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陆

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791
更新时间:2021-09-25 18:49:03

果然如同老先生所说,她们赶在城门关闭的最后一刻进入了城内。拜别了老先生,穆君亭便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街上找寻,穆秋跟在她后面,终是在一个人稍少些的地方将她拦下。

“君亭!”穆秋急赶两步拦在穆君亭身前,“君亭,郢州不是曲城,地方大,就算雪儿真的在这里,我们也无处寻去啊!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先找个地方住下,咱明早慢慢找。”

穆君亭愣神了片刻,似是冷静了下来,四下望了一圈,由于夜市的原因,灯火通明将这条干道照的如同白昼,熙攘的人群热闹的景象,竟与庙会当天的情景融在了一起,有那么一瞬她觉得白祁雪就在身边跟着,终是叹了口气:“走吧。”

常年走镖,镖局自然已经在各地都联络好了客栈。但这次,穆君亭却不想去那里,一是怕消息早已传来,无端给自己添堵,二是怕夜叉营寻来徒增无妄之灾。

这样想着,穆君亭就领着穆秋去了另一家客栈。

穆秋抬头看了看招牌,低声嘀咕:“悦来客栈,果然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它。”

“什么?”穆君亭没听清回头追问。

“没有,没什么。”穆秋嘿嘿一笑,进去招呼小二:“小二!”

“唉!来了!客官搭打尖儿还是住店啊?”将一条已经洗得发黄的白色抹布往肩上一甩,店小二颠颠的跑了出来。

“住店。”穆君亭上前一步说。

“住店两位!”喊罢,便引着两人到了柜台。

虽说郢州夜市很是热闹,但是一门之隔店内已经开始打烊了,最后一个酒客在她们进来前刚走,杂役正在收拾桌子。掌柜在跟账房核账,听到有人住店便抬起了头。

穆君亭看到掌柜之后微微一愣,掌柜见来人是穆君亭,脸上也有几分惊讶,叮嘱账房仔细核账,又圈了两间房之后便走出柜台,亲自引着二人上楼:“穆公子,这边请。”

“有劳掌柜了。”穆君亭笑着回应。

“穆公子,今天上午听经曲城过来的人说...”店老板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穆君亭的脸色,虽然已经十五岁,但终究还是个孩子。

“啊,是啊..”穆君亭脸色一黯,从镖局出事到现在已经三天三夜了,再慢也该传过来了,“不好意思啊,掌柜的,本来怕给你的店面引来灾祸,就寻了他家,但没想到还是遇上了。”

“哦,这店年前的时候掌柜家里生了变故,要回家去,地方偏远,就想出这店。这店面不错,地脚也挺好,我就盘了下来,正好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也不担心会互相抢了生意。”

“恭喜掌柜啊,财源广进咯!”穆君亭打了一个哈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认真的对掌柜说:“镖局出事,我带着两个妹妹逃了出来,昨夜妹妹白祈雪出了意外被人救走,应该是到郢州了,你帮我打听一下吧。她穿着一条粉色的襦裙,披了一件白色的斗篷。”

掌柜清楚穆君亭十分在乎自己的这个妹妹,又想到镖局这些年也没少照顾他的生意,便当即答应下来:“好,我这就安排人出去打听。你今晚好好休息,不要担心,最晚明天中午就该有消息了。这期间,你先好好在这里休息。”

“君亭在此先谢过了!”抱拳施礼,穆君亭心里泛起了暖意。

“掌柜,打桶热水上来吧,让我家公子泡泡澡,解解乏。”穆秋在掌柜下楼前说道。

一桶桶热水拎上来,倒进了洗澡用的大木桶中,穆秋早早的将房屋中的窗户关严,把火盆烧旺。

“你出去吧。”穆君亭打断穆秋的话,“我想静静。”

