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第一天① 向顾总寄来的匿名书1

小说 回程
作者:倾终生
字数:4272
更新时间:2022-04-01 18:53:40

十五日,酷暑难耐。

树上的知了响彻天际,直窜地点位于某市中心商圈中高耸入云的大厦,喧嚣闹耳如同震动同一频率的最上层的某间会议室里——

“关于刚才所说的盛名公司艺人司亮的事宜,我想在座的各位都听懂了吧?”

“明,明白明白,我们都懂。”

说这话的人,以及周围一些人默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是奇怪,明明说话人年纪不大,声音处于浅沉的低沉,像老牌子的夏日汽水,冰凉透彻,有种惹人留恋的时间沉淀感。

可明明是人在说话,却容易让人脸皮抖三抖,身旁就像跟了只鬼一样在他们耳边吐气。那种冰冷的鬼寒之气,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仿佛在坚持一会能瞬间将他们体内的水分毫不犹豫地吸干夺去,连命都没了。

但他们都归于心理作用,毕竟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是吧?要说心里有鬼也不该是他们啊?

会议室里,大多数有权势的董事高层都还镇定自若,保持着原样。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事心里清楚,所以也不会过多担忧,最主要的是他们对今日的结果似乎已经有了大致的预想。

他们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视线,探究的,沉思的,担忧的,惧怕的,嘲讽的,都黑黝黝沉沉地望向视线中心的首位。

——那是位年轻的男子,西装打领,容貌英俊帅气,或许是遗传的原因他的眼窝要比普遍的亚洲人深邃,发胶不多不少地打理着每一根发丝,显示出一丝不苟的性格,他的眼瞳深邃,像是坠入了星河般无尽,可仔细看去却是偏显阴郁,陷在某种阴影里就是沉郁的嫌疑犯。

他是宁亚集团现掌权人,顾程。此时他十指交叉放于桌面,光洁的桌面反射出他沉静如水的面容。

坐在他身旁就近的是一位年近五十的老者,他斜靠在椅背上,神色却不容置疑得严厉,岁月的流逝使得他脸庞上的痕迹在他愤怒时愈加严重,只见他叩了叩两声桌面,将声音叩得极响。

老者声音暗哑得对顾程说道:

“顾程,这就是你想出来的法子?你这是糊弄我们老头子把我们耍着玩吗?!莫不成把我们都当傻子?当初是你惹出来的烂摊子就要你负责带头扛起责任,怎么现在出事了要我们陪你在这浪费时间兜兜转转,还要我们帮你道歉给你出当替罪羊吗?”

“你脑子要是真的有病我看就赶紧去医院治疗,别在这占着茅坑不拉屎浪费大家时间!”

说完他带头站了起来,将自己面前的文件狠狠一推,转身就要往会议门口走。

“替罪羊?烂摊子?呵……”

顾程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撑着桌面站了起来,看着那位带头奔走的羊如期顿下的脚步冷冷地笑了一声。

“林总何必这么激动?”他重重带了前两个字,“只不过叫你带头出个面,这就么迫不及待得要逃走么,还真是‘二叔’的作风,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宁亚资金项目都被我下撤了……”

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阵风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顾程就被他喊作二叔的林长尽拽住衣领提了起来,惹起一阵惊呼。

“顾程你什么意思?”林长尽眉目阴沉,眼神凌厉地望着他,口气阴寒:“当初是你叫司亮进组的,亲自!亲为!我们可都不知情,跟我们可没有半点关系!现在司亮他死了,你休想把我们往人命刑事案件上逼!你想把宁亚搞垮吗?!”

“顾程,你简直就是胆大妄为!”

