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2781
更新时间:2016-02-20 22:58:43

“从收集到的资料来看,本家这次是有备而来。”塞缪尔将手里的文件规整了一下,向谢尔特报告,“一月前,有一批资金周转不灵的中小企业遭到收购,现在所知的至少就有五家,涵盖了许多类型。其中还有一个小型企业是摄影器械制造的。本家下手很快,目的也非常明确。”

谢尔特皱着眉看着他手里同样一份文件,形势比他想象得更为严峻,看来本家这次,是抱着一定要打倒他的决心。

不……不需要抱什么决心,凭借亚伯拉罕的实力,就算是三个谢尔特一起估计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这场战争,自己真的可以胜利吗?

谢尔特第一次产生了些许疑虑。他来到法国快一年了,可这是第一次让他如此没有自信的时候。以前电影拍摄也好,甚至被居伊·穆勒和博杜安绑架了也好,谢尔特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为什么这次,这种疑虑就像是疯长的野草,就像一团黑色的迷雾,逐渐占据他的心房?

“少爷?”

“嗯?”谢尔特回过神来,“抱歉,刚才有些走神了。”

塞缪尔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用笔在谢尔特手里的那份资料上勾画了几下:“少爷,您看。”

塞缪尔勾画出来的,是本家收购的五家企业的方向。

电影器械。私人火药厂。葡萄酒厂。此外的两家,虽然没有完全收购,但是本家在这两家企业中却是压倒性的股东——这两家企业分别是一家杂志社和一家艺人公司。

“……”

“他们在莱菲布勒先生这里占有多少股份?”谢尔特想到了一个问题。

“14.5%。”

谢尔特攥着资料的手更紧了:“……是吗……”

也就是说,还差3.5%,这三个人,将在莱菲布勒家族的企业上拥有仅次于谢尔特的话语权与决定权。

因为,哪怕是谢尔特的手里,也仅仅是30%的股份而已。再加上其他股东,他们大部分也只有10%左右的股份,更别提那些零零散散的人了。

形势,真可谓是相当严峻。

“您现在在企业里根基还是不稳,所以有些人必定会对您不服气,您就需要这个时候做出一些事情来告诉他们您的实力。”塞缪尔分析着,“同时,您的根基不稳这点,也势必会被本家利用,所以这一段时间,少爷您处事必须要小心谨慎。”

“也就是说,需要做出更好的电影吗……”谢尔特喃喃道。

“不只是这样,少爷。”塞缪尔轻声道,“您必须,彻底击垮本家。”

必须……彻底击垮本家吗……

谢尔特怔怔地看着手里的文件,有点发呆。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

“呀啊——”

“妈妈!妈妈!不,你们不要带我走!”

“呜……谢尔特……谢尔特你在哪儿啊……我需要你!”

夏洛蒂猛然从梦中醒来。

“又做了这种梦……”她自言自语道,用旁边柜子上的手巾将身上出的虚汗都擦干净,长长地吐了口气。

距离爸爸去世已经快一年了,可是那天晚会上的景象给她留下了太深的伤痕,最初的几天,她似乎每天都会梦到舞会上的混乱景象。

夏洛蒂从床上翻身下来,倒了杯水咕嘟咕嘟喝下。

那天,她的父亲蓝道夫在舞会上突然倒下,毫无征兆。大家乱作一团,各种措施都用上了,可是最后还是没能挽救父亲的生命。

然后,她和母亲,还有家里的所有下人都被带到本家。本家将她们软禁在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和她们交代。

那几日,夏洛蒂和母亲每天都在恐慌中度过。她问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本家要这么对待她们,可是母亲也摇头,说她不知道。

“哥哥呢?!谢尔特他到哪里去了?!”夏洛蒂最初的惊慌,在想到谢尔特时变成了歇斯底里,“谢尔特没有来参加晚会!他去哪儿了?!”

