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神弃者,亦弃神也

小说 一年春好处·谷雨
作者:扶风浪笑
字数:5005
更新时间:2016-05-29 23:13:45

崔梦之已过冠年,越发生得轩然霞举,雅人深致;反倒是斗战胜佛脾性始终顽劣,没有半分佛家尊者的出尘之气。

梦之看他领着猴子猴孙们在山头胡蹿,或是搅了哪只妖怪的洞屋,或是喝光了执事新酿的酒;肆意妄为,好不快活;他无可奈何微微一叹,想来斗战胜佛也是由妖而成佛的,对待花果山众妖仍有几分从前的情义。

然而梦之也偶尔见他独自一人坐在树下,喝得烂醉如泥,神色戚戚;喝光了就便将坛子摔碎,眉眼间又有些愤然;俄而,又不知被甚触及心弦,仰天长啸,哭也是哭的,笑却也笑着。好似疯癫入魔。

“梦之……梦、梦之来我身旁……”

“何事叫我?”

斗战胜佛迷蒙中瞧一眼,果然是梦之清隽面目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微怔,竟大哭起来,抽噎道:“梦之啊——你可知,我前年去看望了老和尚,好一个旃檀佛,脱沉沦皈大觉,日日谈经论义,万万不敢再轻慢;省得又如十世以前真灵被贬转生!

“我去年呀也去瞧了那呆子,净坛使者,哈哈,净坛使者!你道他与我说什么?他说,天命不可违,劝我及早放弃;看完呆子又去寻小白龙,他如今成了八部天龙啦,见我仍不听说法,几乎痛心疾首,哎呀当真无趣。

“前几日我又去看了我原来那三师弟,他从前是卷帘大将,跟在玉帝老儿身旁的,理当深受信任才是。你道他就因为打碎个琉璃盏被贬下凡了么,非也非也,是他发现了上头的什么秘辛的缘故罢了;不过他不愿再详说,我也懒得问。只不过,他说原先他也想争,后果嘛……,如今他不抗争了,罗汉也是罗汉,安稳活着也是活着。”

梦之蹙眉道:“告诉我这些作什么?”

斗战胜佛嘴角嘲弄,道:“梦之,你瞧,你瞧瞧,我这些师傅师弟,成了佛,得了阿罗汉、菩萨果位——了不得啊可真了不得——皈依我佛,顺应天命。”

梦之道:“你呢?”

“我?”斗战胜佛粲然一笑,“顺了天信了命,我将再不是齐天大圣、地上行者、孙悟空、泼猴儿,只是斗战佛而已。我不愿。”

梦之揽他入怀,道:“我这一生长可至古稀,余下的日子,不离你左右。”

斗战胜佛心中忽而不安。

梦之接着道:“你往金身罗汉洞府去时,阎君再次来访,我才知原来他要找的人便是我;至此,你我宿缘我已晓十之七八,偶尔亦能模糊梦见一星半点前程往事。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予你承诺了,此生不离。”

斗战胜佛一双黄眼睛紧盯着玉面青年,咬着舌尖问:“此生过后呢?”

梦之道:“你已成佛,而我鬼道还未修成;你金身不坏,而我只有一半仙身;我们之间,其实本就该止于,千年前我随阎君来此处捉收从地府逃窜的妖魂时的那一面之缘。既然殊途,不求同归。”

斗战胜佛仰天大笑,笑得颌骨发麻腹中作痛方罢休。

他从来随心所欲,倘若此心此欲不合乎天道,他便逆天而为。佛陀俯瞰众生,只觉“三千微尘里,吾宁爱与憎”,他若非要有情有欲爱恨嗔痴,那便是贪是狂,是对佛陀的亵渎,仙佛两方都不可能容忍。

但即便是可预见的糟糕后果,他也不后悔违抗天命——然而他愿意为之而与仙佛众生为敌的那个人,却对他说,此生不离,此后不见——他心道许是梦之从不曾爱他罢。如梦之那般霞姿月韵的须眉男子,若非当年在地府的那一时缱绻,恐怕他至今都不会多看自己一眼罢。

泼猴儿,泼猴儿,叫得一点不错。

他的梦之愿与他这泼猴儿纠缠一世,已经是他莫大的福分;便守着那人,看他成长、衰老、死亡,而之后,便放过他,也饶过自己。

呵。

完结已在倒数,昝霖这两日更文还算积极,每晚十点准时发表,然后洗漱睡觉。他越写越绝望,根本不看评论,任凭小姑娘们怎样叫着求着大大要给他们俩一个happyending,他都不肯搭理。

此时已经半神隐的匡匡铁三角之一的小菊花大大,发来一个对话框调侃他——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嘿,少年,高冷病又犯了?

倚天看海:……一边玩儿去。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还说呢,你家妹子都跑到我这里来控诉,说你奇迹般地写了耽美文,居然还要给他俩BE了。

倚天看海:你家妹子还跑来我这里说你今年开始都不怎么写文了呢。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哈哈哈,忙嘛,我的小说要拍网络剧,反响可以的话还有大电影。

倚天看海:哪篇文啊?……等等,你居然还有能改拍成剧的文?