大串桌椅划在地面上的声音,周围顷刻间涌来七只手八双脚,年轻的不年轻的向他们涌来在他们耳边劝解斥责着炸出一朵花来。

可惜林长尽年龄身高在此,即使他垫着脚也依然没扯动顾程半分步伐,之前看似凌厉的杀气只不过扯开了他紧实的衣领扣,露出一片结实的肌肤。

会议室里众位大小:“……”

呃,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林董这姿势要是换个姑娘来从远处看还以为是要非礼宁亚的顾掌权人呢,咳。

顾程近一米九点身高微微低头,他低垂的眼角好似划过一丝促狭,性感的薄唇浅浅勾起,泛着冷嘲的意味,可整体面貌却没丝毫变化,若不是靠的近或细心之人都不会发现。

他神色沉稳得从林长尽手中抽出紫色的领带,低垂的长睫没有一丝颤抖,系扣,整理,上移,一丝不苟,有序不乱。

他道:“你信了?呵这么荒唐的谎言你也信?一句话没说完就要跟我动手,看来宁亚是要变成老朽争权夺利般的菜市场了。在场的年轻人都会显得比你稳重。再者我可没说司亮的事故属于刑事,‘二叔’怎么就确定了呢?难道你比警方还要知晓细节吗?”

“你别胡说八道,我说得只是可能性而已!”

林长尽忽地呼吸一至,他自然不能说出实情,其实他早在司亮“死亡”之前见过他一面,他喜美人在圈子里不算秘密,但与司亮的来往可以说是暗着来的。毕竟双方都不干净。可若是让他承认他们之间有联系那他会不会进去?他可不想大半辈子毁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

而且说到底……现在人人自危,都还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王_八犊子惹出来的!他想要狠厉反驳但不想再惹得一身腥往自己身上凑。

刚才他口不择言,若是承认简直就是找死,可若是否认……他不知道顾贼到底知道了多少事情,林长尽深吸一口气,恰巧旁边有人适时递过来了台阶。

“冷静啊林董,有时火气上来了就算一时口误也不要跟小辈计较动手了,毕竟我们是来商谈的嘛,有话好好说。”

林长尽侧眼望了一眼自己人,听闻顿时应声,他甩了下后面的人重新坐到位置上道:“对,我刚才不只不过是口误,毕竟不知道火气什么时候会冒出来,你也别跟我计较了。”

这两句话说得明帮暗讽,就是说顾程是不懂礼数的小辈。

顾程很自然地点点头,挥手让人都坐回原位,诚恳地道:“作为小辈自然不会跟长辈计较的。”

此话一出顿时刚才说话的两人脸色都不好看得噎住,这是暗戳戳着说他们年纪大么?看顾程他的表情作腔又不能发问。他说的是“小辈”,又没指名道姓说他自己。

这两番“斗智斗勇”却是他们的常态,谁都不想轻易认输。

油嘴滑舌还懂得反击倒一点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的顾程,看起来脑子好得很,跟他的老子顾晖根本不一样,想另一道身影,林长尽眼中划过一丝晦暗不明的色彩。

顾程这小子或许善于捕捉人心审时度势,之前那种情况好像刚才几句话就能扳回一成,将主动氛围转移到了他那边,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可从一开始就靠顾程背后那些颇为年轻的团队是处理不好宁亚这庞然大物的黑色烂摊子的,从一开始顾程其实就没多少优势。

他的优势全来自于父辈沉淀下来的基业,顾程知道。

可它现在完全就像是阴沟渠道里的泥虫,想拿它翻身,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年轻的掌权派与即将反噬的老革派,以及喜欢坐山观虎斗的中立老佛派在会议室里分了派系,总归是要斗上一场的,就看谁的手段更狠更准而已。天花板上的白炽灯一闪,将会议室里的静谧,肃静,暗涌的潮流照得愈加明显了些。

林长尽没有没有心情再继续谈下去,他道:“唉,都说句不好听的,小顾总你也别犟,你这孩子别仗着自己年轻有权利就对我们这些老头子随意驱使,要是这样下去谁还会愿意跟你干?……”

“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般简单的道理我想在座各位都懂。林总想说的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对吗?”顾程打断了林长尽的话,突然转换的称谓使其一个愣神,他顿坐在原地还未下意识点头。

顾程已经继续说道:“相处了这些年我想我们都对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说到底谁都不想宁亚垮台,这就是我们一致的目的。我承认相对于在座的大多数年轻几许经验不足以支撑各位对我的信任,但是我想一个基地的建设在于基础维持。”