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夏洛蒂抱着母亲,一点点替她擦干泪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一周。正当夏洛蒂以为自己快要疯掉的时候,本家来人将她带了出去。

她被带到一个小屋子里,里面的装饰奢华并且美丽,处处都显示着主人的格调之高。夏洛蒂刚一进去,就看见办公桌后面坐着的那个人——

“公爵。”

夏洛蒂在惊讶之余没有忘记礼仪,她向公爵行了一礼,内心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被带来见公爵??

“夏洛蒂。这次请你来,是想谈一下你父亲以及你哥哥的事情。”威尔士·K·夏芝的目光慈爱,他敲了下桌子,旁边的人就将一份文件拿到了夏洛蒂面前,“你看一下这个。”

夏洛蒂低头,那份文件上最醒目的字就是,尸检报告。

夏洛蒂猛地把报告翻到最后一页,看见了上面的字样:氰化物中毒。

“怎么会……”文件散落在地,夏洛蒂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掉了下来,“爸爸怎么会氰化物中毒?!家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公爵,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搞错了,是不是?”

然而回答她的就只有老人的一声叹息。

“公爵,”夏洛蒂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跌跌撞撞地跑到办公桌面前,“我哥哥,我哥哥谢尔特跑到哪里去了?他还好吗?他……”

“夏洛蒂,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您……说?”

“你爸爸之所以会氰化物中毒,是因为他被人陷害了。而现在,除了你爸爸,你的家人里,又有谁,不在你的身边了呢?”

好像就在那一瞬间,女孩子16岁的世界全然崩塌。

“不,不会的。”夏洛蒂好不容易把眼泪都抹掉,可是新的眼泪又落了下来,“不可能的公爵,一定是有什么弄错了,谢尔特他不会是这样的人……”

公爵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神,那人心领神会,走上前安慰夏洛蒂。

“夏洛蒂,你听我说。谢尔特从小就不听从家族的安排,去做摄影这种不入流的事情,家族强制他到国外留学,他居然逃了回来。这种态度,想必你也知道。”

夏洛蒂一直在哭,那人的话就像是扎在她心尖上的锥子,锥锥见血。

“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事,就是因为他对夏芝怀恨在心吧……我们不允许他做那些事情,他就用下毒手这种方法来报复我们,事后还丢下你和你母亲逃走了,这种人,你还把他当做你哥哥吗?”

“可是……可是父亲明明同意哥哥的看法……”

“胡说八道!”公爵突然提高的音量让夏洛蒂抖了一下,“蓝道夫私底下问过我很多次他应该怎么办!谢尔特这样让他很头痛!谢尔特是夏芝家的毒瘤,我们必须铲除他!”

夏洛蒂可怜兮兮地看向公爵。

这件事情对她的冲击太大了,父亲去世已经对她造成了不小的打击,而现在,公爵却告诉她,这件事情居然是自己的孪生哥哥做的?

不……不……

眼泪一直在流,从未间断。夏洛蒂的袖子已经全部湿了,可她还是近乎固执地用袖子去擦脸上的泪水。

是吗,真的是谢尔特做的吗……

如果不是,那公爵作为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为什么要蒙骗自己呢……

谢尔特……真的是谢尔特……

“还好,蓝道夫还有你这样贴心的女儿。”公爵起身踱步到她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夏洛蒂,你要替你父亲报仇,铲除这颗毒瘤啊。”

是什么时候树立起必须要打倒谢尔特的信念的呢?

少女似乎在那一段时间里面迅速地成长起来。她再也不是当初夏芝旁系的那个大小姐,她是夏芝本家的孩子,夏洛蒂·夏芝。

再也没有人,可以挡在她身前保护她了。

每天每天,本家的人都在给她灌输谢尔特杀死了父亲的思想,久而久之,夏洛蒂都有些麻木了。

每日每日,本家的训练都是枯燥无味的,可是夏洛蒂还是坚持了下来,她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亲眼再见谢尔特一回,然后彻底打败他。

夏洛蒂的17岁生日是在本家度过的,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生日祝福,她似乎就这么被人遗忘掉。

所有这一切痛苦,不幸,悲伤——都是谢尔特造成的。

所以,她发誓要找到他,然后击败他。

上一章:【三十七】
下一章:【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