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肆

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843
更新时间:2021-09-15 17:04:32

月亮弯弯,洒下的光芒也没有那么明亮,昏暗的林间一簇橙红色的火光显得那么的耀眼。穆君亭背着穆秋穿梭在林子中,借着简易火把的光芒,她仔细地搜寻着四周。

火光笼罩到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被血染了色的地面,杂草和碎叶也染上了暗红的血污。不及多想,放下穆秋就蹲到地上观察起来,翻动着针叶,露出土地,只有星点的深褐色。

“流了这么多血,可是人去哪里了....”穆君亭手指颤抖的停地上。

穆秋一瘸一拐的在四周转着,手上开始有灼烧感:“君亭,这个火把快不能用了。”

穆君亭就像没听到一样,蹲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检查地面,地上的血迹边缘有被踩过的痕迹,看那脚印的方向似乎是往林外去了,脚印四周并没有滴落的血迹。见此,她心里似乎有了底,稍稍松了口气,不漏声色的站起身来。

“君亭?”穆秋见穆君亭脸上的表情由焦躁不安变成了凝重严肃,便担心地问。

“回去吧,明天一早我们去找她。”穆君亭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穆秋想要赶上去,却奈何腿脚不便。

回到营地,穆君亭已经吃完干粮了,在闭目养神。穆秋手中的火把早就无法使用,同样是摸黑回来的她,身上看着比穆君亭狼狈了许多。

捡了一处坐下,穆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抬头见穆君亭依然闭目,想了想,问到:“君亭哥哥,你知道雪儿在哪吗?”

“不知。”

“那我们怎么找,万一她死了呢?”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万一尸体是被野兽带走的怎么办?”

“是不是尸体还不好说,她可能被救走了。”

“被救了!?谁、”穆秋心里一惊,发现自己反应不正常便及时改了口气:“谁这么巧正好会在林中?”

“找到了就知道了。”穆君亭始终没有睁开眼睛,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让人无法揣摩她心中所想。

穆秋慢慢的吃完干粮,感受了一下风向,将纸包里的迷魂散散在了风中。又过了片刻,仔细观察了一下睡觉的穆君亭,这才蹑手蹑脚地起来,走出了营地。

林子里,两个黑衣人不停的活动者身体、搓着双手,听到有动静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动作。

“天王盖地虎?”黑暗中传来小心翼翼的女声。

“小鸡儿炖蘑菇。”对上了暗号,两个黑衣人便松了一口气,继续活动着身体来取暖。

“女侠,嫩(你)可算来了。”一个黑衣人声音有些发抖,“搁这来可冻屎俺们了。”

“怎么不见有尸体?”女声不耐烦的问。

“俺一刀子下去,那闺女还没死透,俺想再补上一刀的时候,边上就来银(人)咧,俺没办法就走了。”

“那你们知道那个人往哪里去了吗?”一个阴森的声音从女子身后传来。

“君、君亭?!”女声一阵惊慌,接下来便是什么撞到树干上的声音,紧接着是带有窒息感的呼吸声。

“哥,你说这是咋着了?”

“点火,看看。”

打火石擦出火星,不一会,一只火把被点燃。突然的亮光晃的四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借着火光,两个黑衣人看清了眼前的状况:一个披着斗篷的人掐着女侠的脖子,将她抵在了树上,女侠虽然呼吸有些困难,但明显那个人没有下杀手。

“君亭...”穆秋艰难的挤出两个字。

“秋儿,雪儿向来把你当姐姐看待,你却如此对她。雇凶杀人,你好歹毒!”说这,穆君亭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会死人的!”一旁的黑衣人突然没忍住,大声说。

“死人?”穆君亭转过脸去,一双褐色的眸子杀气四溢,吓的两个黑衣人各自后退了几步,“你们杀人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吗?”

“小兄弟,俺、俺们就是个种地的,不会杀人,光会杀猪。你、你刚才也听见了,那个闺女让人给救了,俺,俺没杀人啊!”

“俺们只是冬天出来当当山贼,赚点小钱,这个把月了一分钱都没捞着,还让那个女侠给抓着,是、是她逼我们干滴!”