“而维持基础的关键,是名誉?股价?商业项目?还是资金问题?我想这些对于在座一些人会比较在意,毕竟人生活就来于此,或钱或权,尤其是现在愈加内卷的时代,只有大圈卷小圈,小圈自卷的不断循环。”

“今天我站在这里,从宁亚最大股份持有人来说,就是想要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化的利益,我想内部不能被随意不断地僵化这是所有人都共识,之前针对我所讨论的拥有争议这很正常,毕竟这是每个会议室里都会有这样友好协商的场景……”

他看了眼林长尽,“综上所述,让大家代我或者陪我去死,这是简直是赔本的买卖,任何一个善辩的商人都不会这么做,我们需要的也只是最关心的分析过程与承担结果,就以这次事件为例,于公私于主次我自然是要代表宁亚出头,可我也想请问各位这件事情的问题根本是出在宁亚或者我们个体上?”

顾程沉眸望着忽然陷入寂静的众人,发问道:“难道引发事件的根本不是出于个人欲望而产生的社会性矛盾?……”

“难道顾总是说这事跟你毫无关系?”林长尽忍不住发问。

“我不明白林总所说的毫无关系是指哪里?我记得我说得每段话都字句清楚,如果林总需要护理或者今后要开展副业我也不介意倾力相帮。说到底宁亚今日的实力离不开各位,但也请各位不要以此次案件忽略底下的人员,他们是基建的基础,从来不是拥有名誉项目才拥有基础员工,而是拥有基础员工才会拥有不衰的名誉不减的项目资金。

而其内核永远不变运转的就是‘责任’二字。”顾程微笑从容地应对。

“那敢问小顾总,关于司亮进《回程》剧组而后导致发生一连串的伤人事件,甚至有言说它跟杀人犯扯上了联系,你对此有什么解决方法吗?”林长尽像是跟顾程杠上般,总归会不停化得询问。

顾程严肃回答:“这由警方调查处理更为妥当,我们积极配合,尊重死者,不要听信任何流言蜚语,也不再散播各种灵异谣言,我想这是最合理的安排法则。”

林长尽嗤笑一声:“你就不怕杀人犯找上你,按理说你也算和《回程》扯上关系的人,而且知名度高反而一眼相中也说不定。”

“所以为了我的安全我需要永久带在家门里不出,为了方便给林总接手吗?”顾程双肘撑在桌面上,卷起的衣袖露出好看而有力的肌肉线条,下巴点在手指上,难得他单独用那种深邃的黑眼看他。

“也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相信这世上有鬼吧?”

头顶上方的灯管忽然滋滋响了两声,像是有指甲在上方滑动的声音,可惜在下方的人都专注于事件商讨,没人注意那点细微的小事。

林长尽也不知是心里有个鬼还是先前顾程说得话戳到他心窝或胳肢窝了,总之他居然没有继续叫嚣,而是闭口不言下来。

“可到底外边那些灵异传闻传得还是有模有样的,倒也不是我们轻信流言,只是这事确实颇为蹊跷……”

林长尽不说话,倒是有人开了口。他们叹出了整件事的原委。

有人感慨道:“最给我震惊的是司亮与江宁的新闻,他们一个演员一个导演,居然好上了!虽然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可若是出在江宁身上真的匪夷所思,他不是跟苏家大千金嫣然订过婚吗?他难道不是喜欢女人?我记得当时这事闹得还挺大的。

最主要的是,司亮车祸出事后,江宁居然离奇失踪,江家那么大的实力都找不到一点线索,你们说会不会……”

“怪不得网上有说是和精神不正常的变态杀人犯有关,他很有可能是具有恐同或受了不知名的关联刺_激,《回程》的触到了他的神经,从而想要杀死一切有关的人!其实我还听说另一位主角最近好像也受伤了……”

“快别说了!”有人倒吸一口冷气,“越来越离谱地瘳人了,感觉从来没有离未知危险这么近过。你们说有没有感觉越来越冷了?今天可是十五号啊……”那人颤抖着淹了口唾沫。

最后一句字幕落下,众人竟在烈日炎炎的天气下齐齐打了个寒颤,差点连汗毛都竖起来了。

“别说了,别说了……”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