“好,我就在隔壁,你有什么事尽管大声吩咐便可。”穆秋收回准备帮她宽衣解带的手,离开了。

将外衣一件件脱下,一圈圈的解下缠在胸前的布条,试了试水温,踩着脚踏进了浴桶。

缓缓将自己沉入水中,穆君亭思索着这三天来的事情,一切发生的都太过突然,她需要理一理。

原本她们三人正在放花灯,奠慰逝者,祈福新年,却听到镖局被灭门的噩耗。当三人赶回去的时候,已经血流成河,满目疮痍。

水汽中,穆君亭眯起了眼,似乎透过这层水雾,她又看到了一地的尸体,又听到了父亲临终前的话:“爹,很开心...”这些天一直憋在肚子里的泪水瞬间决堤,她蜷缩起双腿,寒意却仿佛可以穿过热水一般,袭击着她赤裸的身体。

眼前突然出现吴辰那张奸邪的嘴脸,他竟然还敢用白祈雪来威胁自己。双拳不由握紧,眼中恨意弥漫。所幸危急时刻,师傅带着一身秽物,却就好像天兵神将一般降临。想到这里,穆君亭不禁破涕为笑。

之后在破庙里,与她们走失的穆秋突然出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却在强颜欢笑。为什么自己当时就那么天真的以为她一定不会害自己,当时天刚刚亮,冬季里曲城的百姓大都是闲散的,虽然城门五更刚果便会开启,但是店家大都在辰时才开始活动。穆秋当时出现的时间尚未到辰时,又怎会有干粮卖呢?是自己太天真了。

不过故事的后续发展竟然是出乎人的预料,医仙任秋生竟然与师傅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穆君亭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五大三粗的师傅竟然有龙阳之好。想到二人当着三个人打情骂俏的样子,穆君亭心里竟些许有些羡慕。

不论是当父亲得知夜叉营归顺朝廷后部署的事情,还是任秋生和师傅再三劝阻她们去往飞凤山,都在提醒她真相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她们是不是真的该听师傅的话,找个地方隐居下来。可是现在穆秋对雪儿的态度,却是很大的隐患。

雪儿在这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对她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而那突然的懂事更是让人如鲠在喉。而穆秋对她的态度不知为何突然来了大转变,是任秋生跟她说了什么吗?那天夜里跟踪穆秋发现了她的秘密,为什么自己当时不杀了她,是依然对她抱有侥幸心理吗?可是雪儿现在生死未卜,自己究竟还在期许着什么。“你身边只能有我。”穆秋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阴森而恐怖。

偌大的郢州,风风火火的赶来却发现自己在这里找雪儿无异于大海捞针,还好悦来客栈的老板热心如常,至少现在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热气蒸腾,周身都被暖流包裹着,让原本清醒的她渐渐地陷入了混沌之中。还想着再绘一张关系图的穆君亭此时全身疲软。水气氤氲,她仿佛看到了白祈雪正笑着看着自己,开口娇羞而温存的唤了一声:“君亭...”

隔壁房间,穆秋坐在桌前,手中的茶已经凉了却没有发现。她也在回忆。

镖局出事的当晚,她与君亭分开之后便遇到了任秋生。他说自己是来救她们的,镖局里已经不安全了,让她先跟着自己,去镖局探探情况。但是当穆君亭她们逃进密道之后,这个人和吴辰的对话让她开始害怕,想逃却又被抓了回来。

“小妮子,你别怕,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只要一个人:雷虎。”

“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你抓住我也没用啊。”

“你真的不知道吗?没关系,我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你呢,只要让他们把这些干粮吃下去就可以了。”说着,男人取出一个包了四块烧饼的小包袱。“你说,我拿你去换雷虎,她们会不会同意啊。你那个公子,会不会像保护小姐一样,去保护你呢?”

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但又似乎有些模糊。

“不过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没有你我也能找到她们,只是到时候要是伤到谁,可就说不准了。”

听到这话,穆秋不由握紧了拳头,有蓄力奋起之势。

“小妮子,我知道你会功夫,不要在心里打什么小算盘,你的能力,可不是我的对手。”

穆秋一愣,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放心,我只要雷虎,不会伤害你的公子的。”那人思索了一下,又说,“不过你们家小姐....”

“你、你打算带走小姐吗?”穆秋都没有发觉自己声音里带着希冀的情绪。

上一章:拾伍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