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有标题,介是短篇

小说 不见经年
作者:污妖望
字数:4887
更新时间:2016-04-28 20:11:03

1、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呢,突然就好像变得很怕冷,不过只是刚入秋不久而已,就已经套上了薄毛衣,因而常常被多年的老朋友嘲笑,边伯贤啊,你才三十多啊,怎么体质连老人家都不如?

走在路上,偶尔一阵冷风吹过,边伯贤不禁缩了缩脖子,这该死的天气,真是一天天的见冷了。

商场外的大LED屏上播放着各色广告mv,突然的,耳朵里就钻入了极为熟悉的声音。

音乐的曲调其实是陌生的,但却阻挡不住其中边伯贤无比熟悉的那些个曾经熟悉过又终成陌路的大男孩们的声线。

“又出新歌了么?”边伯贤自言自语着,停住脚步,慢悠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音乐软件开始搜索。

果然啊果然,输入“EXO”后,软件上立时刷出了不少带有new字样的新曲。

看来他真是太久没有关注娱乐新闻了,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EXO出道十五周年,金秋双主打重磅回归!”

十五年……居然已经这么久了么?回想起来似乎出道的瞬间都还恍惚在昨日,转眼之间,原来时间过的这么快,他都已经是三十五岁的人了。

点开EXO的新曲试听,边伯贤戴上了耳机,而后把手机重又收回口袋里,一边听着,一边继续走他的路,耳朵里灌满了成员们多年未变的嗓音,只是唯独不见了,他自己的声音。

离开EXO,转眼已经七年了。

2、

一切都只在转眼之间,没有什么是可以永恒不变的,过去朴灿烈一直坚信这个道理,所以才能在他离开后,依旧平静的继续自己的生活,跑通告,做签售,开演唱会,一切都和以前没有什么差别。

一开始或许会不习惯的吧,毕竟手心里没有了曾经那么熟悉而又契合的温度。但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习惯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但久了他才明白,他错了,因为他发现,那分温度,还有那分温度的主人,他一直一直都很可耻的怀念着。

这些年来,不是没有试着交过女朋友,但是没有一个人还能带给他曾经的那分契合感,一个也没有。

姐姐告诉他,他是栽了,彻底的栽进了一份感情里。真的想要脱身而出,除非鲜血淋漓。

其实他明白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刚见到那个人,他就明白,那个皮肤白白的男生,比自己还要大了几个月的小男生,对于自己,必然会是不一样的存在。

3、

如果你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你就永远不会明白,爱情不是糖果,它是腐蚀人心神的最烈的毒药。

今年初秋的风格外的阴凉,就好像冬天提早造访了一般,当伯贤瑟缩着身子走回到自家店里,感受着店里的暖气慢慢温暖他的身体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低低骂了句:“shit!”

总是这样忽热忽冷的话,他不得病才怪,更何况,他的身体一向就不是很结实。

“老头子!来啦!今儿还蛮早嘛,不赖床了?”是店里打工的女孩,叫恩熙,年轻漂亮,脸上永远都挂着明朗愉快的笑容,那样的笑容就像他还年轻的时候一样。不过现在的他,虽然依旧因为娃娃脸而显得有些不符合年龄,但心理年龄到底是老了,怎么也没办法笑得那样快乐,笑意直达眼底。

摘掉帽子,边伯贤朝女孩微微笑笑:“是啊,不赖床了,再赖床,你这个员工都要去举报我这个老板了吧。”

“哎哟,怎么这样说,我怎么可能举报你呢,你可是老板呀!我总催你不叫你赖床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啊,别整天过的跟个老头子一样好不好!伯贤哥!”年轻的小姑娘精力总是充沛,一开了话匣子就停不下说教,“而且伯贤哥拜托你既然总是偷懒不干活,就找点时间去运动运动嘛,我才来你这工作了一年多,你数数你自己生了几次病了!”

虽然比眼前的女孩子大了十来岁,不过伯贤却不敢应上几句,因为小姑娘说的实在是没有错,自己的生活过的实在是太疲懒了。

恩熙的说教仍在继续,不过好在伯贤临崩溃之前,糕点店里进来了客人。

恩熙去忙了,伯贤呢,自然是溜上了楼。

楼上只有一间房间,其实原本是隔作了两间房的,但店面装修的时候,他让人拆了两间房之间的隔墙,使之变的宽敞而明亮。房间的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都是曾经那些真心喜欢着他的女孩们送的,放了太久,很多都已经变得很脏,而他也没有什么精力去清理,搬家的时候,妈妈劝他把这些东西都扔了,大多没用处又占地方,只是他最终也还是舍不得。

或许是因为他至今还依然揪着过去,死不放手。

4、

新歌既然已经开始发行,自然便是各种宣传的行程,只是他朴灿烈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病倒了。

是急性肠胃炎,疼的他直接晕了过去,等到醒来之时,人就已经在医院了。

经纪人站在床边,跟医生沟通着他的病情。

“经纪人哥,其他成员们呢?”