“是我逼他们干的.....”穆秋用手掰着穆君亭的手指。

穆君亭没有说话,抬手将匕首甩向了两个黑衣人。

两人吓得闭目缩脖,匕首却只是从二人之间穿过,嵌入了树中。

“滚回去好好种地。”穆君亭不耐烦的说。

“啥?”两人一下子不敢相信自己没事,不停地摸着自己的全身。

“滚!”穆君亭的声音变的更加深沉。

“滚,滚,俺这就滚。”两个黑衣人拿着火把慌忙窜入了林中。

四周再次暗了下来,穆秋已经放弃了反抗,穆君亭只要再一用力,自己就要命丧黄泉了。

因为呼吸不畅她已经开始眼冒金星。穆君亭从怀里摸出火折子,吹亮放在了穆秋脸旁。

“穆秋,你千万要祈祷雪儿没有事,否则,她什么样,你就什么样!”穆君亭咬着牙狠狠说道。

“好,好啊。我到巴不得,变成她的样子....”停下来喘了一口气,“这样,你爱的,就是我了...”

听了这话,穆君亭手上力度一松,穆秋趁机猛换了几口气。

“我说过,雪儿是我妹妹。”穆君亭冷着脸说。

“你真的是把她当妹妹吗?”穆秋见她没有再加重力气,又继续说道:“反正白祈雪快要死了,你知道杀猪的过程吗?是直接一刀刺进喉咙,然后转动刀身,鲜血喷涌...”故意加强语气,看着穆君亭逐渐灰暗的脸色,心里一种说不出的畅快和痛楚在纠缠不休,“流了那么多血,就算是神仙在世也救不了她了!”

穆君亭渐渐松开手,穆秋滑倒在地上,揉着脖子喘气。穆君亭转身走回营地,穆秋看着她的背影喊:“她必死无疑!”

回应她的,竟是一颗弹射来的石子,擦着她的脸颊飞过,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下次,封喉。”穆君亭冰冷的声音缓缓传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什么伙伴,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说自己只拿她当妹妹,你敢说自己没有别的想法吗?!你跟师傅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你这样值得吗?!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值得吗!为什么,她死了你都不放弃,为什么你就不能关心关心我,在乎在乎我啊!你只对着她会露出那样的笑容,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想看到你再对我这样笑一次啊......像小时候那样,像她来之前那样,那样对我笑一次...”喊着喊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心里很难受,很拥挤,却哭不出来,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自己都不记得了。

待穆秋浑浑噩噩的回到营地,穆君亭已经睡下。

“你身边只能有我。”

树林的另一处,一个人看着瓮中蛊虫颜色发生的变化,狡黠地一笑:“好像...开始变的有意思了呢。”

城郊官道上,一辆马车在疾驰,车前的灯笼摇晃的厉害,昏暗的灯光勉强照清前路。

“还有多远?再快点!”

“公子啊,已经不能再快了。”赶车的小厮无奈地说。

“该死,雪儿,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公子,你真要把这个姑娘带回去吗?这么重的伤,不等回去恐怕就...”一旁骑马的贴身照顾的小厮语气中带着惋惜与劝解。

“我说能救活就一定能救活!你专心赶车!”

“驭!”驾车的小厮突然急刹车,将车内的人晃得身形连摇三摇,昏迷的人儿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动触动了伤口,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竟颤颤巍巍地睁开了眼。

“怎么回事?”少年抬起头,质问小厮。

“前面有人。”小厮指着前面。灯笼能照到的地方站着一个人,穿的挺破烂,肩膀上挎着一个破旧的药箱。

“快走快走。”少年扔下两枚铜钱,把拦路的人当要饭的打发。

“陆公子确定不需要在下的帮助吗?”乞丐模样的人开口笑问。

听到那人的声音,公子少年明显激动了起来:“鬼、鬼先生,您竟然在这里!快上车!”少年喜上眉梢,亲自下车去接鬼先生。

“我以为您要明天才能到呢!太好了,车上的人正需要您呢!”

“我就是为她而来。”

“路上稳点,不用着急了,出发吧。”

上一章:拾叁
下一章:拾伍