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的

小说 一年春好处·谷雨
作者:扶风浪笑
字数:2835
更新时间:2016-05-10 21:36:38

徐逸昕一只双肩包搭在左肩上,在老妈的唠叨声中关上门,边翻白眼边下楼;推开电子门一瞅,几阶楼梯下站着个穿阿玛尼拎一堆礼品的帅哥。出于花痴本色,她多瞄了几眼,然后才拖着步子往小区大门走去,但她迈了两步之后又突然止住,退回来把自己端到帅哥面前上上下下地端详起来。

“啊,你——你是……那个……昂?”她看他分外眼熟,又着实想不起来。

“这就认不出我来啦?”男人失笑道,“昕昕,你这光长个子不长脑的哪行啊。”

徐逸昕瞪大眼:“我靠!谷知!”

谷知推着小姑娘的脑门嫌弃极了,道:“等会儿,阿霖不是说你长成小淑女了么,怎么还和不羁的野马似的啊?”

她拍开对方的手,翻翻白眼道:“管得着么你!话说你干嘛来的?喔,肯定是找我大姨来的是吧。你跟我哥的事情吧反正我就稍微知道点儿,但这么说吧,我姨啊,临近退休的女性同胞们身心都容易产生变化对吧,你完了,她打不死你喔。”

谷知挑了下眉:“我跟你哥的事儿你哪里听来的?”

徐逸昕望向天空沉思半晌:“昂,那时候你不是走了么?我姨把我哥抽了一顿,她可能气狠了,我哥手上腿上都是血痕条子;要不是我姨父拦着我都怕他被打死了!我妈可是他小姨诶,看到了能不问?再说他们那会儿又着急要搬家什么的,反正含糊地告诉我妈了;我可担心死啦,被赶回房了只能趴门上偷听,也不知道听了几分。”

“所以啊——”她话锋一转,道,“你要不还是别上去找我姨了吧。”

“阿霖他……”谷知摸了摸口袋,压制住掏香烟的冲动,道:“我想和你哥以后好好过日子,没办法,二老不同意,这日子就没法过。——阿霖心里不安。”

徐逸昕边叹气边跳上台阶去按电子门的密码,道:“我给你开门,你上去吧。今天我姨轮休,一会儿可能要去买菜;然后他们家八楼,就在我家楼下,你要是搞不定可以先去我家躲躲,我妈对你不会怎么样的,最多我周末回家骂我一顿么;哦对,我姨父在家,你也知道他比我姨好说话吧,哎呀自己看着办吧。”

“行我知道了。”谷知拍了拍小矮个子的脑袋,道,“小话唠,你不住校呢么?今儿不上课了?”

徐逸昕以手扶额,虚弱地说:“哎哟我去,我昨天请假的时候还说我会赶上第一节课的呢,估计班主任心也挺累的。”

谷知:“……”

小姑娘不理他了,拔足狂奔;他杵在门口遥望她的背影叹气,遂进了楼道。

昝霖老妈正盘算着今天要买什么菜,才刚打开门,她跨出去就先撞见一张眼熟的年轻脸孔。

谷知看见她了,叫了声阿姨。

她脸色很快变得难看起来,下意识道:“你来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昕昕给我开的门,”谷知立马从善如流地把表妹给卖掉了,“我想与你和叔叔谈谈。”

“谈什么呀?有什么好谈的?你赶紧走,啊,阿霖我也不管了,他爱跟谁过就跟谁过去!”昝霖老妈喘了口气,“我不想看见你们!赶紧走!”

昝霖老爸听见声响走出来,站在玄关发愣:“哎,这是小谷呀?”

“你有本事放他进来我就有本事跟你离婚!”他妻子回头瞪了他一眼;而后她向前走了两步把门带上,又推了把谷知的手臂,道:“我们不想和你谈,你走吧。”

谷知并不动:“阿姨,对不起……”

“别跟我说这个,”她迅速地截住他的话头,“你要在这里干站着就站吧,最好我买菜回来别看到你。”

谷知:“……唉。”

老李隔了几分钟后才去拽拽门把开了门:“小谷啊。”

“叔,”谷知觍着脸笑笑,偏偏还要得了便宜又卖乖,“阿姨不让您给我开门呢,为难您了哈。”

“行啦,进来吧。”老李道,“她也就嘴巴上不饶人,其实心软得很。”

谷知将一堆东西都堆到茶几上,点点头:“嗯,对,阿霖像阿姨,也心软。”

“哎,你哪用得着买这么多东西,你今天晓得要过来,我已经很欣慰啦。”老李转身拿茶叶罐,“阿霖最近怎么样啊?”

