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因为爱你或者寂寞

小说 一年春好处·谷雨
作者:扶风浪笑
字数:3050
更新时间:2016-04-08 14:06:20

昝霖其实很想问谷知,他爷爷是否还健在,否则怎么肯让他回来。

但他不敢问,甚至连旁敲侧击的勇气都没有。

谷知的爷爷,早在九年前,便成为了他们家的阴霾,哪怕他的家人们连他的面都没有见到过。

昝霖怎么都忘不了那天他与方清承分别之后,收拾好心情回到家,母亲通红的双眼望着他时的绝望。

——她的儿子,什么正常的路不走,偏偏要拐到这种僻壤之中,偏偏要去喜欢一个男人。

那日她打开家门的时候还是满心欢喜的,因为她儿子高考完了,最重的担子终于放下了。

然而门外站着的西装革履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的青年男子,轻易打破了她这些满心的欢喜。

他说:“您好,请问这里是昝霖的家么?”

她诺诺地点头:“啊、是的。”

“您想必就是昝霖的母亲吧?我是窦老先生——喔也就是谷知的爷爷——他的秘书。我姓曹,有关昝霖的一些情况……”他嘴角的弧度完美,却下意识挑了下眉,“也许我想我进屋去说比较好。”

她瞥了眼他身后正爬楼梯的楼上的住户,一个热爱八卦的妇女,她心中掂量了下,让出半个身子。

就这半个身子的位置,她才知道,昝霖和谷知的事情。

一个年纪比她小了足有一轮的年轻人,用这样克制得恰到好处的讥讽语气,对她说,希望您能好好管教您的儿子,省得日后被说没有人教养。

她一直涵养很好,虽然时常对着昝霖唠唠叨叨,但鲜少与外人争吵;朋友也不少并且都真心待她,对她的评价也很高。

她到这个年纪,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那是她第一次对着外人发怒,她开门指着外面:“请你出去!我自己的小孩我会教,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你跑到别人家里告诫来告诫去的,难道就是有教养的行为么?!”

她在他亲爹死了之后,用孱弱的肩膀担起这个家,一点点磨硬了她柔软的外壳。她父母心疼她,让她带着昝霖回家去吧,好歹还能帮衬一把。

她骨子里倔强而骄傲,不愿意让二老为她担心操劳,也不愿意她的落魄被人家嚼什么口舌,所以独自带着昝霖。

后来日子渐渐好起来,她才觉得扬眉吐气。

因为昝霖的亲爸是个混账,经受不起挫折,只学会抽烟酗酒当赌徒,所以她更花空心思地教导昝霖,渴望有朝一日他能真正成才,别人背地里的指点耻笑都能变成赞叹。

她却怎么都没想到,她的儿子这样让她……不省心。

母亲对这件事只字不提,昝霖也能猜出八九分。

——对方有多刻薄,她有多难堪。

昝霖却都能想到。

他无数次地设想过如果自己不是同性恋那该多好——能够符合母亲的一切期望,有不错的成绩,上一流的大学,毕业后有稳定的工作,相亲,结婚,给她生一个孙子——多好啊,像每一个平庸但是正常的人那样生活。

那天昝霖跪在他妈面前,泣不成声地说着:“妈,你别这样……,我、我以后不喜欢谷知了,我再也不喜欢谷知了行不行……”

尽管这以后的日子里,昝霖母亲载他去沈医生那边,听了无数次“同性恋并不是一种心理缺陷”的解释,他喜欢男人这件事,也始终是她心里的一个疙瘩。

昝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原本就是消极不作为的人,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能想出来的办法只有瞒着。

如同他瞒着叶如庄那样瞒着母亲,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女人,都尚且不知,兜兜转转那么多年,谷知最后还是回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可能做得到,再也不喜欢谷知了呢。

昝霖拨弄着耳机线,百无聊赖地打呵欠,然后靠在车窗上盯着手机发呆。唔,今儿谷知该出差回来了,说好的要去接他。

片刻后铃声就响起来了,谷知的声音一丝不落地钻进他的耳朵:“阿霖,你在哪儿啊?”

昝霖眯着眼昏昏欲睡道:“就在机场外面,灰色的车,你出来就能看到。”

挂下电话后他又打了两三个呵欠,才听到“笃笃”两声敲窗户的动静。谷知弯腰透过窗玻璃望着他,脚边立着个行李箱,满脸的笑意。

坐上车谷知第一个动作就是探身去亲昝霖的嘴角。

昝霖推开他,道:“光天化日,要点脸行不行啊谷先生?”

