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初雪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3898
更新时间:2016-03-05 00:01:50

1892年,我14岁。

“你看啊,那个就是塞缪尔。”

“才14岁的毛头小鬼而已,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哈哈,约翰,你真的是越来越胆小了,真让人瞧不起。”

“你才胆小呢!你难道没听说吗?塞缪尔他协助本家,把克拉克家族给搞垮了!”

“什么?!居然把克拉克家族……?”

啊,又是这样的话语,又是这样的评论。

在很小的时候,我被原本就血缘淡薄的表亲送到了夏芝本家,被当做本家未来的管家培养。我知道我的亲戚已经无力再出钱抚养我,因为他甚至连他自己的孩子都快要养不起了,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在体谅之余,心中也难免会有些怨恨,为什么,就要抛弃我呢。

在本家,什么条件都很好。可是这里终究不是自己的家。而本家的人,则是将我们视作他们豢养的恶犬。我们始终是被他们瞧不起的,在这里,没有允许我们是不能与少爷们相接触的,甚至连眼神的交流都不能。当然,他们也根本不屑于看我们一眼。

我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他们和我一样,也是因为家里太穷,迫不得已才被父母送到夏芝家族来的,只是平时的表现比较平庸,得不到本家的重视。在夏芝,这样的孩子有很多,毕竟这是一个枝叶繁茂的家族,他们需要忠心耿耿的管家与下人。从幼时开始的教导,总是会比懂事以后再灌输要有用的多。

我没有理会他们,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再走了几步,他们的声音就听不清了。

是的,我协助了威尔士公爵的孩子——多力克子爵以及子爵一系的少爷们,将一直以来与夏芝本家为敌的克拉克家族搞垮了。为了这一场战役我耗费了多少心血,甚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为了本家的胜利,我又不得不做出这些,这也是一直以来本家教给我们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闭上眼睛,脑海中还浮现出火光里那个妇人愤恨的表情,显得她是那样地狰狞,两条眉毛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绞在了一起,眼睛睁得很大,就好像下一秒她的眼珠就会爆出来一样。她跪在地上,用力地朝我脸上吐了口口水,大声嘶吼道:“魔鬼,你会下地狱的!我诅咒,我诅咒你们夏芝一家都下地狱!”

哦,忘了说,我从来都不信上帝。

我抽出叠得整齐的方巾,把脸上的唾液擦了干净,扔进了大火里,然后掏出腰间的手枪,干净利落地朝着她的脑袋扣下了扳机。

如果有上帝的话,那他会舍得让他的子民这么辛苦地活着吗。

这太可笑了,不是吗?

回过神来的时候,象征着权力的夏芝一族家徽赫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定了定神,抬手敲了三下面前的大门,不快不慢,力道正合适。我知道那个作为夏芝一族的最高存在,那个所有罪恶的根源就在这道门后面,而现在,我需要见他。

“公爵。”

进了门之后,我低下头,摆出一副白痴且可笑的低姿态。或许有的蠢货会说,能见到威尔士公爵,真的是作为夏芝管家一辈子的殊荣,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可以,给我一把手枪,我会先把这个老头儿给毙了,再开枪自杀。

“不用这么拘束,孩子。”他示意我直起身子来,我只得照做。其实这个老头儿看上去很慈祥,就像周日上午会在泰晤士河畔的长椅上懒洋洋地看报纸的老爷爷。但我知道他的所有事迹——对,被夏芝家族称赞为“光荣”的,让夏芝一族更加辉煌的事迹。简直肮脏的就像散发着臭味的下水道,让人作呕。

“你做的很好,孩子,在对付克拉克家族的时候,你的事情我都听多力克这孩子说了。”威尔士坐在那把看上去柔软而又舒服的椅子上,他傲慢地夸奖,“有了你,夏芝一族真是有了一个可靠的臂膀。”

“公爵过奖了。”

我垂下眼睛。得到胜利后切忌骄傲自满,否则下一个死的就会是自己,这个道理我也明白。从小到大,身边有多少人就是因为不明白这个所以丧了命,我又怎么可能会和他们一样傻。

“塞缪尔·彼米兰特,恭喜你出色地完成本家的测验,成为本家真正的管家。”威尔士装腔作势,拍了几下手,“不过现在,还有一个更艰巨的任务在等待着你,我相信只有你,才可以更为出色地做好它。”

老奸巨猾的东西。

是,是的,在本家,我们就是让这些人肆意压榨的存在。他们会一直利用我们,直到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为止。像我一样的孩子,会在本家接受至少七年的培训,最后完成本家下达的一个测验,只有测验结束了才能够成为夏芝真正的管家——这也意味着我们的身份会有提高。只是测验的难度也有区别,你完成的测验的难度,也会成为你地位的标志。像我,协助子爵打倒了原本不可能倒下的克拉克家族,则是被定性为S级任务,那么我的身份,将会高于其他的下人。

按道理来说,我是这一期中最为出色的人了,威尔士不应该把我留在本家为他们所用么?为什么还会派我做其他事情。我还困惑着,就听见威尔士公爵公布了谜底:“夏芝旁系,即蓝道夫一族,是对本家图谋不轨,极度威胁本家的存在。我把你派到旁系去做管家,你要看好旁系的少爷——谢尔特·夏芝,并且定期汇报他的所作所为。明白了么?”

上次对克拉克家族便是让我去做了奸细,这次还要故伎重演么?