“挺好的,饮食、作息都规律起来了,您别担心。现在吧我是想着要叫他戒烟,他不一直呼吸道不太好么,不过这事也得循序渐进,没法儿急。”

老李手里动作顿了一顿,微微一叹:“你比起以前好像变了很多,没想到你也考虑得挺周全,果然是长大啦。”

谷知接过他李叔叔递过来的茶杯,神色有些恍惚,轻声道:“这么多年了,我总不能半点长进都没有啊。”

他在美国的时候护照被收在窦建安秘书手里,他天天身边也一直跟着打着保镖旗号实则监视他的人;时间久了,即便窦建安后来撤了这些“保镖”,他也不敢与昝霖联系:一来他走的时候是不告而别的,他甚至无法想象不久前才对他说过“我想和你念同一个大学”的阿霖,会有多伤心;二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种生活里挣扎多久,他没有信心让阿霖原谅他、等待他。

他想过放弃,如果昝霖恨他,如果昝霖不再爱他。可是他的阿霖,那一日却对他说,好。

——“我们从头来过。”

——“好。”

……

林玉琴从超市回来,走出电梯的时候没看到谷知,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不免嘟囔:“这么点定力都没有,还想要和我们阿霖在一起,……哼想都别想。”

然而一进屋,就看到她的丈夫和她儿子的男朋友,其乐融融地下着棋。

林玉琴面无表情地想着:反了他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哎哟,老婆。”老李先前赢了一局,心情正好,“今天买菜买得有点久啊?”

“阿姨我帮你……”谷知收到他的眼色,站起来去接她手里的塑料袋。

“你你你坐那儿!”林玉琴侧身,道,“老李你跟我到厨房来。”

老李站起来之前递给谷知一个“放心没问题”的眼神,屁颠颠地跟进厨房。

林玉琴看到他就生气,阖上门拧他耳朵,压低声音愤愤道:“你可真有本事啊,我刚才怎么说的啊你都当我开玩笑是不是?我这前脚走你后脚就让他进来了,他心里笑也笑死了吧!还以为我们跟他玩儿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招数呢,真是的,面子都给你丢光了!”

“没有没有,”老李哄着老婆,“他哪里敢,他讨好你还来不及。”

林玉琴仍然气不打一处来:“谁用得着他讨好?我不乐意待见他,谁叫他欺负我儿子来的!”

“可你儿子喜欢他啊。”

“什么我儿子?那不是你儿子啊?!”

“是是是,”真是无妄之灾,殃及池鱼,老李苦笑道,“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么,儿孙自有儿孙福。小谷从前看着就是个傻小子,现在可成熟多了;他刚才也都告诉我过了,他们俩不是一时冲动爱来爱去的,他们也有规划,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他们都想过;再者说,这些都不管,你总得想想阿霖吧。”

“我怎么没……”

“别打岔,你听我说完,”向来脾气温和走折中主义的老李难得强硬一次,打断了他媳妇儿的话,“上次我就与你说过了,以前阿霖和我聊起过这事儿的,你忘啦?我是看明白他的意思,他那会儿就是这个念头,如果小谷回来,他还愿意和小谷在一起。他心里就惦记着这个人,你非得叫他娶妻生子有什么用?那他这辈子可能就永远生活在不爱人姑娘还耽误她一生的自责里了。

“我们做父母的最想看到的是什么呀?不就是儿女能把自个儿的小日子过得踏踏实实开开心心么。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咱们死活要求他和别人一样地去生活,没意思,真的,阿霖只会更不开心。

“上次我与你说了那么多,你总不能半句话都没听进去吧?”

林玉琴偃旗息鼓地不再说赶谷知走了,但她红着眼眶觉得很委屈:“道理我都懂,有什么办法?我就是憋得慌。谷知他……他、他欺负我儿子。”

老李可心疼坏了,把老婆搂进怀里轻轻拍她的背,好声好气哄道:“那你想怎么办?”

林玉琴哽咽着说:“我揍他一顿!”

上一章:二十二、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