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倚天看海

小说 一年春好处·谷雨
作者:扶风浪笑
字数:4194
更新时间:2016-05-17 21:39:42

你有没有过这样一刻,在尚且年轻的时候,没有目的也不求结果地四下流离,去往你从不曾在认知里存在的地方?

昝霖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有着冗沉的浪漫。

梦里他有一艘帆船,和一个少年;坐在船头的少年安静地以手抵眉,遥望远方,他似乎看上去比之以往更颀长成熟了,就如同不再是个少年人似的了。但在昝霖的心里,他便不曾长大,永远都是个真正的少年,眉目秀气而透露出清高且天真的气息,眸光熠熠,仿佛世间希望皆盛在瞳仁深处。

他们二人就这样彼此陪伴着飘飘荡荡地流浪过陌生的河流海洋。

也很少发出什么声音。仅有的对话也不过是:

“喂,梦之,你还在么?”

“爹爹?什么事?”

“没有事,你还在就好了,我总以为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说什么胡话呢爹爹。”

船从溶洞经过,视野豁然开朗,两旁河岸开满了鲜红的花,花瓣修长似龙爪。

少年霍然长身而起,望向昝霖。俄顷,浅浅笑开。

“爹爹,我要走了。”

昝霖霎时间慌乱无比,道:“你、你去哪儿?你怎么就要走了呢?你还会回来么?梦之——”

“恐怕不会回来了。”少年道,“我愿散去修为,灵魂化作尘埃洒入山川大海,从今往后,三界再无崔梦之。”

“你——你也要离我而去了么?我可是将你创造出来的人啊!”昝霖惊惶而无措,只是说着,“你不要我了是不是?你也不要孙悟空了是不是?”

“怎么会呢?”梦之亲昵地用自己的额头去贴了一贴昝霖的额头,笑道,“我爱他,也爱爹爹。只是我太累了——其实我是不相信天命的。我以为我能改变,我以为只要我不放弃,即便是殊途终究能同归——可是我太累了,爹爹,我抗争不了天命主宰,我真的……太累了……”

昝霖失落地跌坐在甲板上,死死拽住少年的衣角,声泪俱下:“别走……别走啊梦之!求求你了!你一定是因为我给你们设定了badending才生我的气了对不对?我回去改大纲好不好?什么狗屁天命都不算数!我说了才准!你不要走!我把你造出来不是让你走的啊!”

梦之的温柔一如旧时,他替昝霖理好被风吹乱的头发,又抱一抱他,道:“可是爹爹,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啊。我会记住你的,还有那泼猴儿,即便这将是最长久的分别。”

无论昝霖哀求了多久,少年终究在他眼前消失。

少年最后道:“爹爹,梦之想求你一件事……,你可不可以让那泼猴儿,永远都自由顽劣?”

昝霖想,他爱孙悟空是真的,爱自己却是假的;他的梦之,一定恨死他了,因为他创造了他,却没有给他快乐的生活。

“胡说八道。”谷知惩罚似的揉揉他的脸颊,“他才不会恨你呢,他可是你儿子啊。”

昝霖望了一眼谷知,心道,可我儿子不要我了。

然而谷知却好似突然福至心灵,有了读心术一般看明白了,道:“不要胡思乱想,——你看,虽然他像是离开了,但他若化为尘埃,空气里到处都是他的影子,事实上仍然陪伴你左右啊。对吧?”

昝霖看着对方,慢吞吞地坐直了身子。谷知并不明白,虽说昝霖仍会再写下去,但文里头崔梦之依旧是崔梦之,却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个崔梦之了。

那个少年,已经死去。

啊,这是怎样一种分裂的精神层面,谷知不懂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使他努力地尝试着去理解。昝霖也从不希望他懂,因为这种感觉很纠结很痛苦;他希望的当然是谷知能开心,因为谷知开心,他就开心,内心那些天生而来的时不时蠢蠢欲动的忧虑,也被扔在身后。

“嗯,你说的对,”昝霖点点头,勾住谷知的脖子,笑眯眯道,“宝贝儿,我好爱你。”

“我也好爱你,”谷知回答完了又不假辞色道,“你一个上午抽了那么多烟?”

