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3094
更新时间:2016-02-29 23:16:48

之后的几日,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肯特来到巴黎之后却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就像石子落入水中,仅仅起了几圈波澜,之后便直直沉入水底。

自从那天奥兰多和夏洛蒂被驱逐出了本家,他们与本家再无任何联系。但当谢尔特查询公司股份情况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了肯特将所有的股份都留给了奥兰多和夏洛蒂,他一分都没有拿走——他放弃了莱菲布勒家族公司,或者说,他不屑一顾。

他放弃,是说明这个公司的价值在他眼里小到可怜,他没有必要为了这一部分股份与谢尔特搏杀,与其这样,还不如显示一下自己的“大度”,将股份直接扔给奥兰多和夏洛蒂。

谢尔特知道,自己的阅历在这个身经百战的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但是肯特的行为,就是在向谢尔特挑衅,他用极度自信甚至自负的态度,来给谢尔特下了一道宣战书。

奥兰多和夏洛蒂就这么在蓝佩家的别墅里生活下来,一家人过得和和睦睦,有的时候安德鲁也会过来凑个热闹,只是每当这个时候,谢尔特就会找不到埃里克。而当安德鲁走了以后,埃里克又跑了出来。

话剧排练得一直都很顺利。每场排练的时候谢尔特总会在最后一排的靠墙角落里发现一个观众,这个人似乎认识布鲁诺先生,而且也很喜欢这场话剧,所以每场排练都坚持来看。这让谢尔特很受鼓舞。虽然座位离得很远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他在最前方观看排练,而那个人坐在最后——但是有一个如此坚持的观众,谢尔特莫名就觉得很安心。塞缪尔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现在这种平稳但是幸福的生活差点让谢尔特落下泪。

他想要的一直都只有这些。

但是他知道,只要一日不彻底打败本家,那么本家便一日不会善罢甘休。想要真正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那就用自己的实力,彻彻底底地摧毁本家。

距离话剧上演还有三天时间。

剧院各处已经做足了宣传,剧院里各个地方都贴上了海报,谢尔特也打通了《巴黎时报》那边的关节,对本次的话剧展开了倒计时。全巴黎的人都对这部即将要上演的剧充满了好奇。

谢尔特和塞缪尔准时来到了剧院。谢尔特向后排扫了一眼,发现那个观众还在。这位孤独的欣赏者的存在令谢尔特鼓足了劲,哪怕就是为了这个观众,谢尔特也发誓要让这幕话剧完美展现。

演员基本上已经到齐了,大家都在场上或是尝试走走场或是两三人一起对一下台词,谢尔特扫视了一圈,发现最重要的男主角居然没了身影。他刚想到后台去找布鲁诺先生问一下时,就看到小老头慌慌张张地朝他大步了过来。

谢尔特心里咯噔一下,他赶紧走上前迎了上去。

“布鲁诺先生,这是怎么了?”

成天笑眯眯的小老头一脸哭丧着的表情,他有些干枯的手紧紧抓住谢尔特的胳膊:“谢尔特,巴斯蒂特他出事了!那个小混账在酒吧和人冲撞起来,结果动了手,最后重伤进了医院啊!”

布鲁诺先生的话仿佛一道打在谢尔特耳边的惊雷,震得他耳膜发痛。

“您别慌张,一定有办法的。”谢尔特心急如焚,他自己也知道,只有三天时间了,到哪里去找演员,既要能背下台词,还能有巴斯蒂特那样饱满的情感?而且只有三天的工夫,如果一旦是比较有心的演员,一定会在这个时候狠狠敲上他们一笔!

这事难办了!

“布鲁诺先生,麻烦您去找一下巴黎所有演技好的话剧男演员名单,我们一个一个人来对照。”谢尔特冷静下来,忙吩咐布鲁诺,“着急是没用的,我们必须要找到解决方法。”

“好。”

谢尔特皱起眉头,看着布鲁诺先生匆忙离去的背影,又转头看向台上。

现在就算把巴斯蒂特抓回来杀了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冷静下来思考之后的对策。谢尔特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下巴,陷入了沉思。旁边的塞缪尔等待着他的吩咐。

“喂,请问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身后忽然有个陌生的声音响起。谢尔特转身,看见那个观众从角落里站起了身,手扩成喇叭状放在嘴边朝他们喊道。

