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知知哥哥

小说 一年春好处·谷雨
作者:扶风浪笑
字数:4034
更新时间:2016-05-26 22:12:59

进家门时,气氛些许地不尴不尬;爸妈倒还神色如常,大哥和小姨他们的眼光中难免不自觉地带着几分观察和审视。

但好在谷知这几年长进大发了,被拉着回答问题,一句句都说得极是漂亮又丝毫不存讨好的痕迹,起码李泽钦的笑容里都染上一点刮目相看的意味。

昝霖一家六口,小崽崽可以忽略不计,便只有嫂嫂对他的事情完全不知情。

她在看到谷知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他们家阿霖的普通朋友罢了,在听到小弟朝她介绍时用到了“青梅竹马”四字,不由地瞅瞅正被长辈拉着说话的谷知,直犯嘀咕,心道他们俩也能用这词儿来形容的么。

徐逸昕则抱着崽崽从她父母和她姨父母还有淡定从容的谷知之间穿过,坐到他们身边一边与小孩儿分食木瓜一边滴溜溜转着眼珠瞧着他们二人。

崽崽看到昝霖就要黏上去,在徐逸昕怀里挣扎,冲小叔伸手喊着要抱抱。

昝霖顺手揽过来,托了托小侄子的屁屁让他坐到自己手臂上,不忘调侃妹子:“你看你的魅力就是不如我吧。”

徐逸昕冲他翻白眼,“你都多大的人了啊喂,要不要脸!”

昝霖扁嘴道:“不要啊。”

徐逸昕:“……好吧你赢了。”

大嫂微微一笑,捏了捏儿子肉嘟嘟的脸颊,道:“崽崽最中意你这小叔了呢,听你哥说你从小就特别讨小孩子们的喜欢啊。”

“对啊。”徐逸昕接腔道,“我哥小时候吧特别高贵冷艳不合群,都不搭理我们小朋友的,可能这样看上去也特别英俊伟岸?反正小伙伴都觉得他好帅来着的。”

要说从前她就一直是个凶巴巴的小姑娘,爱逞强小叛逆,穿着短裙就敢抬腿踢人的,这样一个人,面对昝霖的时候总是软了一截。

那时昝霖只有十七八岁,其实脾气不太好,没少因为徐逸昕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而责骂她;她却每每都看他气消了便厚着脸皮跑来缠着他,从来没有出现被他骂一顿就气跑了的情况。

昝霖问她:“我凶不凶?”她不假思索:“凶还是有点凶的……”昝霖便憋不住笑了:“那你怎么还总待在我身边?”她因为年纪小而笑得无比天真烂漫:“因为我喜欢哥哥呀。”

她的意思是,虽然哥哥会骂人在书房看书时会把她赶出去,但她却也记得哥哥哄她睡觉的温柔,记得哥哥不小心让她磕了额头时的万分自责,记得哥哥小时候有有两块钱就会给她买一块五的雪糕;他脾气再大,到底是爱她的,她感念于心,也想对他好。

昝霖有些感慨地揉揉小姑娘的头顶,道:“哥对你总不够好。”

“好!好得不得了!”小徐姑娘思量一会儿,“但是哥哥对自己不好啊,总是不开心。”

昝霖一愣:“哦?”

小徐道:“不过也没关系,还有我呢。我会宠着哥哥的,让你变得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年少的昝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比他小了十岁的小表妹,凶悍地与父亲顶嘴与小伙伴打架的小女孩,却会用细细的胳膊圈住他的腰,对他说“我宠你”这样的话。

昝霖望着徐逸昕如今渐渐长开了的眉眼,无端地有些眼眶发热。

“哥?”她捧着半个木瓜戳戳他腹部肚脐眼的位置,道,“我不就夸你两句么,怎么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昝霖把崽崽往上托了托,失笑:“去,别闹。”

大嫂笑得更欢了,说着给他们洗点水果,套住崽崽的小肥手摇了摇便起身去了厨房。

徐逸昕回头一看没人注意这里了,神神秘秘地凑近了道:“哥,谷知居然真的把我姨也搞定啦?”

昝霖望向谷知的时候对方恰好回过了头,两人相视而笑,昝霖道:“如你所见啊。”

徐逸昕被腻得浑身一抖:“嘁,有男朋友了不起喔。崽崽咱们走咱们去玩儿别理他这个虐狗的人!”

