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第一天③余少年见到了少年顾

小说 回程
作者:倾终生
字数:5157
更新时间:2022-04-06 23:58:33

那是位身体纤长,白T加上牛仔裤的少年,远远乌黑的头发搭在他的额间,有些偏长遮住他眼睛的大部分,所以顾程看不太清他的全貌。

但当自己不小心转眼看见到他时,那个男生居然像是被他吓住的雀鸟,扑腾着翅膀手忙脚乱,慌张地将刚刚如食物般重要,望着他这边方向时还按在自己胸口的手帕塞到如翅膀下重要的裤兜里。

一条长腿迅速从地上撤回,踩到踏板上,自行车被他一个灵活的翻转,轻巧的身型遮掩住车上那道一闪而过的荧光绿,顷刻间如夏季的风一般逃离了他的视线。

虽说用了逃离二字,但顾程好像更能在他身上感到另一种,不同的,气息。

顾程不知怎得,忽然嘴角抹上了一个弧度,

傅旭楠返程回来疑惑地在顾程肩膀上拍了一把:“顾程,干嘛站那不动?看什么呢?”

对边躺在地上的几个人听闻也顺着声音望过来 ,疑惑地询问:“有啥好看的顾程?是有妹子要我们给你介绍吗?”

“顾程的妹子还要你介绍?”傅旭楠反驳道。

“嗤也——”躺着地上的饼转头,跟傅旭楠对“喷”:“老子问顾程关你啥事?”

男生的情宜永远在几句话中解决,如果不行,再一顿架一场约一顿饭都可以搞定不少大小事。

简单而纯粹。

与女生长时间相磨不同。

如果有了共同的目标和理想,那么将会有飞跃般提升——不管是什么。

他们自然而然地顺着顾程的视线望去。

只看见在夕阳余光的晕染下,泛着橙色有着难得暖色的杂乱的电线与高低不平旧楼,有一道令人眼熟的身影在光线下形成一道漂亮的影子,快速拐进了弯口。

一时背后顿时寂静无声,众人面上的表情都有些面面相觑,以及难以诉说的微妙。

傅旭楠忽然动身,低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地弯腰抓起球手肘轻轻撞在了顾程的腰侧,语气带着轻微的怪异感叹道:“我就说你魅力过甚。现在不光女生连男的也看上你了。”

他带着稍许明显的厌恶对顾程警告道:“你最好不要和他扯上关系,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顾程垂眸,顺势转身,眉眼间带上一种疑惑,扫了一眼身后地上的人。

每个人微妙的表情中几乎都露出了与傅旭楠同样的情绪,只不过没那么明显。

“嗐,不说了顾程,我输了请你吃饭啦!我可是言而有信的!”酷哥坐起身来,将红字母发带脱下甩了甩。

顿时有人挥手叫了起来,气氛一下重新像炸开的油锅般,瞬间哄闹着要商量着要去哪吃,急得让酷哥怒吼“老子又没说要请你们云云”。

所有人都仿佛忘了刚才仅有一分钟的尴尬,又重新回到了平时的打闹,好像他们就是这般生活的,也确实是这样生活的。大片光晕着少年们在球场上活跃叫好的身影,鸟雀展翅飞停在一枝不高的树杈上,转头从高处望下,每个个体都与不远处的旧楼房融为一体。

他们处一个在阳光下,

那另一个在楼房处的哪道阴影里呢?