谢尔特用手势示意他过来,那人歪了下头,然后朝他们走了过来。

当谢尔特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看看塞缪尔,再看看那个走过来的观众,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当塞缪尔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他愣住了。而那个人看清他的模样之后,刚要迈出的腿僵在原地,两个人的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个人……

这个人的长相,与塞缪尔,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除了身材比塞缪尔瘦小一些,身高和谢尔特差不多高,脸部看起来显得更加稚嫩之外,与塞缪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你好……”那个人呆呆地说道,眼神却还是停留在塞缪尔脸上,“我……”

三个人在同一时间沉默了。

还是塞缪尔最先回过神来,他有礼地向青年介绍道:“您好,这位是莱菲布勒家族公司的董事长,也是本次话剧的赞助,谢尔特·蓝佩先生。我是蓝佩先生的秘书,塞缪尔·蓝佩。”

那个人一脸大梦初醒的样子,慌忙把手伸了出去:“你们好,我是来自英国的辛普森·彼米兰特,这次是来法国旅游的,很高兴认识你们。”

谢尔特已经伸出了手,可在听到那个人的姓氏之后,他震惊了。

这个人……姓彼米兰特?!

谢尔特侧头去看塞缪尔脸上的表情,那个男人冷淡的脸庞上第一次出现这么多五彩斑斓的颜色,看得谢尔特只想翻白眼。

只会出现在文学作品中的情节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的生活之中——不用去猜了,谢尔特敢百分百肯定,这个人就是塞缪尔的弟弟,但是塞缪尔并不知道他的存在。或许是塞缪尔被送到本家之后他的父母又生了一个孩子,但是所有的事情,塞缪尔一概不知。

塞缪尔的脸色逐渐恢复了正常,但是谢尔特隐隐约约地能感觉出来,他似乎不太开心。

“我刚刚……看你们好像出现了点问题,不知道自己能否帮的上忙?”辛普森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同样对塞缪尔充满了好奇,但眼下的这个时间,并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

“是这样的,我们的男演员出了些事情,无法在三天后表演,所以情况比较紧急。”谢尔特解释道,他默契地岔开了话题——他能感觉到塞缪尔现在真的很不愉快——“谢谢您的关心,但我想这件事情您好像帮不了什么……”

“不,我可以的。”青年听到谢尔特说是男演员出了问题时,嘴角扬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他打断了谢尔特接下来的话语,“蓝佩先生您有所不知,我就是话剧演员,而且在英国皇家剧社工作。来法国游玩时正好看到你们隆重推出的这幕话剧,于是便天天来观看你们的排练,台词几乎都能背的下来了——这件事,我一定能帮上你们的忙。”

令人震惊的事接二连三地出现,谢尔特已经不能用言语来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他回过神来,对塞缪尔说:“塞缪尔,你去后台把布鲁诺先生叫回来,顺便再帮我那一份剧本给辛普森先生看看。”塞缪尔点了点头,离开了这个令他尴尬的地方。

直到看见塞缪尔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谢尔特回过头来看着辛普森:“不好意思我还是想问您一下,您的身世?”

辛普森一脸了然的表情:“我是家里独子,父母没有和我说过我有哥哥这种事。”

“……这样。”谢尔特笑笑,“我向您坦白,塞缪尔在跟了我之后改过姓,之前他和您一样,也姓彼米兰特。我想,我的意思,您是明白的吧?”

辛普森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原来是这样……”

“您最好,还是询问一下您的父母。毕竟弄清楚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谢尔特收回目光,声音低沉,“塞缪尔的身世比较曲折……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让他见见自己的家人的。您与他长相如此相似,我不相信你们两个人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好的,蓝佩先生,我知道了。”辛普森是个很有礼貌的青年,和谢尔特说话时一直都保持着微笑,“我一定会问清楚父母的。”

这时,塞缪尔带着布鲁诺先生回来了。

虽然在后台,塞缪尔给布鲁诺先生说过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可布鲁诺先生来到现场时,还是被两个人的长相给吓到了。

“这……这……”小老头有些结巴了,谢尔特无奈地笑了下,给布鲁诺介绍到:“布鲁诺先生,这位是英国皇家剧社的话剧演员辛普森·彼米兰特先生,彼米兰特先生,这位是巴黎大剧院的经理,布鲁诺先生。”

两个人握手之后,谢尔特将剧本递给了辛普森:“那么,彼米兰特先生,就麻烦您了。”

上一章:【六十七】
下一章:【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