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很多的一章

小说 邂逅
作者:珩翌
字数:4075
更新时间:2015-09-11 13:23:42

  余杭拼了命似的跑企图甩掉身后那个说不出是什么的东西。

  状似幼儿在地上爬,却有五六米之高,仿佛机械一般的眼睛生硬的转动着。嘴像是一个梯形的开口,一扇小门似的开开合合,发出怪异的尖锐叫声,声嘶力竭的喊着:“回来吧。”在这个静的仿佛虚无一般的空间里带来某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没错,就像是虚无,在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光,没有路,没有任何东西,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可若说是光线的缘故偏偏又能清楚的看见自己,以及身后的那个该死的怪物。

  阴侧侧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嘲笑似的低语,叽叽喳喳的听不清说着什么。可无论看向哪里,都是无边的黑暗。

  已经逃不掉了……余杭有些绝望的想。会死吧。

突然一个人影不知从哪里扑过来把他按倒在地,捂住他的嘴,止住了他即将出口的惊呼。 “别出声。”一个压低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一瞬间,好像被拉进了哪里。那个怪物哀嚎着爬过去,不甘心的四处张望着,失去了目标后显得缓慢无力。来自不知何处的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有些吵闹,依旧是听不清内容,只觉得令人焦躁不安。 余杭挣扎着想要从那人身底下爬出来,却被按了下去,耳边轻而急促的声音说:“别动。”余杭又安分了。那人虽然古怪,却感受不到丝毫恶意。

  余杭转着眼珠看完全压在他身上的人,只能看到侧脸,白皙的皮肤,光滑细致,有种诱人摸一摸的感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带着严肃认真的意味。

  过了会,一切都安静了,嘈杂的声音也消失了。一切回复了宁静,就像刚到这里时一样,绝对的宁静不会使人舒服,而是静的令人心慌。

  那人放开他跪坐起来,一边膝盖刚好抵在他两腿之间,却好像没自觉似的。 余杭做起来打量着这个人。看起来像是处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年龄,要说第一感觉,那就是干净,特别透彻的干净。不是多出色的容貌,只是让人觉得平和,难以生出恶意来。

“原来这地方还有别人……”余杭嘀咕着。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那人向后挪了挪,拉开了些距离。

“不知道。”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本来是在街上走着走着摔了一跤,就发现周围都变了。”

  那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你呢?你是怎么进来的?”余杭对这个难友有些好奇。

“我啊?我是被人推进来的。”

“推进来?这里有门吗?或者是别的什么样的入口?为什么你不出去呢?”

“哦。因为这里的入口只能从外往里开。”那人淡定的微笑。

  余杭脸色煞白:“只能进不能出?”

“到也不是。只要有人从外开门,就可以顺便出去了。”那人不慌不忙的样子。

“这到底是哪里?”余杭一脸挫败,垂头丧气的问。

“吾怨乡。开辟在虚无之中的独立空间。以虚无之境为基础,但其实法则早已改变了。”那人耐心的解释,然后突然一转,问:“你叫什么名字?”

“余杭。”

“哦。我叫香茗。”

“香茗?真是……”

“觉得女气?”香茗偏着头问。

“啊,不是……”余杭摇头,“只是觉得,这个姓少见。”

  香茗笑笑,“怎么样都没关系。”

  余杭挠头,想换个话题。“为什么会有这种地方?”

“吾怨乡,吾是古汉语说的我,怨念的怨,故乡的乡。顾名思义,这里是收集聚集怨念的地方。这种地方的存在就是为了吸收怨念,让世界更和善。”

“居然有这种地方。”余杭瞪大了眼睛,惊讶的样子。

  香茗笑了,“你就不怕我也不是人吗?而是像这里的那些东西一样,是实体化的怨念?”

