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小说 彼米兰特的影片
作者:祁言
字数:2283
更新时间:2016-02-03 14:11:10

初秋,天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略微地凉爽了些。通向安娜庄园的道路两旁种满了高大的梧桐树,随着微风吹来,手掌一般大小的树叶跟着风的节奏轻轻摇摆着身姿。在巴黎,眼前所有的景色似乎都是美的。

此时是28日的清晨。穿戴整齐的塞缪尔敲了敲谢尔特的门,三秒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果然,谢尔特还窝在被窝里不肯起床。塞缪尔凑近了些,看着少爷原本灿烂的金色卷毛此时像乱草一样顶在头上,嘴角忍不住扬了扬:“少爷,起床了。”

“……唔?”

“时间到了,该起床了。”塞缪尔的声音温柔而富有磁性,“今天安东尼先生说要带您去参观他的收藏品,都是您最喜欢的东西。”

谢尔特显然是还未睡醒,蓝眼睛一直半睁着,迷迷蒙蒙地看着塞缪尔。塞缪尔想伸手去摇摇他,可却被谢尔特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

“……”

手指上传来的温热感让塞缪尔觉得自己的心跳像是漏了一拍。

是,是的,塞缪尔不否认他喜欢谢尔特——他知道这是有违规矩、甚至是常理的事情,他知道作为一个管家是不可以对主人抱有忠诚之外的其他情感。他曾经也尝试过去抑制、去忽略这种感情,可一旦再次看见他的小少爷,看见谢尔特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之前为了忘记谢尔特而做的一切努力都像是白费了。

从他14岁被本家培养好送到夏芝旁系,看到16岁的谢尔特温暖的笑时,塞缪尔就已经无法自拔了。

这份已经持续了六年的感情他无法用话语表达出来,他只能用行动来表示,会一直对谢尔特·夏芝忠心。

“少爷,起床了。”塞缪尔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来,“不要让安东尼先生等您。”

“嗯……”青年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塞缪尔帮他把衣服穿好,又去打了水让他洗漱。

“塞缪尔。”谢尔特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他拧干了毛巾递给谢尔特:“少爷,什么事?”

“护照,可以给我看看吗?”谢尔特一边擦着脸一边模糊地说道。塞缪尔从包的夹缝里找出护照递给了他。

青年仔细地浏览了一遍,可是时间却久的让塞缪尔觉得有些不安。

“……为什么,我们要把名字改掉?”

谢尔特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颤抖,“背井离乡,连姓氏也不准用了吗?”

“少爷,我们现在是在法国。”

“法国又如何?”

“您忘了。”塞缪尔望向谢尔特的眼睛,“现在的法国是共和国,没有贵族。夏芝这个贵族姓氏在这里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而已。况且我们并不能确定本家会不会真的找到法国来。保险起见,需要把姓改成蓝佩。”

谢尔特像是被噎住了一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良久,他才低下头,手死死地攥住那张护照。

“青年人,就应该有朝气一些,守时一些,”每当安东尼气鼓鼓的时候,他嘴唇上面的小胡子总是会上下动来动去的,滑稽极了,“居然让我这个老头子等这么久?”

“安东尼叔叔……”谢尔特赶紧赔笑,“这……我昨天睡得晚了些……”

“安东尼先生,实在是抱歉,是我的失职。”

“得啦得啦,下次注意些,”看着这两个孩子的反应,安东尼突然就笑出声来,显然刚刚是装作生气来逗他们的,“谢尔特快来,看看我这几年又收了些什么样的好东西。”

安东尼的收藏厅非常之大,足足可以与一个小型的博物馆相媲美。谢尔特估计里面的藏品最起码也要上万件,每件藏品都被放在玻璃柜中小心收藏着,在一旁还放置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娟秀的法文注明了它的名称与年代,还有它们的来历。

“真的很棒啊,安东尼叔叔……”进了展厅后谢尔特好像就再也没眨过眼,目光仔仔细细地扫过一圈又一圈,生怕漏过任何一个细节。夏芝家对于家族成员的礼仪要求是非常之高的,但是一见到心爱的玩意儿,这些条条框框似乎都被谢尔特扔到脑后了,他就像一个看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异常兴奋。

“嘿嘿,这些可是我花大价钱买回来的呢。”安东尼颇为自豪地说道,看着谢尔特暂时忘却心中的烦恼,他也是很高兴的。

“啊,这,这是……可携式木箱照相机!”谢尔特惊喜的声音从一旁传出,“啊,还有,这是美国柯达公司生产的胶卷——安东尼叔叔,这个你也搞到了!”

听着孩子夸自己,安东尼的兴致也上来了:“是的,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大价钱买到了第一份!精明的美国佬可是从我身上狠赚了一笔呢!”

塞缪尔静静地跟着谢尔特,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突然谢尔特转过头来,很开心地指着前方的那块玻璃和他说到:“塞缪尔你看,这个就是你的凹面镜,一样的呢。”

“嗯。”

其实他对影片这一类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只要他的少爷开心就好了。

“谢尔特。”

“安东尼叔叔,怎么了?”谢尔特还是趴在玻璃柜上小心翼翼地观察那些小玩意儿,随口回了一句。

“前几年,准确来说就是1894年,从爱迪生那个小子用点灯光与电动机制成了第一台电影放映机开始;到1985年,我们国家的卢米埃尔兄弟制成了电影图戏——谢尔特,你小子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想过要把电影进一步发展。”

似乎是听出了安东尼话中的严肃,谢尔特站直了身子,看向了安东尼·德·雅克。

“……安东尼叔叔?”

“你家里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孩子。但是你既然来到了法国,这个电影发源的国度,你有没有想过要大干一场呢?”

——大干一场?

在9月之前他是真的想过的,甚至在卢米埃尔兄弟发明电影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做出动态画面的想法。可是在经历了如此大的变故之后,他开始变得浑浑噩噩,不知梦想为何物。但安东尼的话就像黑夜里划过的一颗耀眼的流星,倏地就点燃了他心中的希望之火。

谢尔特握紧了双拳。

是的,既然来了,那么就好好地待在这里;既然来了,那么就要向着自己的梦想前进!

如果不干出一番事业,又怎么能向本家证明自己的实力?又怎么能使父亲宽慰呢?

终究还是要行动的啊!

——会证明给本家看的,就算自己喜欢摄影喜欢影片在本家眼中是不务正业,就算自己不学习经济法等本家指派的东西,自己依旧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闯出一片天地!

——“我知道了,安东尼叔叔。”谢尔特郑重地回答道。

上一章:【二】
下一章:【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