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小说 【薛晓】无题
作者:祁言
字数:2316
更新时间:2016-04-25 21:23:18

<<<

那年他出山,英姿飒爽,明月清风,旁人无与能比之。背负一剑霜华,所到之处便是一身正气,第一次夜猎便一战成名,成为各大家族拉拢的对象。可他却拒绝了任何一个家族的邀请,一直抱着要与好友建一个没有门第之见的门派的念头,不计私利,一心救世。

他是那个时代最有希望的新星。

那年他在夔州,臭名昭著,早已成了一方恶霸,让夔州人闻风丧胆。人人咒之不得好死,却没有人敢明面上与他抗衡。纵使这人依旧是个少年,但他的九指却让时人不寒而栗。

那一年,他十七,他十五。

<<<

那年他屠常家满门,他捉他归案。金麟台上,少年看着仙风道骨的晓星尘,笑得猖狂:“晓星尘,你会后悔的!”

他狠狠地将晓星尘的眉眼都刻进脑子里,他薛洋狂了十几年,夔州无人与自己作对,这人是第一个敢于跟自己叫板把自己捉上这金麟台上受审的,如果不好好地报复一下,又如何对得起“薛洋”二字?

晓星尘依旧是那副对他不屑一顾的样子,干净得让薛洋几欲作呕,越是这样一尘不染的人,就越让人有把他弄脏的欲望。薛洋只冷冷地笑,再未言一语。

那一年,他十九,他十七。

<<<

“薛洋……!!!”

“我屠你这道观,确实是因为晓星尘。”

灌进了满耳的惨叫,鲜血染红了道家清静之地,地上的积雪淋上了热气腾腾的血,瞬间就化成一滩血水。宋岚红了眼,狠狠地瞪着悠闲坐在屋顶的薛洋,手中长剑恨不得将这人从头劈成两半。薛洋伸出右手,悠闲地卷了一绺头发来把玩:“被牵连的感觉怎样啊,宋岚道长?”

“是啊,都是因为他,所以啊宋道长,要恨的话尽管恨他好了。”

薛洋原本就长得有几分稚气,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若是抛去一切来看他就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可这笑是绽放于尸体与白骨之上的,死的人越多,他便笑得越灿烂:“不知道,这种滋味怎么样呢,宋道长?”

宋岚还未开口,下一秒,宋岚只觉得双眼传来撕裂剧痛,从此所视之处,一片黑暗。

之后的事情薛洋是知道的,听说那个仙风道骨的晓星尘回去求了抱山散人,将自己的眼睛换给了好友宋岚。之后下落不明。

薛洋听后嗤之以鼻。

——嘁,真是虚伪。

那一年,他二十,他十八。

<<<

“不要动,你身上有伤,我还未帮你包扎好。”

薛洋看着面前帮自己包扎的晓星尘。男人的脸颊消瘦了一些,下巴变尖了,眼睛上缠着五指宽的白色绷带,眼睛处原本应是鼓起的眼珠,现在却只剩了两个凹下去的窝。让人看着就想伸手去触碰,就想去一点一点把他弄脏。

呵,真是落魄。

可是不知不觉间,他却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

“晓星尘,我们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

他在心里这么说道。

那一年,他二十一,他十九。

<<<

那次围炉夜话后,晓星尘似乎若有所思,第二天起来时,薛洋发现自己的枕边有一颗糖。

这个傻道士。

傻道士。

……真傻。

薛洋把糖塞进嘴里,用舌头搅和了两下,不是什么好糖,可是很甜,那种发腻的味道似乎要甜到心里。

那日夜猎,他未再动什么手脚。只是一晚上他都盯着晓星尘的背影,盯着他的脸。

薛洋的视线一晚上都未曾离开过晓星尘分秒。

那一年,他二十二,他二十。

<<<

“饶了我吧……”

呵,说什么饶了他吧,只是一句话就能让所有的事情都一笔勾销?这个傻道士未免也太天真了些!

死了?死了倒好,死了才够听话!

死透了,他就能把他制成凶尸,让他永永远远都待在自己身边……

可是为什么魂魄……碎了?!

晓星尘的魂魄呢?!魂魄为什么再也找不到了?!

你……就这么不愿意陪着我,是么?

薛洋咬牙笑着,但却红了眼眶。

他狠狠地抓着晓星尘的肩膀,用力之大,恨不得将他的肩骨给捏碎。

和你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你说离开就离开?你当你晓星尘是什么人?

不,我会把你的魂魄凑齐,然后把你炼成像温宁那样的大凶尸,让你的霜华沾满无辜人的血!

我要让你做你最讨厌的事情,让你永远恨我……!

这样…你…就能永远记住我了……吧?

那一年,他二十四,他二十二。

<<<

又是一片血海。

薛洋笑着,霜华被常萍和他弟弟的血湿了个透彻,薛洋挥剑,血珠顺着霜华的剑身甩出去,溅在地上就是完美的形状。

晓星尘,我用你最爱的霜华将他们凌迟了哦。

你恨不恨我?恨不恨我?

如果恨我入骨的话,那可不可以……再起来看我一眼?

那一年,他二十四,他二十四。

<<<

“你就是黏在道长身上的那块痰!恶心的只有你而已!”

阿箐尖叫着,薛洋一抖剑,划瞎了她的眼,割了她的舌。

“既然这么喜欢装瞎,那我就满足你的要求好了。”薛洋再一次露出了他恶质的笑容,小瞎子想逃,那就看她像个无头苍蝇一般逃跑,直到看够了,看舒服了,再一剑刺死,丝毫不顾及过去的情义。

是啊,他薛洋就是大魔头,病入膏肓,治不了的。

晓星尘,你看,我连阿箐都杀了。

我还要拿她的尸体来喂狗,道长,你生不生气?

那一次,回到义城后,薛洋跪在晓星尘的棺材外,打开棺盖,伸手去摸男人的脸。

“晓星尘……晓星尘……”

他喃喃地念他的名字。

我宁愿你恶心我,宁愿你拿着霜华一剑刺穿我的肚子。

我只想让你再看我一眼。

那一年,他二十四,他二十六。

<<<

或许这就是终了了吧。

断臂处的血喷出来,痛得撕心裂肺,薛洋差点昏过去。

晓星尘。

……晓星尘。

他一遍一遍地默念着这个名字。

我真的要死了,要来找你了。

若是真的在奈河桥下遇见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

那一年,他二十四,他二十八。

<<<

一年后,他二十四,他二十八。

两年后,他二十四,他二十八。

三年后……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或许终有一日,那个穿着白衣道袍宛如谪仙的男人魂魄会被养好,他可能会转世,可能会回到自己的肉身,负着霜华,和他那位已经变成凶尸的好友宋岚一起,继续入世救人。

可是那个作恶多端的人,却再也没有回到这个世间的可能。

他太罪恶,连阎王都不愿审他,他亦是不愿投了胎,只是凭一个残魂在忘川边苦苦等候。

或许这就是报应,这就是天命。

只是他等过一年又一年,都没有等到他要等的那个人。

薛洋与晓星尘,不管是此生,还是来世——

——都永无相见之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