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第二天② 我想去找到他,那个曾经的“鬼”

小说 回程
作者:倾终生
字数:2126
更新时间:2022-04-08 23:59:28

偌大的空间被最后一个尾音的字砸下来,砸到地上仿佛坠出无限回声,一时两人之间静谧无声,透明实沉的方块在他们面前竖起一道名为不理解的墙。

顾晖沉沉得开口,他的样貌与可以说完全与顾程有八成相似,两鬓白发几乎丝缕,双眸饱经风霜,依然锐利,不外乎此刻也不缺有女人跟他。

“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顾晖道,嗓音像是被他压得很低,他望了一眼顾程,“我知道几乎把所有事都丢给你处理让你承受了很多压力,但顾程,这就是你需要所承担的,我从你很小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了,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再优秀有能力的人也会有被孤立的一刻,就算一开始曾被人寄予了最大的期望……”

“所以你现在是还在对我说教吗?”顾程突然冷冷地询问道。

顾晖一愣,略微震惊得看着他。他没有见到顾程在他抬头那刻,颤抖并滚动的喉结。

“不用再用以前那套对我了,父亲。”顾程忽然也冷静下来,他转身彻底正对着顾晖道,“我也已经不需要听了。如果你要是还有其他援助的法子提出来还差不多,我想至少不会让顾家的底业全部败光。”

“如果真没有别的事,那我请恕我先就回房了,我还有很多事没处理。”顾程微微扯了下领口。

顾晖胸膛微微起伏,他最终点点头道了声好,他转身坐回客厅沙发上,“那我们就来聊聊白家孙女的事吧。听说你跟她最近相处的不错,她对你好像也有意思?”

顾程有意思般无声动了下嘴唇,走过去,“你听谁说的,不会又是在我不在的时候‘二叔’像你提起的吧,还是不知从哪自动划过来的鸟语?那些你也相信?”

“说我相信倒确实不如说我有那个意思。”顾晖手肘撑在双膝上说出了他的想法,“白雁卉那个姑娘我知道我也见过,除了现在年纪稍微和你相差大点,也没什么不好。所以现在两家也确实有更深刻来往的意思,我想你应该懂这其中的利弊。”

顾程从胸口发出一声着实的笑:“你想用联姻来消除转移外面的流言蜚语?先不说白雁卉现在在宁亚工作,她还不是白家正宗的或者你们老一辈看中的嫡系,你居然也有意向?”

“现在不必以前了,倒也不用在意这些事。”顾晖道。

“是吗?我还以为这么多年以你固定规律的成长方式,接受不了这种不清不白的关系。啊也是,毕竟我连‘弟弟’都有好十几年了,你不看重这些好像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顾晖没再对顾程的话起反应,他偏长些的眼眸侧头偏向他,直接问道:“那你的回答呢?”

逞一时口舌之快不是顾程他的特长,但每当在家遇上只有他们两的时候,他总是不能特别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要说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

但要使一个人冷静下来,却需要心中更大的归属感。

立刻回绝的应该是最正确的选择,但顾程却不知怎么地想到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冒然出现在脑中的那个念头……

如果一定要有个伴侣在他身边,那么他的答案是——

非常有节奏的两声“咚咚”敲响了厚重的桃木门,缓两秒,又规律敲了两下,严重在试探门里那位的心情底线。

在听到里面的动作后,“咔嚓”一声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头脑袋来,一双猫眼滴溜溜地转动两下,看见了中间的目标笑着进来。

关上门,走过来整理拉扯了下袖口,试探地问道:“顾程,听说你前天跟那群那群老头子大战到了很晚,结果怎么样?没累坏吧?”

宁亚大厦独特于顾程的风格,简约雅致,条理清晰,窗外景色一览无余,有人进来很想到窗边的沙发上坐坐体揽风情,但此刻有人先坐上了,流畅线条的手臂撑住自己的额头指尖微微抚摸自己的额角,像是陷入了某种沉思。

——又像是在抚摸着什么,那里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莫望心中一惊,上前敲了敲桌面。

直到耳边的一道声音响起,顾程撤掉手指,从自己心中的某种晃然情绪中清醒。

“……你刚才,是不是搞颜色了?”顾程沉静了一会突然问道。

莫望整个一脸“啊?”的歪头表情。

“算了。”顾程道:“你以为我们会议是纸上谈兵,单纯聊聊而已吗?脑细胞都废了不少。不过要论真谈机密的事件么……呵他们私下里来找我密谈,不过那是以前,现在怕是连做样子都不肯了。说不定在哪密谋我呢。”

顾程带着点点笑意,继续垂眼工作,就当没看见他那些小动作。为了司亮的事和公司今后发展的整体调整他必须先将这些全都仔细整理规划好,出了一点纰漏都会再次出现上次那种难对付的情况。

“是我运气好,先发制人,或许等他们回去反应一段时间后,就会有更难的题出来了。”

“……”运气好?真的有你说得那么简单那我就喝完酒信了。

明明是倒霉,倒霉到遇见鬼了才对!莫望吐槽。

但他随即干咳一声,表明态度,“你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绝对要跟我说,我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那我们就别再大哑谜了,直入主题,省的怕你不再次转眼就‘忘’。”顾程握住资料慢慢抬起头来,望了眼时间,“八点一分不差,准时准点,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莫望。”

“我们做了一辈子的朋友,我不希望你骗我。”

莫望一顿,他想反射条件否认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顾程并不会相信,于是他问了一个他最想知道的问题:“现在好像凡是扯上《回程》一点关系就根脱不了嫌疑似的。看谁都有嫌疑。”

“我不想跟《回程》扯上一点关系,”莫望笑了下,他坐到顾程对面,好像最近真的遇到了什么不可避免,难以理解的事,他望向顾程扯了下头发,带着难言的烦躁:“但自从司亮出事之后,就连我都觉得所有事像被人推着走,让人不得不去探究一般。”

“顾程我问你,如果你知道一点线索,是不是就非得查下去不可?就算危机到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