我只想笑。

“是,公爵。我不会辜负您与本家的期望。”我对威尔士行了一礼,说出来一句让我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语。威尔士这个老家伙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挥挥手让我退下了。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远离这个令人反胃的地方,现在看来,是我的期望太高了,也太不符合实际了。

黑暗与罪恶,它们本就是同根而生,相互缠绕,而我就是可悲的、在泥沼中苟延残喘着的生命,不是被黑暗浸染,变成一样的污泥与黑暗,就是被它们吞噬,淹没,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自己的痕迹。

当然,我会选择前者。

从本家出来后,我便想着出去透透气。这里的气氛太压抑,我想我大概有些承受不了了。外面一下子就冷了起来,天雾蒙蒙的,好像要下雨。我扣上了风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拨了拨有点散乱的头发。

泰晤士河的水看起来就很冰。我这样想着,其实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快要到一年中最冷的日子了。长椅上没有悠闲看着报纸的老人,岸边也没有开心玩耍的孩童。一切都像是死亡路过之后的荒凉,静悄悄的。只是偶尔会有马车经过,奔跑的声音和轱辘碾过的声音,匆匆奔过,再也没有痕迹。

就连呼一口气,都可以看到一团白雾。

沿着泰晤士河往前走,忽然看到了一只明黄色的、蜷缩在桥脚的小猫。我快步走了过去,看到它光滑的皮毛和鲜亮的毛色,就像是这灰色的世界里唯一一点明亮的色彩。

在这里的话……是会冻死的吧。

想了想,最后我还是伸手把它抱起来,可是这只猫太听话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啊,太听话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连身体都已经凉了,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我还是选择,在泰晤士河河岸边的一棵柳树下面,挖了一个小小的土坑,把这只小猫的尸体放了进去。它还那么小,那么美丽,可是这个幼小的生命还没来得及绽放便凋零了。我不知道在处理问题时素来以冷血为本家人所称赞的我为什么会这一次心软到这种地步,只是看着小猫的尸体,心中隐隐的,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我堆成了一个不大的小丘,然后取下了脖子上戴着的十字项链,插在了土丘的最顶端。

我不信上帝,但是此时此刻,我还是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

“阿门。”

三日后,我来到了夏芝旁系。

他们的家是在郊外,一个被称作“艾伦庄园”的地方。其实不管是哪儿,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是一样的不是么?他们都是夏芝一族的人,都是流淌着同样血液的、活生生的令人恶心的人。或许我到了之后,还不如在本家活得好。我在心里这样想着,看着马车外的向后略去的景色,心里也逐渐被厌恶所填满。

大概这一生,都要这样,不会解脱。

我也知道,我只是本家养的一条狗,仅此而已。

在临走前,我小声地问本家门前的那条说不上种类来的看门狗:“你说对吧,贝克?”

天色就像三天前一样灰蒙蒙的,这几日伦敦的天气都不是很好,只是仔细看过去,才发现天上有些细小的雪花落了下来。

……下雪了。

在1892年的第一场雪里,我来到了夏芝旁系,也就是谢尔特的家。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本来黑暗的日子,居然会因为他而改变,而充满了阳光。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老爷,夫人,小姐,我是塞缪尔·彼米兰特,是通过了本家测验的管家。从今以后,由我来负责旁系的生活琐事。”进了厅,便看见我未来的三位主人。我向他们行了礼,就看见旁系的小姐想看又不敢看我的样子,脸庞红红的,很可爱。

不,旁系中除了这位小姐,应该还有一位少爷才对。

正当我用余光搜寻着这位漏网之鱼时,就听见蓝道夫老爷有点气急败坏的声音:“谢尔特他又跑哪儿去了!”

“老爷,少爷在花园里种花,说是新买了苗,这次一定要种活。”

……种花?

这个少爷倒是蛮有意思的。

看着蓝道夫老爷往花园里走的背影,我也跟了上去,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熟悉一下艾伦庄园的布局结构,以后也好方便做事。这地方挺大,蓝道夫老爷七拐八弯,走了挺远的距离,才找到花园的具体位置。

我刚一踏进去,就看见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年,正在花园里挖土的背影。他不时用手背擦额头上的汗,因为是背对着门的,所以看不见他的样貌。

“谢尔特!”

“嘿,爸爸!”听到声音,男孩儿兴奋地转过头来,他的脸上都是汗和泥土,弄得有点脏了,他脸上的笑让我一愣——这样的笑容,我从来都没有在本家见过。

蓝道夫走过去,朝他背上呼了一巴掌,可却是亲昵的成分居多。谢尔特笑得更开心了:“爸爸,这次的花一定会种活的,相信我!”

“你这小子。来,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蓝道夫把谢尔特带到我面前,为了表示尊重,我弯腰对他行礼:“少爷,我是新来的管家,塞缪尔·彼米兰特。往后,将由我来照料您的生活。”

“哦哦,你就是新来的管家啊。不用这么客气啦。”我听见了他的笑声,就像阳光一样,温暖而又爽朗,“你好,我是谢尔特,很高兴见到你。”

他笑着,朝我伸出了手。

那样无暇的微笑。

那样干净的面孔。

似乎就在那一刻,我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谢尔特。

对,谢尔特。

只是我从来没想到,那个笑容,那个人,在不久的将来,就是我的全部。

PS《彼米兰特的影片》到这里全部结束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另一篇小说《S大剑三官协轶事》还在继续连载中,欢迎戳进~

上一章:【八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