“他们都去录制今天的打歌舞台了,你的部分临时让世勋和kai顶上了,你就好好偷你的懒吧。”

“经纪人哥,我这哪里是偷懒啊,我这不是病了嘛。”长长的刘海下,精灵一般的大眼睛流露出些许撒娇的意味。

经纪人看得心头一颤,多少年了,他一直表现的那样独立而又坚强,看来也只有在他生病的时候,他才会下意识的流露出他隐藏了多年的,令人心疼的脆弱。不过经纪人也还是狠着心骂道:“你还敢说你不是偷懒,公司也没时时刻刻拘着你,连个吃饭的时间都不给吧,这几个月来,你一直就自个躲在你那工作室里头搞创作,也没人打扰你吧,结果你一个完全会做饭的人居然能把自己给搞出胃病来,你是不是欠啊!”

“经纪人哥,我饿了。”低低的嗓音此时有些沙哑,听来更觉沧桑。

“你现在还打着点滴呢,啥都不能吃。”

“哦。”

“吃东西是可以,但得晚点。”

“哦。”三十五岁的人了,安安静静的模样看上去还是那么的乖巧。

“对了,反正既然都病了,干脆就彻底的偷懒一回好好养养身体吧,我都和公司商量过了,接下来两个月的行程你都不要参加了,好好休息一阵子,又不是什么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还这么不知道爱护身体。”

“哦,好。”

病床上的人微微转过头去面向窗外,窗外明媚的阳光是那么的刺眼。

5、

“伯贤哥,我下班先走咯,明天再见!”恩熙站在楼梯口,冲着二楼喊了一句。

过了好几秒钟,楼上才传来有些闷闷的男声:“嗯,好,记得直接锁门。”

伯贤躲在被窝里,一个人愣愣的发着呆,说实话,他现在的交际圈实在是不广,白天的时候,有恩熙在,偶尔又还有几个还有联系的老朋友来找他聊聊,可到了晚上,他就实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他想睡觉,只是可惜,他是那样浅眠的人,时间还没到,此刻他根本睡不着。

以前的时候,他和朴灿烈住一间宿舍那会子,那个人好好生嘲笑了一番自己入睡后发出的如小狗哼唧的声音,那就是他历来浅眠的症状,只是那个粗心大意的笨家伙却从来不知道。

他怕冷,而朴灿烈却怕热,有时候半夜朴灿烈热醒,又不敢调低空调的温度,都会跑到客厅去睡,自以为是为了他好,保证了他的睡眠,其实啊,那个笨蛋长手长脚的,半夜起床动静哪会小得了,每次伯贤都被他吵醒,再然后下半夜,他就很难睡的着了。

只是他从来都没有告诉那个笨蛋,只因为他很喜欢,那种被人关心谦让着的感觉。

只是现在,他总是一个人住,没有人再打扰他睡觉,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总是感觉空了一块。

正回忆间,手机却响了。

是他的妈妈。

“喂,妈……我在店里,今天晚上我在店里睡,不回去了……你和爸爸吃饭了没……老家那边更冷呢,你和爸爸记得都要多穿些……嗯,我知道了,我自己会多多注意身体的……啊?”闲话问毕,又是老调重弹,无非又开始唠叨他这么大岁数了,却还不找个人一块过日子罢了,“好啦好啦,妈,明年好不好?明年我一定给你领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回去……”

挂了电话,伯贤松了口气,眼泪难以抑制的流了下来。离开了娱乐圈回到平凡生活后的每一年妈妈都会催促他好好找一个人过日子,他也就每一年都用这几句话去搪塞她,只是久了,他的妈妈也就再不信他了。

就在刚刚的电话里,他的妈妈甚至松了多年来都没有松过的口。

“贤儿,如果……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妈妈答应你,真的……真的再也不逼你了,只要你喜欢,只要能陪着你,给你幸福,是男是女,妈妈都无所谓了,甚至……你要回去找他,妈妈也不会再阻挠了,妈妈只求你,不要再这样孤孤单单的自己委屈自己了好不好……”

隔着电话,他也听见了他的妈妈压抑着的哽咽声。

这么多年委屈吗?其实他也不清楚,孤单一个人的日日夜夜,其实早就习惯了。

至于回去找那个人,呵,他又怎么可能还能回的去呢?

