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三】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4680
更新时间:2016-02-28 22:15:27

谢尔特再次争取到一单非常大的合作,这一次是航星公司联手莱菲布勒家族公司以及其他三家小企共同合作制作一部电影。

股东大会进行得异常顺利,没有了亚伯拉罕的牵制,会议几乎是一边倒的局势——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没有人再敢与谢尔特对着干,这位年轻的董事已经充分地展现了自己的实力。会议很快就通过了合作的合同,谢尔特实际上已经掌握了公司的最高权力。

会议过后,夏洛蒂说想去未来的家看一下,谢尔特微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同时在心里自责没有尽到做兄长的义务,如此委屈自己的妹妹,这是十分不应该的。

因为塞缪尔还要留下来处理一些事情,所以就由谢尔特先开车带夏洛蒂回了家。一下车,姑娘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鸟一样飞到了院子里,小孩子一样左顾右盼。谢尔特看着她开心的笑容,觉得好像一下子倒流回了他们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总感觉家里的一切都好熟悉,我一定是来过这里吧……”夏洛蒂兴高采烈地转了一圈,停在谢尔特面前,“能和你一起回来,我真的很开心,谢尔特。”

听着妹妹的话,谢尔特心里却小小地伤感了一下。

他知道,妹妹觉得这里眼熟的原因是他把所有可以改变的事物都改成了和艾伦庄园差不多的式样,但是距离艾伦庄园的原貌又差了许多,所以妹妹没有第一时间看出来,仅仅只是觉得眼熟。谢尔特摘掉帽子,揉了揉夏洛蒂的头发:“傻姑娘,等所有事情都结束之后,我会把你接回来。”

夏洛蒂听了他的话,只是浅浅地笑了下,转头去看院子里盛开着的小野花:“大概,需要多久呢……?”

她背对着谢尔特红了眼眶。

“我真的好想回家啊,哥哥。”虽然在努力克制,但是谢尔特却一下子听出来其中浓浓的鼻音。

谢尔特无言,他走过去拥抱了夏洛蒂。

“本家让你受的苦,我一分一毫都会帮你要回来。你要知道,谢尔特·夏芝不是个爱吃亏的人。”

原本眼里含着泪的姑娘听完他的话后一下子笑了出声。

“好。”

萨拉对于这位未来小姐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她祭出了十二分的力气来做了一顿极为丰盛的午餐,连夏洛蒂这个以前颇为挑剔的姑娘都大为赞叹。埃里克和马西也很喜欢这位未来的小姐,桌上埃里克说了好几个笑话来逗夏洛蒂发笑。看着家里这种融洽的气氛,谢尔特满心欢喜。

——如果塞缪尔此时也在的话,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吃完饭后,夏洛蒂坚持要去谢尔特的屋子里看一下。“我总归是要检查一下你的房间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少女双手掐腰,伸手戳戳谢尔特的胸口,“这是惯例!惯例!”

谢尔特无奈:“我以为你长大了会成熟些,没想到居然还和以前一样啊……夏洛蒂。”

如果搬过来的话,指不定这位小姑娘还会怎么对自己的哥哥颐指气使呢。谢尔特无奈地扶住了额头,夏洛蒂也不管他,一个人推开了房间的门。

屋子很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没有一点杂乱的迹象。房间的整体风格与这栋别墅很搭,高贵而不失典雅,同时里面也有谢尔特喜欢的古典元素。夏洛蒂走进去,一点一点地看着房间里的东西,仿佛要把她失去谢尔特的这两年的时光都看回来一样。

她一边看,谢尔特一边和她聊天:“对了夏洛蒂,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们怎么处理的?”

“亚伯拉罕吗?”

谢尔特点点头。

“警察来了,把尸体拖走了。奥兰多他真该去拍电影,演技一流。我差一点就要露馅了,都是他在和那些警察打交道。”夏洛蒂随意地回答道,“后来……也没有什么后来了,奥兰多暗示警察让这件事不了了之,最后他们也没能查出个什么来,再后来也就这样了。”

“那本家呢?本家那边有什么反应么?”

“我不知道。”夏洛蒂垂下眼睛,“为了逃避嫌疑,奥兰多将事情上报给了本家,可是本家那边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谢尔特,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觉得本家已经开始怀疑我和奥兰多,他们已经开始把我们排除在外了。”

夏洛蒂的直觉向来准确,本家针对这种情况一定会有所动作,但是却没有告知夏洛蒂和奥兰多,这就充分说明了本家已经不信任他们了,而最坏的状况,则无非是……

谢尔特有预感,接下来的一役,一定会是最惨烈的。

“哎?”

