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小说 隐秘而伟大——思念成疾
作者:南方有树
字数:1995
更新时间:2016-04-11 21:49:39

初到那个镇子是秋末,天意微凉。

李海镇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他想见的人,那人穿着一套绿色运动服,头发一看就是很久没理了,脸笑的皱成一团,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傻兮兮的。

他却知道那人不该是这样的。那人的背永远是挺拔的,精廋而蕴含无尽的力量,他也不会留这么长的头发,往往是及眉就剪,他也不会露出这样傻兮兮的表情来,一直是不苟言笑,流血也不皱眉头。

可现在的他,变成了他最不可能成的样子。

有一瞬间李海镇问过自己,他,还是那个自己万分敬仰无限憧憬的人吗?

“开枪的话你会死,同志。”

直到对方问出这句话时,他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自己为何怀疑呢,元柳焕永远是那个元柳焕,不会改变,不会背叛。

“不要忘了自己存在的意义,组长同志。”留下这句话后他转身离开,在5446部队训练了的本能反应告诉他,得快!

他们像两只野兽静默的在这个夜色浓重的小镇追逐。

其实他很想转身,直面那个他日思夜想的男人。

但他不可以。

李海镇上次见元柳焕是在两年前。现在想来,是一段着实兀长的时间。

两年来,李海镇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超越自己的极限,想着超越那个人。那想法简直成了支撑他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变成一个怪物的所有动力。

柳元焕是他的信仰。

他活着,他便想要靠他更近。他若死了,他大概也会在某次任务中“意外死亡”。           

他将自己的所有心愿和仅存的美好情感都毫无顾忌的投注在那人身上,不求回报,只希望那双眼能停在自己身上,虽然那已是最大的奢求了。

他躲在幽暗的胡同里,大口大口的喘息。

呼吸平定不久,身后便响起了脚步声。

“你长大了啊,五星组预备警员李海镇同志。”

那人气定神闲的从身后的阴影里走出,眉间少了当年的锋利,反倒有了一些安于生活的宁淡。

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觉得自己的脸可能僵了,最终他一字未发,转身逃开了。

元柳焕没有追上来。

他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小镇忽然有雨落下,噼里啪啦在耳边嘈杂的回响。

他难掩兴奋。

太好了太好了……原来组长同志还记得我。

这是比什么都好的事。

他忆起以前,刀剑锋利,子弹无眼,欺压弱者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在5446特殊部队里,没有活得好与不好之分,能背负一家人的性命活着,便是最好的事。

李海镇觉得自己优于别人的只有一点,他是一个孤儿。父母早就殒命在战火的烽烟里,他无依靠,亦无牵挂。

直到遇见柳元焕。

他始终记得那柄划过他脸颊却毫无损伤的直插入他身后草靶子的匕首,也始终记得那人的每字每句。

或许那就是他存活至今的原因。

第二天,他以转学生的身份去了那所小镇唯一的高中,念高三。

伪装对于一个间谍来说,实在容易不过的事。脱下在那个怪物训练营里随时都有的杀气和坚毅,变得乖巧柔顺,听话懂礼,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李海镇觉得自己演的不好,他并非像组长同志那样杀伐决断,也不像他那样演技精湛。

他最尊敬的人,在这个小镇了扮演一个人尽可欺的对象,一个傻子。

就连名字也变了,不是元柳焕而是方东九。

南朝鲜与北朝鲜自分裂开来,各自为政,政策不同,信念也不同。

16年前由北朝鲜当政人和高官李武赫一手建立的特殊秘密部队,5446,有着几万分之一的入选率,可谓天壑。

李海镇,5446部队银蛇组组长,被派遣去南朝鲜,任务,顶替原成员徐尚久,继续监视工作。

他满身鲜血和伤痛换来一个组长位置 ,不过是为了走到那个人身边去,走到元柳焕身边去。

李海镇想过无数次,结局。

自己的,组长的,甚至于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

彼时他尚能看见小镇的蓝天,仿佛无忧无虑,就这么一直蓝下去。

可终究,心里美好的愿望抵不过现实的狂风暴雨。

他和组长的结局,组长或许早就看透了,只是在那之前,他还得笑着。

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被选择的结果,往往是抛弃。

和死亡。

记得那天是一个磅礴的雨夜,少有的,他觉得心绪不宁,或许,这种情绪早就存在了,只是他心里下意识的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那个韩国官员或许真的想要帮他,帮他们这些敌对的间谍们。

可是他有牵挂,有心系之人,他放不下,所以宁愿以死为代价,来换取短暂的自由。

他试图逃走,成功了。

以伤痕累累的鲜血的代价。

彼时黄海浪已经死了,他狼狈的爬上那座废弃高楼之前,看见了他残破的尸体。

原来如此鲜活的生命,因为那些可笑的理由,死去,化为虚无。

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所惧怕的,死无全尸,孤苦无依,结局是永恒的悲剧。

而现在,为了另一个人,他要自己亲自奔赴向那个结局。

无怨无悔。

挡在组长面前时,李海镇是幸福的,一种终于了却了一切的安逸感。

能和自己最珍视的人一起死去,即使因为满身的罪而下地狱,他也心甘情愿。

不后悔,不后退。

后背抵在那人的胸膛上,透过冰凉的雨滴,也能感觉到几乎灼伤他的温暖。

可那人却猝不及防的将他抱进怀里,紧的他几乎不能呼吸。

他终于无声的流泪。

仿佛在笑一般,那人贴在他耳边低语。

“抱歉,要和我一起死了啊。”

他干哑着嗓子,说不出话来,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

“太好了。”

都结束了。

他们的负累,

他们的宿命,

他们的错误,

他们的悔悟。

终于,都消弭在这场无声的大雨里。

雨过天晴,了无痕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