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好消息与坏消息

小说 一年春好处·谷雨
作者:扶风浪笑
字数:2336
更新时间:2016-04-20 05:46:48

谷知向领导请了个假,与昝霖一同送柳之炀到机场。

昝霖颇不舍地锤了一下柳之炀的肩膀,道:“我把手里的坑填完了回成都耍一趟,等着我啊。”

“好,虽然估摸着是遥遥无期了。”柳之炀翘起嘴角露出他的大白牙和脸颊上那枚被昝霖称为“酒缸”的酒窝。

“去你的。”昝霖抬手推他的脑袋,“快滚蛋吧你。”

柳之炀抓住他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又揉乱了他的头发;继而瞥了眼谷知,才道:“走啦。”

谷知在柳之炀身后道:“谢了。”

柳之炀没回头,摆了摆手。

“谢什么?”昝霖有些疑惑。

谷知却神秘地眨眨眼:“俩大老爷们儿的一点小事情而已。”

昝霖撇撇嘴:“大老爷们儿还有秘密了呢。懒得理你俩。”

谷知揽过昝霖的肩膀往回走,捏了捏他的手心,似不经意道:“你俩做朋友,挺好的。”

昝霖瞅他两眼,低头沉思一会儿,再瞅他两眼。

“干嘛?”

“有点好奇,你之前不是还吃醋来着么。”

“不是,”谷知咧着嘴佯装恼羞状,“谁、谁就吃醋了。”

昝霖皱了皱鼻子,意有所指地乜斜着谷知。

谷知立马没节操地跪了:“我我我,是我,像我这么英明神武的人最会吃醋了。”

昝霖抬了手,在空中顿了一下,转而捏了捏谷知的耳垂,笑道:“你看你这个大傻子。”

回家之后,实在没睡够的谷知回床上补了个觉。

再次醒来时一看表快下午五点了,他叫了声昝霖,没听到回答,估摸着是在书房里码字吧。

谷知摸过手机,唔,天杀的小堂弟终于回复他消息了。这回再打电话回去Chris总算接到,开口就道:“你害我放跑了一个小帅哥。”

“这种约炮的事情别和我说。”谷知跳下床找不知踢到哪里去的拖鞋,一面说着,“有个事儿需要你效力。”

“我猜也是,反正要使唤我的时候你才会出现。”

“你帮我向沈秘书打听打听,老头绑着我走之前,有没有找过阿霖家。”

Chris歪着头道:“他都离职了。麻烦。问曹秘书不是一样么?”

谷知道:“按老头的性格,他肯定嫌跌份儿,就是要寻阿霖麻烦也不会亲自去;而曹秘书简直视老头为人生导师,老头一句话他立马就溜溜地上了。你若是朝他问这些,他转头就去老头那里打小报告。”

亲爱的小堂弟张着嘴失声了片刻,愣愣道:“你们人类的相处方式一定要这么曲折么?”

“别闹。”谷知失笑道,“且学着点吧少年,前方还有很多坑等着你。”

Chris苦着脸道:“我现在申请不当这个CEO还来得及么?”

“上帝会保佑你的,”谷知果断挂线:“再见。”

Chris:“……”

谷知把手机随手揣进裤袋里,趿着拖鞋走近书房,便听到门内传来一首小提琴曲的旋律;他悄悄推开门,倚在门框上望着噼里啪啦打着字的昝霖。

昝霖嘴角不自觉噙着笑,键盘敲得生猛而夸张,仿佛身后有千军万马,陪他攻城略地。这种君临天下的张扬气度是他身上很少见的,平日里他总是显得疲沓而惫懒,苍白而游离于外。

他写起文来很难注意到身旁事物,因此对于谷知站到他身后抱着手臂欣赏并无限意淫着他修长的手指的举动,他也完全不知。

谷知看完了手指又看他一个个往上码的字。

——师徒四人为前往西方佛国取得真经,行至白虎岭。岭内住着尸魔白骨精,先后化作村姑、妇人和老苍,三戏唐三藏,欲食唐僧肉;不料三次均被孙悟空那火眼金睛所识破,仗其伪身。

然而唐三藏那迂腐僧人,竟斥责他接连伤人性命,屡次逐他,甚而写下一纸贬书,怒道:“再不要你做徒弟了!”

孙悟空无法,只得纵起筋斗云,回花果山去;正念到独自个被逐出师门凄凉悲怆,忽闻的水声浩荡不绝聒耳,他打从云端之上俯瞰,原来是东海水涨潮发。

“嘁,”孙悟空内心不悦,“连你一小破海都敢笑话我老孙了。”

却蓦地瞥见海中好似有什么活物,孙悟空还道是精卫之魂浮现,定睛一瞧,竟是个人状;他不由喟叹——也罢,既叫老孙碰上了,见死不救岂是出家人所为——呔,本就是天地间自生的妖物,还真将自己当了僧。

孙悟空把落入海中之人救上来,原来是个孩子,约莫舞勺之年。他想着自己一身毫毛该惊吓着少年,便幻化人形,渡气予此人。

少年呛出腹中积水,又得行者再度渡气,这才真正转醒。

“你这小孩儿,姓甚名谁?”孙悟空将少年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并无半点妖气,真真是个骨肉做的人,他这才道,“怎么钻到水里去了?”

“我叫崔梦之。”少年道,“昨日不知缘何被一怪谲梦境魇住了,渺茫间仿佛沉于水底,刚才甫一睁眼,竟发觉当真身在海中。”

孙悟空低喃:“呔,莫不是梦魔?”

崔梦之并不在乎原因,而问道:“恩人又是从何处来?”

孙悟空道:“云中而来。”

“怕是仙人罢。”崔梦之深信,又道,“不知恩人名讳?”

这猴子大笑起来,道:“齐天大圣地上行者,孙悟空是也!”

崔梦之道:“啊、这名字,我该是记得的。家中丫鬟曾说我睡梦中唤过此名。”

孙悟空亦道:“你一双眉眼我却也觉着似曾相识。”

——昝霖的手指在键盘上方微微一顿,啧了一声。

“这个剧情走向是要开虐了么?”谷知的手搭在昝霖肩膀上,弓起背凑到昝霖脑袋边。

昝霖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脑屏幕:“虐毛线,我是他们亲爹。”

谷知笑弯了眼,连连点头:“嗯,亲爹。亲爹你饿了么?亲爹要不咱们吃饭吧?”

“吃就吃别瞎捣乱。”昝霖莫名觉得羞耻,红着耳朵尖儿推开谷知。

谷知顺势拉住他的手,然后圈住他的腰,道:“出去吃还是家里吃啊?”

“家里吧。”昝霖伸了个懒腰,“扯了扯自己的居家服,“懒得换衣服出门了。”

“成。”谷知就着这个树袋熊的姿势踩着昝霖的脚步一道走出书房,“冰箱里还有什么?”

昝霖想了一会儿:“说起冰箱,昨天早上我看到垃圾桶里十几个啤酒罐——你和杨柳大半夜趁着我睡觉,喝酒了?”

谷知:“嘿嘿。”

昝霖斜他一眼:“别企图蒙混过关。”

“啊有电话。”谷知从兜里摸出手机,“我先接啊。”

昝霖推他:“饶你一回。”

谷知边下楼边道:“别说废话。”

Chris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啊,好吧,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

昨天太困了躺床上用手机码字,码着码着就睡着了…

这一张是补昨天的

今天还有一发=,=

我依旧是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