崽崽却很争气,傲娇地别过头,扒住昝霖的脖子,趴在他肩上奶声奶气道:“小嘘嘘崽崽要嘘嘘。”

“行,走吧,”昝霖抱着他去洗手间,一面又道,“叫‘小叔叔’,舌头要卷起来的。你都一岁多了,好好说话。”

崽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噢。”小嘘嘘说的都是对的!

徐逸昕跟了进去,撑着洗手台看他哥给小侄子把尿,嘴角一挑笑得好似流氓:“他的小鸡鸡好小啊。”

昝霖横她一眼:“现在的小女孩都像你这样的?”

她便娇羞地含胸作扭捏状,道:“那也不是,文静小姑娘还是很多的,我偶尔也会调戏调戏。”

昝霖:“……”

“谷知!”昝霖叫了声,“快把昕昕叉出去,迟早教坏我们纯洁的小崽崽。”

崽崽没听明白,傻呵呵地咧嘴笑了,露出新长的细细白白小乳牙。

“怎么,小徐同学又干嘛了?”谷知听到声儿过来,接过带着奶香的小朋友,小朋友倒不认生,乖顺地窝进了他怀里。

“我不跟你们玩了,贯会欺负我的。”徐逸昕撇撇嘴跑出去,“哎呀我木瓜还没吃完呢。”

家里大人齐齐笑起来。

昝霖玩心大起,绕过谷知的手臂逗弄小侄子,教他:“崽崽听不听小叔叔的话?”

崽崽毫不犹豫地点头:“听!”

“来,叫人,”昝霖指着谷知的脸庞,“叫他知知哥哥。”

坏心地压了他的辈分。

谷知一个愣怔,心跳忽地漏了两拍。

他怀里还抱着满是奶香的小肉球,几乎克制不住地想回头揉一揉昝霖,将他揉进怀里,揉进身体里。

崽崽揪着谷知的衣服,牙牙道:“知知哥哥——香香的,和小嘘嘘一样。”

端着水果盘出来的嫂嫂听到这话,也是一愣,心道这谷知身上竟还沾着阿霖的味道,这关系未免好得过了头吧。

李泽钦看他弟弟神色尴尬地看了眼大嫂,不免抿嘴笑了笑,冲妻子招了招手:“小桐,来我这边坐。”

嫂嫂这才知道,谷知与昝霖原来真正是两小无猜竹马成双的。

她乍听到这消息还有些消化不了,须臾又想到什么,登时脸上嫣红一片,锤了下李泽钦的胸口,窘迫道:“哎呀……我、我都不晓得——我还盘算着给阿霖介绍对象的事儿呢,哎,你怎么不告诉我。”

李泽钦哈哈笑道:“我不说你也不知自己看的,生了崽崽之后越来越迟钝了,难怪他们要说一孕傻三年的。”

她拧他耳朵:“干嘛呀,嫌弃我啦?”

他笑容满面地握住妻的手讨饶:“不敢不敢,好疼好疼,饶了我吧——”

厅里的氛围又热回几分。

徐逸昕捧着木瓜用勺子挖着吃,低头手速飞快地按着手机;过了一会儿,她吃完木瓜又去掏橘子,再低头看看,发现对方并没有回复她,有些失落地努了努嘴。

而彼时城市的另一端,亮着台灯的窗前,年轻男子正合上潦草轻狂地写着“徐逸昕”三个大字的作文本,无奈地拿过手机,看到消息提示;果然是那年轻气盛的小姑娘乐颠颠的语气:秦老师秦老师,我哥有男朋友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都能想象到那一刻她是怎样的眉飞色舞。

徐逸昕掰开第三个橘子的时候,手机终于响了一声,她无比得意地点开来,不由轻轻靠了一声。只见手机屏幕上清晰印着老师的那句:这种事不要到处说。

她闷了老半天,脑袋里一时思绪万千,最后却只回了一句:我没有说给别人听。接着便怏怏地缩在沙发上索然无味地玩崽崽的手指头。

昝霖拍拍她的头:“怎么了?”

徐逸昕叹气,老气横秋的模样,道:“你啊,跟谷知好好地在一起,等了那么久,千万别分手。”

昝霖道:“喔,你这是在给我立flag么?”

徐逸昕撇头乜斜:“我这是美好的祝福!”

