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

小说 倾世
作者:_sunuan_
字数:3457
更新时间:2016-02-28 10:02:16

倾色

江淮河畔,向来多的是舞榭歌台、烟花之巷。其中以‘倚梦阁’最负盛名。

然而它的名气却不是楼里哪个艳名远扬的花魁挣来的,‘倚梦阁’最出名的就是它别于其他楼的小倌体系。

东国行男风,可是男妻终究还是上不了场面的角色,一般大户人家有好男色的也只会以请先生的名义在家的偏院养个别男宠。

而那些畏惧家中悍妻或者家中主权者怕丢了家中面子不准纳男宠的那些好男色的大家公子也只能去像‘倚梦阁’这样的地方寻寻乐子。

樊城的烟花巷是筑在江淮河边的,这样也方便富豪公子能邀自己中意的姑娘泛江游湖而不被家里人寻到楼里来。

“北方有佳人

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楼里似近似远传来的歌声就像眼前静静流淌的江水丝毫扰不乱金在中的心神。

他卸下头上用来绾发的白玉簪,如瀑般的青丝倾泄而下,微风轻拂扬起他些许发丝。

借着楼里通明的灯光他能隐约看清水里自己的倒影,从宽大的袖袍内掏出随身携带的牛骨梳轻梳发丝,柔顺的发丝在黑夜的点点光亮中更显有光泽。

楼里笙歌依旧,但仿佛与他无多大关系,今年是他来‘倚梦阁’的第四年了。但自从他在第一年便以男子的身份夺得本属女子的花魁的称号后往后几年的花魁之争他再也未参加过。

经过四年的磨砺他渐渐收获了名与利,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倌到如今寻常人难得见一面的‘隽逸公子’他和楼里的楼主一直处于互惠互利的关系,如今他站的这一条水廊就是从他的居室延伸出来的一部分。

但再好的容颜也是会老的,金在中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一直在默默的敛财并收买人心,就是为了青春不再还能过上不输当年的生活。

“啊!”

“郑爷你不要乱来!郑二少真不在这。”

就在金在中沉浸在未来的慷慨大计时,原本歌舞升平、笙歌乱耳的楼里传来一阵骚乱,金在中皱了皱眉有些烦躁,‘倚梦阁’什么都好,就是隔音太差,还好他的居室独自立在僻静处没有混杂在那活色生香之地,不然自己哪能夜夜安寝。

听着外面的骚乱声越来越大,金在中也不急,反正身为楼主的那丫头够机灵事情一般都能处理的很好,自己安生歇息就是了。撩了撩披散在身后的发转身去室内,夜寒露重长久站在外面终究不好。

金在中坐在雕花的梨木桌旁,观察力敏锐的他很快就发现了屏风后面抖动的人影。

“谁!”金在中声音里带着份肃杀之气。

屏风后的人原本就绷紧了神经,被金在中一吼自然吓的跌了出来,瘫软在地上抖动求饶“是我,是我,别把我交出去。”

金在中定睛一看觉得地上的人有些眼熟,仔细思索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赶忙将地上的人扶起,金在中装的一脸关切的问到“郑二少你躲在这里做甚?”

其实金在中很少记人,可是郑家是城中首富而郑家二少又常常混迹在他们楼里所以他认得也不出奇。

“哎!隽逸公子!一言难尽你还是帮帮我吧。”郑允辰显然很着急,连面色都变了。

“那郑二少你总得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啊。”金在中俊美的面容似有些迟疑。

“唉,你是不知,我家大哥寻来了,要是被他捉到了非扒了我一层皮不可。”

郑家二少的大哥?就是那个将原本落魄的郑家一步一步打拼到现在地位的郑爷吗?就是自己一直没见过真人,听春秀那丫头说是及其的器宇轩昂啊。

“隽逸公子?”郑允辰见金在中没反应都快急哭了。

“哦,公子随我来。”金在中把郑允辰塞进自己的大衣柜里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怒吼“郑允辰你给我滚出来,不然我就把这里一把火烧了!”

随后的还有那些丫鬟的劝戒声“郑爷不要冲动啊!郑二少不在这,那是隽逸公子的房间啊!郑……”

嘈杂的一阵骚乱后门终究是被狠狠的推开了,一个眉飞入鬓、目若寒星的俊朗男子气势汹汹走了进来。

当他看到金在中时脚步一滞。

常听闻‘倚梦阁’的隽逸公子之绝色非凡人之色,自己也只是觉得不足挂齿,谁知今日这一见便误了终身。

金在中披散着青丝长发一袭红衣正对着门口的方向品着楼主从达官贵人手里讨来的珍贵茶叶,郑允浩这般声势浩大的进来了他非但没有抬眼看他,甚至连端茶杯的手都稳稳的没有抖一下。

直到把杯里的茶水喝完他才起身迎客,期间还对站在门口的丫头们使了个眼色,丫头们都很有眼见的退下了。

门一关上,金在中明显显得自然的多,他微微一笑似如沐春风“郑爷来在中这真是让在中受宠若惊,不知郑爷寻在中何事?”