“我就不要脸。”谷知嬉皮笑脸道,“好几天没见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热情,不是都说小别胜新婚么阿霖。”

昝霖道:“没听说过。”

谷知就开始连撒娇带耍赖地欺负昝霖了,昝霖被他挠着痒痒肉,一个劲儿地躲闪,笑得气都快喘不上来:“别、别闹了!”

谷知跟个二大爷似的说:“那你亲我一个呗。”

昝霖瞥了眼附近等人的家长们等生意的出租车师傅们,推搡一下:“哎,回去再说。”

谷知心满意足地抛给他一个笑容:“好。”

车子开进小区的时候,昝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把着方向盘,问:“谁啊?”

谷知拿起来看了看:“是你妈。”

昝霖踩了刹车将车漂亮地停进车位,又瞅了眼谷知,才接起来:“哎,妈?怎么啦?”

老妈夹着方言的普通话在那头响起:“我不来撩你一下你是不会来找我的是伐?”

昝霖一边解着安全带一边满脸无奈神色地看着幸灾乐祸的谷知:“……”

老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吃顿饭哦?”

昝霖:“呃……”

老妈:“周末回来好了呀。一道来你哥家里吃饭,正好我最近在帮他带崽崽,崽崽也想你了。”

昝霖:“行……”

老妈又道:“喔,上次你嫂子说过的那个小姑娘也来家里吃饭,你打扮得帅一点咯。”

昝霖憋不住叫了一声:“哎呀妈,别给我整这些了成不?你这样我可不去了啊。”

“我弄什么了呀!”老妈并不服气,道,“不就凑个巧儿吃吃饭么,我又没说要干嘛的。”

昝霖打开车门下去,抓了抓头发,叹气:“诶,知道啦——”

谷知提过行李箱跟上去,揽着他的肩膀走路:“怎么,介绍小姑娘给你认识了?”

“啊,放心,我会坚守阵地的。”昝霖笑道。

谷知便跟着他笑:“我信啊。”

他们俩才走出电梯,昝霖还在摸钥匙,谷知就贴着他的后背抱住他,低头嗅他头发上洗发水的香味,低喃着:“好想你啊。”

“腻歪个毛线球啊。”昝霖不为所动,开了门,和他像连体婴儿一般粘在一块儿走进去,“松开,别闹了。”

“我不。”谷知顺手拉上门把,手臂微微用力轻易将缺乏锻炼的昝霖抵在墙上,“先把你刚才欠了我一路的吻还来。”

他的吻带着一种攻击性,凶猛而热烈地袭来,口腔里的每一寸地方都被他攻占的错觉几乎让昝霖站不稳。

谷知的手伸进昝霖的衬衫里,在他的脊背上来来回回地游走,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他急乱的呼吸;也能感觉到男子推了推两下没能推开,就这么卸了力气搭在他手臂上的手指的温度。

谷知的大脑太兴奋了,他一下没克制住,手往下伸,按在了昝霖微微有了反应的部位,不轻不重地揉捏了两下,继而听到了昝霖发出一声没压抑住的呻吟。

啊。

他觉得自己大脑都清醒不过来了。

昝霖却很坚持地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继续,喘息着道:“够了,够了。”

谷知老大不乐意地放开他,下身好大一包顶着牛仔裤的拉链。

昝霖尚且有些腿软,脸颊也红得一塌糊涂,他装作没看到似的走开,去冰箱里拿了一听啤酒往嘴唇上贴了贴,道:“那个,你自己解决吧。”

谷知管也不管自家小兄弟,颓唐地倒在沙发上,道:“阿霖,你也太狠了嘛。”

昝霖在他身边坐下,道:“还没到那步的份上,我……我心里还有没解开的结,我还接受不了这么深入的关系。对不起,再给我一点时间可不可以?”

谷知望着昝霖与旧日相似的清隽眉眼,沉默良久,道:“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嗯?”昝霖听他这么说,抬手摸了摸他的眉骨,浅浅而笑道:“原本是有些恨你的,谁叫你半句话不说一走了之呢。但看到你的那一刻,就突然,突然恨不起来了。”

谷知道:“为什么?”

因为你是谷知呀。昝霖心道。“不晓得。”他嘴上却如此说。

昝霖的指尖顺着对方的眉骨往下走至锁骨。

他道:“我,我唯一能确定的事情,那就是我爱你。可是我……我一个人得太久了,我以前没敢想过你还会回来,所以……我不知道我现在选择和你在一起,究竟是因为爱你,还是因为寂寞。你给我一点时间想明白吧。”

谷知握住昝霖停在自己锁骨上的手,道:“没关系的,你要多少时间都可以,我等你。”

等你想明白了,还能允许我将你曾经一个人走的时光都填补回去。

就像你还等着我那样。

上一章:六、惊惶
下一章:八、是爱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