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3027
更新时间:2016-02-29 23:15:55

奥兰多和安德鲁的行动效率是非常高的,打完电话后的三十分钟之内,所有人都到齐了。四个人坐在一楼最里面的一个小型的会议室里,塞缪尔站在谢尔特的斜后方,也参与了这场会议。

“刚才奥兰多接到的确切消息,大家都应该已经知道了吧?”谢尔特开口再次确认一遍,夏洛蒂点头表示明白,“亚伯拉罕的死亡使本家失去了一位优秀的继承人,所以这一次,一定会迎来一个比亚伯拉罕更加凶悍的角色。这一场战役,势必更加难打。”

本家的继承权引起的争纷根本不是谢尔特这样的旁系可以明白的,可就算这样,谢尔特也能想象出这究竟是怎样浩大的一场战争。兄弟,叔侄,各自提防,各自为营。一切人都是不能信任的,只有把权力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稳妥的选择。

在本家里,像奥兰多这样不热衷于权力游戏的,才是真正的极少数。那份权力所带来的诱惑太巨大,没有多少人可以抵抗得了。

塞缪尔为在座的诸位都添上一杯牛奶,虽然和这气氛不太符合,但是考虑到已经是冬天夜晚的缘故,牛奶还是会比咖啡更加温暖一些。

“亚伯拉罕叔叔已经是本家很厉害的人了,也是继承权的热门人选之一。”奥兰多沉思着,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圆,“明天会来的人到底是谁?我怎么问,本家都不告诉我。”

“喂,我说啊,在这里担心谁来谁不来又有什么用?与其担惊受怕的,还不如好好准备一下自己应该干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个应对的方法。”

安德鲁的心情似乎很不好,说话都隐隐带了些戾气。谢尔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得知了本家要再派人来法国的消息,除了这件有关于阿黛拉的死似乎再没有什么事可以牵扯到安德鲁的神经。可是有种直觉告诉他,安德鲁的坏心情,好像并不是单纯因为这个。

奥兰多笑了:“这么说是没错,但是我们总要讨论一下详细的对策吧?”

安德鲁斜了斜嘴角,并没再说话。

眼看着气氛就这么坏下去,谢尔特赶紧打了圆场:“好了,都听我继续说。现在我们还有一件不确定的事,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

夏洛蒂和奥兰多互相交换了下目光,然后摇了摇头。

“日记。现在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是,本家究竟知不知道我已经拿到日记这件事。”谢尔特喝了口牛奶,香醇的甜味让他放松了一点,“至此,路就分为两条。假设一,本家不知道我已经拿到了日记,即亚伯拉罕那是个人行动,并没有上报给本家——那么夏洛蒂现在还是安全的,应该可以继续待在本家。但是第二种假设,本家已经知道了我拿到了日记,那么他们一定会清楚夏洛蒂已经‘叛变’他们了,如果这时候夏洛蒂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留在本家,他们一定会对夏洛蒂下手的。”

小姑娘的脸色唰地一下就变白了。

“谢尔特,我……”

“你想说什么,夏洛蒂?你是不是想说没关系,就算是这样你也可以保护好自己?”谢尔特的话语突然变得锋利起来,“这不是小孩子玩游戏,夏洛蒂,这是拿你的生命开玩笑。”

小姑娘的头垂下来,很显然,她让谢尔特说中了心思。

“所以现在的处境,就是进退两难了吗?”奥兰多上来接过话,“如果夏洛蒂现在就搬到蓝佩的别墅来住,那就是摆明了背叛本家,那么我可能洗清自己的嫌疑吗?谢尔特,这件事你想过没有?”

奥兰多的话突然给谢尔特提了个醒。

他光想到如果夏洛蒂被本家发现之后会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可是他完全没有去考虑奥兰多——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是相信本家不会把毒手伸向自家的孩子的,可是在经过这么多之后,谢尔特怀疑,有什么事情是本家做不出来的?

如果一旦夏洛蒂轻举妄动的话,那么奥兰多也会遭殃……连带着奥兰多远在英国的父母亲人,以及自己和夏洛蒂的母亲,这么多人,本家估计一个都不会放过。

谢尔特十指交叉,逐渐握紧了手指。

这种境地,简直都让他想摔东西了。

“这个时候,不是说你想不想把夏洛蒂撤走,而是你不能。”这时,许久没说话的安德鲁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锋利的一刀直接看到谢尔特的心上,“不是我说话难听,而是事实就是如此,你只能接受。”

谢尔特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低着头的夏洛蒂,心里就像被绞着一样痛。

夏洛蒂可是他唯一的妹妹……

可是,又怎么可以因为他一个人的妹妹,就让奥兰多也冒着丧命的风险?这太自私了!

