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儿孙自有儿孙福

小说 一年春好处·谷雨
作者:扶风浪笑
字数:2835
更新时间:2016-04-23 21:54:27

林玉琴一回到家就把手提包扔在茶几上,自己挨着沙发沿坐着跟自个儿生气。

她老公看看电视,看看她;换了个台,又看看她。

她气哼哼说了句“一日到晚就知道盯着烧菜的节目看来看去也不见得你给我照着做一顿啊”,再气哼哼地走了。

留下他凌乱地捏着遥控器,委屈地憋出半句话:“那叫烹饪……”

林玉琴女士这场气怒得比较持久,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板着脸。

“老李,”她叫了声老公,道,“我跟你讲,你那小儿子准备上天当仙人了。”

“啊?”

“他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小孩,天天躲在他那小破狗窝里写点东西也没什么社交,”她又噌地坐起来,“老李你说,正常人是他那样过日子的么?”

老李思忖一番,道:“他上学的时候,我和他说起来过。我的意思是我们做父母的,也不是就要求他以后非得要有多大成就才行的,最重要的是他自己过得开心。我看他写小说蛮好的,自由自在,正好他也不喜欢被什么框架拘束;赚的钱也足够他那小生活舒舒坦坦;再说他喜欢旅行,到处走走看看,怎么会没有社交。”

林玉琴沉默良久:“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我这句话的重点在于他不想结婚。”

“噢——”老李道,“他如果真觉得一个人过是最好的,咱们也别太勉强他吧。你也知道他从小就特立独行得很。”

“特立独行到不跟女人谈恋爱非要和一男的过一辈子,是这意思?”

“啊?”

“哦……”老李懵完了,反应过来,道,“总不会,还是谷家那小子吧?”

林玉琴扯了扯嘴角:“可不就是他么。当年对方是怎么盛气凌人地找上门来的阿霖又不是不知道。对我说再也不喜欢那个小混球了的人是不是他自己?我还当真了呢,谁晓得这么多年过去了,结果他还是想不开。”

“唉,你这会儿就别钻牛角尖了,赶紧睡吧,这种事着急不来的。”老李扶了她一下,“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这一想就到了天光大亮。

林玉琴醒来第一眼见到她老公睁着双目对着天花板叹气,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老李,你没事吧?”

老李幽幽地长叹一声:“玉琴啊,我仔细考虑过了。”

“嗯?”林女士等着她老公与她一起批斗她那死心眼的亲儿子。

老李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别太勉强孩子了。我们觉得好的,未必就适合他;这事是特例,不能用那个‘我们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所以我们可以用经验来指教你’的道理。”

她拉下脸:“你几个意思?”

他拉过了她的手放在掌心轻轻地拍,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嘛。”

林玉琴顿时一堆憋屈涌上心头,缄默半晌,道:“我还不是怕他受委屈的么,以前就吃过一次亏了,现在还巴巴地贴上去!给人家看低了怎么办,说,哦,这个人喜欢我喜欢得一点尊严都不要。人家厌烦了可以随便走掉,最后又只剩下我们家阿霖一个人难受得折磨自己。”

她的担心实在太多了,以致于对谷知这个男人半点都不放心。

老李想了想道:“这个啊,以前阿霖倒和我聊起过。小谷当时不也是被逼着走的么,他根本不愿意去美国的,其实他最不妥当的就是当时没有告诉阿霖。但其中也可能有他自己的难言之隐,你不要胡思乱想了。那孩子与阿霖一块儿长大的,肯定最了解彼此,这我们比不上的;谷知要真是那样的人,阿霖也不可能看上他。”

林玉琴这次沉默的时间比较长,直到她老公还以为她又睁着眼睛睡着了的时候,她扯起嘴角道:“阿霖什么时候跟你聊的啊?不是,他怎么有心事不告诉我而告诉你呢?”

老李移开视线,说一句我去洗漱了,就要逃离这修罗场。

林女士在后头叫道:“你给我回来!”

