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青楼

小说 醉青楼
作者:浮羽LJ
字数:3759
更新时间:2016-03-19 23:10:38

  荏苒岁月覆过的过往,恍若白驹过隙,匆匆的铸成一抹哀伤。

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窗内红烛摇曳,皎皎青铜镜,映出谁的容颜,淡雅如雾的眸光、优雅如樱的朱唇、细致如瓷的肌肤。光可鉴人的双鱼镜中映出一张倾世容颜。铜镜前少年一身血染红衣,那妖艳夺目的色彩遮不去他半点芳华,反而彰显出他那份不属于这秦楼楚倌的清雅与淡薄。

“船公子,外面一切已准备妥当,妈妈请你快些出去。”珠帘晃动间,一身粉衣装扮的秀丽丫头行至少年身后轻声言道。

少年闻言,并未急于起身,而是抬起那骨节分明、细滑白嫩的芊芊玉手,用那纤细的指尖轻轻描绘镜中的绝世容颜,默默无语。

“船公子,你真的要去吗?”粉衣丫头用一种近乎哀伤的眸光注视这眼前的少年,闷闷低语。

如雾似幻的墨瞳中渲染出看透尘世的淡然,樱唇微微上扬,勾画出一抹摄人心魄的浅笑。

存世十七载,生为男儿身,却一朝身陷青楼,去抑或不去,从来不由此身决。

此生业已沦落风尘,假戏真做又有何不妥,,人生不过一场清梦,如此也未尝不可。

“走吧。”少年最后望了一眼铜镜中自己,缓缓起身。

乘风楼的大堂内人生鼎沸,不绝于耳。只因今夜,名动京城、妖艳如魅、貌胜天仙的男花魁——船公子将初次迎客。整个京城中的王孙贵胄、富贾名流、风流才子纷纷涌入,此刻已座无虚席。

每双瞳孔中都散发着热切的渴望,即使不能如愿成为入幕之宾,至少也可以一睹佳人绝世之姿。

“铮···”一声尖锐的琴音落下,楼内顷刻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待佳人。

幽幽渺渺的琴音缓缓升起,红衣佳人姗姗来迟,纵然倾世之容被红纱所覆,依然这挡不住那惊羡世人的绝代芳华。

只见他拂袖起舞,眸光微动,那迷醉世人的空灵之音自那红纱下的樱唇缓缓流出,渐渐升起,弥漫全场。

檀色点唇

额间用鸳鸯黄淡淡的抹

铜镜里岁月的轮廓

光线微弱

拂烟眉勾描得颇有些多

剪裁成贴花的金箔

闪烁着诱人的独特光泽

再没有什么可以诉说

自从跟随风尘而沦落

假戏真做又有何不妥

舞榭歌台即使是场梦

也无需去捅破

青楼满座

只有风雨声在门外沉默

那姗姗来迟的我

尽管微醉却依旧倾城倾国

飘扬的彩绘披帛

就足以把所有的心

全部都捕获

全部都迷惑

青楼满座

只有风雨声在门外沉默

毛笔已蘸上了墨

正慢慢朝着宣纸写着什么

含苞欲放的花朵

在一阵往昔过后悄悄折落

谁能读懂的落寞

烛光也微弱

映红了夜色

一曲终了,红袖翻飞,红纱翩然而落。

迷了谁的眼?覆了谁的耳?又动了谁的心?

红衣孑然而立,墨玉般的青丝散落在雪白的颈后,薄薄的汗透过纱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材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那种忽略了性别的美,好似谪仙下凡。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已是天下绝无仅有。

又一个淡淡的弧度划过唇角,惊艳了世人,祭奠了自己。

短暂的寂静过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伴随着洪水般的呐喊,人群中一片躁动。

唯独那一袭白衣长身玉立,处于众人之中,似珠玉在瓦砾之间。他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莲花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一根蓝发带束着一半以上的乌黑色头发高高的遂在脑后,柳眉下黑色眼睦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眉眼专注,穿透昏暗的烛光直直落在那抹绝世独立的红衣之上,望进那淡然无波的眼眸,似要穿透眸色看清那片淡漠下所隐藏的无奈与寂寥。

慵懒而立的红衣佳人恰似感受到一束异样的视线,追寻而去,视线的尽头,那是怎样一张清秀而淡雅的容貌,俊美的脸庞, 白皙的皮肤,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这男人清澈的目光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一切,就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浸于其中。

视线的交织,眸色的深沉,一刹那、失了谁的心,动了谁的情!

短暂的对视,一身红衣翩然而去,身后的眸光一路追随,直到那抹红色渐渐隐去无踪。

“各位,今晚是我们船公子初次迎客,低价壹萬俩白银,出价最高者便可成为我们船公子的入幕之宾。”众人等的便是这一刻。

“伍萬俩”

“拾萬俩!”

“叁拾萬俩”

·····

竞价声一波高於一波,此起彼伏。

“十万两黄金!”一道温润内敛的嗓音响彻乘风楼,鸨母眼冒金光,众人一片哗然,十万两黄金即是一百万两白银,只为美人一夜,这样的天价恐怕已是空前绝后了。

雅阁之内,船公子依旧一身红衣,斜倚床头,双眸微合,淡然宁静。

“咯吱···”一声微弱的推门声想起,接着又是一声,来人插上门栓行至桌前径自落座,眸光落在微眯的人儿精致的面容上。

灼热的视线并没有换来人儿的回视,淡淡的话语从人儿莹润的唇瓣中流出,语气未有丝毫波动。

“客官所为何来,毋庸置疑,即是今夜赢家,但请自便。”

