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第二天②他真没发现我们不是同一个人吗?

小说 回程
作者:倾终生
字数:2097
更新时间:2022-04-11 23:56:18

六中的整体范围适中,绿茵充足,但几乎拥有四分之一还存在废墟,据说需要整理出来建室内体育馆,因此要想在六中有完完全全的运动自由,是不可能的。

余弈洋又从学校开溜了。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坏消息,明明每天早上喜欢亲昵的叫哥哥起床去上课,结果自己跑得比谁都快。

像只喜欢偷腥的猫,一下就窜没影了。

时至正午,烈阳正烈,星星点点的光斑穿过高茂树叶的细缝中坠到余弈鸣的课桌上,带起明显的燥意,不止是前方听得让人昏昏欲睡却依然滔滔不绝的重点题型。还有他不喜欢炎热过头的汗意,相比蝉鸣他更喜欢暴风雨,那种能将所有污秽一冲即净的雨,余弈鸣轻轻拉了拉沾到胸口的夏季校服。

那会带来一种别样的,触感。

那会是一种,别样的世界。

他忽然想混着不同寻常的炎热气息,来根橘子味的冰棒。

下课铃终于响起,悦耳般的声响一下晃醒了大半煎熬着的学生,他们等待着,开始在底下用些小动作来静待完老师慢悠悠的警告叮嘱,直至连带着教材人影彻底走出教室便瞬间群魔乱舞,教室内开始喧闹嘈杂起来,分裂了余弈鸣的世界,将他拖往现实的重量,回过神来。

教室最后一排几位身材高大的男生连带椅子在地上拖出一道刺耳的响声站了起来,他们不约而同地往余弈鸣那边走,上前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拽了起来。

他们再次不谋而合,故意忽视了那个显眼的,新来的转学生。

为首的班霸惯着他那抹邪恶冷冷的笑容,拽着余弈鸣的领子挑眉极其不怀好意地将他从椅子上拖下来,椅凳乱飞,轰出周围一大半人。

他们像是见惯不惯,下意识地当做没有看见。

为首的班霸们行动熟练,整齐迅速,简直堪称这班的第一反纪律高速联队。

贬义的。

他们这种反应训练,周围任何可以给予他们这种快感的人都被他们做过“围堵实练”。他们不需掩饰,也不想掩饰,因为这大多的氛围就是如此,只有那些想要继续在父母学校面前沾点上心的人才会一丝不沾这些东西。

——或许就像那个新来的,老师们眼中的重中之重,好学生们的好好榜样!

啧,真是极为看不过眼。

这里就是他们游戏中的世界,在秉着某种限制的规则下,做着一些不规则,然后有趣的事情。

“喂,我们动静闹这么大,新来的,那个顾程不会去告状吧?——”

这句话就如同按了开关键顿住了一行人,连带着教室前方的声音逐渐寂静下来,目光不约而同地向一个焦点望去。

颈瘦的脊背,白色的T恤,身姿在周身是与众不同的挺拔,背对着他们,未曾发一言一语。

好像周围所有一切都与他无关,一切都打扰不到他。

为首的班霸见状轻哼一声,嘲讽中带着些克制,怕被听见似的,动作轻而快地喊住跟班将人堵嘴,好哥们似的实则强迫勾肩搭背地向外涌去。

余弈鸣沉默地跟他们一起走到校园的某个阴暗的角落,相比起之前他站在顾程面前来露出狠厉揍傅旭楠一拳的模样,此刻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沉默,懦弱。

安静,毫无反抗。

被一脚狠狠踢到满是碎岩的草坪上,身前的疼痛如同感觉不到,顺势跌倒在地。

为首班霸捏了捏拳头,扭了扭脖子,骂道:“玛德,一个暑假下来手都痒了,今天终于被我逮到机会了吧,你可真会躲,怪不得属‘兔子’的啊?”

背后几个人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毕竟皮肤光滑细腻,还长得像娘们似的!”有人道。

“玛德说到这个我就来气,”班霸呸了一声,上前捏住余弈鸣的下巴抬起他的头,“你说这么恶心的东西怎么就不会长痘痘呢?不会天天在家像娘们一样抹那白乎乎黏兮兮的东西吧?还是天生下面就跟我们长的不一样?”

说罢,还真往下头去看,不过眼神闪烁着没去动手,满眼险恶。

余弈鸣撑在身后抓住草坪的手,隔空动了动,长长额发下垂下的眼睑望着眼前的一动不动,像在看一个没有生命的生命体,手指一下一下地扣着地面,那是隔空握着刀柄的姿势。

“老大,你忘了他家穷得都偷鸡摸狗了,还有钱买那些贵唧唧的东西吗?小心别被他传染了。”

背后有人一说,班霸立刻撒手恶心地哇哇嘶叫着甩手,像碰到了病毒一样,于是冷静下来要更加隔着衣服来场狠的。

尖锐的攻击或许是这个时期少年最善于的武器,他们不需要理由,“自由”与“舒适”就是他们所追求的。

没有自由和舒服,那就发泄好了。

他不应该惹他们不顺眼。

因为碍眼,所以教训。

“呼——”

忽然一阵不轻不重的呼吸,步履稳健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一群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这里午间长时间的休憩让他们放松警惕,一般没人会到这里来,等他们惊诧得转身发现一道模特般的身影已经静静地站在他们身旁,众人惊呼:“怎么是你?!”

“他怎么会来?!”

“顾程,你刚才不是不管吗?你来这干嘛?”

班霸倒地还是厉惯了的,就算一时被怔住,也喊得出声,尽管最后几声叫得跟小鸡似的,“神出鬼没的,以为老子怕你?!”

“出来溜达溜达,怎么,你们不是吗?”

“刚才你们好像也看不惯我,一直在背后看了我久,我好不容易干完事好心好意地过来找,你们怎么不来找我发泄呢?”

顾程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静静地望过来,班霸不知怎的咽了下口水,跟班们不禁软了腿(有一部分是被帅的),感觉他意有所指,内涵下一秒就要干与他们刚才所做的事情。

班霸瞬间有一瞬腿软,说是怕顾程,倒不如说更怕他背后的人。尽管刚才俊厉的颜确实给他堪比此处校霸的压迫感。

一行人匆匆逃走,甚至有小跟班差点摔一跤。

“还能起来吗?”顾程走过去,伸手,问道。

“之前你不是很行吗?”打人那么厉害,“怎么现在就像变了一个人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