金在中不笑的时候给人感觉有些冷淡,但他一笑那笑容便如日光般刺眼,郑允浩微微移开落在金在中身上的目光掷地有声的回答他“找人。”

“哦?”金在中挑了挑眉,嘴角又轻抿微笑朝着郑允浩的方向又走进了一步“来我们这‘倚梦阁’的可都是来找人的,又找姑娘的,还有的来找小倌,当然还有指名道姓说要来找我的。不知道在中是否有荣幸能得郑爷一寻?”

郑允浩挪开了目光自然不知金在中挑逗似的靠近,他依旧中规中矩的回答“我寻的人姓郑名允辰,是在下的二弟,不知隽逸公子是否见过他?”

“呵~我这哪来什么郑二公子,众所周知郑二公子又不好男色来我这有何用?”

金在中在青楼处了四年,什么面具都戴的稳当,撒起谎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既然没有,那郑某告辞了。”郑允浩实在受不了金在中再靠近自己的那种燥热感了,既然寻不了郑允辰那自己还是速速离去的好。说完便告辞说要走。

“唉!等等。”金在中见郑允浩要走忙向前探一步去抓郑允浩的衣袖,可是郑允浩转身的有些快,金在中只是堪堪抓住他的一角然后整个人向前倾去。

郑允浩明显是个练家子,眼疾手快的接住了金在中,这样金在中就整个人倒在郑允浩怀里,而金在中却也不打算起身就顺道依偎在他的胸口。

灼热的鼻息喷在郑允浩的颈窝,左手攀在郑允浩的胸膛慢慢往下滑还不忘用言语挑逗他“来这里的每一个男人都是来寻乐子的,郑爷既然来了不管你目的如何总还是存着这样的心思的,嗯?”手越滑越往下很快就要滑到郑允浩的重点部位了,而且金在中最后那个‘嗯’字缠绵悱恻直直变成一把火烧着郑允浩的胸膛。

“还请公子你自重。”郑允浩抓住金在中下滑的手将他推离自己身边出声警告,但金在中很明显的感觉的到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暗哑了。

金在中眸角的笑意变得更深,原本就勾引人的大眼睛更加璀璨好看,郑允浩怕金在中再对他行那挑逗之事连告辞都不告了直接甩袖走人。

“郑爷以后可要常来啊~”金在中趴在门框上对郑允浩的背影吼道,他自然不知平日里形喜不露于色的郑允浩是通红着一张脸走出去的。

确定郑允浩走远了,金在中打开柜子放出郑允辰,他有些好奇平日也常见郑允辰来楼里寻欢作乐却也没见郑允浩这般寻来,今日这是怎么了?

“公子不用看了,今日是我顶撞了兄长一气之下抛下正妻的寿辰偷跑出来的。兄长这也是气不过。”郑允辰似乎知道金在中想要问什么主要说出来了。

只是让金在中讶异的是平日里放荡不羁的郑允辰竟然家中还有位正妻。那郑允浩……应该也早就婚配了吧……

“今日多谢公子相救,待我回家必有重酬。”郑允辰许下口头承诺便离开金在中的屋子。

第二日

一大清早天才微微亮就有人通知金在中说有人给他匿名送了一大箱珠宝,不用想也是昨日说要答谢他的郑允辰。

看着那一箱璀璨的令楼里其他姑娘都为之动容的珠宝,金在中心里冷哼一声‘如此出手阔绰还不是仗着你哥的钱财。’

于是他只是挑了几串名贵值钱的便都交给楼里的姑娘们解决了。其中最高兴的就是楼主了,当初签下金在中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然而从那以后,‘倚梦阁’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但凡郑允辰一来倚梦阁郑允浩后脚就跟到。

郑允浩一到郑允辰自然会藏到最安全的金在中那,然后就又是金在中对郑允浩的一番挑逗逼得郑允浩甩袖离去,不过郑允浩脸红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少了。

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玩了一个月金在中都有些腻味了。

不仅如此,金在中明显感觉自己的恩客近段时间来少了不少。

又到了夜晚,金在中已经做好郑家两兄弟扑向自己的准备了,不过今日金在中的长衫挂破了他要去找楼里手最巧的踏梅姑娘将衣服缝补一下。

刚把衣服交给踏梅走出门口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酒鬼缠住了,他一直厮磨在金在中身边让他烦不胜烦,不过别看金在中斯文秀气其实也练过身手,不然早就在这楼里被欺辱的不堪了。

可就在金在中准备动手的时候,一个掷地有力的声音震醒了他“金在中,你在干什么!”

回头一看郑允浩正威风凛凛的朝自己走过来。

他一掌推开那个酒鬼,扯着自己的胳臂就一路把自己拉回了自己房间。

“今日郑二少怎么没有来?”金在中看着郑允浩紧抿的唇总觉得自己像背着丈夫偷人了一样,所以寻思着找点话题。

“所以你是承认他前些日子一直躲在你这?”

“呃……”金在中自知暴露了,于是实在不好说什么了。

而郑允浩却突然扯着他的衣襟把他拉向自己,如鹰眸般锐利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他说“你就是这么随随便便的人?陪谁都愿意?”

“我……”金在中刚想解释那是个意外,可是郑允浩却打断了他的话。

“那么正好今天爷有兴致,不妨你来陪陪爷。”说完便封住了金在中的唇。

上一章:
下一章:倾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