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白首

小说 相约白首
作者:猫咪叫狗蛋
字数:1746
更新时间:2016-02-10 16:21:08

相约到白首

烟堤醉柳,暖风拂面。觥筹交错,绣带当风。江边的风景即使是在夜幕中,也别有一番风味,何况还有交错的精美船坊和那船坊上各色的美人。

高朋满座的诗会,才子佳人,吟风赏月。对着江边的堤岸上,安座次分坐着或有功名或有文名的才子们;另一边轻纱掩映的亭榭中坐着名门闺秀。

这江南,诗会还真的多。孔梁坐在上首靠右的位置,轻握着酒杯慢吟,从关外来到江南,对这里的文风之胜也大感诧异。目光从每一位纵情恣意的书生面上扫过,在自己斜下方的位置停住,那里有一个和他一样在诗会中格格不入的人。对面的人似乎也感到了他的注视,抓着手里的鸡腿,对他露出一口小白牙,他不禁也笑笑,给对方一个回礼。同桌的陈鹏诧异的看看他,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逡巡着两人的表情,这还是孔梁到江南第一次自然的笑出来。

兄台留步,在下陈鹏字万里,我家表兄,孔梁字垂楠,从关外而来,求学于京城德文学院,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哦,两位兄台幸会,在下黄鼎,字礼格。德文学院?小弟日前也将就读此院,今日能在此地见到两位师兄,真是幸事。

哦?那真是有缘。

可不是有缘吗?莫名其妙的在陈鹏的搭讪中成了朋友,把臂同游江南景,喜笑颜颜纵情山水,一日齐到北京城,相互照拂共度四年求学路。读诗书阅人事,求科举问前程。慢慢求学路上,得一知己也是人生快事。

直到他肄业之际,突然决定投笔从戎。

金屋如玉入庙堂,烽火狼烟起苍茫。跨马提刀边塞上,但求一生不虚枉。他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读书知礼仪廉耻,边塞起烽烟,七尺男儿岂能袖手旁观?弃文从武艰难也好,困苦也罢,只求一个无愧罢了。

好一个无愧罢了。

十里红妆,晃花了多少人的眼睛,八抬大轿,惹来多少羡慕的眼刀。花烛高烧,新人对坐。孔梁静默的坐在桌边苦笑,低声叹道,你求你的无愧,我求我的心安。你要跃马边塞,我便为你铺下千里粮道。这今日求的贵女,来日他的粮草补给便更不成问题,也不会让他的军功被人轻易占了去。

边境三年,天下成平。百姓们都说,本朝幸事中,肯定有一桩是,黄将军和孔侍郎。

朝阳初升,辉撒万道,他身着文官服迎他入城。

顶盔挂甲的将军跃马提刀,人如松马如龙,身后跟着百战骄兵。罩袍束带的侍郎双手抱拳,人如竹气如山,身旁站着文官刀笔。马上抱拳,马下拱手,迎,黄将军入朝。

朝会后,他送他南国玉佩,贺他大婚,送他边疆特产到家中,说是送给嫂夫人。孔夫人淡淡的接了礼物礼貌的道谢便转回了后院。他不解的看孔大人,孔大人只说夫人性子冷淡不喜应酬,拉了他的臂膀到前厅把酒言欢。

说边塞风光,说风土人情,他问他,朝中如今如何?孔大人轻笑道,愚兄在,你不必担心。

他问他,是否考虑终身大事?黄将军憨笑摸头,自己的脑袋自己都做不得主,还是不耽误别人了。孔大人笑笑,没说什么。

聚少离多的两人保持着默契,你打仗我给粮。曾经有人问过孔大人,何必跟一介武夫那么客气?怎么一直扶持他?随着那人军功越来越多,他官位越来越大便再没人问过这个话题。

时间如白云苍狗,转瞬即逝,孔大人觉得自己像是昨天才和他见过面,此时再见,又已是经年。

呵呵,你看,你我二人已是满面风霜,鬓角见灰,还要去打?

哈哈,你瞧,我我还是一样身强体壮,不过不惑,继续运粮?

好啊,只要你愿意打,我就继续支持。

行啊,意气风发去,马革裹尸还!

他戏谑的笑,我们这算不算相约白首?孔大人笑而不语。

真的不打算娶妻生子?你家侄子都要参加童生考试了。

不说这个,喝酒!

少年时遇到你,风花雪月的江南美景中,手抓着鸡腿的少年郎,笑的阳光带着他没有的热度。他生性孤僻,不耐交际。于诗文一道也没什么独到之处,所能拿出手的不过是自幼所研习的丹青之术,不过是和生的富贵的表弟来了趟江南,遇到他,方醒悟,男儿在世,总要不枉此生才好。

他身上干净的笑容,带着热度的执着似乎能将人灼伤。孔大人抱着酒坛看着醉倒在酒桌的黄将军,你可知道,百官说,孔大人生性凉薄,偏他就是护着实诚的黄将军,你这个傻子,要没我护着,怕不知会被那家的狼分了去,连皮肉都剩不下。

黄将军看着是醉倒了,这时却翻了个身道,我才不是傻子,你在朝中得罪多少的人?我在边疆待着一日,你便安全一日。

哈哈,痴儿啊痴儿,孔大人说着,也不知是说自己还是说别人。

孔夫人叫了仆从将两人扔到了卧房中,便去准备安歇了。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让人操心。也不知当年那场诗会上,自己是怎么被月色蒙了眼,轻许了十里红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