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小说 我惯的,你咬我?
作者:猫咪叫狗蛋
字数:2863
更新时间:2016-02-07 11:22:57

大舜朝宣和九年,丙寅年秋。历任弘农太守、征西将军的孔贤,击破羌人,大胜还朝。

时,大舜朝第十二位皇帝,惠帝黄鼎在位,亲率百官,出城十里相迎。

孔贤字垂楠,官拜丞相,曾因战功得封侯爵,可谓出将入相,一时人杰。恭谨好学,虚怀若谷。有忠心于上,简在帝心,从无僭越。惠帝曾言,我得孔卿,夫复何求。谥号曰忠。

惠帝,名鼎,字礼格。大舜中兴帝王。少时长于宫墙之外,受百家恩惠。知人善用,善待百姓。勇于武事而不骄,敏于政务而不争。谥号曰惠。

堪称一代君臣相得的佳话。

以上是小说家从史书上摘录下来的,关于他们二人的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与史书用了春秋笔法描述不同,这个故事,更加详实而有趣,且听我慢慢道来。

且说那大舜朝太祖皇帝,号为舜帝子颛顼后裔,自定姓为黄,取舜帝号为国号,推翻暴政,建立大舜国,传至惠帝一代,国祚已延续十数代。惠帝因其母位卑,得以逃脱宫闱,安全长大,顺利继承帝位。相传,忠勇侯孔贤与惠帝相识于微末之时。

大军得胜归来,惠帝出城相迎,大摆筵宴,犒赏三军。惠帝因有政务急需处理,在午后赶回宫中。

“他奶奶的,老子要打孔垂楠的屁股,不就打了个胜仗吗?老子也能打,偏要把老子我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动弹不得。好不容易出个城,还是去看那家伙的得意嘴脸,真是气煞老子!”十九岁的黄鼎,少年意气,一进奉天殿,便跳着脚的冲身边的近侍发泄心中的憋闷之气。他自幼长于宫外,未受约束,如今登基为帝,住在华庭庄严的皇宫中,虽每日锦衣玉食,却只觉憋闷的很。

“陛下,您要自称为朕,不可金口秽言。奴多言,请陛下恕罪!”身边的脸的近侍官陈大官等他发泄了一通后来规劝道。

黄鼎瞪了他一眼,将头上的冕旒晃得哗哗响,踢了踢蔽膝说道:“多话,朕自知,还不快取常服来,将这些换下,朕的龙脖子快要断了!”前面勉强说了两句官话,下面就直接用了白话,摸摸脑门的汗,自觉还是白话说着爽气。

“那老倌,你说那孔贤回来了,朕就给他个文官让他当当如何?”黄鼎换下常服,靠着御座拍打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左腿,漫不经心的道。

陈近侍低垂着头,偷瞄了一眼大王,便没接话,心说,大王您都说定了还问什么,您问我,我也替您决定不了哇。

不日,果然皇帝下旨,授忠勇侯孔贤御史大夫的官职。且说这孔贤孔垂楠出将入相,可谓功成名就,是人却有才能,精明强干,使政令通畅,怜农助商,很得百姓的称赞。然同居官者却多有非议,多言孔贤有战功,军中威望不可小觑。

这一日,惠帝黄鼎正扶于桌案百无聊赖的抖着手上的奏本,便听人通传:谏议大夫陆为求见。黄鼎摆摆手,示意近侍,传。

“陛下,所谓周公恐惧留言日,王莽谦卑未篡时啊,这孔贤号军中魁首,如今位列人臣之首,且其年刚及弱冠,陛下若不加钳制,恐有不敢言之事啊!”老臣说到最后声泪俱下,倒是有一股为国尽忠的架势。

惠帝看看他,拿眼睛示意了下陈近侍。陈近侍便走上前来,将手中圣旨展开念道:“朕受命于天,承太祖皇帝遗德。即位以来,不盛惶恐。今有良臣孔贤助朕扫平寰宇,退外贼者可称英雄,勤勉政务,使百姓安居可称栋梁。此后有出言诽谤者,朕心虽不忍亦不会许。望此后众卿勠力同心,不负朕望。”

“听到了吗?这是明天早朝要宣读的,古有甘罗,十三岁为相。我大舜出个弱冠之年的太尉,并不出奇。没什么事就忙去吧。”惠帝从书案后露出个头来,对着面前茫然的大臣道。这帮作妖的大臣,打量老子,不,打量孤是傻子不成。孔贤绝对是我的死党加铁杆马仔,让他受了委屈,老子的脸往哪里搁?