夏洛蒂疑惑地声音响起,谢尔特忙抬头去看她:“夏洛蒂,怎么了?”

只见夏洛蒂拿起花瓶,声音里满是惊喜:“谢尔特,你这个习惯还是没变啊,居然一直都在房间里放着小雏菊……”

“嗯,觉得很好看,就一直让塞缪尔帮我摆着了。”

“我还以为你来到法国以后会换一种花摆在桌子上呢,”夏洛蒂嘟囔着,“其实我很佩服你啊,小雏菊并不是最漂亮的花,但是你坚持在桌子上摆了好多年了——是从塞缪尔来的那年开始摆的吧?那到现在都已经八年了……”

谢尔特笑笑,他对花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不知道什么花语,只是这花是塞缪尔替他摆在桌子上的,而且挺好看,他也就随便他了。

此前他也问过塞缪尔为什么要在他桌子上一直摆小雏菊,塞缪尔的回答是:“小雏菊代表着天真的美,愉快、幸福与和平。我希望少爷您一直都可以愉快地生活。”

后来,谢尔特也就没再坚持改变。直到今天夏洛蒂提起这个事,谢尔特才想起来。

“谢尔特,你知道小雏菊的花语吗?”

“天真的美,愉快、幸福与和平,对不对?”

夏洛蒂失笑出声:“我以为你一直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没想到居然会记得这个。不过呢,小雏菊的第一种花语不是这个,它的第一层花语,是‘隐藏着的爱’,这是暗恋者经常送的花。当时你把它摆在桌子上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喜欢上了哪家的小姐呢。当然,它还有第三层花语,就是离别。”

夏洛蒂的声音不大,但是却犹如在谢尔特耳边响起了一道惊雷,让他当场愣住。

隐藏着的……爱?

可是塞缪尔那天,并没有告诉他还有这层含义啊。

谢尔特摇摇头,一定是自己搞错了,因为塞缪尔当时明确地和自己说了,他给自己摆小雏菊,是希望自己可以愉快地生活。

可是心跳却止不住地加快,扑通,扑通,简直都快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了。

“谢尔特?你没事吧?为什么脸这么红?”夏洛蒂看见哥哥不太对劲,赶紧走了过来,“你是不是发烧了?”

“不……我没事。”谢尔特赶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朝夏洛蒂笑笑。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谢尔特和夏洛蒂同时回头去看。

前一秒还在想着的人,下一秒就站在门外面。谢尔特被吓了一跳,直愣愣地看着门外的塞缪尔。

“少爷,小姐,抱歉打扰了。”塞缪尔行了礼,“小姐,萨拉说她给您做了许多糕点,希望您可以下去尝尝。”

夏洛蒂兴奋地一拍手:“啊,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谢尔特,你不吃吗?”

谢尔特刚想回答,塞缪尔就已经开了口:“小姐,现在有件事我想和少爷谈一下,希望您可以给我留出一些时间。”

夏洛蒂点点头表示明白,她拥抱了一下谢尔特,然后欢快地下楼准备品尝萨拉做的糕点。塞缪尔确定夏洛蒂到了一楼后,把谢尔特房间的门关上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谢尔特被这气氛搞得有些手足无措:“怎么了,塞缪尔?表情为什么这么严肃?”

“少爷,有件事,我想和您谈一下。”塞缪尔的目光直直迎着谢尔特的,可是里面没有谢尔特熟悉的温暖,“……我希望在这件事情上,您能够尊重我的选择。”

“喂,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从未见过这样的塞缪尔,他的冰冷,仿佛要将两人之间的所有联系都斩断一样,谢尔特不免有些慌张,“你说?”

“您现在所有的事情,都由我负责打理,导致您现在对我会有不自觉的依赖感。总有一天我会离开您,到时候的您,该怎么办?”