顾程不知道,他隔着铁网晕在夕阳下。脸上,如桀驁的松柏的身姿上,都像上天都偏心地渡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只是迎风而立,时而摆动的休闲宽松的衣摆便冲合了他夹杂的另一种气息。

时而配合着众人欢声笑语而搭声腔,时而涌上与他们混入一团,充当他们的一员。

没人愿意永远孤独,也没人会永远无缘关心一个人。

他的眉峰稍偏俊利,寸头简单也不失他出色出鞘的五官。或许他本人并没有察觉到,自身与他人的区别有多么明显。

身体里有从一开始就有股与他们不同门户养出来的精细气质,或许没有那么明显, 但当他站在这块土地上时却是足够区分。

浑身静静散发着清新橙子水的味道,所立之处静时,如星点静静地燃烧起火光或星辰,温和地吐息;动时,便如藏于躯壳里面的暗芒与锋利而出鞘,没有多少人见过第二种,但他身上的那种可怕的矛盾与吸引力,从未消散过。

与别人穿同一件衣服时,便是另一道风景。

所以谁都会打听他,男生也同样。谁都愿意和他上去交朋友。

但他们也不知道,顾程本身要比他们看上去的冷情一点,也更桀骜不驯一点,只是他没表现出来罢了。

所以他不会多问,关于仅是一个不到半面的陌生人?如果在场的人当他是因为礼貌而没开口那就是错了一半,即使他有些好奇,但他也没有多少兴趣。

只是望着他们如此明显的排斥一个人心里有点不舒服。

就一点点。

如果没有再次相遇的话,或许他将一辈子都不再想起。

——

余弈鸣在他望过来的那一刻只觉心脏都停了下来,树叶沙沙作响,所有的热意都往脸上涌,到达一个极限后便是心脏疯狂的跳动,耳鼓作响。

他明显感觉到顾程对他的不喜,他也不知道顾程对他知道了多少,但脸上肯定克制不住都红透了。

他咽了口唾沫眼神不自觉有些闪躲,他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清楚地见到他的上半身,想看又不自然地躲避着。

“你有事么?”顾程微微侧身,不着痕迹地退了一小步再次问道。

余弈鸣咳嗽一声,很快反应过来对他道:“抱歉,我怕你衣服打湿了所以就帮你拿在手里,希望你不要怪罪,如果你生气我向你道歉。”

顾程微微蹙起眉头,看了他好一会犹豫后还是将微湿带一点褶皱痕迹的衣服接过:“不用了,没关系。”

他的声音没有刚才他篮球场上表现地那般阳光与不羁,因为周围没人,也没有生气时的低沉,只有一点点的低,可能是压着的那点焦躁,但总体透着平静温和的味道,就像在夏天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冒着凉气的橘子水的气息。

惹人忍不住想品尝。

顾程伸手接过衣服拿起套上,盖住了他极具吸引力的上半身,在他的目光下扯了扯衣摆完全遮住了完美腰线,就是穿衣显瘦,脫衣有肉的类型。

“我叫余弈鸣。”男孩见他如此,赶忙向他介绍自己。

顾程顿了下,即使不是太想应付,心中也有些预感,还是伸出手来跟他握了一下:“顾程。”

指尖一碰即离,是微凉也是温热。

“你还有事么?”握完后他又问了一次。

他已经明显不想呆在这要走人了。

余弈鸣赶忙望了一眼之前他一起拿过去但被放在一旁孤零零的手帕,鼓起勇气望着他脸上的水渍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擦……”

“余弈鸣!”

话还没说完就忽然被旁边一声怒吼打断,一个人影猛然从旁冲了过来,还未反应过来顾程眼前的人就被一把推到在地。

余弈鸣的手肘顿时在地上擦了几道细微的红痕。

“余弈鸣,你过来干什么?!离顾程远一点!”傅旭楠急道。

“喂!”顾程猝不及防,喊了一声皱眉想要过去拉他,却被傅旭楠一把拉住反而挡在他前头:“你别过去,要是被他染上病怎么办?”

“你恶不恶心?”傅旭楠转头对地上的人怒道:“能不能不要看见个男的就粘上去?!你要粘你去找你以前那些老情人去,顾程不是你能碰的!”

