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鸽蔺晨亲启

小说 【蔺苏】吾鸽蔺晨亲启
作者:陆小仙
字数:2135
更新时间:2016-03-28 00:47:47

蔺晨:

见字如面。

日前你遣人送来的新茶收到了,飞流很喜欢,说是特别好泡开,我叮嘱他不要拿这一盒练习泡茶,他问为什么,我说小心蔺晨哥哥知道了又要骂你,结果他听完就要倒掉,好容易才被我拦下来。给晏大夫也拿了些,他听说是你送的,吹着胡子哼了一声,但还是收下了。黎纲甄平他们都很喜欢,才喝了一盏就不再喝了,说是要给我留着。

我也很喜欢。

大寒刚过,金陵还是很冷,前些日子刚下了场雪,宅院里落了一地,自是不及琅琊山的雪景好看,但也还说得过去。盼君共赏。

晏大夫的药方里又添了一味新药,我喝着已不太觉得苦了,我与他说我身体尚好,他仍旧命人看着我在榻上又躺了几日。晏大夫说这余下的几味药都是你临走前交待好的,想来就算是我要瞒着,也会有人将我身体状况如数知照于你吧。

总笑我爱操心,自己也不见得我强上多少。

你还记不记得那年我们去大青山寻草药?刚入春,山里冷,你把带去的大氅全都披在我身上,一路还是念叨着不该答应让我一起来。其实我身体并无你想象的那么差,只是我说不过你,否则绝不会让你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我,结果回去病了那么些时日。

自入冬以后,飞流无花可折,便见天的盼着下雪,上一场下得大,他在院子里玩了好几个时辰。我站在廊下看着他堆雪人,石桌上一个,地上又一个,我问他为什么两个雪人不在一起,飞流说,坏人就要在地上。

听他说完我倒是笑了许久,想来这世上能让他在玩到尽兴时都不忘惦记着的坏人,也就只你一个了吧。

末了飞流仍是嫌这场雪不够大,说是还想堆一个他自己,但宅院里的积雪不够了。大寒一过,金陵的雪只怕会越来越少,飞流的这个心愿,也只能来年冬天再实现了。

最近这半月睡得总不安稳。昨夜梦中惊醒,张口想要叫你,伸出手才发现身旁无人,卧榻之上方觉孤独。

梦中情境依稀在目,兵荒马乱战火硝烟,我手握长枪策马出征,口中还喊着安民伐罪,率宾归王。面对敌军无所畏惧,却始终觉得心中惦记着一个人,倏地勒马回望,果真看见你跌落战马摔下悬崖,想要飞奔过去,却被敌人绊住手脚,忍不住心急如焚地喊你的名字,起初叫的是“蔺晨”,后来却又变成“林殊”。

蔺晨,你说那时跌至深渊的明明是我,又怎会变成了你?

本是不想说与你听的,怕你又担心我在胡思乱想。你莫要太担心我,我置身于此,难免会忆起当年旧事。生如逆旅,世人多少都有自己的责任,我也一样。

之中所谋,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生在这世上,哪里有人是自由的?情愿不自由,便是自由了。

故人已矣,我答应你,此事一了,我一定跟你回去。

此前你在信中说的那些地方,我都想去看看,只是我来金陵后胃口一直不大好,醉蟹钳不知还吃不吃得下。吃不下也罢,生冷的东西本就对身体无多大益处,你平日在饮食中也应多加注意。

这几个月飞流武学很有长进,蒙挚在我这不时会与他过上几招,打是打不过的,但一来二去,倒也见得裨益。那日我问飞流,新招式学成了第一个想给谁看,飞流只说,打他,我问可是要打蒙大叔,他却说不是,我再问,他便不说话了。

飞流也很想你,他只是不说。

除夕将至,金陵不比廊州,吃住上不尽方便,但好在有吉伯吉婶他们一直忙活着。去年除夕夜,苏宅吃的饺子都随了我的口味,冬葵叶馅。你若是也在,一定又要向吉婶倒你的苦水了。不知你在南楚都是如何过的除夕?吃到的饺子合不合心意?

料想问了也是白问,不合心意的从不见你在信中提起, 南楚若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干脆把整个琅琊阁都搬过去算了。

许是金陵雪多的缘故,之前从廊州带来的那些信鸽竟然平白地死了一只,甄平很早就发现了,但觉得只是琐事,便没和我说。某日我在宅院里走动路过鸽舍,略略望了一眼,总觉得少了一只,问过甄平才得知已经埋在了后院。

你猜我如何看得出?

其实那只鸽子是从琅琊阁传至信后被飞流抓下来的,他不想让我回信给你,鸽子也就这么留下了,但你养的鸽子都和你一样,比我这的要富态许多,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蔺晨,我叮嘱你的话要往心里去,每餐饭少吃些,解馋的点心能省则省了,多练练剑,免得老阁主每次见你都要数落一番。你与他一年之中也见不上几次面,既然见了,就让老爷子宽宽心,少吃一点左右是没坏处的。

你平日里也不要喝太多酒,一个人饮醉最易感怀,做几首诗也就罢了,要是又从屋顶上摔下去,我不在你身旁,谁能拖得动你?

都说南楚茶好,想你在那边也算是有口福了,只可惜身旁之人不是我,没人和你抢,好茶都让你一人享了去,端的便宜了这张嘴。

想起那日于景琰府中议事,见到他仍然留着我从前用得最为顺手的一张弓,一时恍惚,伸手便要去拿,景琰出声喝止,我才发觉自己行为有失。蔺晨,你听了是不是又要笑我?

笑便笑罢,我也觉得甚是可笑。

知道你不愿听我提起这些。想来也是平日里说教的话与人讲得多了,到你这里竟只剩下了琐言碎语,要是让人知道你琅琊阁口中的麒麟才子是这般的絮聒,真该叫人取笑了。

近日我思来想去,云南那边有你,我便无后顾之忧了,只是不能时常相见,对坐无人,惆怅而已。

待他日旧案洗雪,真相还诸世人,金陵留不住我,江左也终非归处,不知到时贵阁可还愿与我一席之位?在下不挑吃穿,只不过费几两药钱,无意青史,终堕尘情,寄兴于吟咏风雅,以度余生。良人知己如我,少阁主果真忍心错过?

长夜将逝,所言未尽者尚有万千,惟愿长伴左右,早日同游江湖,看山河壮阔,赏圆月清风,同眠共枕,眉间心上。

且与共余生。

长苏顿首

乙未年腊月十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