“我,我没有依赖你啊……”谢尔特慌乱地解释着,可是这句话太过苍白,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请您听我说完,如果到时候您觉得哪个地方不对,您再予以纠正。”塞缪尔的语气生硬,如果不这样逼着自己,那他真的怕说到一半便会放弃这个决定——他看着谢尔特茫然的表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就像突然被刺了一下,“您是夏芝的继承人,总有一天您会继承夏芝的所有产业,所以必须学会独当一面,而不能对任何人抱有依赖心理,包括我。”

“所以,我决定离开您。这件事情我和安东尼先生说过了,安东尼先生表示尊重我的决定。这一段时间发生过许多事情,而您最终也将它们解决掉了,此时的您也在公司里立稳了脚跟,已经不需要我的帮助了,所以我选择了这个时间走。明天将会有新秘书来接任我的工作,我将到安东尼先生那里继续工作。少爷,希望您能同意。”

塞缪尔从来没有一下子说过这么多的话。

如果平时,塞缪尔肯这样和他谈心,那么谢尔特就算是在睡梦中,也会笑醒。

可是,这个男人说要离开他。

用着“为了他好”的这种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和他说,要离开他。

谢尔特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接受不了塞缪尔会离开他这件事情,哪怕这是本人的意愿。他接受不了。

他对塞缪尔的感情,已经足够小心,为什么塞缪尔还是要离开他?

为什么?

塞缪尔叹了口气:“少爷,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

眼泪已经止不住了。

世界都变得模糊起来。

上一次这么难过的时候,是父亲去世的那次,他和塞缪尔在船上,塞缪尔理性地告诉他了那个消息。那种灭顶的痛楚,他到现在还记得。

可是这次不一样。

他所爱的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跟他说,要离开他。

为什么上帝要对他这么残忍,连只是让塞缪尔呆在他的身边都不允许?

“少爷,我喜欢您八年了。”

谢尔特忽然愣住了。

“我想以后大概也不会经常看见您了,所以还是想和您说出来。”

“谢尔特,我喜欢你。”

看着已经完全呆掉了的谢尔特,塞缪尔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他轻笑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少爷,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刚转身,就听见身后的人急速走过来的脚步声。

一定是觉得很恶心,想要揍自己吧。

塞缪尔心底泛起苦涩的味道。

谢尔特一把抓住塞缪尔的手腕。

“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听见谢尔特带有哭腔的声音,塞缪尔更加心疼了。谢尔特没有打他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料,让他措手不及的是谢尔特居然还会像之前一样愿意触碰他。

他想像以前一样将谢尔特的眼泪擦干,但是他怕谢尔特觉得他很脏。

就算是清冷如他的人,也会有这种犹豫不决的时候。

谢尔特用力抓着塞缪尔的手腕。

眼泪……受不住了,但是这个时候,是惊喜的泪水。

塞缪尔……塞缪尔……

塞缪尔居然也喜欢着他。

谢尔特抬头,看着塞缪尔橄榄绿色的眼睛。拨开那层伪装的冰冷,其实底下埋藏着的,是深厚的不舍与爱恋。

谢尔特终于知道为什么塞缪尔会八年如一日在他的桌子上摆小雏菊了。

那是这个男人给他的暗示,可是他太笨了,直到今天他才知道男人的用意。

即使声音已经哽咽了,谢尔特还是一字一顿地说了出口:

“塞缪尔,我爱你。”

“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爱你了。”

谢尔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了这两句话。他低下头,脸上的温度烧的他都已经觉得难受了,而胸腔里的那颗小小玩意,胀得都快要爆裂了。

面前男人的表情他看不到,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塞缪尔的目光似乎一直停留在他的头顶,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莫名地冷了下来。

正当谢尔特觉得自己需要说点什么来挽救局面时,他听到了男人轻笑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下巴就被抬了起来,男人用一个细腻的吻堵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所有话。

谢尔特睁大了眼睛。

……这是,在做梦吗。

和自己接吻的人,是他的塞缪尔。

是塞缪尔。

塞缪尔一手搂住谢尔特的腰,一手扣着他的下巴,以一种极其强势的姿态,将谢尔特禁锢在自己怀里。唇舌相接,谢尔特根本跟不上塞缪尔的节奏,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吞噬掉了。

心跳如打鼓一般。

咚。咚。咚。

好不容易才分开,谢尔特抓着塞缪尔的肩膀一直在喘粗气,塞缪尔就一点点吻着谢尔特的额头,眉心,鼻尖,顺着向下,直到最后再次咬住谢尔特的嘴唇。

就像是仔细对待他的珍宝一样。

心里被一种名为满足的情感占据了。

后来,被塞缪尔压在身下的时候,身体和心好像都被所谓的幸福给填满。

好喜欢这个人。

好喜欢。

好爱。

主导权一直掌握在塞缪尔的手里,在被进入的那一瞬间,谢尔特有一种“不会就这样死掉吧”的错觉。

接下来的塞缪尔如同之前接吻的时候一样强势,谢尔特哭喊的声音最后全部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暧昧呻吟,他们好像什么也不顾了,自己的世界里,似乎只剩彼此。

“我爱你。”

上一章:【六十二】
下一章:【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