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3031
更新时间:2016-02-24 23:04:23

“你……”

谢尔特怀中的少女身体一直在颤抖,他只得一遍遍安抚着她的头发与脊背,让她能够镇定下来。

“夏洛蒂,我不知道本家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他们这样做,无疑是对我们公开宣战。”看着少女被冷汗濡湿的额头,谢尔特心疼地替她擦干,“哦,可怜的姑娘。”

“我凭什么相信你呢……”夏洛蒂紧紧地抓着谢尔特的衣服,她的眼泪鼻涕一股脑儿地都抹到谢尔特衣服上,就像曾经她所做的一样,“你……你得让我相信你,不是吗?”

谢尔特松开了怀抱,正视着夏洛蒂的眼睛。姑娘和他一样湛蓝的眼睛,现在里面正被不安、怀疑、疲惫与动摇侵扰着。

“抱歉,夏洛蒂,我没有证据。”

听到这话后,夏洛蒂眼睛瞪大了。

“我没有证据证明是本家下的手,因为在父亲倒下的时候我就被带走了,之后的所有事,就都是在船上或者火车上发生的了。”谢尔特的眉毛轻蹙起来,眼里满是忧伤,“所以我没有办法证明我自己,我只能将事实告诉你。”

夏洛蒂觉得自己仿佛在天平的中央,她的两端上摆着的是真相与谎言,而这两端现在正在角力,它们都过于沉重。无论两端哪一方赢了,自己都将面对的是残酷的事实。

“你也知道,父亲当时一直是在为舞会发愁——而那个舞会突然取消,也没有让父亲开心起来——当然,我后来才知道,那个舞会并没有取消,父亲是在骗我。”

“可是……父亲并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啊……”夏洛蒂难以置信地望向他,“那几天,我天天和母亲挑选好看的裙子,就是希望能在舞会上好好表现一下,不给家里丢脸。”

“所以,这是问题所在的地方吧。父亲当时为什么要对我撒谎?是不是他早就想到了本家会在这个舞会上对他下手?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就真的太糟糕了……”

答案是肯定的话,后面的话谢尔特没有说出口。

父亲早就想到了本家会对他下手,所以为了保住谢尔特,蓝道夫选择了放弃自己,然后让妻子与女儿都做赌注,来赌一场儿子的生死。

谢尔特不敢对夏洛蒂说。

“那,你怎么样才能摆脱自己下手的嫌疑呢?”

“本家是怎么对你说的?”谢尔特认真地看向夏洛蒂,“我的意思是说,本家是如何让你相信,是我杀害了父亲的?”

夏洛蒂仔细地回忆起来。

“威尔士公爵告诉我的,他把尸检单让我看了,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氰化物中毒——”夏洛蒂尝试着把那天的事情告诉谢尔特,“威尔士公爵说,你和父亲因为摄影这件事情的争斗由来已久,以前把你送出国学习你居然逃了回来,父亲在这方面与你的分歧越来越大,最后你选择在舞会上以下毒这种手段来报复父亲……”

谢尔特还未听完就已经大笑起来,最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相信了。”谢尔特只觉得心里很痛,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手抓住了胸口的衣服,“我终于知道了。”

夏洛蒂看着举止有些奇怪的谢尔特,她慌忙抓住他的胳膊:“谢尔特……你怎么了??”

谢尔特苦笑起来。

“在我们心里都德高望重的威尔士·K·夏芝公爵,居然以这种方式来对付我……”谢尔特一边笑,眼里又积了些泪水,“他居然不惜以一种正派人士都看不上的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一个晚辈。”

心里很苦,苦到谢尔特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他在1899年之前的二十几年一直引以为傲的夏芝。

这就是他那个庞大的家族。

谢尔特现在终于看清了,他只是旁系的一个少爷而已,本家的最高领导者——威尔士·K·夏芝公爵,被英国国王女王授予无数荣誉勋章的、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居然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对付他。

明明是本家对自己父亲下的手,居然硬要说是自己因为与父亲关系不和而对蓝道夫痛下杀手,还利用威尔士公爵德高望重的形象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妹妹,让她深信不疑,让她痛恨自己,彻彻底底与自己决裂。

好一盘棋。

可这些,他又怎么来告诉夏洛蒂呢?夏洛蒂会听吗?