昝霖点点头,将她虚虚一揽,微微叹息着道:“嗯,那就承你吉言了。”

她拉住昝霖的手捏了捏:“谷知如果敢欺负了你,我帮你跟他打架。”

昝霖微怔,继而笑弯了眼睛,露出瓷白的牙齿:“好,他不敢。”

晚上回家的路上,他想起小姑娘用瘦弱的肩膀挺出一副十分担当的模样,仍觉得既好笑又温暖,揪住谷知后脖子的软皮威胁道:“记着啊,别欺负我,不然我家昕昕要揍你的。”

谷知失笑道:“我哪儿敢啊,她那么泼辣,到时候你再不理我,我亏大了。”

昝霖收回了手,轻轻吁了口气:“不过她似乎实在过于早熟了,有点担心她早恋。”

谷知一条胳膊挂在他肩上,不怀好意地勾勾嘴角:“我们当年谈恋爱的时候跟她差不多大啊,不也是早恋?”

“那不同,我生性如此,没办法的事。再说现在哪有人比你还傻的,那会儿你知道喜欢到底是什么了没,都没有当真吧。”昝霖道。

谷知一时气结,收紧手臂箍住对方:“我没当真?你再说一遍!”

昝霖从善如流地改口:“那就当真了吧。”

“你……”谷知扶住他的后颈,一低头叼住他的唇,舔过他整齐的牙齿去寻藏在里头的舌头,末了,轻声叹道,“你啊……”

昝霖口中软软溢出一声轻哼,喘着气道:“嗯,我怎么?”

“你不让人省心。”

昝霖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谷知又道:“我过两日去一趟纽约。虽说也没几天,但还是那几句老话:按时睡觉,要吃早饭,码字的时候少抽烟。”

昝霖眨眨眼:“噢……出差么?”他问时略有惴惴,他实在对那个国家那个城市没有好感。

“别多想,”谷知道,“工作的事,顺便与Chris见一面。就这样。”

昝霖又噢了一声,片刻自顾自嘀咕起来:“什么公司喔,刚入职就要去那么远出差的吼……”

“哎哟你这样简直勾引我!”谷知看着他低着头垂着眼嘟囔的小样子,几乎乐不可支。

这一秒他才真切意识到,他终于回来了。回到了他成长的家乡,回到了昝霖身边,也回到了昝霖心里。

昝霖自然是爱他的,然而他们分别多年,他变化太多,也多了几分即便可以掩藏也有迹可循的戾气;他早已不是昝霖心中最初的模样,昝霖仍然爱他、信他,却也不免会忽而觉得他有些陌生。

而此时的昝霖,却仿佛回到了幼年,小小声地抱怨起来,尾音一颤一颤。

谷知心中难耐,将他困在门与自己之间,细细吻过他的唇,手指摩挲他圆润的耳垂,声音微哑地说:“叫我一声。”

昝霖,不明所以地:“谷知?”

对方却不满意地皱起眉:“不是这个。”

昝霖眨了两下眼,有些回过味来,登时嘴角挑出一个尤其轻佻的笑容,道:“喔——知知哥哥呀~”

谷知比昝霖早出生了几个月,周岁过了还没能说出完整的话,却在学会叫爸妈之前先会叫“阿霖”,把父母给乐得直说“完了完了这儿子简直把自己当成是阿霖的了”。

但昝霖说话极早,七八个月大就晓得牙牙学语地喊他:“知知哥哥,要亲亲。”他懵懵懂懂地一颗心都要给萌化了,从此一直以大哥哥的身份自居,时不时地要逗昝霖叫他“知知哥哥”。

到两岁时昝霖还很乖巧,那时候他父母工作忙,偶尔夫妻俩同时出差,他就要到谷知家来寄宿两三个晚上;晚上睡觉他也是怯生生地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眨巴眨巴眼眸光亮亮地盯着谷知看,然后捂住嘴笑起来。

谷知问他乐什么呢,他就在被窝里头扭动两下凑过来一把抱住他,嗓音细软地说:“知知哥哥我好喜欢你啊。”

谷知也抱住了他,道:“我也喜欢阿霖。”

他于是笑着说:“那——知知哥哥,我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谷知便道:“好的呀。”

“真是……不省心!”谷知的眼神暗了又暗,对着他的嘴唇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