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不得

小说 放不开
作者:飞豆雾花
字数:3920
更新时间:2016-02-22 10:47:40

多年之后,郑允浩事业有成荣誉归国,俨然一个成功人士的模样。这次回国,是为了结婚。分手的这些年,他恋上的每个人,那张脸都多少有金在中的影子。

十五年前的七月二十九日,郑允浩和金在中在一间常去的餐厅中分手,他开车去了那个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地方,却发现餐厅已经消失不见,十年变迁,原来闲适的小餐馆而今变成了一间宠物店。

郑允浩打开车门叹了长长一口气,伸手挠了挠头发,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现年四十岁的他已经到了不惑,却终究逃不过回忆的追责。

走进宠物店,从来不养小动物的郑允浩竟然耐心地挑起了萌宠,一只小猫安静趴在笼子里的蒲团上,那熟睡的模样真的很像金在中。他微微一笑,掏出钱包就买下了这只小猫。回到车上,郑允浩迟迟没有发动车子,只

是抱着笼子静静地看着宠物店,从前和他一起对坐谈笑的位置不见了,心中多少有些失落。

他过得好不好?郑允浩摇摇头,他真的不该一回国就给自己带来这么多烦恼,一回到这片土地,就不自禁想起金在中,想起十年前在机场抱着他痛哭舍不得的大男孩。

现在,他也该是个三十五的大叔了吧?还会再迷糊不清,或是对谁使小性子么?郑允浩从盒子里抱出小猫,将额头碰了碰它的小脑袋,冥思苦想要给小猫取什么名字。

“小在在...你赢了,我是怎么也忘不掉你哟。”

“喵~”小猫附和地叫了一声,名字最终确定了下来,就叫小在在。这一夜,郑允浩失眠了。曾经无比熟悉的城市已经被改造得面目全非,郑允浩忽然觉得很孤单,他真的很想找个人陪在身边,脑海中却一直跳出一个人的名字,金在中。当年那通隐忍哭声的跨洋电话他至今难忘,他很想知道金在中现在哪里,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也许并不一定要以爱之名,毕竟过去了十五年,当年的痛也都化为了淡淡一笑,爱情在此刻看来已经太狭隘,友情可能更贴切些。

放下那颗思念的心,郑允浩去了一间大餐厅举办的相亲活动,四十岁高龄未婚,郑允浩觉得自己很失败,当年明明是他亲手割断这段感情,为的是让金在中不要被世俗的眼光所伤,可现在,却是他最不能放下那些爱过的曾经。

相亲这天下着雨,小在在被郑允浩留在了家里,睡在它的专属小盒子里,静静等待着郑允浩回来。到了餐厅之后,郑允浩的心情还算不错,餐厅的装潢很温馨,十分切合今天的主题。

世上就是有这么多的巧合,郑允浩没有想到这件餐厅的主人会是他最熟悉的人,当主持人隆重地请出老板时,郑允浩听见了金在中的声音。他惊讶地回头,那站在红毯上笑容和蔼的男人,正是他昨天想了很久的金在中。金在中三十五岁了,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那个总是犯迷糊连路都分不清的男孩已经蜕变,穿礼服,打领带,郑允浩怎么也想象不出来金在中正正经经的模样,可现在,一切就在眼前。

是命运又把金在中带到了他身边,可是命运什么都没说,到底该以什么心情,来面对他?

金在中无意中一瞥,却在人群中发现了一张和郑允浩极为相似的脸,他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早就准备好了的台词也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嘴角的笑渐渐淡了下去,金在中赶忙回神,努力平复心情。

致辞完了之后,金在中本可以离开,可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空有一腔热血不知奋斗为何物的小孩子了,他考虑再三,还是从柜台拿了一瓶年份酒,选择去面对。

“一个人?”金在中从身后走来,红酒咚的一声被摆在了桌上,郑允浩看了眼,忍不住笑了。

“破费了。”

“哪里,做活动本来就要花点钱,不然怎么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呢?”金在中一面说着一面熟练地打开了红酒木塞,往高脚杯里倒上,然后递给郑允浩。后者怔怔地看着他,接过了酒,手却一直在揉下巴。

“怎么了?一直这么看着我。”金在中抿了一口,笑问。

“嘶...觉得你变得越来越漂亮了。”郑允浩顾左右而言他,“怎么没看见你女朋友?”

“在家带孩子,有我养着就好了。”金在中咂咂嘴,又问,“你呢?该不会还没结婚吧?”被问到要害的郑允浩差点从位子上跳起来,他咳嗽了一声,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看我像是没结婚的?”

“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我觉得,单身人士好像不太适合来参加我举办的这个活动。”金在中越过桌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豁达,“我们什么交情?你不必跟我遮遮掩掩的。没有就大方承认吧。”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报复我?”话音落下,二人相视大笑,尴尬须臾融化。

“昨天去了以前的餐厅,没想到已经换了装潢,变成宠物店了。”

“是么...”金在中有些不自在,他笑了一下,借口有事要忙之后便匆匆离开。郑允浩用眼神追了几步,最后变成一个人坐在原位上,静静品尝着他送来的醇酒。金在中变了,变得很成熟,很性感。刚才说到餐厅时,从他眼中透出来的躲避,希望不是郑允浩在做梦。有没有那么一刻,你也如我一般思念着你,想拥你入怀,尽管滋味再不如从前。

大雨转小,金在中的餐厅开到了下午活动圆满结束,所有人都散场之后,整个餐厅只剩下郑允浩一个人独坐。金在中叹了口气,认命地和郑允浩一起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一路上,郑允浩义务为金在中撑着伞,金在中想不出有什么可说的,于是两个人聊的都是有关生意的琐事。郑允浩仔细地听着,心里却在感叹,时间...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你打算跟我到什么时候?”金在中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语气中透着不耐烦,顿了顿,郑允浩撑着伞的手一直没动,金在中终于觉得气氛尴尬。

