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沉疴
作者:珩翌
字数:2008
更新时间:2016-01-17 01:48:23

有没有一个时刻,想过去死?

.

听到他的死讯时,我第一反应是这不可能,不是开玩笑吧。

我真希望这只是个不好笑的玩笑,而不是真的。

刚刚见到他,还和他一起聊天,那时候觉得他还好好的,只是长期不见阳光的脸苍白的让人心疼。我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说,就快了。

我知道,不会有那么一天了。我觉得,他自己也知道。

我不知道这种对话说来还有什么意义。

但医生说,不能告诉病人他的真实状况,要让他保持良好的心情。我们所有人都装着平静的样子,跟他说,没什么,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他看着我笑,嘴角弯起的弧度还是和从前一样,就像我一直喜欢的那样。

那一刻,我感到恐慌,觉得他像是想要消失了一样。

.

绝望在阳光照耀不到的深渊里盛开。

.

他被确诊为急性爆发型重症肌无力那天,我觉得我整个人都碎掉了一样。

我打电话给他的母亲,这么大的事,我不得不告诉她。

上一次见到她,她还在生我的气。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原谅我。

而如今,她现在我面前流着泪无助的问我怎么办,我却宁可回到她还怪我怨我的时刻。

她只是个普通的中学教师,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还教育的那么优秀,我是很敬佩她的。就算只是爱屋及乌,我也会敬重她。

我看得出她此刻的不安与焦虑有多严重。毕竟那是她儿子,她最重要的亲人。

我觉得我的状态一点也不比她好。毕竟那是我爱人,我今生唯一的挚爱。

我说:“我们得给他治病。即使治不好,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

“好,治病……我们不能不管他啊……”

我也想哭,可看着她,就不想哭了。

要是连我都哭个没完,谁来主持大局呢?

那天起,他母亲原谅了我。我开始跟他一样叫妈。

他看着我笑,我却想哭。

夜里我在医院陪他,就跟他挤在一张床上,抱着他的腰,感受着他的体温。

我不知道哪天就要失去他了。这让我一想起来就恐慌的想是自己要死掉了一样。

.

我一直觉得对不住他。

.

他带我回家的那天,本来是跟他母亲说好了,要带自己的恋人回去。

他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母亲对于同性恋的看法,毕竟在她的学生里,也是有同性恋的。那时候他觉得他的母亲应该是很开明的,对于那样的学生总是很看的开,并不觉得一定要管教或是改正之类的。

他真的没想到,看的开时,都是因为那不是自己家的孩子。

母亲都是偏心自己孩子的。别人家的孩子走那条路,即使艰难也可以称一句勇敢。自己家孩子却舍不得让他受一点苦,遭一点罪。

她不待见我,我能理解,很能理解。

我甚至以为,他这样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可能会特别重视他的母亲,愿意为了她的意愿跟我分手。可他没有。

他为了我,一直在跟母亲冷战。或者说,是母亲单方面在和他冷战。他常常领我回家,看望母亲,陪她说说话,给她做饭。可她总不理我。他就搬出来,陪我在外面租房子住了。

如今他病倒了,冷战终于结束了,他轻松的对母亲笑着,也算是苦中作乐。

这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就算惹了妈妈生气,我一生病,她还是要照顾我的。妈妈都是这样的。

看着这样的他,我有种悲伤都凝成了液体的感觉,在血管里流淌着。我悄悄的退出去,一个人躲起来哭。

.

我想我真是爱惨了他了。

.

我并不知道他还能这样撑多久。

我希望他活的久一点,只要能看见他,我就觉得怎样都好。

据说,重症肌无力可以在治疗下活几年、几十年。

我心疼他,也不想放开他。

我现在没时间工作了,所有的精力都耗在医院。我哥哥来找我,远远地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我,说:“你瘦了。”

我也只是笑笑。

我现在是靠哥哥的接济生活的,包括我为他支付的医药费。并且我清楚,这笔钱,我恐怕这辈子是还不上了。我和哥哥不一样。哥哥是有事业的男人,而我贪图安逸。

哥哥心疼我,而我却一门心思的做着让哥哥担心的事。

我跟哥哥说,“我真是爱惨了他了。”

哥哥摸摸我的头,没再说什么。

日子还在继续。我努力的生活着,照顾他,徒劳的希望他好起来。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希望,也不想放弃。

我爱惨了他了。

也可以说,这样的我自私极了。

可现在,我有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这样坚持。他妈妈还在,她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我得救他,无论如何都得救他。

我知道她很感动如今我对她的宝贝儿子的不离不弃。可我心里明白,我只是害怕被丢下,我舍不得他。

他也知道我在想什么。

他还是对我笑着。

我觉得,这个笑容值得我拿命去换。

.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放弃。

.

日子久了,他的病情开始反复。

我跟医生说,要努力的挽留他。

他自己也清楚吧。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猜不到。更何况,他那么了解我,了解到我一个每眼神他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该庆幸么?中国没有合法的安乐死。

有人说,再深的感情也会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痛苦折磨中逝去,直到最后,死者已矣,留给生者的是释然。拖得越久,活着的人就越少牵挂。

可至少,我并不这样认为。

或许我是个特例,或许因为我偏执成疾,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依旧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恨不得有那么一天就随他去了。

他安慰的摸着我的脸。我拉过他的手,把脸埋在他掌心里,无声的啜泣。

“我爱你。”

“嗯。”他点点头,温柔的看着我。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一遍遍的强调。

直到他说,“嗯,我也爱你。”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