电脑边的烟灰缸几乎满得再扔不下烟蒂,他简直能想象到这个人有椅子不好好坐而偏偏要猥琐地蹲着,一根接一根的烟叼到嘴上;骨节分明的细长手指翩飞,仿若能在键盘上敲出千军万马血肉横飞的战歌。

昝霖耸了耸肩:“没办法,这个文不好写啊,我第一次搞那么细腻婉转的风格。果然女频那些写耽美文的小姑娘都很了不起,一个个化身午夜传说,在电脑前眼冒绿光,笑得无比的粗糙下流,最后发表出来的都充满了文质彬彬的气质。”

天晓得是什么鬼尿性,匡匡文学网的男频女频的众多大神们,都统一地大白天装死人,到了天黑就文思如尿崩。

谷知点点头:“这和你小半天抽掉将近两包烟有任何关系么?”

“就说了不大好写嘛,所以那也是有那么半毛钱关系的。”昝霖嬉皮笑脸。

谷知若有所思地再点了点头,笑道:“我刚从你爸妈家回来。”

昝霖果然脸色骤变:“我妈打你了?”

谷知失笑道:“没有。”

昝霖:“不会吧?难道打你的人是我爸?!”

谷知:“……”

“你就不能往好处想么?”谷知拍了拍他的脑袋,“李叔叫我们有空多回去吃饭。”

“我们?”

“嗯。”

“那我妈呢?”

“她说不许我欺负你,咳,我哪儿舍得啊。”

“你等会儿,”昝霖蹙着眉思量半天,“你没走错门进错屋么?你确定那是我妈么?她、她真的没有打你么?”

谷知无语了半晌,道:“不是,我说你怎么就那么盼着我被揍啊?”

昝霖皱了一皱鼻尖:“那倒没有,我只是考虑到我妈的性格……”

“别闹,”谷知快要给他笑死,须臾又微微一叹,道,“你饿了没?我给你做饭去?”

昝霖软骨头地赖在沙发里,懒懒地说:“可我想吃地沟油啊。”

谷知没好气道:“吃什么吃!噢,李叔让我给你带了螃蟹粉丝煲,比外面的好吃,还没有地沟油。”

昝霖眼睛一亮,文也不想更了,就要下去吃。

眼疾手快的谷知把他拦住,道:“你上午光抽烟了,别的也没吃,空着腹别马上吃辣的。继续码字,我去煮饭。”

昝霖怏怏地缩回他的沙发椅上,不甘不愿地噢了一声。

他接下去写得倒是十分畅通,很快码完发表上去,立刻就有脑缠粉前来围观。然后他便得意洋洋地找到秦钟歌,告诉他“哥更新好了,哥保住了你的文,你看哥屌不”。

秦钟歌:……并不想看。你先等着我先去围观一下。

倚天看海:去吧~

两分钟后。

秦钟歌:你怎么不去死啊(╯‵□′)╯︵┻━┻

倚天看海:????

秦钟歌:我说更文是叫你更《神弃》嘛!啊!你那篇《龙生九子》呢?!你知道你已经一个月没去更了么?!你的存稿哪里去了啊喂?!

倚天看海:噢,那个不是上次后台抽风全被抖出来了嘛,眼快的人都已经买了V了,没法子,懒得收回去又没存稿了,只好暂时停一停。没关系的啦,溜溜球也就那么一说,不敢真的锁你文的,否则不是要被你粉丝打死?

秦钟歌:你好歹也是匡匡的大神好嘛,你看看其他的大神,哪个不是化身狼人大战白月光,一片腥风血雨里日更万字!话说你以前不也是很血气腾腾的嘛?现在怎么萎啦?

倚天看海:唉,毕竟老了。如今想要归隐山林深藏功与名了。

秦钟歌:……滚!臭不要脸!

昝霖便哈哈大笑起来,调戏了秦钟歌奆奆,心情指数蹭蹭蹭往上跑。他笑完了,趴在二楼走廊扶手上,看谷知进进出出忙里忙外;谷知端着锅进厨房前仰头冲他扬了一扬嘴角,愉悦地说了声“干嘛”,昝霖的眼神跟个痴汉似的,色眯眯道:“哎呀宝贝儿,你系围裙的样子好性感呀。”

又调戏了他家的大型犬,昝霖心满意足地找出乱扔的手机来,给二老打电话问候问候。

老妈很快接起来,在那头傲娇地说着:“喔,脑子长出来了是伐?终于晓得要联系一下我了噢?”

昝霖讪讪赔笑道:“哪儿啊,我这不是怕你平时忙么,还是谷知想得周到,说你们在家太冷清了。”

老妈受用地哼了一声。

“天冷下来了,”老妈又道,“你没感冒吧?”