顾程骤然听到了似乎信息量很大的话,差点变成一尊雕塑,幸好还没成型先条件发射地过去拉住一旁还想冲上前的人,望着地上的余弈鸣微微皱眉道:“傅旭楠,误会,他没想对我怎么样。”

傅旭楠没再上前,只是停在原地上下看了顾程一眼,没事才松了口气,又嫌恶的拍了拍手,指着他道:“别学你爸妈偷鸡摸狗伤风败俗,你还要不要点脸?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一个男的比女生还喜欢男人,怪不得家里乱成那个样子。”

余弈鸣倒在地上,身上是浅浅的水渍,是傅旭楠刚刚从厕所出来后还未擦干净的水。

原本他还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只是垂着头皱眉拍了拍胸口的水,似有嫌弃麻烦的模样,而在顾程拦了一声后,他的肩膀募地颤抖起来。

之后傅旭楠的话就像火烧一样烧到他的心,他抖着眼眶朝顾程那边望了一眼,感觉整个眼睛都红了,在自己心存好感的人面前讲出他不堪的过去燃烧了他的理智。

他募地一下爬起身来,朝着傅旭楠嘶吼着扑过去道:“我没有!”

他的情绪像是突然被爆发出来的困兽,狠厉,绝望,又疯狂的。

他不知怎么得直接将傅旭楠扑倒在地,然后狠狠再他肚子上揍了一拳!

一拳过后却是连呆在这的勇气都没有了,他怕看到顾程的表情,直接擦了一把眼转身飞快跑了。

“卧c,真TM是个疯子……”

傅旭楠捂着肚子跪在地上骂。

临了余弈鸣远远听见傅旭楠在他身后警告“上学要他好看”,还不忘转头警告顾程在学校里遇见他也最好绕道走。

顾程:“还能起来吗?不能我走了。”

傅旭楠喂了一声,赶紧站起身来去追离开的顾程,“我可没胡说,你没看见之前我们的表情吗?我还不是为你好,再说又不是我一人说的周围的人都再说!如果他没做为什么会有人说,如果他不是那个什么他干嘛粘着你?!”

顾程听闻微微皱了皱眉顿住脚步,第一次对他有了严厉的表情:“为什么你要重复那么多次?我听不明白?在你冲过来之前,反正他并没有对我进行实质性伤害,虽然我对他的喜好不予置评,但硬要我跟你随便判死一个人这就过分了。”

“我,我不理解!你也太那什么了吧?那要是等他伤害你的时候你还来得及辩驳这些吗?”傅旭楠叫道。

顾程转身挑眉,“……你是觉得,他欺负得了我?”

傅旭楠:“……额,好像确实,不能!”

“但你还是要小心知道吗?毕竟他家又不只是他一个……”

顾程突然怪叫,他第一次崩溃般地无奈扶额道:“天呐你是我妈吗?这么啰嗦,我是三岁小孩还要你提醒?……”

傅旭楠闭嘴:“哦……”

跟傅旭楠到某个路口后道别分开往自己家走。

顾程走了半响,忽然还是顿住脚:“等一下,我好像掉了一样东西。”他自语道。

转身回到刚才的洗漱池旁,伸手拿起刚才放在水池台上的浅蓝色方格手帕,眼神犹疑微顿后还是快速塞进了裤袋里。

脑海中闪现出他起身时,突然望见站在他身边的静静等待的男孩子的情景。

他的眼神闪烁,那样的眼神……让他的的确确想到了一个人。

“gc……”顾程低声呢喃出了一个人名。

“呵,顾程你还真他妈多管闲事!”顾程蓦然自嘲,手在裤子上拍了拍蹭了蹭,反正还给那人之后就不用再来往了。

他第二次踏上回家的路,天色已经很晚。

当路过某条胡同巷口,望着里面闪点星光近乎漆黑的道路,突然纠结住到底是穿小路走还是……顾氏精式级老大已经很久没有翻过墙了。“咕咚”他咽了下口水,脑门上浸出点点细汗,那种潜意识里的反抗让他漆黑的眼中泛出点点血丝。

一旦某件事打破秩序,那接下来心中的欲望便有多不可控,顾程缓缓踏出了一只脚踩在试探线边缘……

“余弈洋!你别走!给老子站住!”

