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3142
更新时间:2016-03-01 23:18:04

巴黎的夏季也很温和,不热不燥,让人觉得很舒服。谢尔特拿着新鲜印刷出来的《巴黎日报》浏览着,塞缪尔推着早点车走到桌旁,在谢尔特面前放下了牛奶与三明治。

“您应该换些更有营养的食物。”塞缪尔责备道,早餐是谢尔特指明要的三明治,“这些食物可不能给您提供必要的营养物质。”

谢尔特一脸傻笑,企图蒙混过关:“这不是能节省一些时间嘛…现在电影正在重要环节,我还得再看一遍剧本。”

塞缪尔轻叹一口气,觉得自己简直拿这个男人没办法。

而且,今天还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谢尔特的生日。

……不过看青年忙成这个样子,一定早就把生日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您以后挑选早餐的权力被剥夺了。我会和萨拉说清楚的。”年轻的管家语气强硬,“您必须服从。”

谢尔特耷拉下脑袋:“哦。”

“塞缪尔,你看这个。”他扬了扬手里的报纸,脸上的表情突然亮了起来,“《巴黎日报》说我们的话剧反响极好,为电影造势了呢!感觉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塞缪尔看着青年脸上纯真的笑容,心里突然暖了起来。

“是。我相信电影推出后上座率一定会更高的。”

“夏洛蒂做这部片子的艺术监督,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谢尔特抿抿嘴唇,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一面,他也只在塞缪尔面前展现,“等生意越做越好之后,我们就回英国拿回我们自己的东西,过想过的生活…你说好不好?”

“一切听从少爷的吩咐。”

年轻的管家毕恭毕敬。

“少爷,还有一件事想和您说。”

“嗯?”

“您昨天让我去查的巴斯蒂特的事情,我查出来了。”塞缪尔拿起精致的小壶为谢尔特斟上了牛奶,“巴斯蒂特说他根本就没有主动挑起事端,他一个人在喝闷酒,是其他人主动挑事的。我还去了他那晚去的酒吧询问情况,目击者的叙述基本上与巴斯蒂特的描述一致。”

“……是有人主动挑起事端?”谢尔特敏锐的嗅觉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难道,就这么巧合……?恰好是我们要表演的时候把巴斯蒂特打成重伤?”

塞缪尔笑笑:“少爷,您认为呢?”

“不管怎么想,最后都会怀疑到肯特身上吧?但是奥兰多说他很厉害,那么……应该不会做出如此简单的举措啊?”谢尔特思考着。

“也有可能是肯特不屑于去做吧。”塞缪尔看着谢尔特喝掉杯中的牛奶,“根据奥兰多叙述的那天情况以及所掌握的资料来看,肯特是属于极度自傲的一种人,如果他瞧不起你,那么是不屑于与你争斗的。”

谢尔特吃下最后一口三明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无妨啊。”

塞缪尔略略有些惊讶。

谢尔特抽出手巾仔细地擦了下手:“不管肯特那边是什么态度,我们自己认真对待就好。这次,我绝对不允许任何闪失出现。”

塞缪尔发现谢尔特真的成长了。

现在的谢尔特身上,真的有着那种决策和领导的风范,这正是以前的谢尔特所缺失的。或许是在巴黎经历过太多事情了吧,能将一个人的意志打磨的,也只有困境了。

“塞缪尔,我吃好了,准备出发吧。”谢尔特将餐巾解下叠好放到桌子上,“接下来的电影,才是重头戏。”

“是,少爷。”塞缪尔回答道。

怀中的牛皮纸信封烙得塞缪尔心口都发烫,他隔着布料按了按左胸的位置——那是他放置信封的地方,轻轻笑了下。

“埃里克,你去把这份最新的剧本交给夏洛蒂审核,然后把结果告诉我。”

“少爷,您需要小姐在多久之内做完这项工作?”红发少年也穿起了西装打上领带,竟然意外地英挺。谢尔特想了想:“两个小时。我必须今天就将这个剧本发下去。”

埃里克现在兼职谢尔特的秘书与公司的项目管理者,曾经稚嫩的少年也成长为可以让谢尔特放心的管理层,来替谢尔特分忧解难了——谢尔特撑着下巴,用赞许的目光打量着埃里克:“去吧,埃里克。”

“是,少爷。”埃里克鞠了一躬,拿着文件就往门外走。刚要伸手开门的时候,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了——

“小谢尔……”门口的人刚要叫出谢尔特的名字,但一看到门口的埃里克时,立刻就哑了火一般,“……”

埃里克毫无表情地低下头,从那人身边走过去:“抱歉,请让一下。”

安德鲁愣愣地看着埃里克与自己擦肩而过。但他脸上的呆滞只持续了约一秒钟的时间,在谢尔特投来询问的目光之前,他就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哟,小谢尔特,让我看看你在忙什么,嗯?”