“不会的。你看起来不一样。”

  香茗眯着眼睛,“这是弱小生物面对危险本能的直觉吗?”他笑着说,“不要太相信你的眼睛。在这里,什么都有可能。”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有一次机会“遇见自己”,遇到自己的怨念。显然,余杭还没经历到,也或许,他的怨念被更强大的吞噬了。

“能在这种地方见到,还真是他乡遇故知呢。”余杭跟着香茗四处走。说是在走,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动。

“嗯,缘分哦。”香茗笑得有点诡异。但仔细看又会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为什么要不停的走啊?很累,又好饿啊。”余杭拖着疲惫的身体拖拖拉拉的挪步。

“吾怨乡和虚无之境的区别在于在这里至少还是‘存在’。只有用动态才能保持你的存在。你要是能保持精神充沛,不走也是可以的。”香茗微笑着解释。 余杭突然觉得,香茗的微笑就像是一种习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余杭越走越觉得沉重,腿上凉飕飕的寒气渗到骨头里,下意识低头看见自己的脚上腿上挂着许多双只有骨没有肉的手,都在把他往下拉。

“啊……”余杭惊慌失措,想跑又跑不掉。 那几双手突然像是毫无顾虑一般变本加厉的往上爬了,越来越重,要被拉下去了……

  香茗回头在他身上拍了一下,那些手都掉了下去,但还是在下面伺机而动。余杭觉得脚底都透着冰凉。

  香茗索性把余杭打横抱了起来。

“你是外来的,他们都喜欢欺负你。”

  在吾怨乡,吞噬是一种本能,“把他变得和自己一样吧”,就是像这样的本能。它们大多没有智慧,不会觉得不幸,只是本能的拖着更多的生命,坠入不幸的泥潭。

“那为什么不缠着你呢?” 余杭不明白。

“他们不敢动我。”香茗腹诽,好歹我是有修为的,它们哪敢随便招惹我呢。

  余杭看着香茗像是上楼梯一样的动作一步步向上走了上去,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你抱得动我呢?我也很重的。”余杭呆再香茗怀里,既别扭又不敢动。

“因为是在这里呀。”香茗垂下视线,看了他一眼,“都看到这么多东西了肯定不会说什么不相信怪力乱神之类的话了吧。这地方邪门的很,发生什么都是可能的,别太放心哦。”

“那个,我自己走吧。”余杭弱弱的说。

“嗯。”香茗应了一声,放下他。

  余杭刚打算自己站好,脚下一空,没踩到原以为会有的地面,直直的坠了下去。

  最后的意识,看见香茗说了声糟糕,也跟着跳了下来。

  吾怨乡是没有地面的,只要你想,随便走在哪里都可以。这里本来就是虚无,不存在任何定理的地方。余杭进来的时候下意识以为自己所在的是地平面,觉得香茗是在往上走,所以掉了下去。

  香茗以前没跟外行人一起在这里行动过,所以没想到余杭居然会没有意识的直接跳下去了。

“啊啊,还真是会惹麻烦啊。”

“唔……”余杭挣扎着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怀抱里。

“你醒了?”那人微笑的看着他。 明明是刚刚见过的脸,却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就一直盯着他看。

“怎么,哪里不舒服吗?”他的手伸过来,温柔的摸着余杭的脸。

“香茗?”余杭试探着叫他,看着他点头,松了口气。想来是自己多疑了吧。他怎会变成别人呢。

“别太放心哦。”香茗调笑似的话犹在耳边。

余杭有些怀疑。

“怎么了?总看着我做什么,我有什么不对吗?”

“没,我就是饿了。”余杭慢吞吞的说。

“饿了?”香茗歪了下头,不相关的说了一句,“你身上有表吗?”

“你想问时间吗?”余杭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在这里看时间也没用吧。” 指针旋转着,带着咔咔的轻响。

  人类在吾怨乡是没有时间流逝的。但他有。他不一样。只有钥匙,只有身为钥匙的那个人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人在这里,连同时间也在这里。

“难怪……”香茗了然的的点了点头。

“什么?”