余弈洋抿唇,嘴唇冷冷勾起,从胸腔里呼出一个着实的冷笑,“哈,谁TM会等你们。”一张与余弈鸣一模一样的脸上是少年的不屑,长长的刘海被夜风吹起,露出全是不同的不驯的眼神。

自行车在他手中如风驰电掣一路飞奔,少年身形轻盈,脊背在空中划出一道如狼般矫捷的弧度,提着车轮越过一路障碍,惹得嘀鸣声一片,将背后谩骂远离在了身后。

眼见前方是死胡同,却是被人砌筑丢掉一小半的墙,他原本打算起身旋转车头,可身后的喊叫声追来,他忽然朝一边的圆杠柱跳了上去后轮胎体至边缘,而后看准更高的实心柱挑去,前轮先卡主边缘,找准时机技巧便是完美的后轮胎着柱!

一连找准跳了好几个台阶,余弈洋打算最后一步跳过跃向自由的高墙——

忽地一抹趔趄的橙黄色球体往他这边飞!明显是砸过来!他根本反应不及瞳孔骤缩急忙侧身躲过已是万幸!结果毫无疑问地来了个自由落体,“砰”得一声散体,幸好他及时攀住了墙来了次缓冲。

“啊!————”

“唔!————”

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两人顿时像饺子般摔成七荤八素,余弈洋阴着眼撑起身来,也没管被自己压在身底下冲当肉垫的人,看见撒落了一地的钱包顿时脑中确认明白他是个小偷,上去狠狠踹了几脚。

随后将钱包往自己包里塞,往后一背!已然成了自己的模样。

他借着助跑一下手撑到墙上,想将自己落到对面的自行车拿回来,结果刚攀出一个头,就听刚才骂骂咧咧的一群人追到了墙角,“不好!”余弈洋没再冒头,像猫一轻地跳回了原地。

“玛德,被他跑了!”墙对面响起声音。

“那赶紧追!追不追?”

“追个屁!等等!哼,不用了,他的宝贝自行车在这,带回去,晾他也不敢不找过来!走!”

余弈洋眼神暗恨,咬牙听到对面没了声响,还是一犹豫翻墙探出个头望情况。

结果……“靠!”余弈洋一锤墙面。

他翻墙过去追过去了半步,终于意识到他们就是要让他自己找过去,给他下套,愤愤地锤了下墙。

他呼出一口气,忽然见到刚才害他的事发展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一颗篮球。

也不管是谁的,奋力丢了回去,随后也未管什么声响再次直接翻墙越了过去准备回家。

可惜好像祸不单行,他正好又砸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哎呦我槽!——”叫着声的人年轻极了,声音悦耳,行动却不温柔,直接拽起了他的领子就狠狠给了他一拳!

余弈洋猛地趔趄着倒地,他似乎还有些蒙?等反应过来一下火了,怒气上升将刚站起来的人重新扑倒在地。

“你**干搭窝?!”

气得连普通话都飘了。

两人瞬间厮打起来。你一拳我就一脚,绝不服输。

等终于完事的时候两人已经倒地不起了。

顾程微微转过头,喘着气鼻青脸肿地望着他,恶狠狠地一副被抛弃嫌恶地怨夫味:“我这他妈看错你了!原来你就是这种人!”

之前那副温柔的样子都是假的吧,对他下手那么狠?

其实顾程在半途就好像意识到打错了人,他是追小偷追进来的,但谁知道一个篮球扔过去居然扔过头,都怪自己练的太好啧,只好自己追过来结果差点被砸死。

他不信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只是想吸引自己注意罢了哼。

结果一打,两个人都没停下来……

余弈洋转过头同样脸猪头样,看着躺在旁边地上不停斯哈斯哈的人忽然咧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顾程望了他一眼,“ 玛德,笑毛!”

可不知为何,他心情忽然好了很多,躺地仰望夜空,这般感觉到也就那般笑了,即使顾程脸疼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