“当然没有,谷知现在不是牢牢管着我呢么,没小时候那么娇弱。”

“嗯。”老妈道,“你元旦回家吃饭么?”

“行啊。”

“那个……也一起过来吧。叫上你哥一家,都回来,到时候再把小姨他们也都叫楼下来。”

昝霖眼眶湿润,缓缓地笑起来。

老妈在那边貌似不耐烦地哼了一哼:“听到没啊你?”

“知道了知道了。”昝霖说,“谢谢你啊……,妈。”

林女士那头陷入片刻的沉默,再响起来的时候她的声音已有些微妙的变化:“有什么好谢的,还不都因为我是你妈。”

昝霖挂电话的时候嘴角还保持着先前的弧度,一个人站在走廊里发了好久的呆;才回到书房,老秦奆奆的信息轰炸就过来了。

秦钟歌:喂,在不在?你被挂墙头了!

秦钟歌:人呢?快点出来呀!

秦钟歌:怎么回事这会儿在什么通话中啊喂!你看到那个帖子了没啊?

秦钟歌:大哥……

倚天看海:哎,小弟,什么帖子?

秦钟歌:卧槽大海奆奆你舍得终于回来了……链接给你,自己看去吧,他们正在煞有介事地讨论你是不是个gay。

昝霖抖着眉毛点进链接,帖子发表时间是昨天半夜里,大写加粗加红的标题飘在首页置顶——神弃为哪般?匡匡第一骚倚天看海大大是基佬——他当时就笑了,搞基归搞基,第一骚是个什么鬼。

他往后拉了几页,楼主基本上被他的粉丝给轮了,妹子们大多都反驳“楼主无聊”“真爱至上”“楼主明明是羡慕嫉妒恨”,汉子们则说“搞基还是搞姬关楼主屁事”“海哥只是没节操一点都不骚”。

昝霖:……我竟无言以对。

但是楼主很嚣张,他表示已经人肉到了倚天看海大大,手里掌握着他所有真实资料。一石激起千层浪,回帖的观望有之,跪求露珠分享海哥资料有之,也有大大的脑缠粉怒斥楼主的,总之,一团乱。

昝霖皱了皱眉头。

他一向将二三次元区分得很分明:他从不签售,不参加作者大会,也很少分享个人生活;虽然写文的时候浪得飞起,但也很注意保护隐私,除了顶头的老大悠悠球以及与他合作多年的插画界大触蒹葭,也就只剩下从最初入圈就一块儿写文的两三个小伙伴知晓他的情况。

他的粉丝看他写了那么多年的文,知道的信息也只有:倚天看海,性别男。就连他的“年龄在三十岁上下”也只是老粉推断出来的。他无疑是公认的匡匡文学网最神秘的大大,没有之一!

昝霖正在思考的时候,老秦又摸过来了,说他已经告诉老大了。

秦钟歌:蒹葭说老大还没醒,一会儿再说。不过不用担心,他们会给你解决好的。毕竟咱们也是有高手的人对吧;-)

倚天看海:哎呦,悠悠球和小蒹葭这对狗男男~

秦钟歌:滚粗,脱团了的人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三个字T T

倚天看海:蛤蛤蛤蛤蛤蛤蛤!

他发了一串笑声给老秦大大暴击,实际上他也真的笑出了声。

对于那个基佬不基佬的帖子其实他也并不很关心,虽然即便老爸老妈不太上网也可能会从别人的闲碎话里听到什么,但既然悠悠球会解决,那他还是相信老大的能力的。于是他关掉页面并删除痕迹,跑到楼下对着谷知喊饿死了饿死了。

“好,可以开饭了。”谷知微烫的指尖捏了捏他的耳垂,然后挡开了他的身体,笑着说,“吃饭之前有个事和你商量。”

“说啊。”昝霖闻着螃蟹的味道,垂涎欲滴。

“戒烟吧?”谷知说。

昝霖,生无可恋地:“戒不掉。”

“……你还要不要吃饭了?”

“要啊!”昝霖也怒了,“那你倒是别拦着我啊!”

谷知把他夹在怀里面,笑得阴气直冒:“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戒烟,要么戒饭。”

++++

明天不更 因为我白天要忙 晚上还有个讲座的课要过去。。

另 谢谢关心我身体的小伙伴们 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