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着红妆

小说 呆子,你上钩了
作者:小子张疯
字数:2122
更新时间:2021-08-30 08:54:36

今日云翳遣散,明亮得很,瓦菲被阳光洗的油绿发亮。微风过处,送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凝脂香,飘转婉绵,挠人心扉。

李乘眯着眼,朝砖瓦间的那一丝缝隙里窥觑。那飘香便从那一点空隙中漏了出来。

李乘调整好姿势,视线在屋内里飘荡。没多大功夫就找到了虎妇和司冲二人。

有那么一刹那,李乘似与那虎妇对上了眼,吓得李乘的心差点跳出来,可一眨眼,那虎妇还是在那低着脑袋,神色泰然,像是从来没抬过头一般,让李乘又觉得刚刚那一刹那只是自己的错觉。

“姑妈……我看今天要不先算了,改天侄儿再登门拜访,那时姑妈想怎么样便怎么样可好?”李乘听得这音调被震得抖了三抖——这家伙,是在撒娇吗?

“不行,老娘忙活了这件事这么久,今天就要收到成果!”虎妇雄浑的声音传来。

细缝里那个圆滚的皮球在晃动,手里似乎拿捏着什么,李乘只能看清是一抹亮眼的粉黛。

“姑妈,这是你逼我的!”

李乘连忙挑开另一片砖瓦,没有漏掉魏司冲的动作——

他在虎妇面前细如牙签的手臂似刀一般劈向了虎妇的门面。

虎妇虽壮如虎象却灵巧如猴,极富弹性的腰向下一沉,就躲过了魏司冲的攻击,肥润的左手顺势扯掉了魏司冲头上的发带,右手钳制住魏司冲飞过来的右掌,喃喃道:“半年不见,你的速度还是这么慢啊!没有一点长进!”

泼墨一般的青丝散了下来,绸缎似的光滑柔顺,像通亮挂在天上的朝阳,飘在脑后宛如降临的谪仙。

李乘觉得一阵晃眼,正中偏左的地方似在不安分地乱动。

魏司冲在下面咬牙切齿,左脚上踢直袭虎妇的右腰。虎妇用一直肥腿飞快地与他缠了起来,就要伸出一只咸湿的左手……魏司冲连忙用左掌迎上,虎妇柔如无骨地划过魏司冲的鹰爪,攀上了他的手臂。两只手用丶力往后一扯,衣服便被残暴地撕开了,像是要即将被凌丶辱的闺女,魏司冲眼角有点泛红。

李乘顿觉心中一阵窝火,不知道从哪燃起来的,准备跳下房顶推门闯进去了。

却听见魏司冲叫唤:“打不过你,我认输了,我乖乖换还不行嘛!”

“诶——!这才是我的好侄子嘛!”

李乘还是下了房顶。

倚在房旁的树似是嘲弄地窸窸窣窣“笑”了起来,给李乘的心里平添了几分焦躁。

他在门前踌躇了。

不知真是推门闯进去的好,还是静观其变。

这时,檀木门“咔哒”一声开了。李乘见虎妇笑意盈盈地走出来,“哟,小哥,你还没走啊。”

“咳……嗯。”这时候,李乘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

虎妇背过身把门轻轻合上后,就扭着她的水桶腰款款走到李乘边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李乘一哆嗦。

“这位小哥是衙门里的人吧?”

李乘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可有家室否?”

李乘眼中流露出了惊恐。

“诶哟,不用那么紧张嘛!奴家这把年纪了,不吃你这倔强的嫩草!”虎妇不知从哪扯出来的帕子,抵在嘴边呼呼地笑。

“你问这个做什么……”李乘难掩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虎妇停顿了一会,却答非所问道,“你跟司冲相处很久了吧?”那猫腻的笑容和视线让李乘感觉格外的难受,像是身子上爬了一只毛毛虫,又痒又让他从心底感到惊悚。

“我……”李乘刚想说些什么,屋内传来的动静却堵住了他的口。

“好了!”是司冲赌气又有些萎蔫的声音。

虎妇眼睛一亮,抛下李乘便三步并作两步地就往房中奔去,门开了,却不关上,像特意留给某人似的。

李乘也不吝惜机会,就随着虎妇踏进了魏司冲的屋里。

看到魏司冲的时候,李乘明显一愣。

司冲原本纤秀的腰肢已覆上了层层粉锻,勾勒出他原本消瘦的身形。——那裙衫真是极美的。轻渺如烟,层层叠叠,粉色的绸缎是山茶花的花瓣,被水润着的,袅袅婷婷地开着。司冲皮肤本就白皙,被它衬得如羊脂里点上一点绛红,更加神韵了。刚刚散落的青丝已被松松散散地绾在脑后,斜用一根碎簪子插着,多添几分随意和懒散。司冲低敛着眸,眼角微微扬起,看得李乘喉咙一动,说不出任何话来。

“诶哟真是好看,奴家的眼光就是不会错的!”虎妇在旁边咋叹着,围着魏司冲绕了几个圈。

魏司冲脸上有点烧,头上泌出了细细的汗,身上扭捏得紧,眼睛也控制不住乱飘起来,一下子就让他飘到了虎妇身后站着的那个人。

“奶奶的——!你怎么还在这里!”魏司冲脸上更烧了,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乘挑眉,随便扯了个理由,“大人叫我巡逻。”

“巡逻哪有巡到别人家里去!”魏司冲气愤地跳脚。突然大步流星地奔到李乘面前,猛地拉住他的领子往下一扯,咬牙切齿道,“把你刚刚看到的都忘掉!不准说出去!要是我在外面听到一点风声,我就把你剐了!”

两人这时的脸都挨得很近,魏司冲吐气的热气都扑到了李乘脸上。

李乘偏了偏脑袋,忽然莞尔,“我对流传你这韵事根本没兴趣。”凑近魏司冲的耳朵轻道,“还有,你扮女装的样子——蛤丶蟆穿金衣!还是赶紧脱下吧!”

“你!”本来穿成这样已经够羞耻和侮辱了,还被人这样嗤笑,他的眼睛里有些冲血。

其实司冲真的很美,美似天上误入红尘的谪仙。但是李乘不知为什么,看着心生一丝别扭,只有他如平日的眉眼,让他觉得舒心,宛如一渥清泉流过心间。

真想把他的衣服给扯下来。李乘想。

“咳咳……”背后传来虎妇的咳嗽声。

魏司冲只好放开了李乘的领子,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却见虎妇调笑的眼神,他小脸蓦然不好意思地一红,也不跟她对视了,只盯着虎妇的鼻头,扯着裙子,无奈地问,“这次要穿多久?”

“原本是要你穿足了五天。不过……”虎妇面容忽然凝重了起来。

“昨日我来的时候,顺便去庙里求了一直签。”虎妇向魏司冲走去,“你可知,签上写了什么?”

下一章:姑妈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