叹了口气,金在中换上笑容,又递了根烟到郑允浩面前,拍拍他的肩膀。

“你不要一副想和我旧情复燃的样子,说不定我会把持不住啦。”潜台词藏得不深,细心的郑允浩点点头,接过了烟之后又顺下了他嘴边的烟。扔在脚下碾了碾,难过总是在这种潮湿的天气下曝露得更加明显。金在中凝视他的脸,那个微笑比哭还难看。

“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了,我以为什么都没了,没想到那家冰淇淋店还在,装修换了,比以前好看。”

“是么?你以前一直不看好那家店,说撑不过两年。是啊,谁都说不准以后的事。”金在中的视线在经历飘忽之后终于有了落脚的地方,进出的情侣都牵着手,捧着色彩缤纷的冰激凌很开心地离开了。切,真无聊...嫌天气还不够冷,非要透支自己的健康。

金在中闷着不说话,手又情不自禁去摸口袋,脑袋里忽然窜进郑允浩那双穿着皮鞋,优雅绅士的脚,把他最喜欢的香烟碾得粉碎的画面。他的手指就这样无力地放下,无法前进。

“你喜欢吃柠檬薄荷味的,我没记错吧。”

“唔,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不过嘛,我不是只喜欢这一样的。”金在中笑了笑,双手插进裤袋中,“你很传统,只吃香草味。”

冰激凌之所以不适合雨天,是因为没有人可以再温暖那被刺激到麻痹的舌头,人一旦离开了爱情,所有的坚强都只会剩下外表。空了的瓶子,是经不起飓风侵袭的。

“我要回家了。”

“恩...好吧。我去买个药,回国之后忘了买。”郑允浩把伞塞进金在中手里,转身拐进巷子里,匆匆躲进一家药房。

两盒胃药捏在郑允浩手中,正如金在中所说,他是个很传统的人,所以连牌子都执着得一成不变。哪怕新牌子的药效再好,他也不屑一顾。

再次走到转角,金在中却不见了。郑允浩躲在屋檐下苦笑,天还下着雨,他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走了,大概...金在中还是非常恨十五年那个决绝的自己。无聊的郑允浩蹲在店铺门外,看着对面冰激凌店门前聚集起来的人群,警车吵吵闹闹地到了,下雨天就是这样很容易出车祸。

颜色熟悉的伞被碾得破破烂烂,可怜地躺在路中央。郑允浩瞥见那个被抬到担架上的伤者,耷拉在外面的手十分白皙,漂亮,他的心忽然被紧紧揪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金在中的手那么小,小得不像一个成年男人的手。他曾经把那十根手指捂在怀里呵护,每次他做这个举动时,金在中都会笑骂他不要脸。那只手没有戴戒指...一点痕迹也没有...

“在中!——”

雨不断地下,世界忽然被分割成碎片,缓慢地晃动,流淌...

郑允浩踩碎水洼中灯红酒绿的城市,冲进人群中紧紧握住金在中冰冷的手,护士和医生吃惊地问他是谁,郑允浩全都听不见。那片残留着血迹的马路上,鹅黄色的冰激凌渐渐融化,薄荷柠檬的气味缠绕在他的指尖,那是种他形容不出来的,非常漂亮的颜色。

你分明...也很怀念记忆的味道。我们一起欢笑,一起呼吸,一起温暖彼此的幸福的记忆。

啪嚓!——

门被转开,小在在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踩着优雅的步子走到门边。猫咪小小的身子很快被巨大的影子笼罩。郑允浩艰难地用腿将门顶上,接着把熟睡中的金在中抱到床上。

今天的车祸让他憔悴到了极点,幸好只是轻微骨折,金在中并没有生命危险。郑允浩不敢想,如果没有金在中他该怎么办,他渴望着金在中的一切,离开他的这十五年,他与行尸走肉无异。

凌晨,金在中醒来的动作惊动了守在床边的郑允浩。睡在郑允浩的床上,金在中有些恍惚。

“我怎么在这儿?”

“你放心,我没有趁人之危哦。”

“你能对一个已婚人士做什么?”金在中嘲笑他的自信满满,想抬手时却发现沉甸甸的,是郑允浩扣着他的手,金在中不解地看着他。

“你还在等我给你戴戒指吧?”

“你胡说什...唔!”金在中闭上双眼,郑允浩的吻放肆地将他困住,久违了的气息让他不知所措。

啪!——

郑允浩偏过脸,半边脸颊已经麻痹,刺痛满满爬上神经末梢。

“在中,我们结婚...”

“凭什么?已经太晚了,太晚了!”

“只要活着就不晚。”金在中忽然拽起他的衣领,狠狠逼视着他,美丽的双眼中噙满泪水。一如当年机场告别时,那个脆弱的他。

“你是谁?!不要以为你可以随意摆弄别人!十五年了,你怎么敢丢下我一个人十五年!你为什么要回国?你走啊!再跟那天一样把我推开啊!”

“我放不开...我怎么都放不开你...”郑允浩紧紧抱住他的肩膀,“放不开放不开...放不...开...”

郑允浩将脸埋在他胸前,哭得像个孩子。爱情钻进指甲中,顺着血管流入心脏,金在中低头把郑允浩的脸从臂弯中扒出来,用没有骨折的手轻轻抚上他眼角的细纹。

“这些...是爱我的年轮么?”郑允浩深黑的瞳孔中,金在中的微笑像圣母一样,散着柔和的光。

天冷的时候,请给我温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