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2488
更新时间:2016-02-17 22:53:17

“地图上显示的位置应该是歌剧院附近。”车上,塞缪尔开车,安德鲁坐在副驾驶上指挥着,“没想到博杜安那个混账居然把总部设在那儿,我非给他炸了不可。”

“嘛,嘛,阿黛拉,相信我,谢尔特不会有事的。”

从后视镜里,安德鲁看见阿黛拉双手合十握于胸前,一直在闭眼祈祷。看着女孩儿紧张的样子,安德鲁不得不去安慰她:“放心吧,博杜安不敢对谢尔特下杀手的。”

“可是……”阿黛拉的眼中流露出无限的悲伤,“谢尔特会不会受伤?”

“那就说不准了。”安德鲁将双手枕在头后面,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倚着,“说不定会趁机把之前的仇啊怨啊的全都发泄出来。”

“……啊。”可怜的少女快要哭出来了,她双手掩面,“……谢尔特!”

埃里克坐在阿黛拉的身边,一直在小声安慰这个姑娘。

塞缪尔故作镇定,可是却抑制不住内心的失落。

安德鲁在离开片场之前派了一部分让·雷诺家的人去围堵歌剧院,又派了另外一拨人去废弃的花园抓住博杜安。就算是博杜安想给他的下属传达消息,让他们转移藏匿谢尔特的地方,这时候也来不及了。

“我只能尽力让谢尔特少受点伤。”安德鲁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阿黛拉从手掌里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真好啊,未来的少夫人是这么的关心少爷,相信他们以后一定会相亲相爱的。塞缪尔在心里想着,借此来麻痹自己。

太慢了。塞缪尔猛地一踩油门,又加快了速度。

“喂喂,塞缪尔,就算你很着急也要注意交通规则啊。”安德鲁在一旁嚷嚷起来,这让塞缪尔更加心烦意乱。

“安德鲁先生,如果您继续这么吵,我不介意把您扔在这儿。”塞缪尔正视着前方,扔给安德鲁一句不怎么客气的话。

身份地位什么的,他已经完全不想再去理会了——他现在只是想早一点救出谢尔特,能早一点是一点。至于安德鲁会怎样想,事后会用什么样的花样来惩罚他,他都不想在意。

安德鲁侧头看着塞缪尔坚毅的脸庞,并没有责怪他冲撞自己,只是笑了笑,再没说话。

上次在咖啡馆约见谢尔特的那次,安德鲁好像从他们的眼中看出来了些好玩的东西,关于两人之间的爱恋,依赖,宠溺与保护。

两个人望向对方的眼神中,有着普通主仆绝对不会有的温情,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两个人自己,似乎并没有感觉到。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安德鲁眯起眼睛看向车前窗的景色。

只是……如果阿黛拉知道了,一定会伤心的吧。

跟这种丧失了良心的人是没有办法交谈的。谢尔特索性闭了嘴,让老家伙自讨无趣。

“怎么不说话了,小少爷?”居伊·穆勒掂着手里的尖刀,饶有兴趣,“刚才不是还挺能说的吗?”

他已经被绑架了好几个小时,按理说博杜安到这时应该现身了,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来。直觉告诉谢尔特,这绝对不会是博杜安卖关子的手段,一定是有什么麻烦缠上了他。

被打的那边脸已经肿得很高。谢尔特从来没有被除了父亲之外的人打过,而现在,一个曾经被他救过的人,为了利益,给别人做帮凶绑架了他,现在居然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对他动了重手。

谢尔特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他内心的那种强烈的恶心感。胃里的东西都在翻滚着,好像一个不注意就会吐出来一样。被人背叛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舒服,皮肤一阵阵地发凉,甚至会愤怒得有些颤抖。

是的,老狐狸说的没错,谢尔特就是太嫩了。他早就知道在商业场上没有真情可言,没有友谊可言,有的只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和你来我往的刀光剑影。可是谢尔特他只是单纯地不愿相信这些而已。

正当居伊·穆勒开口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的下属忽然敲了敲门让他出去,大概过了十分钟,居伊·穆勒又回来了。谢尔特看了看他的脸,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僵硬。

“小少爷,我们要去个别的地方一起玩了。”

“你那管家确实很厉害,居然去找了让·雷诺家的援兵呢……和安德鲁·让·雷诺那个不要脸的同性恋勾搭上了,也是你的本事。”

谢尔特的瞳孔瞬间扩大。

塞缪尔……居然去找了安德鲁??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隐情!

谢尔特故作镇定:“您想象力真丰富,穆勒先生。对于一个人的污蔑,就像真的一样。”他的语气嘲讽,“不管安德鲁先生是否是同性恋,至少他是成功的,我觉得一个连自己家人生活质量都没有办法保证的人,没有资格说他。”

话音刚落,居伊·穆勒突然抓住了他的头发!

谢尔特只觉得头皮都要被居伊·穆勒扯起来了,居伊看着他,脸上表情扭曲:“我奉劝你,小少爷,你最好不要再惹我。虽然不能动你性命,但是让你吃点苦头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头上的痛感一松,居伊·穆勒拍了拍手命令下属进来。他们迅速地将谢尔特的眼睛蒙上,像押送犯人一样把谢尔特架了出去。

“该死!让·雷诺的人已经开始包围歌剧院了!”

“走,快上车!”

“别让他们看见了!快换条路!”

匆忙与嘈杂中,谢尔特只听清楚了这么三句话。他们的行踪好像被发现,居伊·穆勒的手下似乎有被留下来的。然后他就被塞进了一辆车内,三秒后,引擎启动,再也得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消息。

“下个路口左拐,就到歌剧院了。”车上,一行人这一路居然再没有过交谈,只有安德鲁不时指挥方向的声音。

马上就要到歌剧院了。塞缪尔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些:“这次他的行动很冒险,所以派出的人一定不会少,要做好准备。”

到歌剧院门口一个急刹车,安德鲁匆匆下车询问守在这边的属下:“找到人了吗?”

“少爷,刚才确实发现了可疑人员的行踪,他们在向外撤离。我们刚想堵截,可是对方中有人趁乱逃跑了。留下来的人很多,我们不得不分散精力对付他们。”

“有人跟上去了吗??”

“只有米歇尔一个人!”

安德鲁瞥了一眼紧跟在身旁的塞缪尔,继续与下属的对话:“现在情况如何?”

“歌剧院中没有其他人,现在正在与敌方周旋中。米歇尔配备了枪,一旦敌方有伤害蓝佩少爷的行为,米歇尔将被允许使用枪支。”

下属很聪明,能够理会安德鲁的意图。安德鲁点点头:“那么,米歇尔向哪个地方追去了?”

下属为他指明一条路。

“通知警局,让警方也协助抓捕。”

安德鲁看向塞缪尔已经迈回车子的背影,再跟下属交代了一句:“记着,看好阿黛拉和那个红头发的小孩,别让他们受伤。”

“不会有事的。”安德鲁刚上车把车门关上,塞缪尔就已经启动了车子,“塞缪尔。”

“有的时候,我很恨自己在这方面的无能。”塞缪尔平视着前方,回着安德鲁的话。

“居然能让你说出真心话,也真是不容易。”安德鲁轻轻笑道。

塞缪尔没有回答,只是微笑。

感觉……稍稍有了些希望呢。

上一章:【三十一】
下一章:【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