍遥快活的畅饮来得逍遥自在呢?皇上呢,肯定是因为父亲逼地太紧了吧……”为什么父亲眼里只有皇上呢,作为您的儿子,儒慕又算个什么事呢?不过,幸好,我们还是父子……

孟德晚年,曹丕党人越发强大,曹植成日饮酒作诗,不问政事。

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曹丕用计,在司马懿、吴质等大臣帮助下,在继承权的争夺中战胜了弟弟曹植,被立为魏王世子。

“曹子建,你至于父亲终究只是儿子。”

“我这个做弟弟的,不明白哥哥在说什么。”

“子键,偶尔示弱,不是坏事……”曹丕哂笑,“可惜你眼里只有父亲,哪还有我呢?”

“大哥自重。”

“……”曹丕收回手,“不强求了,哈哈。”毕,曹丕转身离开。

公元220年,曹操病逝洛阳,曹丕称王,曹植多次徙封,最终黄初二年(221年),后曹植被徙封安乡侯。

“曹子建,父亲已经死,甄姬以为我妻,你如果回心转意,母后那里我来说。”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话望大哥谨记。”

“我就还剩下你一个亲弟弟,你……也要离开?”

“哥哥错了,父亲子嗣众多,又怎能说只有我呢?”

“……我明白了”

“谢大哥成全。”

公元226年,曹丕病逝,曹植徙于陈地。

公元232年,曹植病逝,遵照遗愿,将其葬于东阿鱼山。

孰是孰非归于土,爱恨纠葛终归尘。

世人只知:

222年,子建作《洛神赋》:“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却道不清那恩怨情思!

陈思王,陈思王,思谁孰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