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机

小说 呆子,你上钩了
作者:小子张疯
字数:2161
更新时间:2021-09-05 15:00:00

风易站在门扉前,眉头紧锁,眼眸露出一丝挣扎的神色。

他垂在身侧的手被紧紧地捏紧,半响才微颤地伸手,想推开那扇门。手指停留在门面上,却没有马上推开。他的指尖发白,神思恍惚。直到里面传来一声闷哼,他才从九霄外回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推门进去了。

入眼的事刺眼的一片鲜红,把女子一张雪白的面孔倒衬得更加白丽了些。额头是一点卷翘的碎发,总是爱笑的脸颊上却没有以前的酒窝了,只是一双杏眼在目嗔着他,嘴巴被布条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忽然有点烦躁,扯了扯身上的衣领子:“你的笑呢,你不是对所有混丶蛋都会笑的吗?”他一点点逼近女子,最后双手撑在女子的身遭,危险地呵她,“许久不见,我以为你不会变。”

女子呜呜地想说什么,风易倒是好心地把布条揭了,激烈的话语瞬时间就崩了出来:“小易,变的不是我,是你!”

“呵,好笑!”风易冷笑,“我一直都这么卑鄙,是你太蠢了,才没发现。”说罢他就把脸往女子的肩甲上靠,伸出滑溜的舌头在那雪地里搔了一搔,“就像这样。”

“风易!”女子满脸羞愤,“若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就不该……”

“不该把我从废墟堆里给救回来?”风易轻飘飘地往下接,“可惜,事已至此,你拯救不了你错误的判断。”风易的胸被女子挠得发痛,他抓住那两只想阻止他做坏事的手,把头抵在女子的肩头,低低地笑,“那个俗气的小商人,就这么好吗?可惜再好,也不过我挥一挥白刀。”

“轻良,你是属于我的。”

“你……!”女子的眼溢满了愤怒,愤怒之中有藏着几丝难抑的哀伤。

最终,她停止了挣扎,忽然轻轻地说,“小易,我只把你当弟弟……”

“呵。”风易身躯僵硬了一下,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是啊,弟弟。”

他慢慢直起身来,等将腰板挺得笔直的时候,他的脸上已全没有了一丝半点的笑容,只剩下残酷的冷漠,和一个俾倪的眼神,“可是我从没有把你当姐姐。”

“你的婚礼,会照常进行。”他转身走向门外。

手扶到门框的时候却顿了一下,抛下最后一句“只不过,不是跟你小商人,而是你亲爱的弟弟!”扬长而去。

女子坐在床头缓缓地闭上眼睛。

昏黄、凌乱、污浊的画面涌上她的脑海。

她看见,一个满身都是泥污的孩子将身躯藏在市井小巷里的废物堆中,满脸警惕地看着她。他的嘴角还挂着一点从野狗口中抢下来的剩饭,手里拿着一根灰扑扑的长木板,跟他那瘦弱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昏黄的光晕打在他那张倔强的脸上,是黄昏。她忍不住心中翻涌的一阵酸意,对他轻轻道:“我有个东西想得到,若你帮我拿到,我就每天给你送包子吃!”她那时尚六七岁,与那孩子也相差无几,这是那时的孩子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去帮助那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孩龄了吧。

寨子里的每一根梁柱上如同千万株海棠破木而出,红艳动人,让人移不开眼。

红灯笼也被高高地悬挂,像一只滚圆肥润的红鲤鱼,背上被用金色勾勒了个“囍”的大剪画。

若是前几日,匪子们都是黄脸灰土,面目阴沉的话,那么今日他们就如同换血了般面色红润,偶尔引吭高歌。全寨子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人影忙碌——有帮忙剪纸挂花,有帮忙准备家宴,有帮忙布置礼堂……今天是大当家成亲的日子,谁不高兴呢?

司冲一行三人原本是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盯着天花板。

忽然匪子头头碰地推开门,进来高呼道:“我好容易从飞云那里求来买酒的任务!弟兄们,咱们有油水赚了!”

听到这则消息,在室内的匪子们立即就沸腾了:“嘿嘿!我去我去!说不定还能捞得几壶酒,存着喝!”

“大家都不用抢!大当家说了,今夜要上一百坛酒!咱们都得搬!”痱子头头的笑容都挤满了整张脸。天知道大当家塞给他多少两白银!买两百坛酒都不成问题。

本来这种肥差,怎么也不会轮到他们营做,但是听飞云说是大当家指名的,也许就是奖赏当天他们把寨主夫人给抢回来的美事吧!想到这个点上,痱子头头愈发觉得自己运气飞升。

魏司冲比他更加高兴。常人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不得不说,这一次真是天助他们也。

他一双流光的眼眸转了转,用手摸了摸腰间——虎妇临走前塞给他的锦囊还在。

看来,他们的任务,似乎马上就能完成了。

魏司冲拉着马车的缰绳,再踏进桃园镇的土地时,内心一阵恍惚。

短短几天罢了,却格外地怀念呢。

飞鸟从浩渺无云的天线低掠过城镇上方,树枝嫩绿青翠,风拂过时总被裹上一股甜甜的清香。

街道上仍然行人如织,卖包子的、卖奇珍的、酒楼上的吆喝声有如海浪一般拍过来,极闹却又极静。

魏司冲贪婪地吸了几口清甜的空气,走在平坦的路上,心情也舒畅明快了起来。

匪子们七拐八绕才到了约定好的交货地点。

为了保证自己的酒能安全运送到别镇做生意,酒店的老板多多少少都跟匪寨有点关系。

匪子头头去酒家打点了几番,听到匪寨的大当家要成婚,他们无不谄媚地多献上几坛酒,这无疑是帮匪子头头剩下不少酒钱,所以他这几天都是笑不拢嘴的。

定好了酒数,匪子头头跟他们约定在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交货。他可不想太过张扬,最后把官府给招来了。

他却没想到的是……官府早就盯住他了。

李乘抱着手沉默地跟在队伍后面。

在穿越那熙熙攘攘地人群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飞快地抬起头看了李乘一眼,又急匆匆走了。

李乘也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朝前走去。

两人擦过之时,两双手暗暗握了一下,随后很快就分开。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动作。

李乘走了几步,就把垂在两边的手交叠起来,枕在脑后。

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明快的笑容,嘴里哼着一曲不知名的小调。

魏司冲在前面走着,偷偷对李乘露出了一只大拇指。

上一章:工作
下一章:酒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