谢尔特拿着听筒,正忙着与电话那端的人联系着什么。安德鲁仔细一听,还是关于新电影的事项。

谢尔特实在是太重视这次的合作了,安德鲁能够看得出来,以当今市场的走向,如果谢尔特这次真的能用这部电影去开拓法国电影界的大片荒地的话,那么今后,他将掌握法国电影的主导权。

“你这是又遇到什么新鲜事情了吗?”谢尔特挂掉电话之后,瞥了一眼安德鲁,“很兴奋啊,看来一定是好事情。”

“嗯哼。”安德鲁耸了耸肩,把手里的一张皱巴巴的纸扔到了谢尔特桌子上,“你自己看。”

“这是什么?”谢尔特好奇地拿起来迅速浏览着,“……比赛?”谢尔特看到这两个字时,念出了声。

安德鲁悠闲地走到谢尔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对啊,比赛。法国为了支持新技术的发展,所以举办了这场比赛。”

“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个消息?”谢尔特愈发感兴趣了。

“政府啊。”

安德鲁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上一杯咖啡——谢尔特有时候觉得,安德鲁比自己更加熟悉这个办公室,每次来都会弄出许多他自己都不知道有的东西。黑咖啡太苦了,安德鲁喝的时候频频皱眉,却还是强忍着自己咽下。谢尔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老伙计,没想到你还有这能耐。”

安德鲁撇撇嘴:“你可别太小看我啊,小谢尔特,我可是很厉害的呢。”

终于,安德鲁喝咖啡苦的样子连谢尔特都看不下去了:“我说,都苦成这样了你还喝什么啊?别折磨自己了。”

“我在习惯这种味道。”安德鲁甩了甩栗色的头发,将鼻梁上的眼镜架得高了一点,“其实味道也挺不错的,嗯。”

谢尔特的脑袋里忽然闪过了什么。

刚才总觉得安德鲁喝黑咖啡的样子很熟悉,但是总是想不起来为什么。

但是刚才,谢尔特终于想到了。

——喝黑咖啡,是埃里克的习惯。

谢尔特看着面前被黑咖啡苦得表情扭曲的脸,心里就像揉进了一把黏液,有着说不出口的一种粘稠的感觉。

两个人的事情,谢尔特是有所察觉的。但是谢尔特觉得,既然是他俩的事情,那么自己能不插手就不插手。有的时候,做一个无知的旁观者,也未尝不可。

“哦对了,小谢尔特,还有一件事。”喝着喝着,安德鲁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夏芝本家名下的公司,吞并了几家中等企业哦。”

这个消息立即引起了谢尔特的警觉:“……怎么回事?”

“我安排在那边的眼线有了动静。”安德鲁忍下胃里翻腾的酸意,强迫自己喝下杯子里剩下的黑咖啡,“肯特故意压下了这个消息,如果不是我特意在其他企业中安排了眼线,那么这次吞并真的有可能逃过我的眼睛……肯特查清楚了所有我拥有股份的企业,他的吞并全部避开了这些企业,就是为了不让我发现。不过最后还是被我知道这个消息了。”

谢尔特给安德鲁投来赞许的目光:“多亏有你。”

“先别急着感谢我,想想你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安德鲁欣然接受了谢尔特的感谢与赞许,“这个比赛我想肯特早晚都会知道,既然他的目标是击垮你,那么在这个比赛上一定会下手脚。而且是孤注一掷。”

他说的这些谢尔特都明白。

肯特的骄傲与自负让他只允许自己做出一击。而这一战,要么彻底击溃谢尔特,要么将自己推下悬崖。

“肯特堵上了一切。如果这一战你赢了,那么本家最大的战力就会消失,这时候再向英国皇室投递证据,扳倒本家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你将会称霸法国最大的电影市场。”

“如果输了,那就不止这么简单了。肯特一定会动用自己的所有力量来让你……生不如死。”

谢尔特静静地听着安德鲁的分析,可怕的是,在这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时间,他的心里竟然是从未有过的冷静。

不会输的。

不仅是因为他相信自己,而且还因为他相信他身边的所有人。

“那就更需要将这部电影做好了。”谢尔特翘起嘴角,朝安德鲁扬了扬手里的剧本,“你要不要一起看?这是我最新写出来的。”

看着谢尔特的笑容,安德鲁也轻笑出声:

“既然你都这么拜托我了,那我就看看吧,小谢尔特。”

上一章:【六十九】
下一章:【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