他说的可真正是发自肺腑的真切疑问,毕竟小菊花大大的文的尺度一直走在危险的边缘:男同胞们表示小菊花欠干,写的东西总是乍一看哦哟哟这其实是艳本吧,再一看发现结果是“我裤子都脱了你居然给我看这个”,偏偏还叫人欲罢不能;而审核则很郁闷地说丫擦边球打得不要太棒哦,原本就等他多迈出一个脚趾头便发红色警告锁他的文结果丫就停那儿不走了。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所以要大修嘛,没心思写新的文。我啊,就等赚够了钱,嘿,正式封笔,周游世界去。

倚天看海:这么潇洒?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人生短短数十载,及时行乐啊少年。

倚天看海:嗯,有道理。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那你呢?

倚天看海:啥?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我以为你也准备退了嘛。

昝霖愣了两秒,很快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他是从《耶和华的叛徒们》走上神坛的,那篇小说讲了个——路西法有一天想开了表示老子不干了于是率领的三分之一天使堕天,再也不看天堂众神充满仁慈表现欲的面孔,暗黑系中二病弃神破圣毁天灭地,还丧病地逼迫神承认,神最大的叛徒是神自己——的故事;而与西方的神所遥遥相对的这篇东方神话新文,也是讲“神”与“弃”的故事,不可谓不相似;只不过前者是“弃神”,后者是“神弃”,而已。

因为倚天看海奆奆有着写BE的强大信念,注定了孙崔的情义要得到仙佛两方的破坏。

但孙悟空是什么佛?释迦牟尼佛暗戳戳想把他培养成可接替燃灯的那一位!了不得!逼急了他再来个大闹天宫就是了,可不比五百年前的弼马温,如今他已成佛,修行无边,燃灯能不能打赢他都没准的好嘛!

所以整个故事里真正被炮灰的只能是修鬼道、只有一半仙身的崔梦之了。

为什么?他蠢啊!

他蠢到只会用以自己为肉盾挡下孙悟空的劫。

大闹天宫后生生替孙悟空受罚五百年,六耳猕猴一战后生生用真元修补孙悟空的元神;一损俱损一毁俱毁,真元不完整,还修个屁的鬼道?要不是因为他救大唐皇帝的福报而得来那一半仙身他都可以直接去死一死了!甚至说好的三世为人,他也要生生在孙悟空身上折了最后一世。

说他顺从天命吧,他又逆天而为,寿元耗得所剩无几还非要陪在那泼猴儿身侧;说他轻慢天道吧,他又不求与那猴子厮守,也不违抗上头的罪责,甘心百八十年之后挫骨扬灰,形神俱灭。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菊苣你这么狠啊,那可是你亲儿子。

倚天看海:┑( ̄Д  ̄)┍所以我儿子不要我啦……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你造吗,看了《神弃》前五章我就觉得看到了《耶》的影子,嗯……不对,是看到了当年写“耶和华”的你的影子。你知道——前两年你写的东西越来越淡,淡得我以为你要出家了都,而这两年呢倒越来越不真心了,读者说要看什么,你都好,那就写,圆滑随便得一B啊——所以乍看到《神弃》的时候,我就想,你怎么突然回去了呢?你是不是要退了?

昝霖在电脑前盯着对话框发呆,沉默良久,终于道:我上高中那年开始在网上发表点文章,但我小学就在写了,……嗯,一些乱七八糟的。我以前爱叨叨,但没人听,那时我妈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少说话吧,所以就不说了。但憋不住。开始渐渐在纸上写点什么,全是发泄……很多不开心的事。艺术总是在忧患中诞生的,我现在却没有什么不开心的,生活安定,我很满足,自然……想退也是很正常的。

小菊花课堂菊苣也沉默了一会儿,而后默默地问道:真的搞基去了?

倚天看海:嗯23333。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好吧,祝你搞基愉快。不过咱们俩都要开启半神隐模式,小秦子一人辛苦耕耘多寂寞如雪啊。

倚天看海:嗯……你待怎的?

小菊花课堂不开课:匡匡年底的作者大会,参加吧?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去了,匡匡铁三角,纷纷退隐之前总得聚首一次吧。

倚天看海:好。

谷知出差时间不短,加上他那小堂弟拖住了,没个半拉月是回不来的;昝霖独自待在家里未免无聊,成天除了码字也就剩下无所事事地看看电影吃吃零食去爸妈家里蹭顿饭;既然小菊花菊苣邀请,盛情难却,倚天看海奆奆也就打扮得人模狗样去了作者大会。

因为男女频作者双方平时并没有什么交流,凑在一起也没话聊显得尴尬,匡匡今年干脆在酒店弄了两个毗邻的会场,愿意串场子就串,高冷一点的就在各自会场耍耍呗,玩累了从匡匡后勤那儿拿好各自的房卡上楼休息就好;考虑得十分周到。

昝霖左手挂着外套,在会场入口处的名单上签了名,扫了两眼没找着唯二识得面孔的他的老板兼编辑的悠悠球以及其不知何时勾引了去的蒹葭大触,先被人拍了下肩膀。

回头,只见一个人高马大五官立体轮廓硬净的男人,冲他龇牙一笑,瞬间抖落浑身王霸之气。

昝霖惊疑不定地说:“……小菊花?”

