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2571
更新时间:2016-02-15 19:54:27

1899年的年初,注定是要忙碌的时间。谢尔特的黑白默片在许多人的瞩目中终于开机,他因为这个事情每天忙得脚不着地,基本上凌晨才能睡下——而天刚刚亮的时候就又要起来工作。塞缪尔作为他的秘书,一直陪在他身旁帮他处理任何份内的事情,而塞缪尔的休息时间,甚至比谢尔特还要少。

萨拉曾经心疼地看着两个青年,作为一位母亲,她已经把谢尔特和塞缪尔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了,从电影开拍起两个人就一直在忙碌着,两个月下来都瘦了不少。萨拉没有多说什么,她尊重他们的意愿与梦想,也知道自己的叮嘱这两个孩子也不会太放在心上,所以只是默默地做好每一顿饭,争取把两个孩子的营养跟上去。

虽然朝夕相处,可是谢尔特和塞缪尔之间的那种浓浓的羁绊就像是被稀释了一样,两个人平时也不会多说一句话,只是冷静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所以两个月以来,也相安无事。

……就像赌气一样。

塞缪尔有些心疼地看着谢尔特的背影。他为人比较淡漠,但他不是冷血,他也会心痛——谢尔特比去年瘦了好多,原本有些婴儿肥的脸,现在已经变得有些棱角了。可是塞缪尔无法直接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情感,只能悄悄地把谢尔特手里的活多接过来一些自己做,让谢尔特能够轻松一些。

居伊·穆勒也常来探班,有的时候博杜安先生也会不请自来。塞缪尔知道谢尔特不是很喜欢博杜安,可是由于演员是属于博杜安公司旗下的,所以没有办法,他只能尽力在表面上维持一定的和平。令塞缪尔有些困惑的是,每次博杜安先生过来,总会以一种玩味的眼神打量他,那种目光让他很不舒服。

塞缪尔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1899年1月13日。

塞缪尔赶到拍摄现场的时候,当日的拍摄才进行到五分之一,他刚刚才看到谢尔特,可一转身谢尔特就立刻没了踪影,问了其他工作人员绕了几个圈子,才终于找到在化妆间睡着了的谢尔特。

谢尔特似乎很疲惫,他倚在宽敞的沙发上,头歪到一边,灿金色的刘海很长了,但一直没时间去打理,于是就懒懒地散下来,遮在眼角处。他睡得很不安稳,眉毛皱得紧紧的,手还抓着衣服的下摆。塞缪尔知道谢尔特是因为压力太大了,恐怕又做噩梦了。

他轻轻地拂开挡在谢尔特眼睛上的刘海,把它们别到耳后,这样能让谢尔特舒服一些。塞缪尔看着谢尔特的脸庞,然后微微倾身,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对不起……少爷。

恐怕电影拍摄结束后,就再也不能陪着您了呢。

那天与安东尼·德·雅克的通话依旧停留在塞缪尔的脑海里。怀有这样罪恶感情的塞缪尔,是不配继续待在谢尔特身边的。与其这样一直痛苦着,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尽早离开谢尔特。

或许是因为以后再也没有与谢尔特接触的机会,塞缪尔此时格外珍惜和他相处的时间。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亲吻谢尔特了吧。化妆间没有人,很安静,塞缪尔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种悸动。

可是他的这份感情,谢尔特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永远。

——瞧,这多像一个诅咒啊。

那天晚上与安东尼先生打了电话,便是和他商量调换位置的事情。塞缪尔自愿调换到安东尼手下工作,而安东尼,将会指派一个新的管家给谢尔特。

“原因?”当塞缪尔第一次和安东尼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安东尼一脸惊诧,“你这小子是什么情况?难道蓝道夫没有叮嘱过你好好照顾谢尔特吗?”

“抱歉,安东尼先生。”他向安东尼鞠了个躬,缓慢地解释道,“现在这个情况,少爷过于依赖我,这对他今后的发展很不利。”

“我希望在我不在的时候,少爷依旧可以独当一面。”

“唉。”安东尼叹了口气,“夏芝本家把你培养得很强大,终究还是会给谢尔特的发展带来影响啊……”

“好吧,我答应你。”安东尼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等谢尔特的新电影拍完,在商业圈立足之后,你就到我这儿来吧。”

“是,安东尼先生。”

塞缪尔记不清自己那天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迈出安娜庄园的。

是,他背着所有人,偷偷地来到了安娜庄园,然后郑重地和安东尼·德·雅克提出了他的要求。

原因之一,是因为谢尔特的发展。

可是最重要的那个原因,还是他抑制不住自己对谢尔特的感情。

再这样发展下去,这份感情终有一天会被谢尔特知道,那个时候,他对自己就不会是简简单单地厌恶了。

那个局面,塞缪尔不敢想。

所以,比起被谢尔特厌弃,塞缪尔宁愿选择现在就离开谢尔特,哪怕他因为这件事而痛恨自己。

他将自己的手轻覆在谢尔特的手背上,很小心地用自己的手掌裹住了谢尔特的手。

看了谢尔特一会儿,塞缪尔便打算起身去忙剧组的事情。正当他站起来打算往外走的时候,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笑盈盈看向他的——博杜安先生。

塞缪尔吞咽了一口唾液,喉结上下翻动了下,稳了稳心神走出化妆间。

“哟,塞缪尔先生。”博杜安看着他,虽然是笑着的,可是眼神里却有止不住的厌恶,“您真是有心思呢……”

塞缪尔扬了扬嘴角:“所以呢?”

“反正我是不知道,谢尔特和你什么关系——”他拖长了音调,上下打量塞缪尔,“果然呢,英俊的管家与形影不离的少爷,真是一出好戏,啧……”

“请您放尊重一些。”塞缪尔加重了语气。

“没想到啊,阿黛拉居然会喜欢上一个同性恋。”博杜安摇了摇头,似乎很惋惜的样子,“我可是无意之间撞见的哦,不知道塞缪尔先生您,有没有时间和我谈谈呢?”

商人,总是会抓住一切机遇,来为自己谋得利益。

有的人,甚至会不择手段。

塞缪尔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好。”

“这次和您谈的内容呢,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我希望,塞缪尔先生您,可以到我这边来工作。当然,薪水、待遇一样都不会缺,如果您愿意的话,巴黎市中心任何一块地皮上的别墅您都可以挑。”

两个人来到了一个人很少的废弃花园,现在冬天尚未过去,气候仍然很凉,原本就荒芜的花园此时显得更加凄惨荒凉,毫无生气。塞缪尔没想到博杜安一开口便是这种要求,如此直白地挑明了他的目的。

“您先不要急着反对。”像是早就知道了塞缪尔的答案,博杜安伸出食指摇了摇,“塞缪尔先生,我希望您可以慎重考虑一下。您这么有能力的人,应该在更为广阔的舞台上发光发热,而不是仅仅局限在蓝佩那个没有经济根基的小家。而且……刚才的事情,如果您来的话,我当然会守口如瓶,否则……我不保证阿黛拉·莱菲布勒小姐会不会知道哦。”

塞缪尔看着博杜安,他以这个作为借口来要挟自己,是知道,在这个情况下,自己肯定会答应。

谢尔特是喜欢阿黛拉的。塞缪尔想着,可是由于自己的疏忽,而导致了不可挽回的后果,或许自己有义务来承担过错。

可是,塞缪尔就是不想到博杜安身边呢。

塞缪尔向他冷冷地笑。

此时,化妆间里,有个谢尔特熟悉的身影率先闪了进来。

上一章:【二十七】
下一章:【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