“夏洛蒂。”接下来的话,谢尔特只觉得连说出口来都困难,胸口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怎样都挪不开,“我希望……你可以暂时先呆在本家观察情况。如果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会立刻把你和奥兰多接到蓝佩家这里。”

夏洛蒂呆了一下,脸上的委屈散去,随即绽放了一抹微笑。

“谢尔特,你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无比庆幸自己的这个决定。”

“那就,这么决定了。回去之后夏洛蒂和奥兰多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此外仔细观察本家新来的人,不要让他发现什么端倪。明天开始,我们的联系就要相应地减少一些了。”谢尔特思考了下,“还有,你们两个今晚上不要一起回去。奥兰多你绕一下远路,等夏洛蒂回去后再回家。”

奥兰多当然清楚这是为了不让家里的监视者起疑心,点头答应了。

谢尔特看了一眼对面的安德鲁,他不知道安德鲁这是怎么了,这个大少爷怎么会是一个让不良情绪主宰自己这么久的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谢尔特最终还是忍了一下,没有问出口。

“其实安德鲁说的是很对的,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现在应该好好准备一下自己应该做什么,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有方法应对。”谢尔特继续之前的话题,“莱菲布勒的公司里,不会允许本家再做什么手脚了,本家应该会选择其他方面来对我进行打击。”

“嗯。”

“打击的手段太多了,你永远都不知道本家派来的人会做什么。”安德鲁笑出声来,“更别提什么提防他了。”

“不过别怕,出什么事还有我在呢,你怕什么。”

安德鲁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可怕起来,就像亮出毒牙的蛇,趁人不备时就会一口咬上来,然后在敌人的要害处瞬间注入剧毒。

“……说的也是。”谢尔特捧起杯子,“反正让·雷诺大少爷永远都有办法。”

虽然安德鲁的语言是最轻挑的,但是他却是所有人中最有能力的。所以他的话,谢尔特从来都不会去怀疑。

“再就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快点回去吧,太晚的话会不安全。尤其夏洛蒂还是女孩子,我总归是不放心的。”谢尔特冲他们点了点头,“晚安,各位。”

众人纷纷回了“晚安”,谢尔特就让埃里克把他们送出去,可埃里克却好像没什么精神。谢尔特有些疑惑,明明下午还是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也没想太多,塞缪尔已经将会议室给收拾干净了。谢尔特觉得头有些痛,便提前上了二楼的卧室。

卧室虽然离得比较远,但也是冲着蓝佩家的大门的。谢尔特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旁看着夏洛蒂和奥兰多先后上了车,车灯一亮便开走了。可是门口居然还停了一辆车迟迟不肯动弹。谢尔特一看,居然是安德鲁的。

视线再往旁边一扫,发现安德鲁站在车门的地方,正直视着站得远远的埃里克。

……这两个人,究竟在搞什么?

谢尔特正疑惑着,就看见安德鲁一步步朝埃里克走了过去,伸手将埃里克拥入怀中。

什么……?!

谢尔特觉得自己有些不能消化眼前的场景了,然而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埃里克像是很用力地从安德鲁的怀抱里挣脱了,还朝安德鲁的脸上打了一拳!

上帝,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一拳似乎打的很重,安德鲁的头重重地偏向一边,就连在窗户上看着的谢尔特都觉得疼。虽然之前谢尔特在给安德鲁打电话的时候就挺想揍他的,可是当拳头真正落到安德鲁身上时,谢尔特却忽然有些心疼他。

他看到安德鲁抬手擦了擦嘴唇,似乎对正在气头上的埃里克说了句什么。

离得太远了,而且天也黑了,看不到安德鲁的唇形,完全不知道他对埃里克说了句什么。

可是这句话却让本来要走的埃里克僵在了原地。安德鲁快走到埃里克的身边,顺势牵起了他的手,然后紧紧裹进掌心里。

后来,两个人好像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只是维持了这个牵手,许久。

上一章:【六十四】
下一章:【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