对方笑意更深:“我什么都没说呢就认出我来啦。”

昝霖沉痛地点点头。

其实他有点接受不能,在他心中小菊花课堂菊苣的形象就应该是那种肤白纤瘦声线飘忽看上去就好像肾虚的屌丝宅啊,怎么和想象里的相去甚远啊!

“刚才你签名的时候我就在后头看呢,你没注意就是了。”小菊花不知道他在脑补些什么,朗朗笑道,“你瞅瞅哪个是小秦子,猜得出来不?”

……早在小菊花课堂菊苣肆无忌惮开黄腔的那一年他就该知道这是一朵多么自来熟的菊花儿啊。

好在网上认识了那么多年,昝霖再慢热也能迅速将他与对话框里的菊苣连上线。他瞥了几眼,人没找出来,许悠倒终于寻过来了:“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真的来了啊。”

“那是。”昝霖顺便趁机问,“老秦是哪个?”

许悠抬手遥遥一指。

昝霖便看到被几个女孩子围着要签名的秦钟歌夶夶。那厮姑苏人氏,太湖边长大的,那长相那气质,可真叫个温润如玉温柔如水;这时也正好若有所感地回望一眼,视线相对的两人都互相愣了下。

……啊,又是与脑洞大相径庭的存在。倚天看海奆奆如是想。

他当宅男太久了,从撒哈拉回来之后还没一次性见到那么多人呢,好在那时有时无的人群恐惧症没有发作,并没有什么心慌冒冷汗的症状,嗯,非常好。

他这种好心情也一直维持到了谷知给他打电话时,透过声筒都能感受到他的笑意。

谷知坐在Chris对面,笑容森然,声音却柔和:“在外面玩么?”

“嗯,匡匡的作者大会。人好多啊,看到不少熟人。”

“好像挺不错?”

“对啊。”昝霖捏着手机,仿佛眼前浮现出了谷知傻傻笑着的模样,不由跟着挽起嘴角,“我今天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写完了《神弃》、见到了小菊花和老秦、还听到了你的声音。我觉得岁月真是静好啊。”

于是Chris惊悚地望着他亲爱的小堂哥阴冷的笑脸分分钟软化,变得又忠犬还傻不拉叽,乐得半眯起眼睛,说:“还有我的份啊。”

那头不知说了句什么,但看样子是深深地挠进了小堂哥的心里,只听小堂哥柔声道:“好啊,你好好玩,我忙好了去看看你写了怎么样的结局。——嗯,我啊?太无聊了,只好天天想你,做梦也想。”

Chris神色怪异扭曲地抖掉一身鸡皮疙瘩。

大哥!你谁啊!你被夺舍了吧!这还是我手段果决的小堂哥么?!

谷知挂了电话后漫不经心地乜斜一眼:“怎么?”

Chris摇摇欲坠地摆摆手:“没,没,只是我终于知道了——知知该有的样子。”

他这么说,谷知便无法不想起昝霖似调戏带唏嘘地一声“知知哥哥”,脸色登时变得很……微妙。他咳了声,双手交叠扣于腿上,岔开话题:“你约我吃饭,我也吃了;你让我陪你去科尔盖特大学泡妞,我也陪了;你拉着我拖这么几天,我觉得够了。”

Chris虽然与他这么多年来时常与他嬉闹,却不敢真的忤逆他,因为深知这个人狠起来不要命,所以他百般不愿还是回来当了这个苦逼的CEO;毕竟,当年谷知对于安排道身旁的监视的反抗让爷爷进了医院时,他是亲眼看着前者一脸淡然地摘了老头氧气面罩的。

他以为谷知是个傻白甜,没脑子也没心眼,原来这人真正是朵黑莲花啊,只有在昝霖面前才是白的。他表示哭唧唧啊。

“都跟你说了,Rich真的出差了……”Chris撇撇嘴。

谷知只嗯了一声。

顿了顿,他眉峰一挑,又勾出个笑容,道:“好,你偏袒他我能理解。不过,我有个疑问要你解答一下。”

Chris:“什么?”

“真是没想到——”谷知言笑晏晏绵里藏针,“你说那日把曹秘书给睡了,是用你的菊【花睡他的肉【棒的么?”

“!”Chris顿时给他噎住了。

谷知笑得更欢:“老头子在你身边安排人,难道我不会在他安排的人身边安排人?”

他一句话说得跟绕口令似的,Chris花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一时气结,国骂都出来了:“我靠!我屮艸芔茻!我好歹是你的堂弟!”

“我没说不是啊。”谷知耸了耸肩,“事实上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对吧。”

Chris觉得自己被他气死了。

++++

晚上又推了一个聚会,我觉得这样不好,人和人的相处方式不是我这样的……

情绪的波动直接导致又爆字数了-,-

ps 电脑端有作者有话说

手机流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