“皇侄啊,姑姑名下田产虽然多些,但都是先帝所赠,那孔垂楠不问缘由,就分了去,还将我家中仆人带去问罪,这成何体统?”年过半百的大长公主不依不饶的,满头珠翠晃得黄鼎眼发花。我当年吃个猪蹄算过年,你这一身都够百姓活一辈子都用不完,想到那人虽然如今冷峻英气,当年却为了抢一顿饱饭跟欺负他的孩子打架,瘦的只剩骨头,如今也不见胖,便觉面前的妇人更加面目可憎。

“孔贤亲自去的?”大长公主见他面色不对,也不知如何作答,只喏喏的点个头。她这皇侄年岁不大,威严却越发的重了。

“传话给孔贤,以后这些许小事,叫属下去做,别累坏了身体。”这话就是明告诉那些心里有小账的人,孔贤我罩着的,有事来找我,找我也没用。惠帝淡淡的说完便不再理会楞在那里的大公主,自去批阅他的奏折。哎呀,很少见我们陛下这么正常的像个皇帝啊。陈近侍在心里大不敬的腹诽着。

“哎,你说这宫里的孔雀每天这么精心的养着,怎么还没有咱们在宫外吃的土里刨食的鸡好吃呢?”大舜的皇帝陛下,黄礼格大王,坐在自家皇宫的花园里,捧着一个黑乎乎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皱眉苦恼的向身边英气逼人的男子抱怨着。

“因为那时候都是我烤的。”帝国忠勇侯,孔垂楠大司马喝了一口酒,声音不高不低,直戳皇帝陛下的心窝。

“你这家伙,”黄礼格捶了他一下,“嘴巴跟擦了毒药一样。”

孔垂楠嘴角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头慢慢的靠近他:“我擦没擦毒药,你要不要试试看?”

大王的脸刷的就红了,从脖子根到耳朵后面都被红布裹了起来。一国之君怎么能示敌以弱?

“试就试!”唇一触即分,“试完了。”

“哈哈”孔垂楠看着陛下的嘴唇,笑开了,“果然是当了皇帝的人,脸皮早已今非昔比。”

“哼,要不是看你帮朕稳定了朝政,朕也不用如此忍辱负重!”皇帝陛下恼羞成怒的道。

“哦?那陛下大可不必如此。即便陛下不如此,孔贤一生也会青丝变白发,只为酬自心。”他定定的看着黄礼格,告诉他,他的心。皇帝陛下的脸几乎成了绛紫色,他想要躲闪他的眼神,却终究是舍不得的偷偷去看,看到那人脸上的深情换戏谑,恼怒的将手中的“烤鸡”砸过去。

次日的早朝因为皇帝陛下和孔司马昨夜切磋武艺,拳脚无言,不慎伤及体肤而罢朝。

惠帝尚武之名家喻户晓。

“陛下,所谓阴阳之道,天之道。国母之位一直空悬,恐非国之福。万望陛下尽早寻良家女子,荣登后位,母仪天下。”一把胡子的老头说的慷慨激昂,就差说,陛下我家有女初长成哦。

“百姓取妻为操持家务,使男子可以安心养家。陛下无家事,无需立后。”文臣中最先位的大臣出列言道。

谁人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众人望去,之间那人挺拔的后背和高高的进贤冠。哦,众人又都低下了头。这种行为应该被骂佞臣的,有忠义的大臣内心大叫,阻止皇帝立后,就是阻止皇帝有后代,国祚不稳啊!但是看看高坐于上的皇帝陛下,满面的微笑,他们只能把话吞到肚子里。

“朕得孔卿,夫妇何求?”惠帝留这句转身,近侍宣布退朝,留下呆愣的觉得这话好像哪里不对的大臣们。惠帝继宗亲子为嗣终结了此事。

嗯,日光明媚,是遛狗的好时候。黄礼格抱着前几日孔贤孔垂楠送他的小狗,在御花园里撒欢,身后的侍女默契的找个地方自己呆着。皇帝身边只跟着胖胖的陈近侍。

“陛下!”内侍晃晃张张的跑来,“孔司马打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现在正哭着呢。”

“小孩子,不听话就打,不要那么大惊小怪的。”黄鼎打发了报信的内侍,牵着大狗往太子在的方向去。

“孔司马越发不像话了,连太子都敢打了。”陈近侍嘟嘟囔囔的用刚好能让皇帝听到的声音道。

黄鼎停下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惯的,你咬我?”他连皇帝都打呢,那是你没见着!见到吓死你!

我咬你,我又不是狗!陈近侍悲愤的腹诽一脸无赖像的皇帝陛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