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1971
更新时间:2016-02-08 17:51:56

那位先生最终还是被请了进来。埃里克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嘴,被谢尔特狠狠瞪了一眼。

“萨拉,麻烦给客人上一杯咖啡。”

把男人请进屋子之后,谢尔特支开了其他人,只剩塞缪尔、男人与他。待萨拉在两人面前都放了杯咖啡退下后,谢尔特示意男人可以说话了。

“谢谢您,先生。”似乎很久没有被这样礼貌地对待过了,男人搓了下手,咧咧嘴朝谢尔特笑道。他捧起杯子,“我叫居伊·穆勒,谢谢您的款待。”

“一点小事而已,不必放在心上。”谢尔特温和地笑笑,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您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

从男人的表现可以看出他有点紧张,突然,他狠狠地喝下一大口咖啡,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很抱歉今天来打扰您,可是我非常希望您可以帮助我渡过眼下的难关。”

塞缪尔的眉毛跳了跳。

“我知道这样的请求的确很唐突,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居伊·穆勒低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您也是商人,也知道商人不会做赔本生意。”谢尔特摇摇头,打算拒绝他——有谁会为了一个根本没有把握、连可信度都无法保证的事情来投资呢?

“这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初次相见必定不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穆勒看向谢尔特,“所以我不会只求您帮助我,我这里还有许多您可能需要的东西——”说完,他在衣服里面掏出一个磨出毛的信封,里面鼓鼓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穆勒将那个信封递给了谢尔特。

谢尔特有些疑惑地接过来。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那是一沓照片。

谢尔特一张一张缓缓地翻着,忽然表情一滞,紧接着就变成了严肃,手上的动作加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就把所有的照片都翻看完了。

那是一堆没有顺序的照片,内容也不尽相同,里面有人,也有物。可是每一张似乎都在向照片外的人诉说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对的,眼前的这位居伊·穆勒先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谢尔特想要做故事影片的消息,想以他所有的灵感来换取救命的钱财。

谢尔特不会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这样太蠢了。他想了想,饮了口咖啡,轻轻把杯子放到桌子上。

“很感谢您,居伊·穆勒先生。不过我想先考虑一下要不要采用您的想法。”谢尔特朝他微笑,“塞缪尔,请你给穆勒先生300法郎作为他今天的酬劳。”

“是,少爷。”

“先生,相信我,您不会后悔做这么一笔生意的。”拿到钱后,居伊·穆勒的眼光变得更加炽热,让谢尔特觉得有些不适,“那么,先生,我静候佳音。”

居伊·穆勒走后,大厅里只剩谢尔特与塞缪尔两个人。

“对于金钱与权势的贪婪。做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塞缪尔嘲讽地笑了笑,侧头看着桌子,“这就是商人。”

谢尔特知道他是在说居伊·穆勒,虽然塞缪尔刚才好像自言自语。

“可是,刚才的照片你也看到了,那个人其实是个很有才华的人。”谢尔特无奈地对塞缪尔说道,“我相信刚刚的照片绝对不是他的全部家当……他肯定还藏着不少好东西。”

塞缪尔不做声,谢尔特就当他是默认了。

“虽然他没详细说自己是怎么破了产的,但是,一般都逃不开股市震荡,或者公司的变故之类。他大概也想着利用我的力量来东山再起吧。”谢尔特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爸爸以前告诉过我的,生意场上的关系,很多都是互相利用。不是吗,塞缪尔?”

“我只是觉得您太善良了,少爷。”塞缪尔正视着谢尔特,他能清晰地在谢尔特的眼睛中看见自己的倒影,“您不可以太好心肠,在生意场上,这样很容易被人利用。”

“况且,就算是您,现在也并没有什么收入,您现在用的依旧是老爷与安东尼先生的钱。您必须使工作尽快进入正轨。”

“不要忘记您与安东尼先生的约定。”

塞缪尔语气淡淡的,可是就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插在谢尔特的胸膛上,扎得他血肉模糊。或者说就像打在谢尔特脸上的耳光,让他无地自容。

谢尔特是知道塞缪尔的这一面的,说话之刻薄与嘲讽,总是能找出别人最没有防备的一点来加以攻击,让人羞愤难当。谢尔特没想到今天塞缪尔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么直接的话,他握紧了拳头:“塞缪尔。”

“少爷。”管家垂下眼睛,毕恭毕敬。

“那个人手里,现在有我最需要的东西,对,就是关于故事电影的灵感。我看他不像是没有经验的样子。”谢尔特解释道,“我今天给他的三百法郎,不是要装成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我想的,只是首先博得那个人的好感,然后让他给出对于我们的‘最初的’信任,以后可以继续合作——是的,我想和他合作,虽然有风险,但是不敢冒风险的人,永远也尝不到甜美的果实。”

“塞缪尔,那种人的生死,我真的,一点也不在乎。真的。”

谢尔特扶住塞缪尔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

“除了我的亲人和朋友,我谁都不会过于在乎,塞缪尔,你听好了。我正在学着商人为人处世的那一套冷血,你不要把我当成谢尔特·夏芝,我现在只是谢尔特·蓝佩,仅此而已。”

谢尔特的蓝色眼睛里,好像有一些东西,正在慢慢地变得不同。

塞缪尔不知道这是否值得高兴,他的少爷的确是成长了,可这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取得的。

他的愿望很简单。

他只是希望他的少爷能够在这纷乱的世界中保持真实,这就足够了。

上一章:【十二】
下一章:【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