看似淡然的人儿,内心早已一片荒芜,自以为能看破尘世,随泼逐流,临头来却抹不去心头的那丝悲凉,此夜之后,将永生沦为他人身下的玩物,早就不该对此生抱有期望与幻想。

罢了,就这样堕入轮回,万劫不复吧。

缓缓起身,抚平发丝,玉手将腰间的丝带轻轻一拉,衣衫便向两边敞开,露出胸前若隐若现的迷人肌肤,继而双手抬至锁骨出,缓缓退去一身鲜红的衣衫,一丝冰凉穿透肌肤,精致的人儿似上天巧夺天工的作品。

等来的并不是想象中那令人战栗的触碰,一道温暖的气息迎面抚过,被自己退去的红衣顷刻间被披上肩头,腰间随之一紧,他睫毛微颤,眉眼轻启。

映入眼帘的竟是那双清澈温柔如水的星眸,望进眼前的眸子,回想之前的对视,说不出的诧异,道不明的情愫,一时间怔愣无语。

“初春的天气依旧寒意浓浓,小心着凉。为何还是这般不懂得照顾自己。”温润如玉的嗓音自耳边传来。

“你·····”为何他的语气如此熟悉,宛若相识多年的故人。

“来,先坐下。”牵起他微凉的芊芊玉手,带人儿在床前落座,扯过床上的锦被搭在人儿肩头,并在胸前拢了拢。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看到身前人腰带上系的白玉龙行玉佩时,瞬间明了,竟然是他。

猛然起身,双膝跪地,俯身行礼道:“草民叩见太子殿下。”

“船儿,你干什么,快起来。”被称作太子的白衣公子急切的伸手扶起地上的人儿。

“多谢太子殿下。”船公子轻微退后一步,避开男子的触碰。

“船儿,你别这样,你只记得太子殿下,忘了我是你的白哥哥了吗?你可知道我找了你多久,自从八年前太傅府出事,你便不知所踪,八年来我找遍大江南北,访遍你们家的亲朋好友,只为追寻你的踪迹,从没想到你我却近在咫尺,直至今日,从他人口中得知与你同名的少年花魁,不顾一切寻来,难道只换来你一句太子殿下吗?你已忘记我曾许你的誓言了吗?船儿,你真的都忘了了,忘了最爱你的白哥哥了吗?”男子哀伤的言语一句句诉说着动人的情话。

“白···哥哥!”船儿听着这一句句诉说,早已泣不成声。

男子上前一步,将人儿紧紧拥入怀中,双臂越收越紧,似乎担心下一刻人儿就消失不见。

良久,两人渐渐平静下来,船儿在男子怀中微微挪动,但男子依然不远放手。

“船儿,跟白哥哥走吧,离开这里。”男子温柔的语调在船儿耳边萦绕。

“白哥哥,对不起,船儿不能跟你走。”船儿双臂使劲,退出男子的怀抱,低眉抱膝倚在床头。

“船儿?”男子似是没有料到这样的答案。

船儿默默无语,安静的仿佛不曾存在过。

“船儿,为什么,你不记得了吗?那年你九岁,我十二,我们十指相扣,我对你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笑着点头,许我一生。”

“白哥哥,那只是我们儿时的戏言罢了,怎能当真。”船儿依旧附于膝头,淡淡的不带一丝情绪的轻语。

“不,那绝不是戏言,此生唯你,再无他人。”男子言语之中一片坚定。

“太子殿下,你身负帝王之责,我已是风尘妓子,你无需在我身上耗费时间。”他是未来的一国之君,而自己不过是万人唾弃的风尘之人,怎能成为他的唯一,也不愿去当他人生中的污迹。

“船儿,你在说什么,我不许你如此糟蹋自己,跟我走,你不走也得走。”想念了八年,追寻了八年的人儿,哪怕伤害自己都不愿去伤害他,不曾想如今的人儿变得让自己心痛。

“太子殿下,我绝不会跟你走的。”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原来如此,船儿,白哥哥说过,此生非你不可,我可以不要这天下,却不能失去你”明白了人儿的担忧,了解了人儿的心意,男子那温柔耀眼眸子似能望穿前世今生所有的哀愁。

“你·····,你还是走吧。”船儿似是无奈的低语道,始终没有抬头看男子一眼。

“船儿,等着我。”男子上前,在船儿额际落下轻轻的一吻,转身缓缓离去。

就这样吧,白哥哥,能再次与你重逢,知道这世间还有一个你,已是此生不可多得的温暖,你一定能成就不世的霸业,一定会成为天下臣民敬仰的帝王,船儿只要在这里默默见证你的辉煌就好。

次日傍晚,太子暴疾而亡的消息遍布京城,帝王痛心疾首,颁令所有商铺,秦楼楚馆闭门谢客,满朝文武披麻戴孝祭奠太子亡灵。

船儿初闻噩耗,便晕厥在地,恍惚中似看到一袭白衣的白哥哥在对自己微笑。

“白哥哥,白哥哥···船儿来找你了。”

“船儿,快点醒来,白哥哥带你离开这里。”

“白哥哥?”船儿听到耳边低语,淡淡的呼吸在耳边划过,猛地睁眼坐起身来。双手抚摸眼前人的双颊,手下一片温润。

“傻瓜,怎么吧自己弄成这样,不是让你等白哥哥带你离开的嘛”男子温柔中带着宠溺的话语终于让人儿回过神来。

“白哥哥,船儿以为你···”船儿委屈的扑进白哥哥的怀中。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

一个月后,蝴蝶飞舞的桃花林中,白衣男子手抚玉笛,悠扬的曲调随风飘上九天之外的云层;一袭红衣,翩然起舞,曼妙若蝶,舞道情深处,四目相对,缠绵痴缠,在彼此的眼眸写下永生永世的誓言。

桃花漫天,彩蝶飞舞,羁绊深入灵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