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伍

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669
更新时间:2021-09-21 16:04:44

郢州江府,厢房的床上躺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少女,地上是沾满血污的里衬和血迹斑斑的外衣,老人擦了自己的手,指着一盆血水,对侍女说:“倒了吧,然后拿套干净衣服进来备着。”

“是。”对方恭恭敬敬地垂首应答,端着盆子出去了。

老人给少女掖好被子后,起身出门,对候在门外的侍女说:“收拾的时候轻一些,别吵醒了她。”

然后目光示意一旁的少年,一起来到院中石桌前坐定。

少年紧张的问:“先生,她怎么样?”

“这丫头命大,死不了。”对方咂了口茶水。

“先生昨天诱我去到那里,随后你也出现在路上,一切似乎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老人捻着自己的山羊胡笑着说:“也不全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也只是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少年追问。

对方没有搭话,看了厢房,侍女正将一套干净衣服送进去。

他转头对少年说:“接她的人很快就会到了,怎么办你自己决定,不过我可建议你不要强行留下她。”

“如果她想走,我自然不会强迫她,我可不想看她因为囚在我身边而整日闷闷不乐呢。”少年眼中难掩温柔之意。

“你....不会一见钟情了吧?”老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少年,眼中却带着几分嘲讽。

“一见钟情?不是的,在儿时跟父亲去曲城的时候见过她,白祁雪。”似乎是一段很愉快的回忆,少年脸上洋溢着喜悦。

从回忆中出来,少年的表情恢复了常态:“你说来接她的人,是她的哥哥吧?如果是他的话,要留下她真的有些困难呢。”

老人淡淡一笑,穆妮子那么懂事,说不定会让白祈雪留下呢。

“皓儿,听说你下午带了一个受伤的姑娘回来,现在怎么样了?”人未到声先至,一个略有发福的男人快步走上前来。

“爹,您来了。”少年行了一礼,“姑娘已经无大碍了,多亏在路上遇到了鬼先生。”

“鬼夫子见过郢州知府江大人。”弯腰作揖。

“先生不必多礼,当时先生凭一己之力治好宫内的瘟疫,真的是华佗在世呀。”

“前朝旧事莫要再提了,江大人是旧臣,这些话要是被旁人听了去,恐会惹祸上身啊。”鬼夫子笑着说。

“先生教训的是。”江文涛一副学生的样子,扭头便见江明皓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个人。

他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皓儿,你可知这鬼夫子是何等人物?你能请他来府中看病,你也是有天大的本事了!”

“机缘巧合,机缘巧合而已。我与令郎是颇为有缘,早些日子已然相识,不错,不错啊!”

“先生能掐会算,在你这里若是有巧合,那还真就太巧了。”江文涛笑着说,却明显话里有话。不等对方接茬儿,他又开口道:“不知先生此次前来,有何指教啊?”

鬼夫子也不恼,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江大人还是老样子。指教不敢说,老夫倒是有一趣事想与大人分享。”

“且去书房细说。”说罢,江文涛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鬼夫子抬脚要走,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身对江明皓说:“明皓,等她醒了,不要告诉她是我救的她,就说...”

“是一个行脚医生,已经离开了。”江明皓机灵的补充。

“不错。”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江明皓,又看向江文涛:“请。”

江府书房

“先生请坐,不知这趣事所谓何事?”边说,边替鬼夫子看茶。

“大人可知当下夜叉营为谁效力?”

“前朝听闻是一江湖组织,而今我已贬成一州知府,已许久未了解公干之外的事情了。”听闻这鬼夫子诡诈的很,且黑白两道通吃,所侍何主众说纷纭,如今不知他的目的,且走一步看一步,知之为不知了。

鬼夫子饶有兴趣地看了江文涛一眼,抬手向天恭敬作了一揖:“当今圣上。”江文涛一愣,鬼夫子没有理他接着说:“这其中有各种故事,若是大人想听,老夫可以一一道来。”

江文涛儒雅一笑:“先生,郢州的琐事已经令江某焦头烂额了,这些庙堂之上的事情,江某是无力细听啊!”

鬼夫子只是笑:“那,大人可还记得曲城然泽镖局?”

“当然记得,我郢州与曲城相距不过两个日夜的路程,快马不消一日便到。空闲的那些时日常带皓儿去那边玩耍。那日皓儿走丢,亏然泽镖局的当家将皓儿送回,否则,江某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你可知,几日前夜叉营血洗镖局,镖局上下二十四口人,只有当家的子嗣和一个贴身侍女逃过一劫?”

江文涛的手明显抖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这,江某与那当家的只是喝过两杯茶,并无其他瓜葛。”

“大人莫怕,鄙人这次来并不是为的此事。”抿了一口茶,鬼夫子接着说,“你可知令郎带回来的姑娘是谁?”

“难不成是...”没有再往下猜测,话至此便可以打住了。

“是穆当家的女儿,白祈雪。”

听了这个名字,江文涛的脸色如同吃了苍蝇一般,他看着眼前的人,对方脸上波澜不惊,依旧让人看不出用意。

毕竟是朝中的官宦,江文涛应变能力也是极强:“多谢先生出言提醒,我尽快将那姑娘....”

“江大人,老夫想你将这女娃儿留在府中。”

江文涛立刻起身后撤,施一大礼:“先生,江某为养活家中七十二口人,好不容易在朝中谋了官职,江某若是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好得罪了先生,还望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江某吧!”

“大人,你我二人,于公,并无交集,于私,顶多是有过一面之缘,怎会有此想法?况且令郎与我尚有私交,我又怎会去害他呢?”

江文涛一时没缓过神来,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跟他有了私交。

“江大人可是怕那朝堂之上怪罪下来?”鬼夫子没理会他的反应,继续说道,“这大人倒不必担心,反而应该考虑一下夜叉营来了的话该如何是好。”

“先生?!”联想到镖局灭门惨案,江文涛脸上再也绷不住了。

“大人放心,老夫且有一计,只要大人按照老夫说的做,此次必无性命之忧,只会损些钱财罢了。”

江文涛听了这话,知道这鬼夫子是用定自己这颗棋子了,缓缓起身:“请先生明示。”

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在疾驰。

穆君亭掀开帘子看了看外面,转头对马车的主人说:“老先生,多亏遇到了您。”

“你们也别心急,郢州宵禁时辰晚,今日关城门之前定能进城。”看出了她的焦急,老先生出言安慰。

入夜,郢州江府

鬼谷子咂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起身说:“好,时辰也不早了,老夫也不便多扰了,先告辞了。”

江文涛见状,起身挽留:“先生,夜黑不宜赶路,不如在府上小住一晚。”

“多谢大人,耽误了大人晚膳已是过意不去,而且家有娇妻,嘱咐我晚上定要回家,所以就不多叨扰了。”

“那我送先生出门。”

夜市上,鬼夫子看着摊位上摆放着彩陶做的小猫摆件,惟妙惟肖,甚是可爱心,下一阵欢喜:“若是小花猫见了这个,不知会是什么反应呢。”自言自语着,脑海中已经浮现出那个人气急的样子,便挑了一个,递给店家:“老板,这个包好。”

“哎!”手脚麻利的在陶瓷猫上裹了一层油纸,递给鬼夫子,“先生拿好,五十文钱。”

将铜板叮叮当当的倒了出来,一个个点好交给了店家,再看了看空荡荡的荷包,苦笑了一下,转身想走,却突然心下有感,似是觉察到了什么。他掐指一算,好像发现了什么异样,突然愣在了原地,半晌才嘀咕着“怪了怪了”径自走开了。

上一章:拾肆
下一章:拾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