老李又掉过头去阳台上,道:“啊那啥我看看这会儿还下不下雨了啊。”

雨半夜已经停了。

但早晨地面还是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泥土树木的味道,非常清新。

昝霖扒拉着窗栏看着一个小孩子背着只巨大的书包急匆匆地穿过小广场,他老爸在后面追上他,塞给他一堆的早餐,再把他给拎上车。

昝霖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

他上学的时候也三不五时地就去“迟到名单”上溜一圈,偶尔还拖拉到连累谷知与他一起把名字写在学校传达室门口的小黑板上。他老妈跟在他身边念念叨叨,夹带着吴侬软语地说:“本来人家小谷也是蛮好的一个孩子嘛,就是你个小西斯识不灵清滴,把人家都带坏了。”昝霖就翻着白眼想人家愿意迟到啊,那也能怪到他身上。

切。

“想什么呢?”谷知这会儿才醒,掀了被子爬起来蹭到昝霖身边,纠缠着他的手脚,嗓音间略带着晨起的喑哑,黏腻着道,“昨晚睡得迟,还起那么早?”

昝霖这般懒散之人,原本是逮着缝儿都要睡懒觉的。

“没有啊,”他按了按肩膀,道,“倒是你起晚了,看来不能准时到公司了。”

谷知咧嘴笑开了:“我辞职了,不上班。”

昝霖望着他眨了两下眼睛。

谷知摸摸昝霖翘起的一小撮头发,道:“昨儿刚交接完所有的工作,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昝霖道:“为什么突然就不干了?”

“太累了。”谷知笑道,“那是老头子他朋友的公司,上头都各种盯着我呢。正好这段时间有人挖墙脚,于是我果断跳槽了;再者说,老头也没多少权力攥在手里了,掌权的Chris是站在我这边的,我不怕他。”

“Chris又是哪个?”

“啊,”谷知想了半天的形容词,勉强道,“一个流氓。”

昝霖点了点头:“那你什么时候去新公司上班?”

“下礼拜一。”谷知算了算,“且还有几天,不如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昝霖垂下眼睑微微摇头:“还是算了,没什么心情去玩。”

“昨天啊,”谷知轻叹,“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来了,你叫我在楼下遛圈儿我也很听话,结果你还不肯告诉我原因。”

昝霖轻轻捏了捏谷知的手指,道:“我妈来过了。”

谷知搂住他,道:“骂你了?”

“没有。”

他不再说,谷知也能明白。对他来说,也许老妈把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才更好,至少比一句责备都没有得到却清清楚楚看到她失望透顶的目光,要好得多。

昝霖老妈的性格,谷知也是很了解的:他们上学时昝霖总偷偷抱怨她那两年脾气阴沉暴躁,随便什么事情都能叫她怒上心头;更甚至于一面因为嫌他偶尔带到家中玩耍的小孩吵闹不休告诉他别带人回家来,一面又要说到每学期结束班主任的期末评语里从来不会少了“不合群”这仨字的事,说他性格阴郁孤僻。

大约是更年期到了吧。

早些年昝霖是憋不了要顶嘴的。他曾经斗胆问过一次她是不是因为看他特别不顺眼,反倒把她气哭了,边哭边说着昝霖那不争气的亲爹撇着他不管,她辛苦拉扯他长大他却丝毫不体谅。

后来昝霖就不敢再说类似的话了。

基本上摸清了她的思路,如今她要教训人的时候昝霖都一副谨遵教诲的样子,也少挨骂些许。

谷知还记得某一日阳光微茫,昝霖在作业下压了一本张恨水的书,手里还拿了支笔装模作样;一面扭头对他道:“唉你别担心啦,我妈再骂得凶点我爸就会过来救命了。……嗯,就是不知道我那死了那么多年的亲爹老这么被念叨,在下面会不会打喷嚏。”

大约是他已经习惯母亲那种丝毫不内敛的责骂姿态,突然有一天她连凶都懒得凶他了,他才越发惶恐起来,不可遏制地去想象,她是不是彻底放弃他了。

“没事的,阿霖,没事的。”谷知扶着昝霖的后脑勺来回揉摸他的头发,哄孩子一般给他安慰,道,“老妈气得狠了,老爸会来救命的,对不对。”

昝霖揪住谷知的衣服,轻轻点头:“嗯。”

谷知拥着昝霖的手猛然一紧,也许他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

我在大概第十章提到过老妈的名字是不是都忘了-,-

咳 身体不舒服 所以歇了两天。。

下一章:十八、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