“没什么。”香茗笑了一下,“就是太遗憾了。我原本想等你自己明白过来的。”

“你想让我明白什么?” 香茗不说话,凑过来吻他。

像中了邪似的,不能动。 怎么会……被骗了,他不是香茗。

身体像是要化掉一样,变得很软,软的感觉不到骨头,很沉,沉的要脱离意识独自掉下去。

  好可怕…… 香茗,你在哪?

那张熟悉的脸变成另外一个陌生的样子。清秀的五官,微微上挑的眼角带着冷淡。

余杭想问他,你是谁,想问他,我这是怎么了。可开不了口。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别欺负他呀。”突然换了一个视角,看见自己被另一个人抱在怀里。感觉到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手指拂过脊梁。

  “真可惜。”余杭听见刚才那个人说。

  香茗掐掐余杭的脸,问:“感觉活过来了?”

“就知道你会来。”刚刚扮作香茗的样子的陌生人说。

“是啊,就知道会这样。”香茗从容不迫的应着。“所以说,有事没事的别总用我的脸骗人,你是出不去,我还得在外面混呢。”

  余杭听不懂两个人的恩怨,觉得在香茗怀里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感知,不愿意蜷缩在别人怀里,就拍了拍香茗的肩膀说:“你放我下来吧,我没事了。”

  香茗不信任的目光扫了一眼,“别闹,你一步都别想离开我。”

  余杭噎了一下,蔫了。

  香茗叹了口气,“阑烟,别这样。你出不去,我有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你跟我过不去有什么用呢?”

  “算了。”被叫做阑烟的人摆摆手,“一个两个都这样,都不愿意留下来陪我。”

  “你如果真想离开,那就成为吾怨乡的意志或者成为真正的灵魂。”香茗微笑,“还是那句话,我在未来等你。”

  “你当是骗小孩啊……”阑烟一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香茗低下头,额头抵着余杭的额头,温柔的问他:“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他是谁?”

  “阑烟是怨念的集合体,只不过比你之前见到的高等,是有智慧的。像他那种等级的很少有,难免会寂寞,性格怪一些也是可以原谅的。”

  余杭气结,我都要把小命玩没了,到你这里就只是可以原谅?

  “你们认识?”

  “当然。认识很多年了。”

  “你在这里很久了吗?”

  “那倒不是,只是进来很多次。”

  “你,你究竟是谁?”

  “你终于想起来问了吗?”香茗笑他,“我还以为你能忍住不问呢。”

  “其实,没必要。你没必要问我是谁。有缘的话自会相见,否则就算想找我也找不到。香茗,字远卿。是真名哦。”

  余杭看着他凑的很近很近的脸上戏谑的笑容,真心有种想要呼他一爪子的冲动。

  “好啦。”香茗在余杭眼睛上落下一吻,吓得余杭赶紧闭眼睛。

  “别睁开,听我说。”香茗低声呢喃,“你从哪里进来的,想着你该走的那条路。”

  余杭乖乖的点头。

  闭着眼睛的他看不见前方的黑暗透出光来,紧接着破出一条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香茗抱着他往前走,直到踏黑暗的边缘,嘈杂的声音一瞬间涌上来,打碎无边的绝对宁静。

  香茗放下余杭,在他耳边说:“明白了吗,你就是钥匙,只要你想,就走得出来。”

  余杭看着他,有些发愣。

  这一切,是真的吗?

  香茗拍了拍他的肩膀,向他微笑一笑,然后走进了人群。余杭站在原地看着他,直到再也看不见。

  周围的一切都像是他进入那个奇怪的地方以前,好像一切都从未变过,好像时间停留在那一刻不曾流动。也或许是他从来不曾离开这里。

  只有不远处钟楼的正点报时,敲响着,淹没在浮世的嘈杂中,报着一个和他的手表不同的时间。

  诚然,谁也不知道,他丢失的时间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他曾经离开过。

  像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当然,也会觉得舍不得。

  “香茗,我该怎么再次遇见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