他来到法国的时候,就抱着一个目的,他一定要做出让本家都赞叹的成就,来让本家认可他的梦想。

可现在,他忽然就变得贪心了。

不止要让本家认可他,而且……

——他要让他的企业,彻底吞并本家的所有产业。

不为别的,只为了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和他的妹妹。

“谢尔特……!谢尔特!”夏洛蒂焦急地唤着他的名字,谢尔特看着夏洛蒂,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就像以前做过的无数次那样。

“夏洛蒂,我不知道我今天说这些你是否相信,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谢尔特与少女相对,两个人的眼角都是红红的,“威尔士·K·夏芝公爵,他是在骗你的。因为我根本没有做那些事情。父亲以前就很支持我做我喜欢的东西,公爵所说的感情不和一事,是完全不存在的。”

“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证据,无法让你相信我,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给你的。”谢尔特的手顺着少女的头发向下滑,“对不起,夏洛蒂,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

少女听到“受委屈”一词时,哇地一下就哭了出来,眼泪怎么止都止不住。

“谢尔特……”

夏洛蒂就像任何一个17岁少女一样,扑到疼爱自己的哥哥的怀里,放声大哭。

夏洛蒂的哭声,让谢尔特的心疼得都皱起来了。

在本家的生活一定不是很好过吧……谢尔特抱着夏洛蒂,这么想着,自己的妹妹所受的委屈,确实不比自己少啊。

等到夏洛蒂哭完之后,谢尔特替她把眼泪都擦干了,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别哭了,待会儿回去的时候别让别人知道我今天来找过你。尤其是亚伯拉罕。”

夏洛蒂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就像一只小兔子。

“如果有证据的话,我一定会找到给你看的,夏洛蒂。”谢尔特郑重地对她说道,“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我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家人的事情。”

“等我找到证据让你相信了,或者你什么时候回心转意了,我会把你和妈妈接回来。”谢尔特的眼眸温柔如大海,“要等我。”

夏洛蒂点了点头,跟谢尔特挥手告别。

谢尔特觉得在夏洛蒂转过身背对他的那一瞬间,他的力量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他选了块干净点的草坪,然后坐下。

有的时候看别人抽烟觉得很嫌恶,但是这种时候,他真的希望自己手边就有烟草,可以依靠它们的力量给自己提提神,让自己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谢尔特抬头看着周围的景色,微风吹过,有些枯黄的草也随着风轻轻摆动着,谢尔特叹了口气,其实他想要的,无非就是家人幸福,自己可以做喜欢的工作,可以和塞缪尔在一起,周末或者休息的时候过着闲适舒服的生活,仅此而已。

为什么生活要给他这么大的风浪来让他经历呢?

他明明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坐了不知道多久,谢尔特觉得腿有点麻了,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巴黎的天气也是,时常就有雨袭击。此时有冰凉的雨点打到谢尔特脸上,谢尔特才发现原来要下雨了。

埃里克完成任务后就让他回去了,谢尔特并没有让他等自己,也没有告诉他什么时候可以处理完与夏洛蒂的事情。所以现在,谢尔特只能独自走回去。

就在谢尔特转身的时候,他看见了穿着一身得体西装的塞缪尔。

塞缪尔手里拿着两把黑色的伞,笔直地站在不远处,看着谢尔特。

谢尔特慢慢地走过去,就看见他递伞过来的手,听见他略微责怪的声音:“您说您去了公司,但是我给公司那边打了电话,说您并不在。后来问了埃里克,我才知道原来您来了这里。”

谢尔特看着塞缪尔一直在动的嘴唇,却疲惫得什么也听不进去。

“以后的行程,不管去哪儿都要告诉我,您不能再到处乱跑了。”

他的管家依旧在严厉地训斥他,可是谢尔特一句也听不进。他走到塞缪尔的面前,想也没想,就伸手抱住了他。

塞缪尔就像一瞬间被人摁下了不能说话的开关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雨越下越大,塞缪尔打开一把伞撑到两人头顶上,谢尔特抱着他的手愈发用力,甚至都有些发痛了。

塞缪尔安静地让他抱着,另一只手回抱住了他的腰。

此时谢尔特能听到的这个世界唯一清晰的声音,就是伞外哗啦啦的雨声。

唯一能感觉到的,便是塞缪尔身上干燥的触感,以及他放到他腰间的手,热度透过布料传到谢尔特表层的皮肤上,有力而又温暖。

上一章:【四十七】
下一章:【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