既然已经任性选择离开,就无法再可耻的选择回头。

6、

飞机缓缓着了陆,朴灿烈的心也慢慢有些悸动起来。

他带着这里是富川一个并不怎么大的小城镇,他从来没有来过,或许有人不明白,毕竟他是站在巅峰的韩流明星,又怎么无聊到到这里来闲逛,但朴灿烈如今便是来了。

他来找一个人,找一个他曾不小心遗失在经年岁月里的人。

七年,整整七年,他都没有那个人的一点消息,那个人藏的太好,以至于他怎么都找不到。

直到前几个月,他的一个十分熟识的演员朋友突然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她在富川的某条街道上看到了一个人,极似边伯贤。

不,不是极似,而是就是。虽然七年岁月漫长而过,但边伯贤的样子依旧未有大变,以至于仅仅是一眼,那位演员便认出了他。

原来我们多年后可能的相遇,只能靠并不属于我们的巧合。

不过没关系,这一次,由我去找你,我一定会找到你,这一次,你无路可逃。朴灿烈插在口袋里的手缓缓握紧。

出租车里,朴灿烈戴着口罩,安安静静闭着眼睛,完全不去理会出租车司机有意无意透过后视镜的打量目光。

伯贤啊,我来找你了,千万千万,不要再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

7、尾声

“天凉好个秋啊~”伯贤搬了个藤椅到公寓的阳台上,半躺着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嘴里喃喃念叨。

是不是孤身一人的久了,就不知道何为寂寞了,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玩的很好。

他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刮过胡子,虽然他一向体毛不是很旺盛,但下巴也还是青了不少。打开手机自拍,伯贤看着自己的脸,微微叹了口气:“真是憔悴啊……”

点了几下手机,伯贤突然间便想起,他好久都没有碰过INS了。打开自己的主页,还关注他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而INS最后一条,便是七年前,发生了那件事后,他单方面宣布离开娱乐圈的声明。

心思忽然就有些飘远,七年前,如果,如果不是因为他和灿烈……被狗仔偷拍到了的话,又或者他能够坚持住他的感情,会不会现在什么都不一样呢?

只可惜,他真的不够坚强,他太过害怕那些舆论的攻击,索性,便选择了逃离。

下面的评论基本都是七年前的,不舍留恋者有之,心碎痛骂者亦有之,七年前,他没有去看这些评论,而今过了这么久,看起来,竟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无聊的刷新了几次,竟刷出两条评论,令他心头一颤。

是灿烈留的言。

一条是七年前,他发了INS的第三天,评论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为什么?”

一条竟是前两天,评论的更加简单,只有两个字。

“等我。”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泪水就流出了眼眶。

七年前,他拉黑了所有的联系人,断了所有和那个人有关的联系,让他彻彻底底无法找到自己。

所以他才会在他已经七年没有更新过的INS下留言的吧,期待他可以看见。

可是等他又是怎么说呢,要他怎么等?难道,他还会来找自己么。

不可能的吧,他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闭上眼睛,边伯贤轻轻拉了拉身上的薄毯,合眼安眠。

朦朦胧胧的,边伯贤似乎觉得手机响了许多次,不过他都没有去理会,今天是他给自己的假期,店已经交给了恩熙打理,对于这个善良能干的姑娘,他很放心。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的时候天就已经有些黑了下来。拿过手机想要看一下时间,便被手机上来自于恩熙的十几个未接来电晃晕了眼。可能是因为他一直没有接的原因吧,恩熙在最后改作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伯贤哥,今天你以前的的一个朋友来找你啦,可是你不在,结果现在又不接电话,我就把你公寓的钥匙给他了,让他直接去公寓找你咯。”

结尾是小女孩常用的一个可爱的笑脸表情。

他以前的朋友?谁呀?他的朋友恩熙几乎都不认识,更不要说是以前的朋友了,恩熙那孩子,怎么就那么放心的把自己住处的钥匙给了人家呢!

急急起身,伯贤打开玻璃窗,想要进屋去,结果却愣在了窗前。

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完全不复原先与狗窝相比也不遑多让的模样,餐桌上摆着饭菜,香气四溢,只是这些都不足以让他震惊。

一个人,一个男人,低着头,抱着他留了七年却没有碰过一次的吉他,似乎正在调音。

“你……”虽然还没有看到脸,但那身影所散发的浓烈的熟悉感,让他不安,亦又有些隐隐的可耻的期待。

那个人终于慢慢抬起头来,一双精灵般的大眼睛盛满了温柔,静静的看着他。

七年了,七年终究是过去了,那个人,那张脸,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终于穿透了他们之间遥远的距离,以及那冰冷的机器,来到了他的眼前耳边。

“伯贤,我找到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番外 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